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贼段云鹏是如何落网的

yangjl4259 收藏 3 11404

飞贼段云鹏是如何落网的

智擒军统飞贼段云鹏

当时时任公安部一局的局长慕丰韵对1950年反特那段历史回忆时,他专门提到了段云鹏这个人:那时候暗杀我们中央领导同志,就是他们特务机关很重要的一项任务,暗杀毛主席,军统特务里有一个大特务叫段云鹏,外号叫飞贼,说他能上房子,能飞檐走壁,会武功。

看来,这个人确实有点不一样,武艺高强,还会飞?这个段云鹏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1950年6月14日下午,北京的市民们还沉浸在刚刚建国的喜悦祥和气氛中,在北京东部的闹市区突然传出两声巨大的爆炸声,爆炸声震动整个北京城区,响声之烈甚至都传到了中南海。

而就在爆炸发生的时刻,全国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正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召开,毛主席刚刚宣读完开幕词后仅仅一个多小时。这两声巨响使得与会人员面露惊疑之色,而当时毛主席平静地说了句:“请同志们继续发言”。

细心的周恩来迅速向工作人员询问,很快就得知,位于朝阳门外大街17号的辅华合记矿药厂刚才突然发生了爆炸。

爆炸发生后,北京市公安局出动了六个消防中队,一辆消防车火速赶往现场。朝阳门外大街是黑烟翻滚,硝烟弥漫,遍布死难者遗体。从东起朝阳区工人俱乐部,西至神路街口,南自天福巷,北至朝外大街,整个地区房屋倒塌,尸横遍地。爆炸使辅华合记矿药厂职工和附近居民有39人被夺去了生命,406人受伤,425间房屋被毁坏。这是建国后在首都北京发生的一起最惨重的爆炸事件。这次事件是怎么造成的?是敌特破坏,还是意外事故?如果是人为的话,那么,这是谁干的?

在新中国成立不到一年,举国上下欢庆政协会议召开的特殊时刻,这两声爆炸尤其显得神秘,对首都北京的安全是极大的威胁。中央和北京市的领导对这次爆炸事件十分重视,当晚,公安部长罗瑞卿和北京市委书记彭真、市长聂荣臻就分别指示北京市公安局迅速查明调查,如系敌特分子破坏,则必须迅即立案侦查,缉拿严惩。主持破案工作的是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基平。

冯基平,时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在解放前,曾有多年地下情报工作经验。1950年初主持破获了国民党万能潜伏电台一案。

而就在公安人员紧锣密鼓地对爆炸案进行调查的时候,台湾国民党的军统特务头子毛人凤正在幸灾乐祸着,同时他也是一头雾水,他很想知道这事是谁干的。很快,他就接到了一封报告,承认了这起事件有一个叫做段云鹏的军统潜伏特务给毛人凤写了封报告,自称是自己指挥干了这起爆炸案。而后台湾的报纸、广播就开始大肆渲染、吹嘘。而中统局则宣称是它派遣的特务干的。最后官司打到总统府资料室,由蒋经国认定这就是段云鹏干的。

真是他干的么?事实上,就在毛人凤琢磨着如何给这个段云鹏赏赐的时候,我公安人员已经把案件调查清楚了,这是一起因违规操作而引起的火药库爆炸。不过,这件事情里,主动蹦出来的这个段云鹏,倒引起了公安部的特别注意。

1950年7月的一天,冯基平接到了公安部的通报,这个叫段云鹏的人近期要来北京执行破坏及暗杀毛泽东等新中国领导人的任务。

新中国刚刚成立的1950年,社会秩序处于重大变革中的转变过程中,各种反动势力仍旧在寻求各种机会破坏新生的人民政权。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蒋介石大喜过望,认为反攻大陆的时刻已经到了,开始疯狂地向大陆派遣潜伏特务。这些特务的任务是打探情报,在大陆制造各种恐怖事件及破坏活动。

这些特务们其中有项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暗杀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为什么把这个任务交给段云鹏?因为这人,不是一般的潜伏特务。

