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国家卫士——职业杀手 失败回忆 失败回忆之爱情是什么

346169009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URL] 傍晚6点10分,天还没黑,我们就在何健的带领下出发。而补给站内就留下了两名‘黑鹰’的手下,当然也是T军的军人,而且军阶高于我们中的任何人,是两名少尉,(我们中除了几名情报员和满和愉外,都是清一色的准尉。)不过,他们的任务也就是协助看守补给站的。 45分钟的行程之后,何健下令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


傍晚6点10分,天还没黑,我们就在何健的带领下出发。而补给站内就留下了两名‘黑鹰’的手下,当然也是T军的军人,而且军阶高于我们中的任何人,是两名少尉,(我们中除了几名情报员和满和愉外,都是清一色的准尉。)不过,他们的任务也就是协助看守补给站的。

45分钟的行程之后,何健下令停止前进,他向天空打了三枚蓝色信号弹,没过多久,满和愉便从一旁过来了,突然的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我看了下她的神情,确定她没事之后,那颗悬着的心才放松了些。满和愉和何健嘀咕了几句后,便向何健示意下达演练任务。

“此次演练目的在于更好的完成‘猎鹰’任务!”何健的开场白基本就是废话,“大家听好了,这次我接到上级指示,演练任务为:有一支敌国的‘特工队’秘密逮捕了我国‘x计划’的首席科学家及他的两名助手,此三人掌握着非常重要的机密。现在我们得到情报,敌人在此地隐藏,准备伺机回国。我得到指令,务必将三位科学家‘完璧归赵’,另外,在一定保证全歼敌人的前提下,留下至少一名活口,以便方便上级确定敌人此举的目的。”

满和愉在何健讲完之后,补充了下,“何队长还忘了告诉大家,虽为演习,但大家还是有必要知道下对手是谁,我可以告诉你们,这次我们的对手就是‘黑鹰’及他的部下,我知道‘黑鹰’是各位的教官,可请各位谅解,战场上的‘黑鹰’可没那么好对付,各位别指望能从你们对‘黑鹰’的了解中找到突破口,因为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黑鹰’的作战指挥能力,是各位绝不可能了解的!所以,我希望各位能摒弃你们关于‘黑鹰’的那些情报,记住,我们和对手才第一次碰面,你永远要提防对手的下一步行动,不要以为对手会按你写的‘剧本’走!”

“大家听明白了么?”何健在满和愉说完后下令,“全体立正!按预定计划C开始行动!”

预定计划C是预定的三套计划中的最后一套,代号叫做‘散兵游勇’,光听名字就知道是各自单独的行动,本来这套计划是已经被否决了的,在三套计划中,它是最不专业的一套。可不知为何最后就选定了这套方案,真是出人意料的决定。

不过,在行动过后我就明白为什么要用这套方案了,原因很简单,整个演习的地域地形独特,加上在森林之中,更本打不了配合,只能单独行动,至少这样还有足够的机动空间,否则人多了更本展开不了,估计那样也只有当机枪靶子的份。看来,满和愉提前过来,就是提前摸清‘战场’具体地形的,不过这女人离开也不打个招呼,害得我还替她担心,想想就有气。

我独自在我负责的区域排查,这‘黑鹰’教官真是厉害,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从全队通报的情况看,竟没有一人有发现蛛丝马迹,看来,至少满和愉说他军事才华横溢,绝不是夸大其词。

时间过的飞快,很快一小时过去了,可是,所有还是毫无发现,按照这一小时中我们对演习区域的搜查的密集程度,绝对无愧于‘掘地三尺’一词了,但还是毫无进展,就好像‘敌人’更本没有隐藏在这一区域一样,真是让人忐忑不安。

“小鬼们的表演也该结束了,弟兄们,该我们上了!”耳边突然的响起了‘黑鹰’的声音,而且,绝对是使用了扩音设备,否者是不会如此响亮的。他说话的同时,竟有至少5支机枪向我扫射,幸好我有所防备,左手向上一伸,一条‘蜘蛛钢索’迅速的带我上了一颗大树,森林里最不缺的就是参天大树,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件求之不得的美事。

原本我想用MP-7予以还击的,但我说过我的枪法极差,更何况这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还是在地形特别复杂的森林,我肯定是没有命中率的,搞不好还会伤及同伴,所以断然放弃了还击,静静的躲在大树上等待着‘猎物’的临近,(此举也保证了我的绝对隐蔽。)只要他们进入我银针的攻击范围内,那我就有至少99%的把握命中目标,就算是在夜晚也是一样的。

伏击最讲究的就是耐心,只要确定了自己的目标,那就是天塌下来也与伏击者无关,伏击者在这种时候只有达到‘忘记自我’的境界,才可以出色的完成自己的使命,只要还有一丝杂念存在,那非但无法完成任务,还极有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

直到第二天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我的攻击范围内还是没有出现任何的目标。

“报告,‘猎鹰’除了T军准尉刘婷文外,其余已全部清除,我方伤亡大半,三名目标人物安全。”我所在的大树对面赫然出现两个人,其中一人就是‘黑鹰’,另一人在向他汇报战况,从他的话语中我得知了任务失败的坏消息,看来非但不能解救人质,还让敌人来了个‘全歼’,何健和满和愉作为指挥官,此时肯定是‘感慨万分’吧。

我没有进行攻击,打算看看‘黑鹰’的下一步行动,正在等待中的时候,我突然看到‘黑鹰’的手下押着一帮‘猎鹰’小组的人进入了我的视线,为首的正是何健和满和愉。

我注意了下每个人身上的伤势,无一例外的所有人的致命伤全在心口的位置,这不得不使我佩服‘黑鹰’及其手下的枪法。

(演习中使用的弹药是一种会喷射带有鲜血般色彩的染料的特殊弹药,这种子弹并没有真正的杀伤力,但‘战斗’过后能通过士兵身上的鲜红色染料来判断该士兵是轻伤、重伤或者阵亡,以此确定该士兵是否应退出接下去的演习。也正是因为使用了这样的‘弹药’我才能知道所有人的致命伤全在心口的位置的。)

我突然的注意到了满和愉,她身上除了心口的伤之外,至少还有5处枪伤…我看着看着突然忘记了这只是一场演习,满和愉其实没事的,此时,我只觉得满和愉好可怜,看到她我就有一股莫名的悲伤,好像她身上的伤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一样。

我的泪水竟顺着我的脸颊滴落,我的心完全在想着满和愉,我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更忘记了这是一场演习…

我断然使用‘蜘蛛钢索’出现在‘黑鹰’他们的背后,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已有数十枚银针从我手中飞出,包括‘黑鹰’在内的所有‘敌人’瞬间倒地。

我无暇顾及倒在地上的‘敌人’,直接的扑向满和愉,一下把她抱在了我的怀里,泪水更是疯狂的从我的眼眶中涌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直到何健看情况不对,把我从她身边拉开,我才恢复了些神智。

当我们集体(包括‘黑鹰’和他的手下)返回补给站时已经接近第二天的中午,一路上我也不顾有人反对,把满和愉的左手紧紧抓在我的手中,生怕她会‘飞走’了似的。

‘黑鹰’倒是很高兴我们会反败为胜,虽然我最后的一击未能完成上级‘留一个活口’的命令,但他在一路上都说着要为我庆功。我更本无暇顾及这些,虽然我已经恢复正常,可是,在我的脑海中,还是装不下除了满和愉之外的任何人或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