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村民自称目睹钱云会被人按到车轮下

hlcw 收藏 13 4677
导读: [img]http://img2.itiexue.net/1230/12302342.jpg[/img] 钱云会生前照片(资料图片) [img]http://img3.itiexue.net/1230/12302343.jpg[/img] 昨日,钱云会81岁的老父亲钱顺南指着事发现场,涕泪四流。赵洪杰摄 昨天是钱云会遇难第三天,死亡疑云仍笼罩在浙西临海小村。   随着目击证人钱成宇被带走调查,村民的质疑声始终得不到有力证据。直至昨日傍晚时分,一名自称也是目击证人的新一村村民李海燕


女村民自称目睹钱云会被人按到车轮下

钱云会生前照片(资料图片)


女村民自称目睹钱云会被人按到车轮下

昨日,钱云会81岁的老父亲钱顺南指着事发现场,涕泪四流。赵洪杰摄


昨天是钱云会遇难第三天,死亡疑云仍笼罩在浙西临海小村。


随着目击证人钱成宇被带走调查,村民的质疑声始终得不到有力证据。直至昨日傍晚时分,一名自称也是目击证人的新一村村民李海燕(化名)现身村庄,告诉记者们“钱云会 视频:钱云会小女儿在事发现场被警方当场带走是被三个戴口罩的男子按到了滚滚车轮下”,叙述时,她浑身颤抖。


昨天凌晨,浙江温州市委召开专题会议,决定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调查处理此案,并按照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


温州市委、市政府还明确要求,对此事件的相关调查结果及处理将在第一时间向公众公布,做到信息公开,接受媒体及社会的监督。


目击者回忆


“钱云会被反扭推向车轮”


昨晚,一名自称是目击者的隔壁村庄———新一村村民李海燕突然出现在寨桥村。


李海燕用夸张的手势配合着颤抖的声音。其叙述的过程是,12月24日上午9时许,她去蒲岐镇一个寺庙买六合彩,恰好经过事发的寨桥村村口,看到了被困住的钱云会,看到了停在路边的白色桑塔纳。


此前,有村民称,看到刚出狱半年的村长打着一把雨伞走向村口的公路,之前还打了一段时间的电话。“三个男人,都戴着白手套、黑口罩,其中两个反扭着他的手,另外一个人掐住了脖子。”


李海燕称,被掐住脖子后,钱云会有点昏迷。她曾上前好心劝阻,却被人一把推开,她只好怯怯地缓步离去。但当她回望之际,“一辆停在五六米远的卡车慢慢地开过来,三个人推着他背过去的双手,将脖子推向车轮下”。


钱云会的妻子王招燕说,事发前几天,每到晚上钱云会都会担心“被人抓走”,天一黑就出门躲避。


出事那天早上7时许,钱云会从外面回到家,大约看了一小时电视后,下了一碗面条给妻子,自己去隔壁的华秋村买了三包烟回来,之后带着雨伞走进凉风凄雨,在这之后,他的脖子被车轮压过。


南方日报记者仔细查看了事发路段,钱云会被碾压的地方处于公路边的泥土路上,宽约半米,而水泥路足有三米宽。数位村民称,当时公路上没有堆积物,无法理解卡车为何要在泥土路上逆行。


上访专业户


4次坐牢3次与上访有关


钱云会当了6年村官,坐了4年多的牢狱。


“除了1992年那一次外,后面3次坐牢都和上访有关。”昨天上午,和钱云会同时在2005年当选村委的部分成员,在村委办公室集体接受了数十家媒体记者的采访。


据这些村民回忆,2008年的所谓“非法转让土地”,是指钱云会将村里集体所有的13间房屋地基卖给村民,筹集了70万元,作为上访的费用。“上访是为村里争取征地补偿款,因此卖地基也是经过村民同意的,但是镇里没同意,就说他非法转让土地。”


2008年4月,村委改选。绝大多数村民们表示只投票给尚在狱中的钱云会。新一届的村委,在村民们的抵制中流产。


今年7月19日,钱云会刑满释放。村里安排了两辆车,前往金华的监狱接他回来。村民们回忆说,那一天,几乎全村的人都赶到十几里之外的104国道路口,夹道欢迎,鞭炮响个不停。


“他的性格直,敢说敢做。”曾经担任钱云会副手的村民钱文福回忆说,2010年7月19日,钱云会出狱之后,曾召集村委成员开会。


父亲出狱之后,儿子钱成旭和父亲有过一次长谈。他希望父亲停止上访。“我们是农民,现实点,像原来那样养点血蛤,每个月至少收入一两千元,日子也不错。”


钱云会的态度依然坚决。“坐牢坐得药都吃不完,哪还有力气去养蛤?”父子之间为数不多的一次谈话,不欢而散。


温州警方


复查未发现“谋杀”证据


昨日下午,温州警方发布案件复查情况,称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据警方介绍,调查组从接警处入手,进行事故现场勘查复核、肇事司机情况调查、刑侦技术检验及调查访问等环节开展工作,截至目前,警方称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警方称,在肇事工程车前保险杠左侧,发现明显擦划碰撞痕迹,在泥地上有明显刹车动作形成的车轮拖痕,和死者肢体在地面形成的拖痕,死者使用的雨伞伞骨局部被压扁。肇事者供述也与现场勘查复核情况吻合。


警方分析,死者为左侧身体与车辆前保险杠发生碰撞后,身体右侧倒地被车辆拖行碾压致死。


目前,公安部门还在调查中。


专家点评


平息质疑要拿更多证据


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认为,在27日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对于网友们提出的许多问题,乐清相关部门并没有在新闻发布会上给出有针对性的、专业权威而令人信服的解释,网友对此事持续质疑是必然的。


人民网评论亦指出,“即使‘前村主任死于预谋’是谣言,这样的舆论风暴,也是当地政府为‘先在行为’付出的代价。死亡发生前的不作为乱作为,正是‘谣言’产生最根本原因。”


喻国明表示,钱云会与政府在很多方面都存在博弈关系,政府此前对他也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人们有理由怀疑此事背后有政府参与。他强调,政府如果要证明自己的清白,需要拿出更多的证据,并采取更透明的方式来操作,才能平息老百姓的质疑。


“在得到任何有证据的比较严谨的结论之前,任何断言都是草率的。”喻国明认为,钱云会事件现在闹得很大,“如果钱云会之死真是当地政府指使,将是一个太大的丑闻,政府肯定会再三遮掩。”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赵洪杰发自浙江温州



14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