首先,此人早年在北平交际广泛。三教九流朋友众多;其二,此人心狠手辣,性格干脆果断,并且行事喜欢独来独往;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此人不但在台湾受过美国人的各种特工训练,而且他还武艺高强,尤其是擅长轻功。

当时时任公安部一局的局长慕丰韵对1950年反特那段历史回忆时,他专门提到了段云鹏这个人:那时候暗杀我们中央领导同志,就是他们特务机关很重要的一项任务,暗杀毛主席,军统特务里有一个大特务叫段云鹏,外号叫飞贼,说他能上房子,能飞檐走壁,会武功。

看来,这个人确实有点不一样,武艺高强,还会飞?这个段云鹏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段云鹏,字万里,1904年生于河北省冀县徐家庄,排行老四。1920年离家出走,跑到保定投直鲁联军当兵。在连年军阀混战中,他不断升迁,1927年在直军第十二军新兵司令部当上上尉副官。

他个子不高,但是力气挺大,性情粗野,在军队学了一些武艺,后来与人交手就很少有对手,尤其是他身轻如燕,善于爬高越沟。很遗憾,关于他的照片很少,这是一张比较年轻时的照片。1927年在军阀的混战中被打散后他去北京闲住。从此开始了他的盗窃生涯,他拜了一个名为李玉山的惯盗为师,学会了很多盗窃术和销赃的方法。而且,专门擅长在夜间盗窃。

还有种说法,是说这个期间,他是拜了著名的飞贼燕子李三为师,苦练轻功和盗窃术,对于这个,我们没有更多的佐证资料。不过,根据档案显示,他在北京期间,轻功已经是非常了得。

当时有两个关于他的传说,说一天在天桥,有个老拳师以卖艺糊口,他闲来无事就手里端个盛满酒的杯子进场子里,腾空而起,踩着围观人的肩膀、头顶,围着场子窜了一圈。然后落地后酒未洒出,老拳师见此惭愧离去,而他却颇为得意。

另一个讲他在一家饭店吃了两斤牛肉一斤酒,吃完不给钱就要走,老板拽住他,他说我没有三斤重,怎么会吃你两斤肉?老板立即拿来大秤,这么一称,果然,两斤四两重。饭店老板立即傻眼了。

当然,这只是传说而已,不过从一个侧面也能看出来这是个以技压人、性格狂妄而又狡猾的心术不正的习武之人。

这里,有目前保存在北京市档案馆的一些关于段云鹏的档案资料,根据资料显示,段云鹏最早在民国16年,也就是1927年因盗窃被抓。

从1927年开始,京城就多了个在夜里窜来窜去的飞贼,这个段云鹏是无所不偷,不管是军阀吴佩孚的高墙府邸,戒备森严的日本宪兵队,还是各种阔豪富商的住宅,从裘皮大衣,到各种珠宝首饰。这样就一直到了1932年。

1932年,平津著名的飞贼燕子李三在北平天桥被枪毙,这个事情对段云鹏震动挺大,他唯恐自己步了李三的后尘,就决定洗手不干了。

1933年春,他通过在军队的老关系,在四十七路义勇军第六大队当上了一名少校中队长。后来在河北喜峰口对日军作战中被打散,他们的队伍溃退到三河县境内,被宋哲元的部队收编。由于宋哲元只要兵不要官,当官的均被遣散。段云鹏只好再回北平,重新回到北平的段云鹏,又操起了他的窃贼勾当。从这以后,关于段云鹏的盗窃记录就逐渐多了起来,档案资料有1935年的,1936年的,1940年的,等等,赃物,作案工具,收监记录,审讯记录等等。而从档案上看来,段云鹏在这个时期开始广交京津两地的三教九流,惯匪流氓,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奠定了他日后加入军统,在北京发展特务组织,大搞破坏的人脉基础。

那么,他是怎样加入军统特务组织的?

