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怪的结果


在《西游记》里,那些人世间狼虫狐獾变化的妖怪,本事不大可也是惟虎做帐、作恶多端,还有诸如白骨精、蜈蚣精等,虽说本事已经远大于狼虫狐獾变化的妖怪,甚至也是妖怪中的一方诸侯,但是,终因为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有像红孩儿那样可爱,幸运的得到菩萨的喜爱,那么这些妖怪应该统统归属于小妖怪。西游记里没有得到菩萨赏识的小妖怪几乎占绝大多数,而这些小妖怪其结局都是非常的不好,不是被孙悟空活活打死;就是被猪八戒、沙和尚解恨铲除;更多的干脆被烧死在妖洞里面。按理西游记本身是和佛家活动有密切关系的事件,佛讲慈悲,普渡众生,为何不能惠及这些生灵,难道仅仅因为他们是妖怪吗?似乎佛教的教义里面也没有是妖怪就要铲除的意思,到是倡导“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魏太子舍身伺虎”等劝恶从善的功德,那么如此看来,在对待小妖怪的问题上,至少看出《西游记》本没有什么深刻的佛理,反而恰恰是借助神话、佛陀的故事,隐含揭露现实中的问题。


那么,这里隐含的现实问题是什么?实际从本节一开始,已经给出了思路,因为这些小妖怪没有背景,坏不上档次,在缺乏后台保护的情况下,收拾起来当然是你不见阎王,谁见阎王!这里实际包含两层意思,首先规劝那些普普通通的贫民子弟,勿要为恶,因为没有后台;没有保护伞,最终被严厉处罚的必然是你们。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对于那些危害多端的丑恶行为,如果屡打不死,那么其背后必然有强大的幕后背景,这个背景可以是人;可以是权;可以是利、可以是社会、也可以是文化。从这里也给我们一个更深的启示,处理行为故为重要,但是,规善背景实际更为重要,因为这样才能从根基上彻底解决问题,就是不能彻底,至少处理行为的代价要节省的多。


有困难,就要上天找神仙?


在去西天取经的路上,每当孙悟空遇到难以解决的困难的情况下,就驾起跟头云,上天找神仙帮助,对于人世间的山神、土地,充其量也就是打问一下消息。而且我们看到,当妖魔鬼怪危害一方时,不仅仅黎民百姓惨遭涂炭,就是国王太子也深受其害,更有甚者那一方的山神、土地,也被妖魔鬼怪欺负的贫困潦倒、定无居所。这里面就很有意思,为什么那一方的地方官员解决不了?仅仅是那些妖魔鬼怪有强大背景;或者是那些妖魔鬼怪法力高强?难道那些山神、土地就没有强大背景或者高强法力?这里我们首先看那些山神、土地,基本上是永远固定在他哪个岗位上垂暮老朽,论本事的确不行,就是上天提拔几乎是无望,所以几乎可以说这些山神、土地不过是在混吃等死罢了,他们要么迂腐;要么忍让;要么视而不见,那么这样一种现状,如何期望他们能造福地方,实际不和妖魔鬼怪串通一气,已经是清正廉明的了。至于那些地方诸侯式的国王太子,保住自家性命都是奢望,更别说敢开罪妖魔鬼怪了。这样天庭要得是祥和;人间求的是安稳,谁去自讨苦吃?正是这么一种极不负责任的为官处世原则,造成信息的不畅通,所以,取经的一路上,事前会出现什么妖怪,唐僧、孙悟空、菩萨、佛祖等当然都不知道。


至于孙悟空动不动上天找神仙,这正因为是一种最快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而且屡用屡爽,这就自然形成一种工作和解决问题的一种习惯。可是,之所以上天找神仙就能很快解决问题,除了佛祖规划的取经大业不敢耽误;各路神仙非常重视以外,还有就是孙悟空有这个上天的能耐,而且和各路神仙也混的很熟,那么如果不是不敢耽误的大业怎么办?没有上天入地的本事怎么办?作者尽管没有这方面的写作,但可想而知,肯定是妖魔鬼怪难以铲除的黑暗史。


