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衣服的日本女人,为何令全世界男人倾倒?

yuan199025 收藏 5 22068
导读:世界上最完美的人生是:“住英国房子,吃中国食品,拿美国工资,还有一点就是娶日本女人。”说起日本女人,全世界的男人(即使很“反日”的)都会认为她们贤惠柔顺。 我们在很多电影里看到的日本妻子是这样的:清晨五六点起床准备丈夫的早餐并预备好丈夫当天的内衣、袜子、衬衣、西服和领带,连手帕都不能忘记。通常是忙完丈夫和孩子的便当,把他们送出家门,就开始洗衣和清理家务。 晚上,暖好浴水,摆齐菜肴,等候着疲劳一天的“主人”。门铃一响,温柔地道声“您辛苦了”,便是主妇一天“终幕演出”的开始。与其说是与丈夫孩子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世界上最完美的人生是:“住英国房子,吃中国食品,拿美国工资,还有一点就是娶日本女人。”说起日本女人,全世界的男人(即使很“反日”的)都会认为她们贤惠柔顺。

我们在很多电影里看到的日本妻子是这样的:清晨五六点起床准备丈夫的早餐并预备好丈夫当天的内衣、袜子、衬衣、西服和领带,连手帕都不能忘记。通常是忙完丈夫和孩子的便当,把他们送出家门,就开始洗衣和清理家务。

晚上,暖好浴水,摆齐菜肴,等候着疲劳一天的“主人”。门铃一响,温柔地道声“您辛苦了”,便是主妇一天“终幕演出”的开始。与其说是与丈夫孩子共进晚餐,不如说是侍伴进餐。席间,主妇须承担全员的添饭,添酒,收拾等等一切的义务。

我问很多日本朋友:“日本女人都这样的吗?”他们笑说“不!那是旧式电影…….”

前段时间在凤凰卫视中文台热播的日剧《大和抚子》,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出生贫穷的空姐樱子为了嫁入豪门,背叛了自己的爱人,甚至还不认含辛茹苦抚养自己长大成 人的父亲,把这场婚姻看做一笔生意。

这反映了许多当今日本女性的普遍心理。现在的日本女人已不再是人们心目中固定的形象了。

有一次问日本朋友,现在他们还穿和服吗?他说他自己从来没有穿过,爷爷好像有。

褪去与和服一样传统后的日本女人是怎样的呢?在东京的闹市街上,如涩谷、原宿、新宿或是池袋,总能看到一些着校服裙的少女,对路过的中年男人暧昧地说,“你可以给我钱吗?”

而很多已婚的日本女人,“不伦”、“婚外恋”也已成为她们追赶的时尚和潮流。调查表明,认为婚后必须保持“纯洁”者已由1968年的53%降至如今(2003年)的31%。

很多日本中老年妇女也可以说是“与时俱进”。国人常说“人老珠黄”。但在日本,那些衣着讲究、珠光宝气的女人往往是中老年妇女。***语老师曾经和我说:“觉得中国老人很有精神,特别是男人,退休了还天天跑步,游泳。在日本,多数男人退休后,天天往医院里跑。”

日本有一些老女人正是在攒足了养老的钱后,等丈夫退休回家时,突然宣布与丈夫离婚的。她们把除天天往医院里跑什么家务都不会做的丈夫当作“粗大垃圾”一脚踢到了门外。这即便是有社会的深层原因,仍让人觉得太残酷。

有个在日企工作的中国青年和一日本女医生相爱,婚后生了一个男孩。女医生从不拿出自己的工资,一家三口开销全靠男人。后来由于日本经济不景气,男人没有了工作。于是日本老婆说:“你现在没有工作,负不起做男人的责任,我无法再和你生活下去。”最后他们分手了。

听到这个真实的故事,我感到很吃惊。因为他们是自由恋爱,又有了孩子。在日本医生的工资很高,她完全知道中国男人在日本很不容易,大家应该齐心协力地度过艰难日子才是。脱下和服的日本女人认为,男人没有工作就意味着什么也没有,她们现实得冷酷无情。到底日本美女,是怎么样一种女人呢?请看:

日本小女人:糟蹋清纯

在东京的闹市街上,如涩谷、原宿、新宿或是池袋,总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人群,尤其是晚上或节假日。她们三五成群,脸故意晒成棕色或黑色,头发染成茶色或黄色,身穿睡衣样的吊带裙,脚蹬京剧靴般的厚底鞋,旁若无人地说笑着从你身边擦过。她们的年龄也就是十几岁,正值花季,但清纯似乎跟她们贴不上边儿。要不是你清醒地知道自己是在东京的大街上,或许会误以为到了夜叉国。

