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


正当保成正在冥思苦想的时候,水里了鬼子也许是良心发现,在水里冲着岸上的伪军和狗腿子叫喊着:“你们的,下来一起的洗洗,顶爽、顶爽。”

岸上的伪军和狗退子一听,受宠若惊,一起跑到水边向鬼子喊道:“太君,不用了,俺们的不热,给你们站岗,你们的安全。”

鬼子又在水里喊:“不要、不要,俺们的在这,八路的不敢来,一起的洗洗,天太热了。”

天确实太热了,伪军和狗腿子也想洗洗,只是碍于鬼子的淫威,现在一看鬼子热情邀请,盛情难却,伪军和狗腿子一商量,伪军先下去洗,狗腿子负责警戒,然后伪军上来警戒,狗腿子再下去洗。商量好后,伪军迅速脱光了衣服,慢慢地下到了水里,狗腿子则又退到了树阴里。

狗剩儿见保成还在苦想,便伸手捅了捅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正在不远处坐着的狗腿子,又指了指狗腿子身后的树林,示意自己去引开狗腿子。保成看了看,点了点头,让长生和另一个人跟狗剩儿一起。长生拿着一枝长枪,另一个狗剩儿不太熟,手里拎着个大片刀。

狗剩儿带着长生两个人向后退了退,绕到了狗腿子的背后。狗剩儿示意长生两个人藏好,然后自己站了起来,伸着头小声地招呼起那个狗腿子来:“长官,俺有重要情况向你报告。”

狗腿子听见有人说话,吓了一跳,连忙把盒子炮掏了出来,拿在了手上,但一见狗剩儿的打扮,发现是个要饭的,心又放了下来,左右看了看,问道:“要饭的,有什么情况赶快说。”心里指望着狗剩儿能提供点有价值的情况,自己也好到鬼子那讨点赏钱。

狗剩儿没有走出树林,而是向狗腿子勾了勾手,说道:“你过来,俺害怕日本人。”

狗腿子一听,拎着枪便走了过来,嘴里骂道:“两个没长开的矬子,还有什么好怕的。”边说着边走进了树林。

“有什么情况快说。”狗腿子来到了狗剩儿的面前。狗剩儿凑到了狗腿子的耳朵边上,小声地说:“这有游击队。”狗腿子一听,心里一惊,连忙伸手要打开手里盒子炮的保险,可此时,狗剩儿的一只手已经抓住了他拿枪的手,一个冰冷的枪管从后面顶到了他的头上,狗腿子还没明白过来什么事,后脑就被狠狠地敲了一下,然后就像一滩烂泥似的堆在了地上,盒子炮也到了别人的手里。

长生两个人三下五除二就把狗腿子捆了个结实,然后扛着来到了保成他们藏身的地方。保成朝他们竖了一下大拇指,然后就带着其他人迅速冲到了石滩上,只留下了一个人看了那个已经被打昏的狗腿子。

保成等人冲到石滩上后,迅速缴获了两个鬼子和那个伪军的衣服和武器,然后就命令鬼子和伪军上岸。水里的鬼子和伪军一看岸上来了游击队,就拼命地向峭壁的方向游去,这时峭壁的三个方向同时出现了持刀的游击队员,没办法,他们只好呆在水中央不上岸,以做最后一搏。

保成看了看,让有枪的人全部瞄准水里的鬼子,然后命令,再不上来就开枪,鬼子一看无路可走,只好乖乖地上了岸。

三个光溜溜的人一上岸,保成几个人就冲了上去,挨个捆了个结实,为了防止他们大声叫喊,还把内裤都塞进了他们的嘴里,然后便带着四个俘虏进了树林向山上走去。

向山上走了好一段路后,终于停了下来,保成让狗剩儿到一边呆会儿,便和其他几个人一起把四个人捆到了树上,开始审问。狗剩儿则站在一边远远地看着,心里惦记着自己的枪。

过了一会儿,保成他们的审讯结束了,保成叫狗剩儿过去。还在狗剩儿走的过程中,他就发现保成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砍了其中的三个人的脑袋,当狗剩儿走到近前的时候,只剩下了一个全身光溜溜的鬼子了。

保成对狗剩儿说:“你不是要杀个鬼子吗,这个留给你了。”说着,边上的人递了一把片刀过来。

狗剩儿没接片刀,直接来到了那个鬼子的面前。只见那个鬼子哆哆嗦嗦地正盯着狗剩儿,见狗剩儿没接片刀,感觉狗剩儿不能杀自己,连忙对狗剩儿说:“八路的,不杀俘虏。”

狗剩儿边摇头边说:“俺不是八路。”