这里,让人不得不说始终在中国官场历史上的上访,最为经典的上访就是告御状,历史上最为轰动的御状是腐朽晚清的杨乃武和小白菜事件,由于此事件,那拉氏处理了江浙官员几百人,可是单单这么一个社会现象,为什么至今还是依然存在?特别是对于那些腐败和黑势力,不是中纪委、中组部出面,普通的百姓,甚至是近乎西游记里山神、土地的小小官员等,能有多大的作为?就是告了御状都可能身家性命不保,长此以往,只图自家乌纱和性命的,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一种官场、社会的潜规则。这里实际是需要我们警惕和研究的重大问题,相信如果这个问题能够解决,那么,我们的社会必然会前进一大步!


要经受住委屈的考验


从唐僧师徒取经路上经受的委屈来看,主要是孙悟空和唐僧经历了委屈的考验,所以,最后成佛的也只有这二人,猪八戒、沙和尚、白龙马三人没有经受这方面的考验,所以可以成仙,但是不能成佛。这或许是作者对官场仕途的人才培养方面,在英明领导选拔方面给出的意见。


我们来看看取经路上孙悟空和唐僧经历的委屈。孙悟空从五行山下出来后,先经历了痛杀强盗,从而违背“我佛慈悲”的训诫, 率先领受了唐僧的责难,由此,还被哄骗着戴上了紧箍咒。在消灭白骨精的时候,因为白骨精善于变化,而变化的又是容易被人同情的老弱妇孺,再加上唐僧的肉眼凡胎,根本不可能识破妖精的诡计,所以,孙悟空不仅受尽了紧箍咒的折磨,还被唐僧赶回了花果山。第三次委屈是偷吃人参果,不但被童子骂的狗血喷头,而且非要说孙悟空多吃了人参果,搞的孙悟空丧失理智,很不光彩的使用阴招,连那人参果树都遭了殃。唐僧受的委屈主要是两次,一次是被妖精变成恶虎,被世俗唾弃指点,险些毁坏了自己的不坏金身和慈善的名誉。一次是终于千辛万苦的见到佛祖,却全没有被佛祖没当回事,给了一套没用的假经书,这委屈可是受大了。


当然,在《西游记》的记述里,孙悟空和唐僧不论采用什么方法;也不论仙班贵人如何帮助,最终都经受住了委屈的考验。但是,假如我们以还俗的思路进行假设,假如孙悟空因痛杀强盗受到委屈,而鄙视唐僧迂腐,失去成心实意而假心假意怎么办?假如孙悟空因达杀白骨精遭到冤枉的对待,上窜下跳,不依不饶怎么办?假如孙悟空因为人参果事件,气愤难平,破罐破摔怎么办?假如唐僧因为被变成恶虎深受打击,丧失意志怎么办?假如唐僧因佛祖不公对待,痛心疾首,气急败坏怎么办?因为,从“俗”的角度考虑,这些在我们现实生活中,都是极为普遍发生的,不乏有人变成报复领导、组织、社会成为心胸狭窄的“魔”。


从这个角度看,在困难曲折面前保持本色不变,相对比较容易,但是在遭到重大委屈后,依然保持不退色,这是常人不容易做到的,这或许就是伟人和常人的区别。所以,在针对诸如取经这样的大事业上,忍辱负重的品德,绝对是关系成败;以及选拔人才的关键因素。万不可让猪八戒、沙和尚成了佛,而埋没孙悟空、唐僧这样的人才。


