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性的一刻:尼米兹少尉与东乡大将。

国军P-40战机 收藏 45 28359
导读:[B]尼米兹[/B]的海上生涯是从“俄亥俄”号战列舰开始的,他还不到选举年龄就成了“俄亥俄”号战列舰上的一名实习学员。“俄亥俄”号是1898年国会根据扩充海军计划批准建造的4艘战列舰之一,刚刚结束验收试航,它的排水量是1.2万吨,装有4门12英寸和16门6英寸的火炮,最大航速17节。舰长是莱维特·C·洛根海军上校,是海军军官学校1867年毕业生。[B]尼米兹[/B]虽然年龄不大,实际上当时他还不到20岁,但却显得少年老成,他已注意把成熟和理解力结合起来,形成一种在最困难的情况下应付自如的能力,这种能力对于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尼米兹的海上生涯是从“俄亥俄”号战列舰开始的,他还不到选举年龄就成了“俄亥俄”号战列舰上的一名实习学员。“俄亥俄”号是1898年国会根据扩充海军计划批准建造的4艘战列舰之一,刚刚结束验收试航,它的排水量是1.2万吨,装有4门12英寸和16门6英寸的火炮,最大航速17节。舰长是莱维特·C·洛根海军上校,是海军军官学校1867年毕业生。尼米兹虽然年龄不大,实际上当时他还不到20岁,但却显得少年老成,他已注意把成熟和理解力结合起来,形成一种在最困难的情况下应付自如的能力,这种能力对于他今后的成长是非常有利的。在初登“俄亥俄”号战列舰之前,尼米兹曾乘坐“马萨诸塞”号和“印第安纳”号战列舰做过夏季航行。这两艘战列舰曾参加杜威指挥的马尼拉湾海战,被誉为美国海军的骄傲。尽管尼米兹海上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潜艇、小型巡洋舰和驱逐舰上度过的,但他对战列舰一直情有独钟。


历史性的一刻:尼米兹少尉与东乡大将。

美国海军五星上将切斯特·尼米兹,太平洋战争期间担当美太平洋舰队总司令。


尼米兹在战列舰上的实习表现是突出的,舰长洛根上校在向海军军官学校学术委员会做的第一季度报告中写道:“学员尼米兹在‘俄亥俄’号舰上的表现很好。”第二季度末,尼米兹在舰长关照下,担任过船艇官和舰面助理军官。洛根的评语是:“学员尼米兹是一个优秀的军官,我很高兴地把他推荐给学术委员会,请给予最优先的考虑。”尼米兹在做学员时,一直把日本作为潜在的敌手来研究,并把太平洋当做模拟战场。海军舰队演习也常以日本为对手,因为当时的日本已拥有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海军力量。尼米兹没有想到,模拟的敌人在30多年后竟成了真刀实剑的对手。尼米兹在“俄亥俄”号实习期间,曾随舰进行过一次难忘的远东之行。“俄亥俄”号作为美国亚洲舰队的旗舰驶抵远东海域的时候,日俄战争爆发了。1905年5月,日俄海军舰队在对马海域掀起了狂涛巨澜。1905年5月初,俄国第二太平洋分舰队在罗热斯特文斯基海军中将率领下开往远东,任务是挽救被日军围困在旅顺和海参崴的太平洋舰队,以解救在旅顺口被日军包围的俄军。俄罗斯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这次航行会是一个走向覆灭的死亡之旅。俄国舰队的行踪,早被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东乡平八郎掌握得一清二楚,他们隐蔽待机,静候俄军的到来。5月27日凌晨,东乡司令接到侦察船发出的电报:“发现敌舰!”于是,立即指挥日本联合舰队主力按预定计划在对马海峡展开。东乡的作战部署是以对马海峡附近岛屿为依托,凭借舰只新、舰速快、地形熟等有利条件,在对马海峡设置了一个严密的连环阵。


