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民请愿的钱云会死了

阿扁之爹 收藏 6 515
导读: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钱云会命案”发生4天后,依然扑朔迷离。当地政府目前已组建11个工作组,由十多名科局级干部和40多名乡镇干部参与,从今天起开始进村开展工作,以澄清事实真相,并做好交通事故民事赔偿部分的调解工作。 同样在昨天下午,第二名目击者主动现身,声称目睹多名黑衣男子将钱云会推到车轮下。另一名目击者钱成宇相似的描述,也已在村里广为流传。但考虑到钱云会为村民利益奔走多年的特殊地位,目击人证言的真实性还有待进一步调查确认。 据称司机与死者没有恩怨 今天上午

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钱云会命案”发生4天后,依然扑朔迷离。当地政府目前已组建11个工作组,由十多名科局级干部和40多名乡镇干部参与,从今天起开始进村开展工作,以澄清事实真相,并做好交通事故民事赔偿部分的调解工作。





同样在昨天下午,第二名目击者主动现身,声称目睹多名黑衣男子将钱云会推到车轮下。另一名目击者钱成宇相似的描述,也已在村里广为流传。但考虑到钱云会为村民利益奔走多年的特殊地位,目击人证言的真实性还有待进一步调查确认。


据称司机与死者没有恩怨


今天上午,记者来到乐清市公安局,温州市公安局专案组调查人员介绍,肇事司机费良玉不认识钱云会,并无恩怨。费良玉已被警方刑拘,经调查,他的犯罪动机已被排除。据他交代,案发当时,路上只有钱云会一人,没有“被人抬起,扔在工程车前轮下压死”。


这与目击证人钱成宇“凶杀”的说法截然相反。这名调查人员透露,钱成宇处理事件时参与打人,已被乐清警方行政拘留。接下来,他将接受温州警方的测谎。


有人说,事故发生后五六分钟,来了近百名警察,由此质疑出警速度。警方回应,事发五六分钟后,确有警察赶到,但只是虹桥交警中队2名民警与蒲歧边防派出所的3名官兵。


勘测现场时,有边防士官因身穿迷彩服,被闻讯赶来的村民误认为肇事司机,遭到围殴。随后,乐清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多名民警赶到现场,也被村民殴打。


乐清警方陆续出动大批警力控制现场,6名村民因“寻衅滋事罪”被警方行政拘留,其中包括目击证人钱成宇及钱云会的部分亲属。从事发到最后一批警力赶到,相隔3小时。


警方称未发现“谋杀”动机


昨天凌晨,温州市公安局成立调查组,调集专门警力连夜调查。在昨天下午举行的案情分析会上,温州警方介绍,根据现场勘查和调查情况看,目前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警方称,已调集交警、治安、刑侦和刑事科学技术等警种,分4个工作小组全面调查和侦查。从接处警入手,紧紧抓住事故现场勘查复核、肇事司机情况调查、刑事技术检验及调查访问等关键环节,综合运用多种侦查措施和手段展开工作。截至目前,案件调查情况进展顺利,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相似。


与此同时,温州警方通过市官方新闻网站“温州网”,向社会公布多张现场勘查照片。包括车辆底部前轮轮轴附近的刮擦痕迹、泥地上有刹车动作形成的车轮印痕、前保险杠下方黑色横梁的刮擦痕迹以及被压扁变形且有擦划痕迹的雨伞伞骨局部照片。


事发时监控录像还在调试


温州警方在案情分析会上介绍,对车辆碰撞位置和地面刹车痕迹做了科学鉴定,在肇事工程车前保险杠左侧,发现明显擦划碰撞痕迹,在泥地上有明显刹车动作形成的车轮拖痕,有死者肢体在地面形成的拖痕,死者使用的雨伞伞骨局部被压扁。肇事者供述也与现场勘查复核情况吻合。警方分析,钱云会为左侧身体与车辆前保险杠发生碰撞后,身体右侧倒地被车辆拖行碾压致死。


温州市委宣传部昨天发布消息称,事发路段监控安装工程由中国移动乐清分公司负责。移动公司出具的安装调试记录和电脑管理日志显示,事发路段监控于12月21日开始安装,事发时还处于联网调试阶段,25日中午12时52分起,录像存储成功。事件发生时,监控处于可视频浏览但无法储存的状态。


乐清公安开微博披露进展


12月27日,浙江省乐清市公安分局开通官方微博“平安乐清”,短短一天时间内,便吸引15000多名“粉丝”关注。


当晚8时09分,“平安乐清”发布第一条微博:“乐清市和乐清警方对‘钱云会事件’非常关注……我们会通过新浪官方微博第一时间披露该事件的进展,欢迎广大网民监督,对大家的建议我们会认真阅读。”


在与微博网友的互动中,有网友质疑乐清市公安局“删帖”“颠倒黑白”,乐清警方回应称“平安乐清从未删除网友评论”。


截至今天中午记者发稿时,“平安乐清”官方微博共发布4条信息,暂未公布任何与事件有关的实质证据或结论。第二名目击者看到“凶杀”


事发后,多个村民证实,现场目击者钱成宇次日下午被警方控制,至今没有释放。


昨天傍晚,第二名目击者主动现身,并自称目睹“凶杀案”全过程。为求自保,她不愿透露姓名。


回忆起目睹的一切,她显得十分激动,声音颤抖,手势夸张。她说,12月25日上午经过寨桥村村口时,看到钱云会被困,路边还停着一辆白色桑塔纳。


“3个男人穿黑衣,戴白手套、黑口罩,两个人反铐着他的手,另外一个人掐他的脖子,就像电视里的那样。”她说,自己跑上前劝阻,却被人一把推开。


在“快滚”的威胁声中,她只好离开。“回头再看,一辆卡车从五六米外慢慢地开过来,3个人推着钱云会背过去的双手,将脖子推向车轮下”。


钱云会出狱时受村民欢迎


今年7月19日,钱云会第三次刑满释放。寨桥村安排两辆车,去金华迎接。多个村民回忆,许多人都赶到十几里外放鞭炮,夹道欢迎。钱云会在村里的威望,可想而知。


采访时,钱云会的大女儿钱旭丹拿出满满一袋纸片,几乎都与“上访”有关。她说,近6年,父亲脑子里只想着“上访”一件事。即便屡遭牢狱之灾,家人也都反对,他依然很固执。钱旭丹介绍,父亲行事特别谨慎,经常独来独往,“怕村里有内奸”,甚至对家人也有所保留,不透露具体行踪。


因多年替村民奔走呼叫,讨要征地补偿款,只有小学文化的钱云会,深得全村人的尊重和信任。曾担任钱云会副手的钱文福说,钱云会刑满释放后一个月,就当上了村长,村民们对他寄予很高希望。不少村民评价他是“全心全意为老百姓做实事的老领导”。钱云会遇难后,每天都有不少乡亲自发到钱家悼念。


不过,也有网友指出:“村民与钱云会感情特殊,又有经济利益诉求,言论很可能带有感情色彩,甚至故意添油加醋,部分证言的真实性值得商榷。” !!!!



本文内容于 2010/12/29 18:11:07 被小编a4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