无字经书的最后一难


唐僧师徒历经九死一生、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到达灵山脚下面见到佛祖,却只因佛祖掐指一算,九九八十一难还差一难,就又无端受了无字经书一难。可这一难也没有难倒唐僧师徒,他们凭借坚定的信念,无私的信仰,最终经受住了最后考验,得以彻底完成取经大业。在这个章回的构思上,难道真的是作者构思枯竭,瞎编了这么一个情节吗?和之前的八十难比起来,实际作者随便在中间加个情节,都可以促成八十一难,何必要走到最后,无路可逃的加上佛祖这一难呢?可是仔细和前面八十难对比,这最后一难和前面八十难所考验的都不一样,如果说前面八十难考验的都是外部追加的磨难,这最后一难恰恰考验的是他们自己内在灵魂的诚实,“心诚则灵”原本未必是江湖骗术的术语。假如试想一下,如果唐僧的徒弟都认为护送师傅到灵山见到佛祖就算完成任务,至于给什么经与我无关,那么在这种官僚主义的作风下,会是怎样的结果?如果唐僧认为只要见到佛祖取到经书,至于经书的好坏真假无所谓,那么在这种形式主义主导下,可能之前的所有努力就成为了白费。这样看来,一个要想做成大事业的人或者团队;一个想要获得真正成果的努力,实际最大的突破是自己,“官僚主义要不得;形式主义害死人”。所以,突破并超越自我,才是真正具备功德圆满的最后条件,佛祖给予无字经书的最后一难,恰好是功德圆满的最后条件,这不能不说是非常巧妙的构思和安排。


遗憾的是,在西游记把无字经书暗示的官僚主义要和形式主义危害性的几百年来,中国官场文化始终不能彻底消灭官僚主义要和形式主义,这不能不说是我们传统官场文化糟粕。当然,几百年前的吴承恩,绝对不可能产生从体制上、权利监督上解决问题的思路,他所寄托的还是依靠人的自身素质,特别看中的是诚实,这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思想觉悟和道德素质,但是,这起码已经是“以人为本”的根本原则。


“八戒”是什么?


如果从仕途的角度解读《西游记》,那么唐僧师徒历经九死一生、千辛万苦,最终功德圆满就是一部仕途的奋斗史。那么,在事关仕途的前途问题上,肯定要有很多的警戒,这里或许有做人准则的警戒,但是无论如何,在关于做人也好、做官也好的警戒问题上,《西游记》里对猪八戒的描述是最为突出的。


从猪八戒的身上,我们首先看到的要戒贪吃,正因为是错投胎显猪形的缘故,所以这个警戒实际又暗示了一种本性,我们说每个人都有他的本性,特别是作为缺点的本性,往往是每个人所不能意识到的,但就是这种阴暗面的本性,实际又往往是仕途成败的关键,而且,即便是一些人很幸运的成功了,但是,也会由于对本性缺点的放纵,最终酿成大错,现实社会的贪污腐败分子,不就是恰恰错在这个“贪吃”的私欲本性上吗?猪八戒第二个要戒的是懒惰,这大约这也和猪的本性有一定关系,属于本性问题,但是从古至今,要作一个好官首先就要勤政,好吃懒做绝对是为官坚决要杜绝的。猪八戒的第三戒是色欲,我们说色字头上一把刀,不要说贪色所引起的本性的改变,单就贪色所引起的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与纠纷,都是足以让一个仕途正旺的人身败名裂,更何况古人有“酒是穿肠的毒药,色是刮骨的利刀”的警戒,历朝历代不是也有不少的皇帝老儿命丧于此吗?至于猪八戒的其他几戒,通过在《西游记》里的描述,我的分析应该逐次是四戒贪财;五戒弄虚作假;六戒妒贤忌能;七戒畏惧困难;八戒争名夺利。


反过来看,猪八戒之所以能够克服这八戒的缺陷,很大程度上要感谢他遇到了一个英明的领导;也非常幸运的遇到了一伙非常好的同事,正是在这些好人的教导、约束、监督、帮助、规范、影响的共同作用下,猪八戒没有在错误的道路上滑落下去,反而是逐渐收敛改变,最终实现了得道成仙仕途。试想,如果取经团队的其他人也和猪八戒一样,存在这些缺点,恐怕勾心斗角的内耗就足以断送取经大业了,更不要说每个人的仕途。


