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007——国安特使 赤兔 国安特使 赤兔篇 第十六章 班达亚齐(上)

旗正飘2010 收藏 1 110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85.html


1


直到这个时候,费文静才渐渐定下神来,她试探着活动了下略显僵硬的身体,又扭过头仔细观察了一下,立刻发现正如罗丹所说,这是一座面积不大,却风光旖旎的小岛。而就在头顶上方离海边不远的地方,在一大片绿色葱茏的热带植物掩映下,背山矗立着一所极其豪华气派,宛如童话一般漂亮的乳白色酒店。

费文静知道,在印尼有很多偏远荒僻的小岛,都被少数政府高官或者垄断财阀秘密开发,控为己有,因为里面往往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和罪恶,比如赌场,妓院,私采矿山等等,所以这些小岛上一般都有着装备精良的私人武装,外人更是很少能有机会混进来。

可这里却更像是一座私人所属,纯粹为招待来自欧美那些达官显贵的裸体海滩,而且她仔细看了看,并没有发现酒店周围和山上,有罗丹所说的那些警卫的踪影。

不过,这并不代表费文静在怀疑罗丹说的话。

事实上,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费文静早就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习惯了,对罗丹所说的一切都深信不疑!到底这个其貌不扬的大陆鬼究竟有什么魔力,竟然会让自己认定了他无所不能,甚至心甘情愿地对他唯命是从,俯首帖耳呢?!

一想到这里,费文静禁不住把目光偷偷投向了罗丹的背影,不料一见之下,费文静立刻就被眼前这个中年男人裸露的肌肤彻底吸引住了!

这个男人至少有四十岁了吧,可他的身材简直比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还要精干匀称。从宽阔的肩胛,细窄的腰身,强健的臀部,一直到有力细长的小腿,其间不但所有肌肉的纹理都是那样的清晰,灵动,而且简直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脂肪和赘肉!

此外更让人忍不住啧啧称奇的是,虽然他的肤色稍黑,但却极其细腻光滑,此刻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是映射出一股金属般充满力度和质感的诱人光泽!费文静看得格外心驰神往,迷茫之中,她甚至有些情不自禁地想要伸出手指,去轻轻触碰一下罗丹的身体……正在这时,费文静突然听到罗丹饱含着笑意的声音,骤然回响在了自己的耳畔!

“死台妹,你看够了吗?!——”

原来罗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清醒了过来,正笑吟吟地扭过头看着自己!费文静一见之下,立刻羞得无地自容,继而死死地闭上眼睛,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正在这时候,突然从酒店方向传来一阵悠扬绵长的钟声,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力。费文静正在庆幸这钟声替自己暂时结了围,不料罗丹却一下子坐了起来,他眯起眼睛盯着酒店方向,忽然有些兴奋地低声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钟声应该是请海滩上的客人回去吃午饭的!——”

话音未落,罗丹已经伸手把费文静从海滩上拽了起来。费文静猝不及防,一想到此刻自己浑身赤裸,不禁羞得满面通红,愈发地手足无措。罗丹见状一把把她揽在怀里,一边故作亲密状,一边贴着她的耳朵小声道:

“死台妹,拜托你放松一点,别让人注意到我们根本不是游客好不好?!我知道这让你觉得有点难堪,可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怎样尽快离开这里!——”

听了罗丹的话,费文静强迫自己定下神来,可是和罗丹如此赤裸裸地亲密相拥,却依旧让她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目眩。正在这时,费文静忽然听见罗丹正在用英语大声地在和人打着招呼,不由得心里一愣。

她微微抬起头,立刻看见刚才沙滩上那个大腹便便的白人老头,正搂着自己的黑人女伴儿在冲自己和罗丹招手微笑。

一看到他丑陋肥胖的身材和脸上的丑态,费文静立刻厌恶地扭过了头,同时忍不住好奇地轻声问罗丹道:

“难道你认识他?!——”

“当然不是!——”罗丹一边微笑着冲老头儿挥挥手,一边低声解释道,“刚才你在沙滩上昏迷的时候,这个可恶的老家伙就不断给我打手势,还让他的那个小黑妞来挑逗我,我当然明白,他是希望能和我交换你,可是当时你一直昏迷不醒,我又无法征询你的意见,所以只好拒绝了他!,可看起来那个老家伙却还有些不死心——”

费文静明明知道罗丹的话是在故意开玩笑,可是心里却忽然觉得百感交集,眼泪直在眼圈里打转!罗丹见状,轻轻捧起了费文静的脸凝住了半晌,这才微微叹了口气道:

“放心吧死台妹!就算天上的仙女儿站在我面前,我也舍不得换你的!”

