远征 第一卷 风起云涌(修改版) 第三节 战争降临(2)

huanying_2000 收藏 23 10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0.html


“这个问题顾连长不必担心,我们把家伙都带来了。”陈陆来少校从腰间的手枪套中掏出手枪放在桌上。

“俄罗斯的SPP-1型水下手枪?咱们也有这种枪!”顾键上尉显然认识这支外形奇特的手枪,兴奋地抓起手枪,仔细的观察,“咦,SPP-1应该是四管的啊?咱们这个只有三管?是不是老毛子卖的时候进行了简化?”毕竟从曾经的苏联到现在俄罗斯在军火交易时出售的都是自己装备型号的简化版这一潜规则在国际市场上已经众所周知,现在看到只有三个枪管的SPP-1手枪,顾键上尉第一印象便是俄罗斯又在卖简化的武器。

陈陆来少校微笑地拿过枪,“这是中国自己制造装备的水下手枪,枪管比俄罗斯的SPP-1型水下手枪少一个,但我们的手枪口径是5.8毫米,比俄罗斯的SPP-1水下手枪的4.5毫米口径大,威力强一些。”

“其他人背的那些步枪也是咱们自己研制的水下步枪?我还以为就是95突击呢。怪不得那帮兔崽子围着看。”顾键上尉毫不掩饰自己激动地心情,这下不怕那帮水鬼的偷袭了。

在广域的南沙群岛海域,对于中国军队占据着的几个岛礁最危险地敌人不是来自海面或空中的攻击,而是来自敌国蛙人部队的水下偷袭,南海周边的越南和马来西亚两国,十分重视蛙人部队的建设,并且组建的蛙人部队全部部署在南中国海海域,这点对于驻扎南沙的中国海防部队如芒刺背,说不定哪天一觉醒来已经成了人家的俘虏,那可真的把解放军的脸给丢光了。海军高层针对这一情况也十分重视,在南海海域部署着一支秘密奇兵,巧合的是这段时间这支神秘的部队正在基地休整,海军只好紧急调遣海军陆战队的蛙人部队前来支援南沙,执行反蛙人的作战任务。

“陆战队来了多少人?”顾键上尉如同吃了定心丸一般,顿时轻松不少,其实他不知道在自己驻扎的岛礁附近一直有支秘密的部队在水下保障着他们水下的安全,毕竟这个秘密部队的存在整个南沙海防团也只有团长和政委知道。

“两个水下突击排。”陈陆来少校将手枪收进枪套,“现在就开始行动吧,别让越南的蛙人钻了空子。”

“恩。”顾键上尉点头同意。在墙上的地图上点了几个点,“这几个点是我们岛的防御重点,其他地域我们部署有拦截网,陈营长你们的重点就是这几个点。”

“恩,好的。”陈陆来少校点点头,“开始行动吧!”

“好,行动。”顾键上尉拉响了战斗警报。骤然间,刺耳的战斗警报声响彻整个永暑礁。


“报告,水下突击分队已经部署完毕。”深圳舰的指挥舱里,正在和周平大校、柳志峰上校研究地图的陶然少将接过参谋手中的报告,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十点钟了,如果情报准确的话,战争距离我们只有不到十个小时了。”

“参谋长,越南真的敢在南海和我们动手?就是几个国家联合起来也不是我们的对手!”深圳舰舰长柳志峰上校显然还是不太敢相信眼前即将发生的战争,就算是东南亚五国联合行动也不是中国南海舰队的对手,单是海军此刻在南沙海域的海军实力就够东南亚的几个小丑喝一壶的。

自中国海军在南沙海域实行轮流巡防机制以来,每时每刻都在南沙海域保持相当强的实力,目前正在南沙海域执行巡防任务的是南海舰队第9驱护支队的“武汉”号导弹驱逐舰和“怀化”号导弹护卫舰、“襄樊”号导弹护卫舰;南海舰队第2驱护支队的“桂林”号导弹驱逐舰,“自贡”号导弹护卫舰和“康定”号导弹护卫舰;南海舰队第11快艇支队的774号,750号,751号导弹护卫艇。