遵守天庭的旨意是第一要务


综观《西游记》的全过程,实际所有的一切都必须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一切得遵守天庭的旨意,否则,就会有非常不好的结果,这里最为典型的莫过于唐僧师徒见到佛祖,而按照天庭的旨意九九八十一难差一难也都不行。另外,对于像孙悟空打闹天宫被压在五行山下,如果不遵守天庭的旨意,恐怕永远会被压在山下;猪八戒违背天庭旨意对嫦娥仙子不敬,被打到猪圈里投胎;沙和尚触犯天庭旨意流落的流沙河当妖;白龙马违犯天庭旨意被贬入凡间;龙王违背天庭旨意,因慌报雨量几乎问斩等等。这里,在作者所处的封建帝王时代,我们肯定不能按照现在的观点去期望什么,但是有一点,就是统治者的利益和宗旨,绝对是不可违犯的,因为毕竟是统治者赋予你了仕途和权利,就像满清极端的表现一样,因为除过皇帝外,一切的都是服务于皇权的奴才。


从上述角度考虑,当前我们的最高统治者是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所以,我们的仕途人士本应该遵守的第一要务的旨意,应该就是毛择东同志的“为人民服务”五个字,因为是人民赋予你了权利,你如果不给人民当奴才,不去服务于人民,那么人民就可以剥夺你的权利。但是,从现实来看,我们当前对权利的认识和规则,却并没有达到这个境界,我们不少的人在仕途上遵守的原则却是“以领导满意为第一要务”,因为,在一些环境里,实际权利并没有真正掌握在人民群众手里,或者说人民群众还真正缺乏行使权利的环境与人文基础,这样来看,如果决定仕途的权利始终掌握在权利阶层手里,甚至于一些权利人物对权利的掌控,就像佛祖掌控孙悟空命运的手掌心,那么,我们就难免一些一心要混仕途的人士,甘心情愿的去做掌控权利人物的奴才,而忽略真正的主人,这恐怕不能不说是封建社会灭亡近一百年来;始终阻碍中国社会进步的重大障碍。所以我个人认为,当前到不是我们要进行什么“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因为政治体制不是改革问题,一些人在这里严重混淆视听,并且政治体制也绝对不能改,而真正需要改的是权利理念和对这个理念如何行使的问题,真正作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以及建立实现这个宗旨的体系,让权利与仕途真正干当人民的奴才。


地上是现实社会,天上是理想社会


从《西游记》的故事与场面来讲,无疑为我们勾画了两种社会形态,即地上的现实社会和天上的理想社会,这或许是古人探索人类社会发展模式的古朴思想,这里我们没有意义去炫耀这个理想的构思比西方的空想社会主义早了几百年,但是,作者幻想的消除了剥削;消除了货币;消除了国家;甚至消除了七情六欲,大家都是各司其职;各尽所能的神仙社会,让人感觉的确与空想社会主义的区别不太大,只是保留了天兵天将的国家机器“军队”,也实在不能说就是错误,因为只要是人类社会,维护和管理社会的机器就必不可少,比如军队可以不要,但是交警、火警等的警察肯定少不了。


对于地上现实社会的描写,作者突破了他哪个时代的局限,而是挖掘了人类现实社会的本质,所以我们可以感觉到,从《西游记》里很难去考证什么历史问题,但是《西游记》里所揭示的社会问题,却不仅仅是中国封建王朝所特有的问题,比如人类的私欲膨胀以及由此产生的社会问题,至今仍然是困惑人类社会发展形式与方向的重要问题,这就是《西游记》作为名著的伟大之处。那么《西游记》到底为我们描述了一个怎样的人间社会?我们看到,除了歌舞升腾、纲常王道、淳朴忍让、七情六欲、人间亲情以外,通篇几乎就剩下了“吃人”这个主题,并且围绕这个主题展现了妖魔鬼怪、邪门歪道、图才害命、贪赃枉法、坑蒙拐骗、利欲熏心、不择手段等等的丑恶面,而且既是玄奘师徒在取经前的人间经历也没有例外,比如唐僧是图才害命的受害者;孙悟空是破坏纲常的叛逆者;猪八戒是个骗婚骗吃的诬赖;沙和尚、白龙马也是吃人的恶魔。作者也是通过“吃人”这个主题,更深层的揭示了人类私欲如果无休止的膨胀,必将走向邪恶的客观规律,这或许就是人性本质的阴暗面。


