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五胡十六国(5)——汉人悲哀——王敦之叛[血狼兵团]

yangfather 收藏 4 2437
导读:汉人悲哀——王敦之叛 当年司马越掌权后,王衍就建议自己的老弟王澄担任荆州刺史,堂弟王敦担任青州刺史,并对他俩表明态度:“你们在外,我在朝廷,狡兔三穴,现在天下大乱,不过即使是再大的变故,我们家族也可以延续了。”(生于乱世人家的悲哀呀) 王敦前往青州上任不久,就发生了司马越和苟晞怄气的事件,司马越一生气,一竿子就把苟晞杵到青州去了。这下王敦就没地方安置了,于是司马越再命王敦做了扬州刺史,王敦就是这样来到了江东。此时王导在内辅佐司马睿,王澄、王敦在外镇守一方,一个辅政大臣外加两个刺史,王姓跃成为江东的豪门大

汉人悲哀——王敦之叛

当年司马越掌权后,王衍就建议自己的老弟王澄担任荆州刺史,堂弟王敦担任青州刺史,并对他俩表明态度:“你们在外,我在朝廷,狡兔三穴,现在天下大乱,不过即使是再大的变故,我们家族也可以延续了。”(生于乱世人家的悲哀呀)

王敦前往青州上任不久,就发生了司马越和苟晞怄气的事件,司马越一生气,一竿子就把苟晞杵到青州去了。这下王敦就没地方安置了,于是司马越再命王敦做了扬州刺史,王敦就是这样来到了江东。此时王导在内辅佐司马睿,王澄、王敦在外镇守一方,一个辅政大臣外加两个刺史,王姓跃成为江东的豪门大户。

在北方相继沦陷后,朝廷原有官员及一些有名望的士大夫们,大都先后过江。表面上看,北方连年混战,并且有愈演愈烈之势,而南方则看似相对稳定些,可透过静静的湖面会发现,其实司马睿这个小朝廷仍然存在着种种危机。

叛乱,江东的叛乱从来就没有停过。

北方的战乱、益州的战乱,使大批的百姓流离失所,像梁州、益州等地的流民,大都拥进了荆湘等地。这帮失去土地的流民没有经济来源、书上又基本找不到政府对其安置方面的记载,于是这帮人除了一部分做佣工混迹社会底层外,大部分都做了强盗。就这样,荆湘等地盗贼四起,而统治者此时昏庸,只知一味空谈,于是一个政治问题就被他们谈成了军事问题,郡长、县长纷纷出兵剿匪。而这帮所谓的匪其实本是良民,大多数都是为了活下去才被逼上梁山,现在朝廷出兵,大家为了自保,很自然的聚集到一起以壮声势,他们有的是推举自己人里有能力的做领袖,有的是推荐政府官员做领袖(天下大乱,谁都有浑水摸鱼的野心,于是有的政府官员就和乱民勾结)。这样,聚集到一起的流民声势大振,不再是一郡一县可以对付的了的,从此刺史和将军们开始出动,掌握重兵围剿乱民,王敦就是这么发起来的(江东的乱还不光表现在乱民上,朝廷任命的两个地方官员,因为权利之类的原因,经常会看对方不顺眼,于是就带领本部人马开始互殴,被打败的一方要么是被杀,要么是逃跑变成流寇,有的甚至是跑着跑着变成巨寇。司马睿初到江东不久,民心不稳,所以不出意外,朝廷一般会不问青红皂白的将失败的一方定罪,成功的一方按剿匪有功论赏,无形中这就增加了不少人的嚣张气焰,这种情况恶性循环,以至年年都有发生)。

王敦当上扬州刺史后,又是没过多久就出事了。当时司马越率全国精锐出游(只能用出游这个词了),征调建威将军钱桧(是王字旁加一个会,字典也查不出)和扬州刺史王敦。钱桧打算杀掉王敦后叛变,不想消息泄露,让王敦给跑了(因祸得福,错过了他表兄那样的悲剧)。王敦到了建业,周玘发动乡众,和司马睿派出的将军郭逸联合,斩了钱桧(石冰、陈敏、钱桧,至此江东三次叛乱全被周玘平息,朝廷为了奖励,特在其家乡立碑。但注意,就这么一个周玘,后来竟然也对晋王朝产生了不满),司马睿再命王敦担任扬州刺史一职。