这些明面上的力量就足以令人生畏,至于南沙海域的海底有多少条中国的海浪,对于反潜能力薄弱的东南亚诸国海军来说,只能是个靠他们的猜测去判断了。而此刻,原本准备前往亚丁湾海域的三艘作战舰艇的加入南沙守备部队,使得中国海军在南沙的实力大增,此时南沙海域的制海权绝不是这些跳梁小丑所能动摇的。

“参谋长,总参的情报还有其他方面的消息吗?”周平大校看到陶然少将看地图时总是盯着日本至南海的航线在看,总感觉其中隐藏着什么。

“总参下发的情报就这么多。”陶然少将的眼睛盯着地图上的马六甲海峡,“今天中午的时候,太平洋的潜艇发回的情报称在吕宋岛以东海域发现了日本的A11运输船队,而这个船队是总参二部重点照顾的目标,三天前我们的卫星失去了对这个船队的控制。”

“日本人的船队?总参二部的重点目标?”柳志峰上校听得一头雾水,日本人的一支船队居然会受到总参二部的重点照顾,并且还动用了侦察卫星!在柳志峰上校的印象中只有当年美国的“华盛顿”号航空母舰准备进入中国黄海海域进行军事演习时享受过这种待遇。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华盛顿”号航空母舰在中国卫星的一路跟踪下进入了中国东海海域,随后“华盛顿”号航空母舰便遭到了中国海军狼群——022导弹艇群的近距离护航,面对雷达显示屏上那若有若无却代表着死亡的小光点,美国海军以“华盛顿号航空母舰的蒸汽弹射器出现故障”为由转身离开了中国东海返回了位于日本横须贺的母港进行所谓的维修,而演习也暂时中止。难道日本的这个船队比得上美国的“华盛顿”号航空母舰进入中国的京畿之地的威胁?

“这个船队装的全是军火。”陶然少将直接说道。“总参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

军火?难道是核武器或者是生化武器?不然怎么会引起总参二部的重视!柳志峰上校很是纳闷地想到,身旁的周平大校却看出了端倪。

“日本?”周平大校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即在地图上搜寻出潜艇发现日本船队的位置。他刚刚准备张口说啥突然又俯身去看地图,用铅笔在印度洋的安达曼·尼科巴群岛上重重画了一个圈,“印度海军的“维拉特”号航母战斗群正在这里进行战备训练!如果推理成立的话,那日本的A11船队装载的应该不是军火而是燃料,这是个补给舰队。”

陶然少将对于周平大校的敏捷思维感到惊讶,居然能从一个小的情报入手,综合其他消息来判断敌人的行动,这正是一名优秀指挥员所需要的。

经周平大校的这么一说,陶然少将也感觉事情有了眉目,“说说你的看法。”

“这次越南等国的行动很有可能不是单一的行动,从现在的情况分析,至少日本和印度已经参入其中。一旦南海战火燃起,日本特混舰队必将高速南下,要赶在中国海军后援舰队到达之前抵达南沙就必须全体高速航行,这样就必须甩开航速较慢的补给舰这个包袱,来确保作战舰艇的高速性。舰艇高速航行时对燃料消耗非常厉害,日本海军舰队即使从冲绳出发也有几千公里的航程,途中必须进行燃料补给。这样就只有在预定海域署的补给舰队,进行补给后再进入战场。为了方便补给同时又确保安全,补给舰队将会处于距离战场不远的位置。而日本A11船队现在所处的位置很适合充当这个角色。将补给舰队伪装成民用船只或直接使用民用船只进行改造后使用,最大限度的保障行动的隐蔽性,这很符合喜欢偷袭的日本人的做法。”周平大校一口气说出自己的见解。

“同时,印度的“维拉特”号航母战斗群也将穿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南海,三股势力合力将我军驱逐出南海。”陶然少将接着补充到。“有道理。查一下,现在日本海军的哪支舰队在冲绳海域。”

“参谋长,是日本的第4护卫队群,旗舰是“日向”号轻型航空母舰。”“深圳”号驱逐舰舰长柳志峰上校胸有成竹地回答道。对于中国周边各国的海军实力和部署,柳志峰上校是了如指掌,知己知彼这一兵家名言对于中国军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