当然,作者也幻想出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佛家理念,勾画了不论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白龙马在人间如何叛逆和作孽,只要放下欲望的“心魔”改恶从善,在佛祖的教导和引领下;在与妖魔鬼怪斗争的成长锤炼中,最终公德圆满的美好结局。


为什么是“西游记”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对于东南西北的故事很多,况且玄奘取经的真实史实,也不是什么4个徒弟无所不能;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的传奇故事。从游记的文学题材来讲,作者肯定没有到达天竺的西游经历,对于路途中的风土人情,很大程度上是道听途说的模糊概念,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历史事件,被作者刻意选中,为世人描绘出了一个变换迷离的神化故事,而且几百年来,这个神话故事成为老少皆易、脍炙人口的东方名著。对此,在无比佩服作者的构思选题的同时,不得不让人去深思,为什么选玄奘取经的题材?为什么写《西游记》?为什么叫《西游记》?


当然,从玄奘的去取经的经历看无疑是向西跋涉的,而神话小说的名称叫做“游记”也不是不可,但是,当通过一系列还俗解读以后,反过来再去看上面的问题,又让人感觉因为向西,而取为《西游记》的论断显得非常的浅薄,隐隐中似乎作者在命题上潜藏了一个无限的猜想。


对于人的一生来讲,两千年的封建迷信无疑最终是归西,不管是老子西出潼关得道升仙而造就的现在幻想“驾鹤西归”也好;还是佛教的去往“西方极乐世界”也好,肯定绝没有人要去下地狱,这个冥文化实际至今仍然深刻的影响着我们。既然人们都不愿意下地狱,都幻想着一个美好的公德圆满的西方归宿,那么,这个隐藏了揭示仕途、人生的《西游记》,就显得内涵非常深刻了。几乎可以这样假设,人生仕途的作为,首先取决于你所处的时代,这个就是“天时”,是任何人没有办法改变的。其次从出生到生命以及仕途的结束,将会经历很多磨难;也存在千万种变化,这些将伴随人的一生并随生命的结束而结束。至于仕途的评价怎么样,就要看你所做的事,哪怕是仅仅做成功一件事也好,就像玄奘和他的取经团队实际只做了取经的一件事一样,这或许就是人生仕途的总结。有的人可能会总结出千件万件事,但是,如果放到历史的长河中衡量,可能就不算是事。听说主席曾评价自己的一生只做了两件事,一件是公认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功,一件是他当时也不知道结果;其实可能是不占“天时”的文化的哪个事,一代伟人竟然对自己的评价如此苛刻。


从上面的条件看,是否具备了那些条件,人生仕途就公德圆满了?其实没有,从《西游记》里来看,还要不可缺少的坚决的站在正义的一面;抵制和铲除各路妖魔鬼怪;歪风邪气;贪婪虚伪,甚至是私心杂念,还世间和自己一个本目清净,这或许就是我们当代反腐败斗争所拥有的一个非常好的;需要大力弘扬的传统仕途文化底蕴。最后,轻松一点的讲,再像《西游记》里每一个取经伙伴一样,一生再交接2、3个真正的患难与共的朋友;识破并克服每个人自身的盲点,就像孙猴子一流作到“悟空”,猪八戒之流作到“悟净”;沙和尚之辈作到“悟能”,如此方可谓公德圆满矣!这就是《西游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