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时候,我和若蓝吃完饭,散步的时候她忽然问了我一个问题,问我喜欢她吗?我正要开口,她就又追问,问我喜欢她哪里。这下我真的有点懵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一下子变复杂了,我一时间实在回答不了。就像问一个人喜欢喝红酒吗?多数人一定会表示赞同,但再问喜欢红酒哪里,一定很难回答吧。说口感的话,可乐不也很不错吗?说有点酸涩味道的话,酸梅汤不也一样吗?简单的问题往往就是这样越问越复杂的。我只好先敷衍下她,说喜欢她的每一点,反正就是哪里都喜欢。对于我,或许这并不算敷衍,毕竟我就是这么认为的。我们走了很长的路,途中我说要跟她讲一个故事,我喜欢一个女孩的故事。她很疑惑地看着我,很好奇地让我讲这个故事,她牵着我的手更紧了,神色中流露出一点不安。我长舒了口气,便开始讲了:我曾遇见一个女孩……


路上不经意间遇见一个女孩,她穿着灰色的呢子长外套,在一棵梧桐树下看着行走着的人群。女孩时不时地跳着,可能是为了让身子暖起来吧。三月的寒风中没有透露任何有关春暖花开的信息。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毫无缘由的心动,仿佛是遇见自己爱慕已久的女孩,熟悉亲切让悸动着的心难以平复下来。确切的说,那绝对不是一见钟情,但我确实是第一次见到她。


我也是人群当中的一员,思绪并没有让我停下脚步,我只是尽量放慢速度,极力去延长这次遇见的时间。我幻想着时间可以被我任意延缓,直至停止,我可以走到她面前去搭讪,我连搭讪的话都想好了,甚至开始预测着她的回答,以及回复的话。


“你好,能问一下今天的天气吗?你觉得今天会不会下雨呢?”我一定会这么问她的,不管她如何回答,我都会半开玩笑的说:“谁知道呢,海边的天气变化多端,比翻书还快,你说呢?”她一定会回答“呵呵”来回应我,尽管不知为何如此确信,但我仍坚信她会那样回答。接着我就可以找别的话题来和她讲,说不定可以问到她的号码,再说不定可以跟她约会,渐渐开始交往什么的……我想了很多,在这十几米的距离里。在最接近她的时候,脚步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们就这么越来越远。真的,我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如果我爱她,我会带着她一起散步,一起去看夕阳,柔美的夕阳是为甜蜜幸福划上完结的句号。如果我爱她,我会在雨后泥泞的道路上背着她走,我不会允许污秽的泥水弄脏她的鞋子。如果我爱她,我会带她去吃五成熟的牛排,因为我想向她展示我切生肉的技巧,我曾很无聊的研究过。如果我爱她,我愿意花上一天的时间对她甜言蜜语,我不是一个花言巧语的人,但我就是想要去寻找更多的词汇和语句来赞美她。如果我爱她,我将毫无保留地告诉她关于我的一切,我希望她能了解我。如果我爱她,我或许会学会吃醋,我不愿别人也欣赏到她的美,但愿她能原谅我的自私。如果我爱她,我会变得有危机感,肩上的压力更重了。如果我爱她,我会努力做一个好男人,不再自我放逐,我要学会照顾人。如果我爱她,可能 我将成为一位专属于她的诗人……


如果我爱她……


如果我可以爱她……


如果她会爱我……


我的故事讲完了,心情反而更加轻松了,反倒是若蓝,她没了先前的不安,却更加的困惑。她问我后来有没有遇见过那个女孩,我说遇见了。若蓝没趣地说,要是那个女孩能够发现我就好了,或许能够在一起的。我笑笑,是啊,就像现在这样手牵手,并看着若蓝的眼睛,我心中真正想说的是,那个百分百女孩就是你——若蓝,你能从眼中看到的……


如果我爱你……


如果你也会爱上我……


是的,我们相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