罗丹的话让费文静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可心里却禁不住涌起一阵幸福的甜蜜。可就在她无力地把头靠在了罗丹胸膛上时,却一眼瞥见那个下流的胖老头仍在不错眼珠地看着自己。一想到自己赤身裸体的样子被那个可恶的胖老头尽收眼底,费文静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立刻恶狠狠地瞪了胖老头一眼,同时抬起手用力竖起了中指!

胖老头无奈地摇了摇头,搂着妖冶的女伴儿悻悻地转身走了。费文静这才回过头来,立刻发现罗丹瞪圆了眼睛再看自己!

费文静瞬间羞得满面通红,不料罗丹却放声大笑起来,继而紧紧拉着费文静的手,尾随在其他客人后面一起向着酒店的方向走去。经过了细腻温热的沙滩,他们走上了通往酒店的林荫路,这段路程并不远,道路两旁更是花团锦簇,一直到邻近酒店大门的时候,早已等候多时的服务生们,立刻给他们披上了早已准备好的丝绸睡衣。

直到身体被睡衣遮盖住以后,费文静才终于感觉到稍稍自在了点。一走进阴凉豪华的酒店大堂,外面的酷热立刻一扫而空。而当看到其他游客纷纷走到前台,忙着领取自己房间的钥匙时,费文静一颗紧张的心不禁立刻又悬了起来。

就在这时,费文静感觉到罗丹轻轻捏了一下自己的手,不禁立刻会意,和罗丹并肩走向了大堂角落里的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口同样站着两个笑容可掬,神态谦卑的男女服务生,无奈的费文静只好和罗丹暂时分开,走进了女士专用的盥洗室。一走进去,只见迎面的墙上是一大片玻璃镜,而极尽奢华的大理石盥洗台前,摆着各式各样精致高档的进口护肤水和化妆品。

费文静不知道罗丹下一步的意图,一个人躲在洗手间里正在忐忑不安,忽然听到对面的玻璃窗忽然传来一阵轻轻的响动。费文静心里一动,立刻跑过去打开了玻璃窗,正看见伏腰站在床下的罗丹在向自己招手。

费文静心里一喜,立刻爬上窗台要跳下去。不想正在这时,费文静突然一下子意识到自己的睡衣下面一片真空,不禁立刻又有些扭捏起来。罗丹气得一瞪眼,伸手一把便把费文静拽了下来。

一逃离开酒店,罗丹立刻拉着费文静的手猫着腰快速向后面的山坡上跑去。转眼之间,两个人便跑到了树林里,费文静跑得气喘吁吁,却见罗丹依旧是面不改色,在仔细观察了周围并无异样之后,罗丹拉着费文静再次起身,谨慎地向着山坡上继续跑过去。

费文静虽然知道,罗丹一定是在想方设法让两个人能逃离这里。可她却一便跑一边又有些纳闷,难道逃离这里不需要去海边找船只吗,罗丹要拉她到山上去干什么?!

就在满腹狐疑的费文静要张口要问个究竟的时候,眼前赫然出现的一片开阔地却立刻让费文静茅塞顿开。

这里是酒店后面的半山坡,在一片葱茏的热带植物中间,开辟了一片面积不大,却异常平整的场地,而此时场地的中央,则静静地停靠着一架美国贝尔公司出产的轻型观光直升飞机。

原来罗丹刚才在海滩上,早就注意到了这里有机场和直升机,他一定是想要带自己飞离这里!

费文静一见之下也禁不住心花怒放,就在她兴奋地几乎要喊出声来的时候,机警的罗丹却一把捂住了她的嘴,两个人就势弯腰伏在了草丛里。

与此同时,费文静忽然听到耳畔传来一阵激烈厮打的声响,此外隐约还有一个女人痛苦的喘息和呻吟声。

伏在草丛里的罗丹眉头紧皱,甚至忍不住还低声骂了一句粗话。费文静实在忍不住好奇,不料她刚刚抬起头,眼前看到的一幕情景便让立刻让她羞得满脸通红,既而死死地闭上了眼睛……


2


原来就在停机坪旁边的一片树荫下,一对几乎完全赤身裸体,又黑又胖的中年男女正在摊开的一张毯子上,合力上演着一幕活色生香,不堪入目的春宫表演……

看那浑身赤裸的男人约有四十来岁的年纪,虽然身材不高,却极其壮硕,从他胡乱扔在地上的衣服样式来看,他应该就是这架直升机的驾驶员;而他身下的那个同样肥硕健壮的女人甚至连衣服都没有脱,从她身上撩起的短裾和粉色围裙判断,她的身份应该是山下酒店里的一名普通厨娘!