其实,她们就是日本的初中或高中女生。更多的时候她们穿的是藏青色的校服,脚上穿的是固定模式的黑皮鞋。这些年来,日本女学生校服裙的下摆越做越短,简直就是超短裙。女学生服饰的另一大特点是,都穿一种白色的长长的几乎及膝的线袜。这种线袜几乎成了女中学生的代名词。白袜配蓝裙,应该显得很清纯。可惜女学生们有时的行为却是在糟蹋这份清纯。

一次,日本一家电视台的娱乐节目异想天开地比谁的脚最臭,主持人拿着测试器在观众席上乱蹿乱试,结果冠军被一位女中学生夺走。当主持人把测试笔插进女学生的长袜里时,显示器上数字狂跳,主持人欣喜若狂地问女学生袜子多久未洗。女学生答曰一个星期或十天,惹来观众席上的一阵狂笑。当然,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却显示了现代日本少女百无聊赖的精神世界。

衣服脏了可以洗,心灵污染了却不易清除。近年来日本社会的颓废和教育制度的失败,令性犯罪越来越低龄化。风靡全日本的电话俱乐部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说是俱乐部,其实就是利用电话提供色情服务。电话线两端连着的就是女中学生和那些想寻求心灵慰藉和刺激的男性。女学生赚了钱,却忘记自己成了那些无聊男性发泄的工具。

有时他和她通过电话成了“朋友”,她“走”下电话线,开始与他真实接触。女学生陪几乎可以当她爸爸的男性喝酒,唱卡拉OK,最后成为他们口中的“乳鸽”……当然,她也因此得到相当可观的“酬劳”。日本人喜欢用“援助交际”这种委婉的说法“美化”老色鬼和女中学生之间的行为,说的是他和她之间完全是一种交易。女中学生并不是因为穷,而是在寻求刺激,是商业社会金钱至上道德沦丧的结果。社会风气的败坏使性病蔓延到少女,令许多有良知者痛心疾首。

日本中女人:我要随心所欲

90年代东京曾有一流行语———“花子”。它原是一本杂志的名称,后来专指根据购物指南《花子》消费的上班族女职员这一类人。这“花子”的“花”是花季年华的花。不过,笔者认为应加上汉语“花费”的“花”,及“沾花惹草”的“花”才更贴切。因为“花子”的消费实在是带动日本社会消费的一个重要因素,无论是泡沫经济的高峰期,还是泡沫经济崩溃后。

“花子”常常是高级商品尤其是名牌商品的买主,其消费观念还有很大的趋同性。她们常一窝蜂似地来,又一窝蜂似地去,将店家搞得莫名其妙,但商家仍愿花精力分析“花子”的消费动向。“花子”也是饭店餐馆及其他饮食行业如咖啡馆等的常客,不过许多场合并不是她们买单,自然有异性愿为其效劳,其中就有她们的上司。“花子”利用花容月貌博得中年男上司的“花心”,搞得他们神魂颠倒,甘愿破费。有时她们甚至成了搅乱上司家庭的第三者。

当然,大多数“花子”懂得玩到恰到好处便收场,而会在遇到自己可心的人时,选择结婚。但此时她们多数已年纪不小,有些人还玩得早已失去了传统的贞操。因此,日本医疗市场上有一种生意————“修复**”一度生意非常兴隆。不过,当今日本年轻人的婚姻观念也发生了变化。调查表明,认为婚前必须保持“纯洁”者已由1968年的53·3%降至如今(2002年)的31%。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离婚也看得很轻,认为该离就离的人达到了64%。正是在这种观念的支配下,日本几年前曾出现准备去蜜月旅行的新婚夫妇,还未登机就吵翻离婚了的怪现象。当然这也与新一代日本女性从过去的温柔贤慧演变成以自我为中心,随心所欲、我行我素有关。10年前出现的女歌星“松田圣子现象”仍未降温,她随心所欲的生活态度与结婚离婚经历令传统观念者目瞪口呆,但在一些年轻女性心目中,她仍是偶像。

日本老女人:我不要“粗大垃圾”

国人常说“人老珠黄”。但在日本,那些衣着讲究、珠光宝气的女人却往往是中老年妇女。因为将孩子养育**后,家庭开支减少,财权尽落她们手中。家庭收入宽裕者将钱花在衣着打扮和交际上的不在少数。日本的百货店内,中老年妇女的服装样式不能算是很“潮”,但做工和衣料都十分考究,价格也不菲。不过,拮据家庭的中老年妇女仍是寒酸的。她们是超市降价肉菜的抢购者,电车和地铁上大声喧哗说笑的也常常是她们,羞怯已随岁月从她们的身上消失了。

唉,日本的女人!


4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