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军神 第二卷 西风烈 第029节 西风烈

nickhand 收藏 3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size][/URL] 乌玛吉惊愕的看着天空中的那道刀光,流星般的刀光时而呼啸如雷,时而诡异莫测,飞行在半空、来去无影,挡在这一面的两百来骑被纷纷斩落马下! 依稀间寒芒一闪,统兵的千夫长和上十个亲卫尽皆落马!勒勒车疾行而过,投入黑夜之中。乌玛吉耳中只闻一声,“快走!”胯下骏马就被张冉一掌拍的疾驰开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


乌玛吉惊愕的看着天空中的那道刀光,流星般的刀光时而呼啸如雷,时而诡异莫测,飞行在半空、来去无影,挡在这一面的两百来骑被纷纷斩落马下!

依稀间寒芒一闪,统兵的千夫长和上十个亲卫尽皆落马!勒勒车疾行而过,投入黑夜之中。乌玛吉耳中只闻一声,“快走!”胯下骏马就被张冉一掌拍的疾驰开去。

回首望去,身后奔涌的骑兵遥遥追来,月光下一骑雄立当场,丰姿如山似岳!眨眼间,那道背影已经动了,人骑合一逆向杀去,那刀光、就像九天冷月,如梦如幻!

张冉的心中冷静如冰,斜斜避过敌人横切的一刀,手腕轻移,那骑士已经腰间皮甲绽开,鲜血喷涌。这一刀他依旧没有下杀手,伤人、他要使这千多骑军根本没有余力来追击。

刀光如雪,劲箭横飞!

张冉回转刀柄在骏马臀后一拍,骏马急转中刀势挥洒,磕飞连绵而至的劲箭,突骑而出。远远地看到乌玛吉回马疾驰而来,张冉心中涌起一丝温暖和感动。

“快走!”张冉大声呼喝,他已经感觉到了淡淡的危机。实在也没有想到。中土道门的势力真的这么强么?连这西北萧杀、荒芜之地也有势力渗透过来了!

乌玛吉张弓搭箭,弓弦响处一只响箭扶摇直上,远处部落中回马来援的几十骑纷纷回马,向这边打了几个胡哨后绝尘而去。

乌玛吉迎上张冉,目光中满是崇拜,“张大哥,没想到你是中原剑仙一流的人物,谢谢你的帮忙。”

张冉缓下马速,“乌玛吉,你赶紧去追赶部落,最好是向友好部落去求援,这些人暂时是追不上你们的。”

没有了过冬的牛羊等物资,乌玛吉他们这一部人是很危险的,随时都会陷入冻饿之中。张冉才有此说。

乌玛吉大声说道;“你是我们土默特人的恩人,我想请你往我们土默特做客。寒冬来了,在外面是很危险的!”就算是剑仙,也不是无所不能的,总要受这世间规则的限制。

张冉奇道;“你们不是党项人吗?”

乌玛吉;“党项有很多部落的,我们是党项人,同样也是土默特汗帐下部落,这次的事件,就是李光睿对我们土默特人的宣战,也是对契丹的挑衅,我们必须尽快赶回给去给大汗送信。”

张冉这一路西行以来,一直在利用微脑中的资料熟悉这个时代的历史,只是这个时代的很多事情和微脑中详尽的资料有着很大的差异,就像这西北,丰州的王家虽然实力最小,但也是不容小视的一方藩镇,竟然是挡在府州折家和麟州杨家之北,和契丹铁骑交战也毫不逊色的一方势力。

而根据张冉的推算,这时候应该是公元历1009年或是1010年两者之间,而不是赵匡胤所在的970年代左右。而且很多历史事件也是似是而非,这让张冉很迷惑,他可能不是通过时间隧道来到了中国的古代,只是他也不敢肯定,因为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和很多东西也和微脑中记载的很符合。

仔细想想,历史也是人写成的,人毕竟是个社会性的个体,喜好和偏见是绝对会影响所记录史实的真实性的,有差异也正常。

想不通就不想,张冉的心理很洒脱。

现在他已经暴露了身手,只要是有心人,就能很轻易的在这个人烟稀少的西部找出他的踪迹,所以他急着和乌玛吉告别离开,不想让这个热情的姑娘受到牵连。

乌玛吉看着疾驰而去的张冉怅然若失,这个英俊的小伙子额上虽然刺着难看的金印,却是很好的男人,看他的眼神,善良开朗。只是时不时的显露出有心事的模样。

冷风似刀,吹拂在张冉的身上,似乎要带走他身上的最后一丝热气。只是张冉知道,这个时候的气温还在10度以上,还没有真正的冷下来。

微脑中提示的大漠横亘在眼前,让张冉有点诧异。眼前那是什么大漠,就一戈壁滩而已,其上其中还不是能看到沙棘之类的沙漠植被。回头看去,郁郁葱葱的植被覆盖着身后的山山岭岭。这个时代的西北,远不是后世号称盛世的‘大清’时代那荒凉的西北。这个时代的植被,还是相当的丰茂。

