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之血 第一卷 战争 第六章

海猎潜 收藏 13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size][/URL] 杀! 当那颗子弹从他的面颊穿过的一刹那,他的脸上被子弹划出了血,就在那一瞬间他用最快的速度,转身、托枪、发现目标、瞄准、定位、锁住目标、扣动扳机、发射子弹、以火星撞击地球般的威力直穿透一片灌叶、打中那个狙击手的心脏位置、穿透、又穿透一片灌叶,直直打中一株大树,射程刚好100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


杀!

当那颗子弹从他的面颊穿过的一刹那,他的脸上被子弹划出了血,就在那一瞬间他用最快的速度,转身、托枪、发现目标、瞄准、定位、锁住目标、扣动扳机、发射子弹、以火星撞击地球般的威力直穿透一片灌叶、打中那个狙击手的心脏位置、穿透、又穿透一片灌叶,直直打中一株大树,射程刚好100米,最后是子弹壳落入泥土中的声音,那声音极小,小的可怕,但卫兵却听到了。他的耳朵直竖了起来,手指尖也顷刻停止了颤动。

就这一瞬间约有一秒多一二厘,那个狙击手睁大了眼睛直直倒在了灌木丛内,卫兵已无须再去查看,他很自信,那人已经死了。他打死了这第一个敌人的狙击手。

卫兵的神经猛的松弛了下来,但他突然又想起了那个杀死606人的优秀狙击手代号血鹰,当才那个狙击手不是血鹰,而他真正想达到的目标是杀死血鹰,因为他暂时所知道的狙击手最高的杀敌记录是出在这个人的身上,606,超越二战德国狙击手100多人,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杀人容易,但这606人中有多少个出色的地方狙击手,也许还会有一个跟自己差不多但又只差分毫的狙击手对手,这个人是绝对存在的,每一个狙击手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在冒险,在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而现在卫兵也成了一个战场上的赌徒,于其说是一个狙击手,不如说是个生命的赌手。现在他知道,他过了自己心中的第一关,成为一个狙击手,接下来是怎么成为一个突出的狙击手,按常理是杀死50个敌人,但他知道这不是衡量狙击手的标准,要衡量狙击手是否突出就要杀死50个敌军狙击手。

第一道关和第二道关似乎是连在一起的,这一关有十多个狙击手,而把关的人是狙击手代号血鹰,这是卫兵踏入丛林的第一道险关,而他的生死命运将和这些狙击手牢牢的扯在一起,因为他现在也是一个狙击手。

天已大亮,丛林里虽然还有些阴森,但早晨第一道阳光射入林海时还是格外的暖和,几个恐怖份子在前面托枪巡逻着,走了不远,灌木丛中一动,两个解放军从里面钻了出来,四把飞刀飞掷出去,正中这些人的要害,几个恐怖份子瞬间倒地毙命。

这两个解放军是尖刀班的,个个身怀飞刀、匕首、快刀等绝技,正当他们要闪入灌木丛内时,远处的一株树后露出了一个枪管,这人正是个狙击手,正当他要开枪狙击时,身后一只手快速的勒住了他的脖子,接着往后一掰,这人脖子一歪,垂倒在地,身后之人从他手中接过狙击枪,然后缓缓闪开。

两个解放军战士都没有看到这一幕,他们在灌木丛中缓缓移动着,前面林子里一队恐怖份子猫着腰四处搜寻着什么,两人相视点头,一个从灌木丛中移开,另一个手中亮出了六把飞刀,正当恐怖份子还在猫腰前进时,飕飕飕飕,从一处地方射出来几把飞刀,一队十一人,已有六人中刀毙命,接着另一边突然飞跃出一个人影,这人一出现就立刻勒住了一个恐怖份子的脖子,匕首一划,那恐怖份子脖子流血倒地,这人同时一脚踢飞一个恐怖份子手中的枪,另几个恐怖份子正要向他射击,从后又飞出来几把飞刀,纷中他们要害,剩下只一人,那解放军一个重拳打倒在地,将他拖进灌木丛中,另一个向对方翘出了大拇指,那解放军也回了一个,就在这一瞬间,砰的一声,其中一个解放军太阳穴上突然多出了一个洞,鲜血从里面泉涌而出,另一个解放军急忙抱住他低身在灌木丛内,突然后脑猛的一热,眼睛里一充血,然后倒地身亡。

从他们身后五十米处钻出来一个恐怖份子狙击手,这人正冷笑着,远处突然有人在向他招手,他骇然一惊,急忙隐蔽起来,那人已不见了,这恐怖份子狙击手正紧张的四处张望着,突然另一处灌木丛又有人向他招手,他一紧张立刻朝那边放了一枪,同时身子微微站出了一点,但那边的灌木丛中早又就没了动静,正当他狐疑时,砰,一颗子弹从他的左眼射入,后脑穿出,这人猛的毙命在灌木丛。

