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群 卷贰 斯威士兰 076 南非(叁拾柒)

xxyy492 收藏 1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size][/URL] 不过骂归骂,这种无补于事的行为只能作为某种程度上的口头宣泄。邓诗阳咬着牙,用鼻子作了个深呼吸,然后问:“要改装这种引信难不难?” “引信的结构图我已经弄到了。”詹森说着发过来一份图片文档,是张黑白图片。 “这个是引信的内部结构图。”詹森说明道:“M52触发引信结构并不复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


不过骂归骂,这种无补于事的行为只能作为某种程度上的口头宣泄。邓诗阳咬着牙,用鼻子作了个深呼吸,然后问:“要改装这种引信难不难?”

“引信的结构图我已经弄到了。”詹森说着发过来一份图片文档,是张黑白图片。

“这个是引信的内部结构图。”詹森说明道:“M52触发引信结构并不复杂。它的雷管装在一个连着弹簧的滑块上,滑块平时被一根顶部带有弹簧的保险销卡住;保险销尾端有个小孔,一根可以纵向活动的止动销穿过小孔,把保险销顶住,这个是引信保险。而止动销上也有个小孔,穿着一根细长的金属丝,作为储运保险。”

邓诗阳点了点头。

“所以,这种引信的保险解除原理是:拔出储运保险,止动销就会失去约束;当炮弹发射时,止动销受到惯性作用向下运动,保险销被弹簧弹出,接着滑块向前移动,令雷管对准击针。当引信顶部受到撞击,击针就会触发雷管,点燃底部的引爆药。”

“嗯。”邓诗阳说:“那我们可以用电影里的土办法——拔出储运保险,再磕炮弹底部,然后丢出去。”

“这个理论上是可以……”詹森顿了顿,补充道:“但要装进投弹机就麻烦了,一打炮弹加起来有一百三十磅重,把那么一堆爆炸品在直升机里面磕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而且解除保险后再放进装弹机又不安全,也难保在搬运时不会发生意外。”

“这的确是个问题……”邓诗阳咂了咂嘴,问:“那预先拆开引信,把止动销簧取出来怎样?这样可以去掉‘磕炮弹’的步骤。”

“但你要改装两百个引信,一个个拆开太花时间了,而且外行人干这个不安全。”

邓诗阳低头想了想后说:“这样吧,去问问你那位旧同事,看看有没有什么简单方法,需要钱的话基思会帮你解决。”

詹森望了坐在身旁的基思一眼,后者向他点点头。

看到他们达成共识后,邓诗阳问:“弹药方面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有了。”詹森摇了摇头。

“那好。”邓诗阳又问:“基思,直升机怎样了?”

“我已经开始安排了。”基思回答:“杜普里今天去了开普敦,和迫击炮组的候补成员见面。我打算等那边的事办妥后,再和他到比勒陀利亚跑一趟。大概在这个星期吧。”

“麻烦你了。”邓诗阳点了点头,说:“明天我要给那群黑厮作训练评估,所以投弹机的设计会迟一些。”

“这方面的时间还算充裕,你忙的话可以等实验出结果后再做。”

“嗯。”邓诗阳应了一声,确定没有其它事后结束了通话。

按照原定的计划时间表,那些黑人士兵只有三个星期的训练时间,现在已经用掉了三分之二。但塞姆勒对训练的要求很高,为了减少因为训练意外造成的减员,他坚持必须完成体能和基础的作战技能训练,才能参加高一级的实战训练。所以这两个星期,那群黑人每天都在无休止的长跑和俯卧撑,以及各种距离的实弹射击中度过。

所谓训练评估,其实类似一个结训考核,目的是测试那些人是否掌握了这两个星期学到的东西,以及评估他们能否学习更高级的战斗技能。

不可否认,这些黑人的身体条件很优秀。在上午举行的体能测试中,他们都可以在两分钟内做三十五个俯卧撑,或者在相同时间完成四十个仰卧起坐,以及连续做五个以上的引体向上;还可以穿着作战服和军靴,再携带三十磅负重用不到十分钟跑完一英里,相当于美国陆军的体能训练标准。

下午是各种作战技能的考核。其中包括步枪和轻机枪的射击考核,还有榴弹发射器和火箭筒的实弹射击。

根据塞姆勒制定的规则,所有人必须先全副先武装绕训练营跑两圈,才能到靶场射击。他们要利用木墙和沙包筑成的掩体作隐蔽,然后射击不同距离上的靶子,还要把训练手榴弹丢进沙包掩体和窗户。在不同隐蔽物之间必须跑步前进,以测试他们在实战环境中的射击水平。

机枪手的目标除了在不同距离上的人形靶外,还要对窗户和门口进行封堵射击。由于训练营只有一条一百米靶道,超出这个距离的目标只能把靶子按比例缩小,放在土墙上充当代替品。

但火箭筒和榴弹发射器这两种“大杀器”的限制却比步枪小,因为前者的引信带有五秒延时自毁功能,弹头脱离目标后会在一千码外自爆,而后者发射的是训练弹,只要把目标搬到训练营旁边的旷野就行。

考核一共花了四个多小时,除了塞姆勒和邓诗阳外,哈里斯也带着几个训练营的教官到靶场观看。

训练的确很有成效。经过两个星期,这些黑人士兵虽然算不上百发百中,但打靶的命中率已经大幅提高。就连难用的半自动榴弹发射器,射击一百五十码内的窗口靶和两百码外的沙包掩体都能取得不错成绩。

在步枪射击方面,他们已经戒掉了不瞄准胡乱扫射的毛病,并且能做到对应不同距离目标选择合适的射击方式——瞄准一百米外的目标只打单发,面对五十米的半身靶采用两到三发短点射,只有射击极近距离的人头靶才使用长点,但每次扣下扳机都不会发射超过五发子弹。

当测试快结束时,邓诗阳把哈里斯拉到一边,在他耳边小声吩咐了几句,后者听后开着M-Gator赶回营区。大约五分钟后,他拿来一支装了空包弹助退器的AMD-65突击步枪,以及两个中国制七十五发快装弹鼓,和一箱七点六二口径空包弹。

把所有人集中到五十米靶道,邓诗阳叫塞姆勒挑十个人,让他们作一次最简单的立姿射击训练。

和刚到训练营时那次打靶一样,塞姆勒只给他们每人发了十发子弹,但这次的成绩提高了很多。十个半身靶只有两个数到九个弹孔,其它八个十发弹全部上靶。

邓诗阳先吩咐两个黑人把靶子补好,然后麻利地为两个弹鼓装满空包弹,接着对塞姆勒说:“再发十发,让他们再打一次。”

重新装上子弹,那十个黑人在射击线前举枪瞄准。邓诗阳走到他们身后,单手端起装满空包弹的AMD-65,用另一只手向塞姆勒打了个手势。

“呜——”哨子声随即响起。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邓诗阳手里的AMD-65响起一阵枪声,但那十个黑人都没开枪,有几个还不明所以地回头看着他。

“别停下来。”邓诗阳松开扳机,对叼着哨子的塞姆勒说:“快叫他们射击。”

“Fogo!”德国佬取下哨子,大声喊了起来。

“突突……砰砰砰砰砰砰砰……突突突……砰砰砰砰……”十一支AK同时响了起来,实弹和空包弹发射的声音掺杂在一起,显得很凌乱。

第二轮射击,有半数子弹脱靶。

“你看到了吧?”邓诗阳双手托起弹鼓打空的AMD-65,然后对塞姆勒说:“我只是在后面打空包弹,他们就被吓成这样,如果到了子弹横飞的战场怎么打仗?”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