王敦这个人和他堂兄王衍一样——善清谈,名重一时,不过要说打仗,倒不见得有什么真本事,此后几年江东发生的多次叛乱,围剿行动王敦多有参加,总体来说建树不大。但随着叛乱一个个的被扑灭,王敦的官职是越做越大,手下的士兵也越来越多,渐渐的就生出了不轨之心,而且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搞得,这种不轨之心还弄得是路人皆知,只是司马睿一直没有拿他,不知是他尾大不掉了,还是堂弟王导的功劳,或者司马睿最初根本认为他不会反。

在和司马睿彻底翻脸前,王敦这十年间所做的,基本就是剿匪、然后再剿匪,不过好像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反倒是他做了两件特牛的事,让人实在印象深刻。

王澄和王衍一样,从小就名满全国,但在他到了荆州后人们才发现,原来王大人是只会说不会做的主,面对荆州境内严峻的流民形势,王大人就只知喝酒、下棋、侃大山,将一州政务完全交给王机处理,人们逐渐对他十分失望。他境内的益州流民不断被当地居民迫害,最终忍无可忍,李骧扯起造反大旗(不是成汉那个李骧)。后来在杜弢(tao,音同涛)等人的合力围剿下,李骧不敌,打算投降王澄,王澄也答应赦免李骧一死,不过在李骧投降后,王澄竟违背承诺,斩了李骧,同时淹死八千投降的流民(愤怒)。堂堂朝廷大员、当今名士,竟能无耻的出尔反尔,益州流民被彻底激怒。杜弢本是益州秀才,因不满赵廞当年对李特等流民的处置才出走荆州,这回益州流民公推杜弢为领袖,开始大闹荆湘等地(杜弢从此发展为巨寇,本可以避免的悲剧,王澄呀王澄)。

一年之后,杜弢已经是越闹越凶,本州官员王冲又公开叛变,王澄这才感觉到惊慌,带着人撒腿就往东跑,别驾郭舒劝阻道:“您是荆州长官,虽然没有建树,但还是人们的主心骨呀。现在你手上还有那么多军队,完全可以应付局面,为什么要逃走呢?”王澄不同意,还劝郭舒一起跑,郭舒回答道:“我是一州首脑,阁下要逃,我不忍心和你一起渡过长江。” (意思就是我不像你那么不要脸) 司马睿听到这个消息,招王澄回建业任军咨祭酒,原军咨祭酒周凯前往荆州赴任(王澄理应斩首,可恨的司马睿,无能的司马睿)。

周凯单枪匹马的怎么能在荆州立足?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扬州刺史王敦派部下陶侃、周访、甘卓率军协助周凯对付杜弢,自己率军进驻豫章作为后援。

当王澄走到豫章的时候,就去拜访王敦。之前王澄的名气比王敦大得多,他以为现在也一样,言谈举止间对王敦十分的轻视。王敦当然不高兴了,但他竟让壮士把自己的这位堂兄给活活掐死了,让人瞪目结舌。(小跟班王机一看不妙,撒腿跑到广州做刺史去了)

后来杜弢病逝,叛乱这才逐渐平息,王敦仗着自己的功劳越发变得骄横起来,他的另一个堂弟王棱发现老哥因权利膨胀生出野心后,只要有机会就要上前劝上两句,时间长了,王敦对王棱可谓恨之入骨。王棱手下有一个乱民降将王如,王棱对他十分宠爱,但王如屡犯军规被王棱处罚,因此深感耻辱,王敦就借机教唆王如诛杀王棱。有一次王棱设宴,王如起来舞剑为大家助兴,结果舞着舞着就把王棱脑袋给舞没了,王敦得知消息后佯装吃惊,后斩了王如。

