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在抗日战争初期,“亡国论”和“速胜论”两种不切实际的论调一时此起彼伏,甚嚣尘上。面对种种乱象,毛泽东在1938年5月发表了著名的《论持久战》,初步总结了全国抗战的经验,批驳了当时盛行的种种错误观点,系统阐明了党的抗日持久战方针。

《论持久战》坚定了全民的抗战信心,对赢得抗战全面胜利都有着重大的推动作用。近来读人文历史类杂志《休闲读品•天下》中一篇关于辛弃疾的专题文章时,竟发现“持久战”的观点也不是毛泽东的首创,九百年前的宋金时期,面对同样是敌强我弱的局面,辛弃疾就提出了持久战和必胜论。

1165年,年仅26岁的辛弃疾被南宋朝廷任命为江阴签判(相当于江阴县代理县长)后,即给孝宗皇帝上了一道一万多字的长篇奏章《美芹十论》,其中最核心的一条就相当于我们今天所指的“持久战”。

辛弃疾创造性的提出“形”与“势”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何谓形?小大是也。何谓势?虚实是也。”金人地盘广,财赋足,兵马多,只是“形”大而已,是表面现象,并不代表其真实的实力,即“势”强。金人虽然统治的土地辽阔,但人口多是宋朝遗民,在感情、信念上是怀念大宋的;他们的军队人数虽多,但兵源多来自占领区的各族人民,军心不齐,财赋又是从占领区人民那里搜刮来的,人民并不愿意,一旦有个风吹草动,人民一定会抗捐抗税、起义响应。所以,只要宋朝君臣上下同心、坚持北伐,就一定能够取得胜利。

当时,主和派有种论调:历史上吴楚一地的南方人从来没有打败过中原北方人,所以,南宋只要能偏安一隅,就谢天谢地了。辛弃疾对此做了铿锵有力的批驳,说道:“臣闻今之论天下者,皆曰:‘南北有定势,吴楚之脆弱不足以争衡于中原。’臣之说曰:‘古今有常理,夷狄之腥秽不可久安于华夏。’”

辛弃疾的这段论述非常精彩。约九百年后,抗日战争时,毛泽东写《论持久战》用的也是同样的分析方法,指出日本史强国、先进的工业国;中国是弱国、落后的农业国。但那只是表面现象,从本质上看,中国是大国,日本是小国;中国的战争是正义的自卫战争,日本的战争时非正义的侵略战争,中国人民是得道多助,日本史失道寡助,只要中国人民利用辽阔的山河和敌人周旋下去,一定会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在分析上,两人的思想水平是一样的,所不同的只在于,毛泽东是全国人民的政治领袖,他有条件将正确的战略思想落实下去;而辛弃疾只是一介地方小官,当政的孝宗皇帝没有接受并落实这种正确战略的能力,所以,再正确的战略思想也发挥不了实际作用。


本文参照《休闲读品•天下》(第二辑)中的《男儿有梦心如铁》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