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体看到的美好中国?

铸剑凤凰台 收藏 0 87
导读:在文革期间,一些能力较强的人,往往被告知不要埋头拉车,不看方向,因为那样会犯大错误的。与文革期间的这种忠告相反,西方先是不希望中国快速发展,现在则希望中国全速向前冲,但迷失方向。但是,这种愿望显然落空了。因为,在西方媒体看来,中国社会在全速向前冲的同时,并没有破裂或脱离轴线。个人身份的传统支柱——家庭和民族依然强健。进而发现,一些中国的美好。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从经济社会层面讲,在今天的中国是有些因素使人们觉得,没有10年或20年前那么 “安全了”。这主要是由于儿女散居各地寻找更好的工作,家族散裂了。拜

在文革期间,一些能力较强的人,往往被告知不要埋头拉车,不看方向,因为那样会犯大错误的。与文革期间的这种忠告相反,西方先是不希望中国快速发展,现在则希望中国全速向前冲,但迷失方向。但是,这种愿望显然落空了。因为,在西方媒体看来,中国社会在全速向前冲的同时,并没有破裂或脱离轴线。个人身份的传统支柱——家庭和民族依然强健。进而发现,一些中国的美好。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从经济社会层面讲,在今天的中国是有些因素使人们觉得,没有10年或20年前那么 “安全了”。这主要是由于儿女散居各地寻找更好的工作,家族散裂了。拜金主义泛滥使全能的人民币成了“新上帝”,并正引导大众向着物质主义全速前进。数字技术制造出不关心社会的游戏迷。第六代电影人描绘出城市的阴暗和令人窒息的单调生活。但是,中国人并没感到无助。与很多脱离社会的日本青年不一样,除了极少的 “宅男宅女”群体,中国几乎没有“关起门来隔绝于社会”的人。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中国人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正像美国《赫芬顿邮报》的记者看到的那样,到任何一个中国城市,都会感到振奋。因为,那里的人们认为自己正处于生活的起跑线上,他们渴望行动起来。典型的话是:“我可能不会成为百万富翁,但我能获得一份好工作,足以使我成为一个好父亲。”几乎看不到苍白的面孔,人们眼中闪着光芒。即使成千上万面临就业困境的大学毕业生薪水不比农民工高,他们也没放弃希望。愿意忍受极差的生活条件传递出的信号是,他们对更好的生活充满希望。正如一名年轻的电脑销售员所讲的, “我今天没机会,但明天就会有。” 人们还能够看到这样惬意的景象:在离家数于英里远的地方工作的工人,手牵手走进工厂大门。篮球场到处者都是,年轻人通过运动彰显他们的青春活力。几乎人人都能从新手机或DVD中获得极大乐趣。

离婚率是在上升,但抛弃妻儿的丈夫仍然是受人鄙视的。随便到哪个城市的公园走走,就会发现很多自豪的年轻父母和祖父母,你会完全抛弃关于现代中国人“是孤单的”这个观念。所有的孩子,不管他们收入有多少、地位如何,都会给父母寄钱,这是内在义务的一种表白。即使养老院不断增多,儿女仍以把父母“丢弃”在养老院为耻。总之,家庭或者说家族仍保持完整。

中国人对祖国和民族的认同感,也令这些西方媒体的记者印象深刻。中国人自我定义为不仅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还是大中华文明的信仰者。并认为,这种民族归属感及中国在世界上表现得越来越自信是一个巨大的稳定器。从现实来讲,这增强了对未来金融稳定的信心。从感情上讲,这支撑起个人身份认同感。

那么,这是这样一个中国呢,这当然是一个欣欣向荣的、美好的中国。如果这样的文章发表在中国的主流媒体上,没有人会奇怪。但是,这是一个西方记者的中国所见所闻,发表在被认为是以摸黑中国为己任的西方的媒体上。这可能出乎一些人的意外。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