远处一棵树后一只手又向他摇了摇,然后突然不见了,这只手雪白晶莹,就像少女的婉软玉臂。

卫兵杀了第一个狙击手后就沿着那条河四处找寻暗道,已走出了很长的距离,按理说也该寻出些蛛丝马迹,但他一无所获,正当他皱眉寻思时,几个人影从几株树后闪过,他赶紧一低身,躲在一株草种植物后,只见那几人都是恐怖份子,正托枪搜查着什么,突然一处灌木丛闪出一个人来,几个恐怖份子一起向他放枪,但那人速度极快,恐怖份子一枪都没打中,灌木丛中只一晃动,那人就不见了。恐怖份子仍向灌木丛内放了几枪,灌木丛一片寂静。

卫兵已看清楚那人穿着解放军装是自己人,他一喜决定来个夹击,不管对方知道不知道,总须帮他一把,果然正当恐怖份子走远了一些时,那人从后面的灌木丛露出头来,枪管对准敌人的脑袋,卫兵在这边也直起了枪管,对准那些恐怖份子的头部,砰,砰,砰、砰、砰!前后几颗子弹夹击,穿梭而过,几个恐怖份子全被打中倒地毙命。

灌木丛内的那人正在奇怪,卫兵已缓缓走开,心道自己穿着敌人人的衣服,不要让对方误会,他一闪身开去,那人突然向远处招了招手,只见又一个解放军战士从远处的草丛露出头来,这两人在灌木丛中穿梭着,聚到一起。

当才开枪的那人道:“黄祥,这一片还有我们的同志暗中相助,不如集合几人一起直打向二道关,现在情况不妙,敌人的狙击手全部出动了,只怕我们还不是对手,不能跟狙击手明得对抗,我们就先拿下他们的关卡,来个翁中捉鳖!”

黄祥点头道:“老罗,这主意好,可谁又能保证二道关没有狙击手驻守在那里呢?还是先查清楚再说,张勇还没有找到,这小子,派他做先锋兵侦察情况,反而把他自己弄丢了!”

卫兵已从连着的一处灌木丛绕到了他们不远处的身后,两人的声音虽然小,但他耳朵很灵,听了个一清二楚,记得赵前进说起过,有两个侦察班的班长很厉害,似乎就是这两人的名字:黄祥和罗锋。

他记得张勇称赞这两人可以算得上是狙击手,心下窃喜,觉得来了援手,对付敌人就容易些。

黄祥和罗锋已低下身子,因为远处隐隐又传来枪声,卫兵心道看来恐怖份子与解放军的暗中交锋越来越频繁了,自己一方的人一多,敌人也加多了起来,眼下是先找到暗道,直入敌人要害,连合同志一起杀敌。

远处的枪声越来越频繁,紧一阵松一阵的从丛林各处隐约响起,卫兵心道不好,敌人的狙击手和军队配合,这样由狙击手发现目标,恐怖份子再立刻出击,那么我军侦察兵就无法施展游击战,目标一但都被狙击手找到,那我军就无处可躲了,在敌人的地盘里如何又能藏得过敌人,能藏得过恐怖份子却藏不住狙击手,眼下是要找到这二道关的所有狙击手的去向。

他这般想,另一处的黄祥与罗锋也想到了,两人思忖良久也想不出什么好计策出来,黄祥叹气道:“这些恐怖分子数历战争,与法、美等国的狙击手交战,培养出了自己的狙击手,哎,这场丛林战要想打胜,想要占领这一处的根据地要害,就必须除掉敌方的狙击手,恐怖份子的实力与我军相仿,战士却不如我军勇猛,就是狙击手太过厉害,连其它国家的优秀狙击手都栽了跟头,何况我们?”

罗锋突道:“黄祥,我们为何不能现在就组织出一只狙击手队伍呢?”

黄祥一愣道:“现在?怎么可能,现在正在战争,已经晚了!”

罗锋急忙道:“不晚不晚,我方侦察兵的战术方略与敌人的狙击手有相似之处,不同的就是狙击术是专业狙击,而我们的队伍却是专业侦察、打游击,将侦察术、游击术、狙击术结合起来,我们就能组织成一只良好的新狙击队伍,而且现在正是最好的训练阶段,再艰苦的训练都不如一场实战,现在就应该发挥我们中国军队不怕死的精神,就地组织出一只中国人的狙击队出来!”

黄祥突然激动了起来,颤抖着声音道:“老罗,你说的可是在实战中赔偿出一支优秀的狙击手队伍啊!”

罗锋叹道:“现在我们就为国家就地培养出这一只队伍出来,这个贡献将比打赢一场丛林战要伟大的多!”

黄祥道:“现在我们的同志分散在丛林各个角落,要想把他们集合起来,难啊,难道要发信号不成,如果让敌人看到那可就糟糕了,这极易被敌人发现目标啊!”

罗锋镇定道:“所以我们不能直接通知所有同志,而是由一个同志带动一个同志,传达下去,最重要的是要想法学会狙击术,黄祥你有把握生擒一个狙击手吗?”

黄祥摇头道:“我没把握。”

罗锋叹气道:“只有这般冒险了,为了这一狙击队的建立,只有牺牲我自己引出一个狙击手出来,然后你就趁机......”