一堂哥、一堂弟,看着不爽说宰就宰。可以说王敦是无毒不丈夫,可以说王敦是为了理想敢于放弃一切。晋王朝和司马睿对他们王家那是够意思的,但透过上面那两件事,日后王敦叛变我也就不奇怪了。不好说王敦是不是小人,但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终点在前方,为了撞线,忠诚、信义、亲人、甚至是脸面统统都可以不要,这种人终究是无敌的。

再说说王敦叛变前荆湘等地的情况吧。

在剿灭了杜弢叛乱后,司马睿加授扬州刺史王敦再兼江州刺史(扬州大致为安徽、浙江两省,江州为江西、福建两省,后王敦辞扬州刺史),都督江扬荆湘交广六州军事。陶侃在征讨过程中屡建奇功,于是王敦推荐陶侃做荆州刺史,司马睿随即召回周凯。在剿灭了另一巨寇杜曾后,王敦推荐部下周访做梁州刺史,后来甘卓也坐到了湘州刺史的位置。

陶侃做了荆州刺史没多久,王敦亲信钱凤就由于嫉妒陶侃的功劳不断说他的坏话,陶侃无奈,决定去找王敦解释,结果被王敦扣留,改任自己堂弟王廙做了荆州刺史。陶侃的部下听说自己领导竟被扣了,加之王廙为人猜忌,无法共事,于是就扯起大旗开始造反。王敦认为这些一定有陶侃在背后煽动,决定将其斩首,但又实在爱惜其才,最后手头还是一软,把陶侃扔到广州去做刺史。(广州现任刺史是王机,于是新老刺史大干了一架,最终陶刺史把王刺史打败,王刺史一个想不开就死了,陶刺史从此顺利入主广州。呵呵,晋朝何其的乱。)

江东还有一个巨寇叫杜曾,此人勇冠三军,据说可以全副铠甲的在江中游泳。王廙任荆州刺史后,屡次与杜曾交战,但多数不敌,后来在周访的帮助下,算是慢慢在荆州站稳了脚,周访也因为帮助老王家有功,被王敦推荐做了梁州刺史,并且许诺:“如果能宰了杜曾,荆州刺史就是你的。”有目标才有动力,梁州那破地方谁也不愿意去,南边还有一个成汉帝国虎视眈眈的,荆州不错,大富豪石崇就是在这发的。于是周访再接再厉,终于在公元319年斩了杜曾。周访乐吧唧唧跑去找王敦邀功,这会儿还正赶上王廙在荆州干的不得人心,朝廷把他召了回去,下令由周访接任。

周访满脸堆着笑来到王敦面前,打算一块吃个饭就回荆州上任,谁知一见面王敦就翻脸不认帐了。周访刚刚剿平了两个巨寇,声威正盛,荆州又是要地,王敦当然不希望把它交给周访了,于是就听从了郭舒的建议,由自己兼任荆州刺史,周访还留在梁州,加安南将军。圣旨下来后,周访大怒,王敦此时给周访写了封书信,并送上玉环、玉碗,象征日后一定完璧归还的意思。周访把这些摔倒地上大吼:“你当我是卖猪肉的,跟我这讨价还价来了。”从此俩人从战友变成了仇敌。

据记载,周访对部下以恩信相待,部众都愿为其效死,王敦深知周访力量不可轻视,梁州又处于荆、江二州背后,恐怕自己举事时,周访在自己身后捅上一刀,因此王敦对朝廷虽有非分之想,但终不敢有所行动。而周访在做到梁州刺史后,对王敦背叛朝廷的阴谋也是常常咬牙切齿,于是对军队的训练始终没有放松。(郅辅于张方、段匹磾于刘琨,五胡时期道德沦丧,人的关系就是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所以要对周访的表现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如果当时王敦兑现了承诺,周访此时站在他这边也说不准)这种情况如果能一直持续,也有可能后来江东的巨变根本就不会发生,可惜公元320年8月,周访病逝,从此制约王敦左手的障碍消失了。朝廷改派甘卓继任梁州刺史,而此时经过多次叛乱,已经是残破不堪的湘州,则由皇叔司马氶(zheng,音同拯)担任刺史。