鬼子一听惊了,又说:“共产党优待俘虏的大大的。”

狗剩儿又说:“俺不是共产党。”

鬼子连忙又说:“游击队的,我们的,大大的好。”

这时,狗剩儿看到了鬼子下身的家伙,便想到鬼子在村里祸害的妇女,想到了刘寡妇,心里有了一个新的报复手段,于是转过头对长生说:“把他放下来。”

长生看了看保成,保成看了看狗剩儿,然后冲长生点了点头,长生两个人便把鬼子解开了捆绑,但其他几个都持枪围在四周,防止鬼子跑了。

鬼子松开绑后,看了看周围,全都是端着枪的游击队员,只有狗剩儿是个要饭花子的打扮,于是决定从狗剩儿身上寻找生机。

正当鬼子刚刚与狗剩儿面对面站定的时候,狗剩儿突然飞起一脚,重重地踢在了鬼子下身的家伙和蛋蛋上,鬼子“嗷”的一声,身体一震,随即便双手捂着下身,慢慢地堆在了地上,身体蜷缩着在地上痛苦地扭来扭去。狗剩儿冲上去隔着鬼子的双手,对着他的下身又狠踹了几脚,然后把鬼子按在地上,用膝盖顶着鬼子的后背,双手扳住鬼子的头颅,用力地向相反方向大幅度地扭了一下,只听“咔嚓”一声,鬼子的脖子被生生给扭断了,鬼子也停止了扭动,身体软软地塌在了地上。

长生上前拍了拍还没缓过神来的狗剩儿,笑着说道:“行啊,没想到你下手这么狠,早知道俺们不让那三个死得那么痛快了,还是你这种方法比较解恨。”

保成在一旁说:“行了,赶快把尸体处理一下,离开这里。”大家七手八脚地挖了个坑,草草地把四个人给埋了。

处理完尸体,狗剩儿对保成说:“把枪给俺吧。”

保成一听,笑嘻嘻地对狗剩儿说:“俺说狗剩儿,你看这枪你要了也没什么用,就是图一新鲜,俺们游击队保护百姓和打鬼子现在正缺枪,这枪能不能先不给你,俺们先用着,等以后枪够用了再给你好不好。”

狗剩儿一听,有点火了,敢情保成不想给枪,便说:“咱们说好了的,你不能说了不算。要不,你把枪给俺,俺加入你们游击队,俺跟你们一起打鬼子。”

保成又笑了笑说:“加入游击队哪有那么简单,要经过严格的审查和考验,你现在还不行,以后再说吧。”

“那你到底给不给俺枪?”狗剩儿急了。

“不是不给,俺们先借用一段时间,过些时候一定给你……”保成还在解释着,狗剩儿却听不下去了,转身走了,边走的时候边对保成说:“还游击队呢,说话不算话,以后再也不相信你们了。”

保成没再理会狗剩儿,认为他要枪就是图个好奇,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就是耍耍小孩子脾气,过段时间就好了,便带着队伍离开了。

狗剩儿回到了住处,那个气啊,先是对着沙袋打了半天,直到累得坐在了地上,然后细想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自己亲手杀了一个鬼子;保成说话不算话,欠自己一把盒子炮。

狗剩儿想来想去,最后把全部的心思又放到了怎么搞一枝枪的问题上。有了枪,自己就可以给刘寡妇和村里其他被杀的百姓报仇了,可是怎么才能搞到一枝枪呢。刘大头家有两枝枪,偷根本不行,两个护院的天天都背着,要是抢,就会被人认出来,那以后自己就不用在这一带混了,再说那两枝枪也在保护着小花。靠山村有伪军,那倒是有枪,但自己在那呆过,都认识,到那去搞枪万一被人认出来就死定了。鬼子都在城里住,即使从他们手里偷着枪也运不出来啊。再就是城里的伪军也有枪……想到伪军,狗剩儿突然想起了伪军正在招新兵,一个大胆的搞枪想法又形成了。

想到这些,狗剩儿的心情好了一些,没有了刚刚因为没得到枪而产生的气愤和失望,反而对自己新的尝试想法有了一点期待。

第二天,狗剩儿换了一套胡子给的衣服,打扮成了一个农家小伙子的样,这样等从伪军那搞完枪回来,还可以继续要饭,不会有人认出来。

正当狗剩儿收拾妥当,准备进城应征的时候,突然从县城方向开过来三辆大车,车上拉满了人,直接冲进了上河村。大车一进村,车上的人就下来挨家挨户地窜,弄得村里鸡飞狗跳的。狗剩儿连忙悄悄地也进了村,想看看鬼子是不是又要像上次一样祸害上河村的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