黄祥意志坚定道:“不,老罗让我去吧,你的枪法比我好,我怕......”

罗锋道:“你不用怕,你的枪法我信得过!”黄祥摇头道:“我们不能这么冲动,就算抓住了一个狙击手,他们又怎肯将狙击术传给我们呢?你以为只有中国人是硬骨头,其他人就是软蛋?我们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罗锋不满道:“黄祥,你认为我是在异想天开吗?不,狙击队伍一定能建立起来,相信我,就这么办,你我不带头冒险,怎么做一个班的班长。”

黄祥道:“我们先后进入丛林的有一百位侦察兵和一百位尖刀队员,而且先前的侦察兵至今下落不明,我们要为同志们的生命负责,不能就这么无谓的牺牲,我看还是等队指导员来了再说,他们也在丛林中,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找到他们。”

罗锋叹气道:“也好,黄祥,看来我们这对黄金搭档要暂时分开了,你去找队指导员报告情况,我去生擒一个敌方狙击手回来!”

黄祥惊道:“老罗你——”罗锋意志坚定的道:“我是中国解放军战士,要时刻以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重,为了国家以后的胜利我愿意做出牺牲。”

黄祥终于狠下心来道:“好,报告指导员这件事暂时先搁下,我和你一起去冒险!”

罗锋拍着黄祥的肩膀道:“同志,敌人无论多么厉害,我们中国的战士都有办法战胜他!”

躲在不远处的卫兵将两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组织一只狙击手队伍,这不正也是自己的愿望吗?而要活捉一个狙击手并不向他们说的那么难,我相信自己就能做到,我不是已杀了一个狙击手吗?想到这里,卫兵又热血沸腾起来,他缓缓的爬向黄、罗所在的灌木丛,虽然他爬得很小心,但黄罗还是听到了声音,两人立刻警惕起来,压低身子挺起突击步枪,时刻准备杀敌。

卫兵一激动,一咬牙,将背上的冲锋枪缓缓解下,将手中的突击步枪扔掉,突然举起手站起身来,黄祥与罗锋一看,吃了一惊,这个“恐怖份子”好奇怪,不知他为什么突然投降?卫兵激动道:“我是中国解放军尖兵七班的卫兵......”

两人面面相觑,卫兵又道:“我是伪装成的恐怖份子,我听到了你们刚才的话,我有办法对付敌人的狙击手......”他话未说完,身子突然一低,砰的一声枪响,远处一个突然出现的恐怖份子向他偷袭了一枪,卫兵急忙拣起地上的突击步枪,暗叫该死,做一个狙击手时刻不能丢掉手中的枪,不然必死无疑,他怎么连这么重要的一点也忘了?

卫兵将灌木丛内的冲锋枪重挂在背上,托起突击步枪,枪口对准那边的丛林,那人早已消失了,好险,又是一个狙击手!

卫兵匍匐着身子爬到了黄祥与罗锋身边,两人搭上了他的肩膀,三人一起爬下,罗锋低声道:“同志,你好样的!”

卫兵激动道:“班长,我......我现在是一名狙击手了......”

黄祥奇怪道:“你是狙击手?”

卫兵骄傲的道:“是,我是一个狙击手,但是在以前的队伍中,所有的人都在苦练刀法,我只是一个异类,但是今天,我杀死了一个狙击手,他们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厉害,有的人也是傻冒一个,我看说这话的人一定是在长他们志气,灭解放军威风了。”

黄祥与罗锋面面相觑,一齐望向那片灌木丛,卫兵嘘了一口气,缓缓走向那边灌木丛,黄祥刚想阻止,罗锋拉住了他,用神往的眼神看过去,意味深长的道:“相信他,这人很不一般,将来可是个大人物。这次任务就交给我吧,我一定给你抓个狙击手回来!”说完转身抱起自己的狙击枪离去。

两人紧张的目送着卫兵走到那片灌木丛前,他钻进灌木丛内,没入草丛,只见草丛一片晃动,卫兵从里面钻了出来,身上抱着一个狙击手的尸体,他的脸上带着喜悦,将那尸体放在地上,用自信的目光看着黄祥和罗锋。

罗锋大喜道:“你不是说要找一个活的狙击手吗?现在不用找别人了,我看他就行!”说着指向卫兵。

黄祥凝重的点了点头道:“这是个可塑造的人材,他已会了狙击手的基本技巧,相信由他来带领组织一只狙击手队伍,应该不是难事。”

罗锋笑道:“这个同志将是我军第一个在实战中成长的狙击手。”

黄祥又担忧道:“可他能战胜恐怖份子的优秀狙击手吗?刚才那人只是个普通的狙击手,我怕......”

罗锋道:“你总是顾虑太多,刚刚他不用看目标就能预知方位的本事,估计敌军的优秀狙击手也做不到,相信我,这将是最优秀的狙击手,比任何敌军狙击手都优秀!就这人,他将成为这次丛林战的主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