下面是一份1946年2月,段云鹏作案被抓的审讯档案:

段云鹏,年龄45岁,籍贯:河北省冀县人。

这里,有个他供述怎么入室盗窃的细节:

“……他说该屋内有木栓如其上锁即不能进去,我赴后院由罩棚下割断绳子一节擎至东房,由外先将门窗纸撕破,伸手入内,用绳将木栓的两旁套好,慢慢松于地上……”

其实,这只是他屡屡作案中的普通的一次,不过,这次的审讯记录,让一个人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个人就是谷正文,本名郭同震。时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华北工作区北平特种工作组组长。此人后来是继戴笠、毛人凤之后的又一大军统特务头子。一生杀害过超过200名共产党员。

国民党撤逃台湾后,他主掌反攻大陆的颠覆、渗透任务,曾参与策划刺杀周恩来的著名的“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台湾出版的谷正文的回忆录,书名叫《白色恐怖秘密档案》,这里面专门有一章提到了段云鹏:

“……听他描述行窃过程的妙处,我心中不禁窃喜遇到了一个出色的小偷,案子告一段落后,我便将段云鹏放了,此后半年,一直到民国36年夏天,段云鹏曾多次为我盗取共产党地下工作嫌疑分子的资料……”

飞贼段云鹏,就这样开始了他的军统特务生涯。时任军统局北平站第四组中尉通讯员。

1946年,蒋介石为了争取时间部署全面内战,表面上接受了中国共产党关于停止内战的要求,于1月10日和中国共产党签订了停战协定,并组成了有美国代表参加的三人小组和“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以监督停战协定的执行。参加军调部的中国共产党首席代表是叶剑英,蒋介石则派军统局副局长郑介民为国民党的首席代表,美国代表为罗伯特。

蒋介石命令郑介民严密监视各地“三人小组”中的中共代表。北平的军统特务不仅对进出“军调部”的中共代表团人员进行监视、跟踪,并且还组成了一个特别行动小组,对叶剑英和中共代表滕代远的住宅进行昼夜监视。

而这个行动小组的任务是伺机暗杀叶剑英和滕代远,组长就是飞贼段云鹏。

对于暗杀叶剑英的计划,段云鹏当时夸下海口,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屋内,用枪,用炸弹,纵火,办法有的是。

不过,目前的资料里只记录有他一次夜探叶剑英住宅,就没再去第二次了。很简单,他虽然会上房翻墙,但中共代表团的警卫恪尽职守,非常严密,他甚至连正房都没能靠近。在偏房上一直趴到凌晨,最后只能悻悻地溜回去。

几天后,他又奉命伺机对中共代表滕代远进行暗杀行动,而这回,段云鹏差点把小命给丢了。滕代远当时的住宅位于西城区的西京畿道,这里曲巷幽深,地形复杂,滕宅的后邻和附近驻有国民党宪兵十九团的一个队和空军第六大队。

段云鹏既不能惊动这些驻军,又不能被共产党抓住。连续几天把周围的环境详细摸清之后,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深夜,他动手了。

段云鹏独自一人,施展蹿房越脊功夫,在滕宅正院天棚上悄悄隐藏下来,观察院内各处,只见正房北屋住着滕代远夫妇,南屋办公桌上有人睡觉。南跨院的人正围着一锅汤面在吃夜宵。由于整个院内灯火通明,他在天棚上观察了近三个小时,始终未敢下到院里。直到凌晨三四点钟天将亮时,他由滕宅房上向东撤回,正准备从一条小死胡同下来的时候,突然下边一声断喝:“谁?干什么的?”把段云鹏吓得扭头就跑,随即“啪”的一声枪响,子弹呼啸着从他头顶掠过。他迅速跳到一条南北胡同里,才得以脱身。

暗杀虽然没有得手,但接下来段云鹏干的事,使中国共产党的情报系统遭到了一次大劫难。

1946年6月底,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向解放区大举进攻,发动全面内战,国共和谈彻底破裂。1947年1月29日美国正式宣布军调部美方人员撤离,开始公开地支持蒋介石打内战。同年2月21日,中共驻北平军调部人员全部撤离返回延安,军调部就此宣布解散。

1947年2月,北平的中共军调部人员在撤退前,留下了一个五人组成的秘密情报小组,开展对国民党的军事情报工作,并配装了两部电台和2名报务员与2名译电员直接与延安总部联系。