坐在篝火前,张冉仔细的看着微脑中的资料,这些东西是小时候就输进微脑中了,微脑都已经经过好几次升级,但是这些资料依旧保存在里面,微脑强大的功能和内存,足以将人类有史以来的人文、科技、地理资料全被储存在内面,只是限于安全级别,张冉的微脑中没有军事高科技方面的资料,但是一些基础工业,包括冷兵器在内的轻武器资料还是很齐备的。

轻轻将微脑褪下,放进戒指空间中。张冉抬头朗声道;“何方高人?即以至此,何妨现身一见。”

一个豪迈的声音响起;“小兄弟好功夫,老夫隔着你近里,竟然也能觉察到老夫的行踪。”一个身影飞速掠来,身后近里远有跟着四个彪形大汉。

张冉看了一眼眼前几人,心中极是鄙夷。这个看似豪迈的家伙故意来惊动他,口上却又说得好听,其心思却是深沉的很,浑不似他的粗豪外表。

这五人形态各异,开口说话的人耳上挂着硕大的金环,鼻直口阔,头上是编织的极为精致的满脑袋小辫子,异数的是他却是一个面白无须的凹目凸额的蓝色眼珠的大汉。这不一色目人么?

其他四人却是各着一身青红黄白的衣衫,头上戴着一顶同色的僧帽。

“老夫契丹国师咯咯丹,这四位···”

张冉已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咯咯蛋,这名字真他妈的有才!

咯咯丹眼中阴沉之色大起,旋即强自压下怒气,微微一笑;“老夫口音怪异,倒是让阁下见笑了。”他能这样放下身架,‘彬彬有礼’的跟张冉说话,却是受到所收到的消息所影响,知道眼前这人不是好对付的,虽有十足的把握和四大尊者联手将这小子灭了,但是契丹太后招抚这小子的意思他也不敢轻易忤逆。

“这四位是吐蕃密宗四大尊者,闻说小兄弟雄才大略,特来拜访。”咯咯丹肃然说道。

张冉收起笑容,和四大尊者见了礼,“小子张冉,正若往西域见识见识,得见四位大师,实在三生有幸。”言语间却是将咯咯丹视若无物。

咯咯丹阴沉的眼色却是不再出现过,含笑看着四大尊者和张冉鸡同鸭讲般的交流。张冉的党项话说得极不地道,他只是能稍稍听懂,那里又能说了,好容易憋出几个单词,也是词不达意。而四大尊者说的却是一口吐蕃话,对张冉偶尔的几个党项单词也是不明其意。

咯咯丹站在一旁看着笑话,张冉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改用军中学来的大宋西部官话说道;“几位既然寻来,想必不是和我来扯闲话的,有什么事,何妨明说。”

咯咯丹一笑;“小兄弟现在处境不妙,身处中原黑白两道的追杀之中,何不往我契丹一避,你那些麻烦,自有老夫来处理。”心下却是戒备着,一旦谈崩,就发信号让手下高手聚齐,一举击杀或是擒获这家伙,赵宋和华山那帮老道可是出了不低的价钱。

张冉赤手从火堆中取出烤的邦邦硬的暗红色土团,在咯咯丹和四大尊者凝重的眼神中笃笃剥开,露出里面喷香的山鸡肉,慢条斯理的啃着。

跳跃的火堆旁边,一个脸带金印的魁梧青年斯文的吃着东西,旁边围着四个喇嘛僧和一个色目大汉。气氛诡异而凝重!

“他们给你什么代价?”张冉淡淡的声音响起,不带有一丝火气。

咯咯丹下意识的就要回答,“开市交易粮食、生铁、马匹···”旋即反应过来不妥,急忙收口,却已是暴露出来了不少事情。

张冉一笑,粮食和生铁一直是契丹所缺少的,特别是生铁,契丹的产量一直无法满足需要,每年都有着极大的缺口,极大的限制了他们的军队实力和农耕的发展。赵宋马匹却是不缺的,开边市输粮铁哎!

李光睿此时对赵宋很恭敬,每年往赵宋输出的马匹是很充足的,加上吐蕃对大宋马匹的出口,赵宋并不缺马匹。仅从这三样东西看,赵宋为了对付他,却是下了不小的本钱!不知道赵匡胤受了那个‘高人‘的蛊惑,对他这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妖孽’这么顾忌、重视!

抛掉骨头,张冉抬头一笑,“吃饱了,决定却是早已就下了,“契丹?如果是旅游,我很乐意去观光,吐蕃太荒凉了,更加不想去。”长身而起,“要打就动手,不打、老子不奉陪了!”

咯咯丹怒极,他在契丹也是万人之上,在高官贵族中所受的尊敬也十分隆重,现在等着的却是张冉这样一句话,扬手就是一个烟花放出。

看着天空中绽开的白莲,张冉无比郁闷,连信号烟花也是一样,契丹国师几时和华山门下成一家了?当初看到这个焰火,他还以为白莲教出来了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