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迪男"送两陌生人逾十万元大礼 称只想交个朋友

华夏猎鹰 收藏 2 248
导读:平安夜前一天,传说中的“圣诞老人”在宁波开明街出现了。   两名向路人兜售手表、休闲服的打工仔,意外地收到了“圣诞厚礼”:每人一条价值5万元的黄金项链、一部7000多元的iPhone4、一部诺基亚N71,外加一顿丰盛的晚餐。   “天上掉馅饼了”,两人显然受惊——一个连夜买好车票回了江苏老家,一个紧张得一夜没睡觉,第二天去派出所报了案。   送上这份圣诞大礼的是一名开着奥迪A6轿车的余姚小伙。   豪掷万金的“奥迪男”到底是怎么想的?昨天,记者终于联系上了“奥迪男”。  

平安夜前一天,传说中的“圣诞老人”在宁波开明街出现了。

两名向路人兜售手表、休闲服的打工仔,意外地收到了“圣诞厚礼”:每人一条价值5万元的黄金项链、一部7000多元的iPhone4、一部诺基亚N71,外加一顿丰盛的晚餐。


“天上掉馅饼了”,两人显然受惊——一个连夜买好车票回了江苏老家,一个紧张得一夜没睡觉,第二天去派出所报了案。


送上这份圣诞大礼的是一名开着奥迪A6轿车的余姚小伙。



豪掷万金的“奥迪男”到底是怎么想的?昨天,记者终于联系上了“奥迪男”。


“奥迪男”大派十来万元的“圣诞大礼”


小张,江苏东海人,一年前来宁波打工,长期在开明街一带推销手表、手机等产品。


12月22日下午,他和搭档老王在开明街拉业务。此时,一开着银色奥迪车的男子,突然停靠在路边,向两人招了招手。


小张看清楚了,小伙子大约20多岁,1米75左右。男子将车停靠在一旁,主动进了店里,并聊了起来。最后,男子扔下1000多元钱,买了块手表和几件衣服。男子还拍了拍他和老王的肩膀:“你们人不错,这朋友我交了。晚上请你们吃大餐,等我电话……”


对此,小张并没有当真,以为男子在说客气话。当晚6点,小张两人还真接到了“奥迪男”的邀请。当天晚上男子请他们在日月宾馆吃饭、唱歌,大概消费了3000元左右。


第二天,奇遇继续。


“奥迪男”又来了,带着小张和老王逛街,大派礼物。礼单包括两条各100多克重的黄金项链,总价10万元左右;一部新款诺基亚N71,3980元;一部iPhone 4手机,7999元。


当晚,回到暂租房,心神不宁的小张一晚上没睡着觉,老王索性跑回了老家。


“天上掉馅饼了”,小张慌了,第二天下午去了江厦派出所报警。


听了小张的故事,民警也着实纳闷,一调查发现确有其事。


堂哥报警:堂弟精神有异常,两天刷掉13万


记者从江厦派出所了解到,在小张报警后第二天,也就是12月25日下午,余姚一位孙先生也来报案,称他的堂弟两天内刷卡消费了13万,他怀疑是被人胁迫或诈骗。


孙先生说12月22日堂弟离家出走,至12月24日家人找到他,看到他手机短信上的消费记录,家人这才知道,堂弟一共刷卡消费了13万多元。


孙先生还说,堂弟精神方面有些异常,看过医生,平时也在吃药,不过没有作过专门的精神鉴定。


目前,全家人让小孙待在家中,看着他。在他们看来,小孙离家出走期间被坏人胁迫或者受骗上当,才花了这笔钱。


警方一调查,孙先生的堂弟正是大派“圣诞礼物”的“奥迪男”。小伙子姓孙,28岁,余姚人。父亲是当地一政府官员,母亲自己做些小生意。


“奥迪男”:和两人一见如故,送点礼物很正常


昨天,记者联系上了“奥迪男”。


对于记者的提问,小伙总说“不知道。”不过,小孙承认,送陌生人圣诞大礼包是他自愿的行为。


小孙说,他是12月21日自己开车来宁波的。出发前他还和父母打了照面,说是去散散心。“两三年前,我失恋了,那天是特地到宁波找女朋友的。”


小孙表示,当天他开车路过海曙区开明街,认识了小张和老王。聊天中,对方教了他很多事情,包括做人做事等各个方面。


小孙很钦佩他们,觉得他们很了不起。在他看来,对方虽然经济条件不好,但自己已经把他们当成了知己。


和记者的交流中,小孙明显非常腼腆。他说自己朋友并不多,前几年还有个工作,但后来也不想做了,基本闲在家里。


谈话中,小孙好几次提到想和小张和老王做朋友。“他们人很好的,”小孙说,“认识他们的第二天打算回余姚了,就想送两人一点礼物,这也很正常。用的是母亲的信用卡,我也不知道用了多少钱,大概10多万吧。”


对于豪掷万金,小孙表示他并不在乎。


家人想要回礼物,律师说得看具体情况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对于小孙大派“圣诞礼物”的行为,他的家人其实并不支持,并有私下协商要回送出物品的打算。


对此,宁波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兆松表示,关键要看是否真像小孙家属所说那样他精神有异常。如果确实是,根据法律规定,其实施的赠与行为,不具有民事行为能力,其监护人可以直接向法院申请,要求受赠人返还赠与物品。


如果奥迪男精神正常,就意味着其是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那么小张和老王收到礼物就是合法有效的。“奥迪男”家属想拿回馈赠物品,只能通过派出所民警调解或私下达成协议。


然而,小孙自己似乎并没有此意:“我觉得那两人很可怜,我想和他们做朋友,接下去还会联系他们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