当时这个情报小组因提供的情报准确、及时、机密性高而经常受到中央表扬。

在毛泽东选集的第四卷中,关于1947年华北前线国民党军队的番号、兵力、部署等资料,有很大部分就是来自该小组的情报。 1947年七八月间,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司令孙连仲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想找共产党的地下关系和解放军联系,即将此事委托给闲居北平的国民党进步将领原国民党兵役部部长鹿钟麟。鹿钟麟找到与中共地下党关系密切的余心清商议此事时,余心清未经请示便一口答应下来。

余心清,安徽合肥人。著名爱国民主人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号称红色牧师。曾任冯玉祥的秘书长,1946年任保定绥靖公署设计委员会中将副主任等职。

余心清直接找到我党地下工作者,潜伏在孙连仲部队中任交际处处长的陈融生。1946年9月国民党军进攻张家口的作战计划,就是陈融生亲手交到叶剑英的手中的,这个情报有力地戳穿了国民党当局假谈判、真备战的阴谋。

陈融生通过报务员李政宣向延安发出电报。而周恩来同志对这起暴露地下组织和电台的严重泄密行为非常生气,下令陈融生立即撤退,并严令北平地下电台作出检查。

国民党保密局当时在北平每天有十余部吉普车带着侦测电台昼夜巡逻,专门侦测共产党的地下电台。正是因为这次事件,使得国民党北平警备司令部电检科很快发现了地下电台和延安的通报讯号。并且测出地下电台就在顺天府夹道方园600米到1000米之间,顺天府以西大经厂、小经厂和顺天府后边学校,安定门大街南段以西这些范围之内。但一时无法确定电台的具体位置。

这一范围少说也有数百户人家,如果挨家挨户搜查,一定会惊动电台,于是谷正文想到了飞贼段云鹏的本领。在他的回忆录里,是这么说的:当晚,我把段云鹏找来,告诉他任务内容:从明天起,每日清晨五点登上可疑地区内的最高点,仔细观察,凡是六点钟准时开灯的住户,便前往窥探屋内的活动情形。

就这样,每天凌晨,段云鹏就悄悄窜上房,谁家一亮灯,他就用倒挂金钩的办法在窗外窥视,慢慢地段云鹏发现这一带有收音机的人家很多,房上的天线林立。而在顺天府东街24号院的天线与众不同,别家的天线都是随便竖根木棍或竹竿,上头绑把破铁丝或绑个十字形的金属,唯独这家天线杆又粗又高,由东南到西北竖着两根杆子,距离很宽。凌晨五点,段云鹏发现院子东屋的电灯突然亮了。一个男的洗漱完毕后,从桌下拿出一个箱子打开,取出耳机戴上。

没错,这里就是我党在撤退前留在北平的地下电台。第二天的清晨,段云鹏就领着谷正文等19名特务。逮捕了报务员及译电员李政宣和孟良玉夫妇四人。

中国共产党北平地下电台在飞贼段云鹏的帮助下,遭到了彻底破坏。

李政宣和孟良玉夫妇被捕后相继叛变,9月底,国民党军警宪特在北平全市进行大搜捕,致使10多名地下党员被捕。继而,西安、承德、沈阳、兰州、天津,上海等地地下电台相继被破坏,各处被捕地下党员达数百人之多。

这件事情使蒋介石兴高采烈地亲自飞往北平奖励段云鹏等军统特务,洋洋得意的段云鹏接下来做了一件让全国人民极为愤慨的事情,一双手沾满了爱国人士鲜血的罪恶。

1946年12月24日晚上,北平发生2名美兵强奸北大女学生沈崇的事件,引发大规模反美运动。

北京、天津、上海乃至全国各地爆发了共有50万学生相继参加的抗议活动,15个民主团体强烈要求立即驱逐美军出境。而时任国民党北平市长的何思源对学生们的爱国行动抱以极大的同情。与此同时,大批因东北战事而逃到北平的学生饥寒交迫,举行了“反饥饿,反内战”游行,结队向何思源请愿。何思源给学生们增加食粮,并让学生在医院免费看病。

