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帝国之花:的日本第一女间谍:南造云子

真相在哪 收藏 0 1217

南造云子是日本侵华期间直属帝国大本营的特工人员,有日本第一女间谍之称。中国人大都知道川岛芳子,其实川岛芳子的作用还不如南造云子仅仅一次获得情报的零头。

1937年8月,国民党政府制定了一项绝密计划:将江阴江面彻底封锁,动用陆军和空军力量将日军在此地区的军事力量一举歼灭。命令下达后,相关中国部队都进入了一级战争状态。然而,突然有一天,长江里的所有日本舰船都开足马力驶向了黄浦江,在各港口城市工作的日本侨民也都毫无征兆地逃离,有的家里饭菜还摆在桌上,连电风扇都没关。这项抗战初期中国最重要的军事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宣告失败。蒋介石命令戴笠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不久,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时任行政院主任秘书的黄浚被确定为主要嫌疑,并在严刑拷打下交待了泄密的所有细节。很快,与泄密有关的一干人等都被抓获并判刑。这些人里面,除了军方和政府人员之外,还有一个叫廖雅权的年轻女招待……


土肥原贤二最爱的弟子


这个女服务员的真实姓名其实是南造云子,1909年出生在上海,父亲南造次郎是一名老牌间谍。南造云子在少年时代就精通射击、骑马、歌舞等。13岁时,南造云子被送回日本神户间谍学校学习。其间,侵华间谍头目土肥原贤二对其相当赏识,并专门对她进行了特别训练。4年后,南造云子毕业,并被派往中国。


1929年,南造云子化身为“家庭贫困失学的青年学生廖雅权”。混过严密审查后,她进入南京汤山温泉饭店当女招待。国民党军事领导人常在此举行秘密军事会议。南造云子长得娇俏动人,很有交际手腕。她利用美色勾引了时任考试院院长的戴季陶,不用太费劲就窃得了好几份重要的军事情报。其中一份是吴淞口要塞司令部向国防部作的扩建炮台军事设施的报告,里面有炮位的设置等重要军事机密。


但没多久,凡涉及军事机密的高层会议和重要军政文件都与戴季陶无缘了。南造云子不得不重新寻找目标。一次周末舞会上,她结识了刚刚晋升为行政院主任秘书的黄浚。南造云子没费什么力气便让这位早稻田毕业生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黄秘书”还把在外交部任职的儿子也拉下了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军统”居然没有任何反应。这就使得南京政府的大量军事和政治情报源源不断地通过南造云子送到了日本情报部。 女间谍的越狱


间谍案破获后,蒋介石下令将黄浚父子判处死刑,南造云子则判处无期徒刑,关押在南京老虎桥中央监狱。谁知,几个月后,日军进攻南京。南造云子以色相引诱和日军武力威胁并用的方式使看守屈服,趁乱逃出了监狱,潜往上海继续从事情报活动。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军政要员都会被“帝国之花”俘获。李忍涛便曾把南造云子耍得团团转。


李忍涛从美国弗吉尼亚军校毕业后,赴德国陆军参谋大学攻读化学兵器专业。在李忍涛的再三争取和许多将领的支持下,国民党政府成立了中国的第一支化学兵部队——中华民国陆军化学兵部队,对外称“陆军大学学兵大队”,由李忍涛任大队长兼总教官。这支部队成为日军的眼中钉,日军遂派南造云子去拉拢和色诱李忍涛。南造云子设法认识了李忍涛,经常在他出入的场所装作偶遇而接近他。


没想李忍涛却来了个将计就计。他炮制了好几份关于中国化学兵演练和编制的假情报装作无意地泄露给了南造云子。情报里称:中国化学兵部队已有4个团以上,配备的装备和教官全部来自德国,极大地夸大了中国化学兵的规模和实力。假情报很快被南造云子送到了日本情报部。在侵华战争前期和中期日军每一个作战预案中,几乎都有防御中国化学兵攻击的条目。直到1944年,日军才回过神来,知道南造云子被李忍涛忽悠了。


妖花凋蔽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南造云子在日军驻上海的特务机关担任 “特一课”课长,从事对中国抗日力量的破坏工作。其间,南造云子不仅导致了大批共产党人和抗日志士的遇害,连国民党军统和中统在上海的联络站也被尽数破坏。


1942年4月的一个晚上,南造云子独自驾车到法租界霞飞路上的百乐门咖啡厅参加活动,“军统”提前探知了这个消息,一路跟踪并在咖啡厅门口设了埋伏。身着中式旗袍的南造云子刚把车停好,准备走向咖啡厅大门的时候,3个“军统”特工同时掏出手枪对其进行接连射击,南造云子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去,时年33岁。


南造云子算得上是日本第一女间谍。土肥原贤二也将南造云子看做自己最得意的门生,对她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川岛芳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