还是在公元320年,此时的司马睿终于感觉到了来自王敦的压力。当年司马睿初来江东时,多靠王导的辅佐。后来王敦来担任扬州刺史,负责东征西讨,而堂弟王导负责朝廷机要,王氏门人遍布朝廷,当时就有人调侃说:“这是司马氏和王氏共有的天下。”王敦仗着自己的功勋和家族势力的庞大,逐渐开始骄傲放肆,向司马睿的要求越来越多,给朝廷呈送的奏章语气也是越来越傲慢,司马睿是九五之尊,对王敦态度的变化也是大为反感,于是开始启用刘隗和刁协作为心腹,对王氏家族稍稍压制。王导为人淡泊,多年的从政经历也使他看透了官场上的起起落落,对司马睿的这种疏远并不在意,仍能尽到身为人臣的本分,可是王敦对司马睿的这种打压却大为愤怒,两人的裂痕逐渐加深。

刘隗、刁协入主朝廷后,王导的官职进一步提升,但实权已被剥夺,王敦上疏司马睿,替王导申辩。可能由于常年带兵的缘故,王敦身上此时已少了读书人的文雅,而多了几分粗犷,王导看到奏章后,认为里面措辞充满怨恨,态度又十分强硬,因此擅自做主,把奏章又给王敦退了回去。王敦拿回奏章也不多想,再次呈递,而且这次是直接递到皇帝面前。司马睿看过奏章,第一次表态——王敦叛象已显。司马睿此时终于认识到问题的严重了。

恰巧这个时侯,王敦又上疏建议由亲信沈充来补湘州刺史的空缺(甘卓不久前被任命梁州刺史),司马睿赶紧找到皇叔司马氶商议:“王敦离叛变不远了,湘州是三州咽喉(荆州、交州、广州),我想请你前去镇守如何?”司马氶说:“湘州刚刚经过乱民的蹂躏,百业凋零,至少需要整顿三年才能参加战斗,如果不能有三年时间,纵是粉身碎骨也无助大局。但为国家接受诏命,就应当尽力而为,怎敢推辞!”于是司马氶上任。

随后,司马睿又任命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军事;刘隗为镇北将军,都督青徐幽平四州军事,这道命令明着是为了对付胡人,实际上大家都看的出来,就是在防范王敦。但司马睿做梦都想不到,就是他下的这道命令,彻底将猛兽的牢笼打开,东晋第一次大乱发生。

戴渊是个文人,据说性格温文尔雅、礼贤下士,当时颇有声威,但戴渊和刘隗怎会是带兵打仗的材料,可能是王敦把司马睿深深地刺激了吧,从此再也不相信那些领兵在外的将军,因此才会抽风下臭棋。节气、忠贞是很重要的,但办事更要量才而用、量力而行,他二人的表现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刘邦一无是处?也许吧,但他会用人;司马睿是中兴之主?说不好,但就知人善任来说,他不行。此时的豫州刺史祖逖,靠着自己多年的披荆斩棘,大小百余战而收复的大片疆土,戴渊凭着一纸诏书就不费吹灰之力、大摇大摆的占为己有。祖逖看着自己的这位顶头上司开始茫然若失,又听说王敦和朝廷的仇恨已无法化解,内部将要大乱,而对外的复国大业也将因此而不能实现时,沮丧感慨终于一病不起,在公元321年9月病逝。祖逖死后,他的部众公推他的老弟祖约继任,但祖约没有统御能力,这支力量就在他和戴渊的领导下逐渐瓦解。而祖逖的死,也象征着王敦右手上的枷锁被完全解开。

公元322年正月十四,王敦在武昌誓师,东晋的第一次政变在立朝仅五年后,正式爆发。

(下一回——丑陋、忠贞,人间万象)

本文内容于 2010/12/29 18:13:13 被yangfather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