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新纳粹叫嚣:中国人睡过的女人都剃光头 别再一厢情愿谈回归了。

黑暗中的力量 收藏 33 26295
导读:[img]http://img5.itiexue.net/1230/12301793.jpg[/img] 一个纳粹主义的新亚种正在蒙古出现,虽然在希特勒统治德国时期,苏联战俘中长得像蒙古人的人会被特意挑选出来处决,欧洲近年来兴起的极右组织也一直在袭击蒙古移民。 - 《华尔街日报》日前编译英国《卫报》8月2日报道,题为《蒙古新纳粹:矛头对准中国人》,文章摘编如下: 报道说,一个纳粹主义的新亚种正在蒙古出现,虽然在希特勒统治德国时期,苏联战俘中长得像蒙古人的人会被特意挑选出来处决,欧洲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个纳粹主义的新亚种正在蒙古出现,虽然在希特勒统治德国时期,苏联战俘中长得像蒙古人的人会被特意挑选出来处决,欧洲近年来兴起的极右组织也一直在袭击蒙古移民。

-

《华尔街日报》日前编译英国《卫报》8月2日报道,题为《蒙古新纳粹:矛头对准中国人》,文章摘编如下:


报道说,一个纳粹主义的新亚种正在蒙古出现,虽然在希特勒统治德国时期,苏联战俘中长得像蒙古人的人会被特意挑选出来处决,欧洲近年来兴起的极右组织也一直在袭击蒙古移民。


报道援引蒙古新纳粹组织“白色口十字”(Tsagaan Khass)一名领导人的话说,希特勒是我们尊敬的人,他教会了我们如何保护民族同一性。


报道说,这些新纳粹组织主要攻击的目标是来蒙古的中国人。


报道援引白色口十字组织一名成员的话说,我们必须确保本民族血统的纯洁性,如果我们开始与中国人混血,他们将慢慢地吞没我们。


报道说,一个名为Dayar Mongol的新纳粹组织曾威胁说,与中国男人睡觉的蒙古女人都要被剃光头。


“蓝色蒙古”组织领导人3年前谋杀女儿男友被定罪,杀人原因据传只是因为受害者曾在中国求学。


“白色纳粹十字”辩称纳粹十字是古老的亚洲记号,且使用纳粹鹰徽、纳粹举手礼等,也奉行纳粹的种族优越论。该组织一名23岁成员说:“我们必须确保民族血统的纯洁,一旦我们开始与中国人混血,他们会慢慢地吞噬我们,多金的外国人可能会开始染指我们的妇女”。一名领导人声称,“白色纳粹十字”是“执法团体”,成员会到饭店、餐厅“临检”,确保没有蒙古女性卖淫或外国人没有违法行为。


报道指出,有舆论认为,新纳粹没有获得民众广泛支持,且随着年轻人接触全球化并到海外求学,强硬民族主义已渐式微。


中国人在蒙古的真实境遇


对于中国人来说,蒙古是一个特殊的国度。因为历史上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蒙古曾经是中国的一部分。对于中国人来说,蒙古又是一个陌生的国度。我们对这个与中国有4000多公里边境线的邻国,是那么无知,以至于国内有些人还在一厢情愿地谈论“回归”的可能。


“回归,是100%没有可能的。”无论是蒙古人,还是在蒙古的中国人,对这一问题的回答不容置喙。关于蒙古大呼拉尔第43次讨论回归中国的议题,也纯粹是好事之徒的画饼充饥。现实情形是,蒙古人拒中国千里之外尚且不及,又何谈投怀送抱呢?


“想知道中国人在蒙古人的心里是什么位置吗?日本人在中国人心里是什么样,中国人在蒙古人心里就是什么样。”一位在蒙古生活了多年的朋友这样跟我说。


到过蒙古的中国人,多多少少都有过不愉快的经历。我去蒙古之前,朋友就告诫我说,自己一个人要小心,特别是晚上的时候,要离街上的醉鬼远一点儿。


Idre’s Guest House酒吧的老板曾经对我说:“我从不接待中国人,因为你分不清谁是生意人,谁是旅行者。”他很坦诚地当着我的面表达自己对中国商人的厌恶感。


中国在蒙企业是这种抵触情绪的最大受害者。山东正元公司相关负责人曾向我提及,2003~2005年间,正元公司在苏赫巴托省开发金矿时,当地的环保警察与县长经常会来找麻烦。2006年在公司另外一个项目场地,地方环保警察让所有中国工人站成一排,在太阳底下站着,自己则坐到蒙古包里喝起酒来。“这是一种侮辱,但我们又不得不忍气吞声,其他的外资企业便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正元公司负责人李德亮对此表示无奈。


在乌兰巴托,曾有多名中国劳工向我倾诉自己在蒙古被打被抓的遭遇。我在二连浩特的一个朋友也曾亲口告诉我,前几年他曾在苏赫巴托广场被小偷偷去手机,谁知追到小偷后却被当地警察带到警察局,小偷被放走,自己反而挨了打。


在蒙古的中蒙混血儿,一般不会主动对别人谈及自己的中国血统,特别是有中国血统的蒙古官员对此更是讳莫如深,因为这是断送政治前途的危险举动。


我在蒙古时值奥运,现任侨协会长李有生对我说,中蒙选手争夺射击金牌时,蒙古选手手枪出现问题,当时电视台主持人脱口而出,是不是中国人搞得鬼?一家大众媒体的主持人在毫无调查的情况下,口无遮拦,无疑是不负责任的。然而这“脱口秀”的背后,却有着更深层次的动因。


蒙古人对中国人的种种不友好,蒙古媒体无疑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们往往将集于一点的事情渲染成一个面,以至于中国大使馆不得不做一些公关工作来维持中国在蒙古的形象。然而,如果当地报纸做了关于中国的正面报道以后,往往不久就要再做对应的负面报道进行中和,由此可见其国内读者的社情民意。蒙古的政党同样如此,在议会选举中,反华往往成为选举的政治筹码。在一个民主国家,这至少反映了当地民众的好恶。


在蒙古如此的舆情之下,中国民间要求蒙古回归的民族主义者们,无疑缺少更深层面的思考。既不知己,也不知彼,只顾自己在网上自说自话,有时只能帮倒忙。


2006年,是对中蒙关系颇具考验的一年。只因这一年是大蒙古国建立800周年。前中国驻蒙大使高树茂出于淡化历史、搁置争议、共同发展的考虑,说出了“成吉思汗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既然我们都是成吉思汗的子孙,就要共同发展”的话,结果依然被蒙古媒体列为最不受欢迎的外国人之一,说这是大国沙文主义的表现。


高大使这样说过:中国的崛起,历史观必须走向成熟,坦率地说,历史问题不正视,很多周边国家的问题都无法解决。国家发展是有阶段的,有一个大的长远的战略利益在其中,国家一再强调尊重蒙古主权,但是我们民间却有不同看法,不能说这些人是不爱国的,但要认真思考这些问题。


驻蒙使馆工作的多位朋友在谈及中蒙当前的主要问题时,都不约而同提到“增信释疑”这四个字。的确,如果做一下换位思考,小泉去靖国神社参拜,中国人尚且暴跳如雷。当蒙古懂中文的人打开中国网站,看到的都是要求收回蒙古的言论时,蒙古人会怎么想?这个问题绕不过去,中蒙民间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友好往来。



本文内容于 2010/12/29 17:37:50 被黑暗中的力量编辑

2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纳粹是要纯净人种,最起码也要是白种人。蒙古人纯粹的黄种人,在纳粹眼里,比中国人的等级还要底。就这还弄一新纳粹,这不扯淡呢吗。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