“姚参谋,立即给舰队发报,建议加强对日本第4护卫队群和印度“维拉特”号航母战斗群的监视。”陶然少将喊来通讯参谋命令道。姚参谋刚要离开,陶然少将有叫住他,补充道:“命令331艇前往吕宋海南端海域待命;337艇前往纳土纳群岛海域待命。完毕。”

“是。”姚参谋拿着命令离开。

“正面突击,两翼包抄。这群猴子把咱们祖传的兵法研究的挺熟啊!”陶然少将此刻的心情轻松不少,“周副支队长,我先去眯会,你先值会班,四个小时后叫醒我,我来换你。”

“参谋长,您休息吧,这边有我看着就行了。”周平大校连声说道。

“你个周平还跟我来这套,不休息哪有精力来打仗。”陶然少将假装生气的说道,“服从命令。”说完转身离开。

“是。”周平大校敬礼说道。看着陶然少将离开的背影,周平转身对柳志峰说道,“你也去休息吧,这儿有副舰长值班就行了,真打起仗来,这舰还得靠你啊!”

柳志峰上校笑了笑,“是。”敬个礼离开指挥室。周平大校一个人对着地图,沉思起来。


“各个岛礁的情况如何?”用过早餐之后,回到指挥室的陶然少将便开口问道。

“各个岛礁一切正常,水下突击队没有发现敌方蛙人的踪迹;部署在各个岛礁附近的声纳探测系统也没有发现敌方的潜艇。”参谋立即汇报道。

“永暑礁的雷达有没有发现敌方的舰艇行动?”周平大校问道,参谋的汇报让众人很是费解,如果按照常理,在攻占对方的小型岛屿之前派出侦察部队是必须的,除非越南等国想出奇制胜。

“中业岛、北子岛发现菲律宾海军活动,同时发现了马来西亚海军的通讯信号;南子岛有越南海军活动,并且通讯信号有明显增多。景宏岛上的印尼海军的无线电信号也明显增加。”

“意图很明显,只是怎么没有他们的活动轨迹呢?”陶然少将看着地图上敌人的位置,“命令各个岛礁加强戒备,再次搜索附近海域。”此时敌人的毫无动静让陶然少将无法放心。

167舰的指挥室里只有参谋们敲打键盘的声音和偶尔拿起对讲机说话的声音,时间在众人的沉默中流逝,陶然少将几次拿出香烟,只是每次叼在嘴上准备点燃的时候放回口袋,指挥室里“禁止吸烟”的标志使得他也只能忍受着无烟的困扰,尽管柳志峰上校几次建议去吸烟室都被回绝了,此时战机稍纵即逝,陶然少将又怎会离开。

“报告,”一声响亮的报告声打破了沉静,“黄石舰请求通话。”陶然少将疾步走到通讯器前,拿起通话器,“我是陶然。”

“报告陶参谋长,我是黄石舰舰长谢瑞林。我海军是否有基洛级潜艇在此海域活动?”谢瑞林中校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清晰地传到指挥室所有人的耳朵里。一名参谋立即在陶然少将耳边低声说道,“我军目前在南海执行任务的只有039级和035G级常规潜艇,没有基洛级潜艇。”参谋的话显然是一颗重磅炸弹。

“谢舰长,立即汇报关于基洛级潜艇的情况。”陶然少将

“在距我舰11点钟方向20公里处探测到一艘潜艇,声纳对比为基洛636型。目标很快消失,尚未来得及进行敌我识别,现在依旧没有探测到该潜艇。”

“立即进行反潜作业,是越南的潜艇。一有情况立即报告。”陶然少将听完谢瑞林中校的叙述后立即命令道。“看来敌人已经动手了。”陶然少将对着众人说道,顺手放下通讯器,来到航海图前。此时,黄石舰位于深圳舰西北方向50里,安庆舰则位于深圳舰东北方向50里,形成夹角之势,为深圳舰提供情报支持和前期预警。

正当中国海军的将士们万分警惕的注视着南海的万里海疆,剑出鞘,弹上堂地等待着敌人进攻的时候,由越南空军、印度尼西亚空军联合组成的西线空中战斗机群和菲律宾空军、马来西亚空军联组成的东线空中战斗机群已经分别从越南和菲律宾的各个空军机场起飞,数十架各型战机从低空向着目标逼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