何思源甚至亲自带领学生代表闯北平警备司令部,要求释放示威中被抓捕的学生。这些举动惹怒了蒋介石,1948年6月蒋介石通过广播撤了何思源的北平市长职务。

何思源被撤职后,搬到东城区锡拉胡同居住,看到国民党日薄西山,蒋家王朝即将覆灭,他开始积极地为北平的和平解放而奔走。

1948年12月中旬,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包围北平之后,他力劝傅作义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停止内战,和平统一的主张,早日与人民解放军接头谈判。

1949年1月17日傅作义召集华北七省市参议会,讨论北平问题,参议会上何思源等11人被推举为和平代表,定于1月18日出城和解放军接洽。

蒋介石在得知傅作义、何思源等人要与解放军密谈和平解放的消息后,对傅作义的失控使他恼羞成怒,最后迁怒于何思源,当即召见保密局局长毛人凤。为了警告傅作义,蒋介石命令毛人凤尽快赶在北平被解放之前。暗杀何思源!

1月16日晚,保密局北平站的谷正文通知段云鹏开会,把暗杀何思源的任务交给他,段云鹏毫不推辞,他略作思考后,当即说出了一个暗杀方案:

全体化装成散兵游勇,夜间他翻墙入院,打开何家的后门放特务们进去。先捆绑门房女佣等人,然后他带人将何思源一家人捆绑起来,就说由此路过,向何市长借钱。将金银财物弄到手后就开枪将何打死。谷正文等人听到枪声就撤退到后院和段集齐,由后门一同撤走。

看来,这个段云鹏时刻不忘自己的老本行,杀人前也要捞上一把,谷正文对这个计划很赞赏,并且给特务们打气说:我已由空军那里给你们要好专机,完成任务后就接你们全组人员和家属到南京。

深夜,段云鹏按计划翻墙趴在何思源住宅的房顶,参加暗杀行动的特务们身穿没有番号的棉军装在胡同内等候,午夜时分,段云鹏正要纵深跳入院中,突然有辆小轿车停在何家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人进了何思源的屋里。

来人是中共地下党派来的,传达地下党的嘱咐:让何思源提高警惕,明早就要出城,要严防今夜出事。段云鹏在房上,想窃听到屋里的谈话,但根本听不清,他怕时间长了事情有变,悄悄离开何宅,迅速返回军统北平站。刚一进门,就见北平警备司令部技术总队的人和谷正文正在一起装配地雷定时装置。

没错,确实是有了变化,谷正文在段云鹏走后思前想后,觉得不妥,此次行动一旦暴露,傅作义扣留北平站的人的话,就会破坏了他们的南逃计划。

当然,他没告诉段云鹏这个原因,只是说这是上头的命令。段云鹏虽然不乐意,但也只能接受。随后,段云鹏带着地雷返回何思源的住宅屋顶。

凌晨2时许,何思源送走客人后,全家人为北平即将和平解放激动不已,他们怀着喜悦的心情进入梦境。

凌晨4点50分,何思源家的住宅的房顶发出了几声巨响,何思源的二女儿被当场炸死,其余5人全部受伤。伤者中最重的是何思源的妻子何宜文。医生从她头部取出四块弹片,由于神经受伤,始终未愈。而何思源仅被瓦木轻微砸伤。

何思源当日秘密住进东交民巷的德国医院,由于受伤,出城日期推迟了一天,19日清晨,怀着丧女之痛的何思源在中共地下党员的保护下和其他代表出西直门,毅然前往解放军前线指挥部洽谈北平的和平解放事宜。

毛主席后来对他有个评价:说他是真正代表了民意。何思源不畏强暴,坚定地与其他代表同到前线与中共代表谈判,用全家人流血的代价促成了北平的和平解放。人民会永远记住他的。

何思源住宅被炸之后,保密局的特务们均乘坐许诺的专机飞离了北平。谷正文则通过华北“剿总”一处买了飞机票,带着自己的家眷转道青岛逃往上海。而段云鹏呢,却成了丧家之犬,无人理睬。