此刻偷情野合的“飞行员”和“厨娘”看起来都正在兴头上,两人一边干得热火朝天,一边兴奋的忍不住大呼小叫!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两个人娇喘与浪淫起飞,丰乳共肥臀一色,裸露的褐色肌肤上浸出的汗水更是汇聚成河,闪闪发亮……

罗丹耐心等待了半晌,见两人均是后劲十足,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而此刻自己的肚子却一阵阵地咕咕直叫,这才想起来自从逃离了魔鬼岛,两个人还一直没有吃东西。想到这里,罗丹不禁轻声告诉费文静,让她先在这里等待一下,自己下去回酒店设法弄点吃的就回来。

说完罗丹便悄悄起身下了山,却全然没有注意到身旁的费文静一直紧闭着眼,同时用双手紧紧捂着耳朵,根本就没听清他在说什么。等到罗丹下山转了一圈,在酒店厨房里偷偷弄了一大包食物按原路返回之后,却赫然发现那两个激情男女此刻早已盖着毯子昏睡了过去,而费文静却是影踪全无!

罗丹一见之下不由得大惊失色,他一把扔掉了手里的食物,在俯下身去的同时,顺手抄起了身旁一截断裂的树棍……

正在这时,一直凝神屏气的罗丹突然听到在自己身后传来一声轻轻的脚踏落叶的细微声响!罗丹不假思索,快速地挥舞树棍猛地一下向身后扫去。几乎与此同时,罗丹的耳畔清晰地听到费文静发出一声惊呼:

“是我!——”

就在树棍即将击中费文静的头时,罗丹硬生生地收住了手。可当他转过身看到费文静的样子时,不禁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只见披头散发的费文静面相狰狞,眼神凌厉,此外手里还紧紧握着一块棱角锋利的石头!罗丹见状吓了一跳,呆了半晌才有些口吃地问道:

“你,你到底干了什么——”

“你放心吧——”费文静扔掉了手里的石头,却难掩自豪和兴奋地说道,“我只是把他打昏了!”

“可是你,一下子打昏了两个?!”罗丹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然没有,”费文静仍旧有些喜不自禁,红着脸笑嘻嘻地说道,“我只打昏了一个,那个女人是被我吓昏的!——”

费文静一边说,一边蹲下来快速拾起了罗丹带来的食物。罗丹却依旧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他张了张嘴唇,终于忍不住又动问道: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一回轮到费文静瞪圆了眼睛,她诧异地抬起头问罗丹道:“什么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要坐这架飞机尽快地离开这里啊!——”

罗丹一愣,登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他立刻失去理智地冲着费文静咆哮道:

“那你也不能下手这么重啊!你明知道他是这飞机的驾驶员,现在你把他打昏了,我们还怎么离开这里?!——”罗丹越说越气,甚至有些口不择言!“你这个没有脑子的死台妹!这本来是我们最好的逃生机会,只有他能带我们安全地离开这里,可现在一切全都被你搞乱了!你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费文静万万想不到罗丹刚才还深情款款,而此刻竟然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甚至不惜出口伤人,一时间不仅张红了脸,眼泪更是直在眼圈里打转。看着费文静脸上委屈的表情,罗丹这才稍稍冷静了下来,无奈地接着说道:

“你先把东西装上飞机吧,我去看看能不能让那家伙快点醒过来——”

说罢罗丹再不忍看费文静含泪的双眼,转过身快步走到昏迷的男人跟前,一见之下,罗丹的心里不禁暗自叫苦!看来费文静刚才对他的行径极度厌恶,因此下手极重,任凭罗丹百般推揉拿捏,眼见得他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的了!

罗丹正自有些心急如焚,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

罗丹一惊,猛地转过头,赫然发现费文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飞机的驾驶室里,而那架飞机上面的螺旋桨也已经快速地旋转了起来!