历史性的一刻:尼米兹少尉与东乡大将。

日本海军元帅大将东乡平八郎,日俄战争期间担当日联合舰队司令长官。


当发现俄国舰队接近对马海峡时,他派出4艘驱逐舰作为疑兵,引诱俄舰队进入伏击圈。27日1时10分,俄国舰队进入东乡的伏击区,东乡平八郎指挥日舰多路出击,隐蔽接敌。俄军发现日本舰队,开炮射击。东乡沉着指挥,令舰队全速逼近,为形成集中火力,在距俄舰6000米时仍未下令开火,却来了个左转180度“U”字形的变向(即著名的“东乡转变”),使日本舰队与俄国作战舰队由相对而行变为相向而行,从而处于有利战斗航向上。13时55分,东乡下达作战命令。顿时,日本舰队以压倒性优势,集中火力向俄国舰队进行猛烈轰击。遭到突袭的俄国舰队仓促还击。接着,东乡指挥作战舰队穿越俄国舰队航向,形成“T”字形阵势,迫使俄舰多数火炮一时置于无用,只得用舷边副炮射击。在激烈的炮战中,俄旗舰“苏沃洛夫公爵”号受重创,俄舰队司令和参谋长身负重伤。日舰乘势猛攻失去指挥的俄舰队,击沉俄舰l艘,重创4艘,其他俄舰在新旗舰“博罗季诺”号率领下冲出包围,仓皇向北逃走,“苏沃洛夫公爵”号中雷沉没。下午6时,东乡的主力舰追上了北逃的俄国舰队。激战之后,日舰击沉、击伤俄舰多艘。28日上午,26艘日舰对残存的7艘俄舰进行包围攻击,俄舰队在绝望中挂起白旗投降了。历时两天的对马海战,日军以仅损失鱼雷艇3艘,伤亡700多人的代价获得这场海战的胜利,使俄国舰队全军覆灭,损失战舰24艘,人员逾万,司令被俘,对马海战也决定俄国在整个日俄战争中的败局。日军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次海战的胜利,除指挥得当、计划周密之外,舰艇的装甲、航速以及火炮的威力、射速都明显优于对方,充分显示了现代科技进步在军事上的应用的威力及其对战争所起的作用。


历史性的一刻:尼米兹少尉与东乡大将。

到访日本的美国海军亚洲舰队旗舰“俄亥俄”号战列舰,当时尼米兹以少尉候補生的身份在此服役。


对马海战的胜利奠定了日本在这一轮日俄战争中的胜局,日本陆军趁势占领中国的旅顺港,俄国沙皇被迫接受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的斡旋,承认失败。为了纪念对马海战的胜利,日本政府把5月27日定为日本海军节,东乡平八郎也因此威名远扬。为了庆祝胜利,日本天皇在御花园举行了一个露天晚会,招待立了战功的陆海军指挥官,东乡上将自然成为那晚的主宾。日方出于礼貌,也邀请驻泊在东京湾的“俄亥俄”战列舰的美国军官参加。舰上的高级官员对赴宴不感兴趣,于是委派包括切斯特·尼米兹在内的6名代表出席。对尼米兹来说,那是个值得记忆的夜晚。皇宫花园里高朋满座,笑语声喧,大约摆了二三百张桌子,每张桌上都摆着几瓶从旅顺港缴获的俄国香槟酒。由于交通不便,尼米兹他们6位代表来迟了,只好坐在靠近出口的位置上。这位置对他们来说是恰如其分的,他们在战将云集的宴会上显得年轻而毫无经验,他们原本就是缺乏阅历的旁观者。宴会在阵阵欢呼声中达到了高潮。香槟酒泡沫四溅,香气怡人,这些香槟是作为战利品的俄国香槟,因此更有意味。宴会临近尾声时,东乡等人准备离席退场。美国人看到了东乡将军正向他们这边走来。从“俄亥俄”号来的这群初出茅庐的年轻水兵乘着酒兴,决定邀请这位大名鼎鼎的日本将军与他们一起喝酒。这突发的奇想来自于得克萨斯的尼米兹,他也理所当然地被推举为拦截者。这确实是个大胆的念头,将军或许会对他们的冒失行动感到不快,当然更不会接受邀请。出乎预料的是,兴致很高的东乡将军愉快地接受了尼米兹的邀请。他与大家一一握手,喝了一口香槟酒,然后用流利的英语与他们交谈。东乡平八郎在英国呆过七年,先当学生,后来成为一艘轻巡洋舰的建造监督。这真是历史性的一刻,两位著名的海军上将相遇,一位正是如日中天,另一个却是朝阳初升。尼米兹对那个晚上一直记忆深刻,对东乡平八郎的显赫业绩和平易近人的作风始终充满敬意和怀念。


3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