幸亏他的未婚女婿在国民党空军第四大队,他顶替女婿父亲之名,携妻女乘飞机逃离北平前往上海。1949年5月,段云鹏随保密局从上海乘船撤逃台湾。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就在全国各界人民沉浸在当家作主建立新中国的喜悦时刻,军统飞贼段云鹏已经从台湾悄悄地潜入了天津,奉毛人凤之命准备在10月1日开国大典的时刻进行破坏,并且伺机对毛主席、朱德、周恩来、刘少奇等一大批领导同志进行暗杀行动。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的开国大典如期顺利地举行。而此时的段云鹏就在天津,但他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甚至他连武器都没弄到,10月底,他取道广州、香港,返回台湾,准备取得武器后再次潜入大陆。

1950年上半年,段云鹏再次潜入大陆,当他到达香港的时候,听说了北京辅华合记矿药厂的爆炸事件,迅速给毛人凤写了报告邀功,随后潜入大陆。

1950年10月中旬,段云鹏到达天津后设法与北京的特务接上了头,搞到了刘少奇与周恩来的办公地点的位置。11月下旬,段云鹏回到台湾,受到蒋介石的召见,并被提升为上校组长,负责京津一带的行动情报工作。

段云鹏的再次露头,公安部对此非常重视,要求北京市公安局搜集线索,一旦出现,立即抓捕。于是,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基平迅速部署,从段云鹏历史上有关系的曾有过罪恶的人入手,顺藤摸瓜,会同天津市公安局,逐步挖出了段云鹏在京津两地发展的十几名特务。

而段云鹏被提升为上校组长后不久,于1951年第三次潜回大陆。这次他在北京建立了一个所谓北平行动组,并指挥特务们在京郊通县自制了炸弹,预谋在1951年的五一劳动节,暗杀国家领导人。

但在1951年4月30日,这个组织被京津两地公安局一网打尽,而此时狡猾的段云鹏已经返回了香港驻地。

从1950年开始至1953年上半年,全国轰轰烈烈地开展了历时两年多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潜伏的国民党特务几乎被彻底消灭。京津两市的公安局不但控制了段云鹏的主要联系人,还逮捕了他联系发展的60多个特务。

时任公安部部长的罗瑞卿看到有关段云鹏的材料时,指示北京市、天津市公安局:此人对首都和中央领导人的安全威胁极大,要想尽一切办法抓住他。

1954年6月底,我公安机关得知段云鹏准备在两个月内由香港偷渡入境潜回京津。7月2日,在公安部的统一指挥下,京津两市公安局组织了专案组,由广州市公安局协同配合,在深圳、广州严密部署,一张大网已经向他张开,只等着他自投罗网。

但是此时的段云鹏慑于当时镇反的威力,一直都不敢入境。怎么办?怎么才能把他引进来?

时任北京公安局二处副处长刘坚夫回忆了怎样诱捕段云鹏的:

段云鹏到了香港以后他就不进来啊,我侦查员鼓动他进来,说你这本事大,共党捉不住,他就进来了。到了广州,就被控制起来。

1954年9月14日上午9时,觉得风头已过的段云鹏化名张仁,拿着来往港澳的通行证,以港商洽商投资的名义,进入广州,当天即被我公安人员逮捕归案。

段云鹏被成功抓捕后,广州空军派专机将其押到天津,于9月24日押解进京,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草岚子看守所。

军统飞贼段云鹏的案子涉及京、津、沪、穗、鲁等五省市,同案犯多达100余人。破获了段云鹏的四个潜伏组、四个联络点,共捕获148名案犯,其骨干分子全部落网。

段云鹏被逮捕后,公安部门利用段云鹏与毛人凤进行周旋,让他们拱手送来了不少先进的特工器材和大量的经费。由于段云鹏认罪态度较好,遵照毛主席的“可杀可不杀的就不要杀”的指示,一直关在狱中。1967年10月11日,时年65岁的段云鹏被处决,结束了他军统特务的一生。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