罗丹一时间简直呆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外表柔弱,从头到脚都是一副大小姐作派的费文静居然会开飞机!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罗丹还在愣神的功夫,只见飞机的螺旋桨越转越快,随着一阵巨大的轰鸣声,飞机竟然已经摇晃着渐渐离开了地面,足足半米有余。

这一下罗丹真是喜出望外,急忙弯腰顶着强烈的气浪扑过去,就在他刚刚抓住机腹下的悬杆时,飞机已经轰鸣着升腾而起。就在这时,突然从树林里窜出几个穿着军服,拿着武器的警卫,一边拼命冲飞机打着手势,一边举枪瞄准射击。费文静见状急忙拉起操纵杆,飞机在半空中盘旋了一圈,侧斜着向海面的方向飞去……

罗丹整个身体一直悬挂在机舱下面的悬杆上,迎着分外强劲的气流,罗丹足足费尽了九牛二虎的力气,这才终于翻到了飞机的驾驶室里。甫一坐定,罗丹顾不上系安全带,立刻连喊带比划地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溢美之词,一股脑地抛给了眼前的费文静。

只可惜飞机引擎巨大的轰鸣声遮盖了他的声音,连他都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而费文静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一边全神贯注地操控着飞机,一边任凭身旁的罗丹喊得声嘶力竭,却依旧是银牙紧咬,脸色铁青。

罗丹喊得口干舌燥,见费文静始终无动于衷,这才想起刚才自己的口不择言一定伤到了费文静的自尊心,而此时的费文静也一定还在气头上。一想到这里,罗丹自己也不禁觉得有些后悔难堪,不禁讪讪地沉默了下来。

就在罗丹正不知道该怎么讨好费文静时,不想费文静却猛地一拉操纵杆,本来平稳飞行的飞机突然就势一个急转弯,这让毫无防备的罗丹差一点被甩出了机舱!

看着罗丹张皇失措手忙脚乱的样子,一直面沉似水的费文静终于破涕为笑,直笑的前仰后合,花枝乱颤,甚至险些失手滑脱了操纵杆……

此刻飞机早已经驶离了刚才的小岛,放眼望去,四周已经尽是茫茫的蔚蓝海面。为了躲避雷达的搜索,费文静操控着飞机稳稳地贴着海面飞行着。根据飞机上定位导航仪的指引,原来这里距离印尼亚齐省的首府——班达亚齐不过两百多海里的路程,算起来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就到了。

这时候两人早已冰释前嫌,同时随着飞机进入平稳的阶段,噪音也不像刚才那么刺耳了,两人又开始有说有笑起来。罗丹这才知道,原来费文静早在台湾的时候就学过飞行,甚至还拿了私人飞行驾照。想不到这个外表柔弱的女孩子这么有胆量,罗丹心里也不禁对费文静刮目相看。

随着飞机平稳地飞行,两个人这才感觉到饥肠辘辘,回想起自从上了魔鬼岛之后,两个人就几乎没有正经吃过什么东西,这一下罗丹从酒店拿出来的食物终于派上了用场,虽然都是些炸鸡和点心等冷餐,但两人俱是觉得美味无比。

吃饱了肚子之后,不知怎么地罗丹却总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在翻遍了机舱之后,罗丹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原来在角落里罗丹竟然发现了一瓶未开封的香槟,想来这一定是那个多情的驾驶员打算在鱼水之欢后给自己享用的,可现在却便宜了罗丹。

其实罗丹虽然海量,却并不嗜酒,但在印尼这样一个禁酒的***国度里,一瓶香槟实在有着超乎寻常意义的魔力!再说一回想起这两天来两个人种种冒险奇特的经历,以及此刻虎口逃生的巨大喜悦,这一切无不让罗丹激动莫名,而这瓶香槟实在就是抒缓这种兴奋和激动的最佳礼物!

不过罗丹错就错在自己实在不该得意忘形,在喝下了几大口香槟之后,正在兴头上的罗丹实在不甘心一个人独酌,便热劝费文静也一同共享佳酿。费文静起初还能够坚定地拒绝,可是后来实在架不住香槟清冽甘醇的诱惑,尤其是受了罗丹沸腾的情绪感染,费文静终于还是没有把持住自己。

等到罗丹终于回过味来的时候,一瓶香槟早已经见了底,而费文静更是耳热腮红,一脸的陶然,甚至连眼睛几乎都睁不开了。

眼看着费文静有心无力,而飞机也开始变得摇摇晃晃,这一下子罗丹才慌了手脚。不过万幸是前方终于出现了盼望已久的一条地平线,在罗丹拼尽全力的吆喝和提醒下,费文静总算是咬着牙,这才勉强把飞机开到了一片晒着渔网的沙滩上。

就在两个人狼狈地从熄灭引擎的飞机里爬下来的时候,罗丹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而费文静的酒也完全被吓醒了。

只见沙滩上赫然站着一群手拿木棍鱼叉,高高矮矮的亚齐人,正对着衣衫不整的两个人怒目而视……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