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三卷 第二次晋辽大战 第十六章 间关百战(2)

cqx7711 收藏 0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在慕容彦超与皇甫遇的神勇义气感动之下,坚守榆林店的晋军将士同仇敌忾,上下一心,以村为凭,与攻上来的契丹轻骑展开的殊死博斗,由于有水源,倒也撑了足足两个多时辰村落不失,眼见日头偏西,援军还未赶到,契丹军围困重重,皇甫遇仰天长叹道:“皇上不在大营之中,张从恩这人贪生怕死,诸将定是不能计议救援,吾等不能退走,只能以身殉国了!”


太阳将要落山,邺都留守马全节、护国节度使安审琦,侍卫亲军左厢马军都指挥使药元福等诸将在安阳水浮桥南端伸长了脖子,望向远远的地平线,慕容彦超与皇甫遇已经在外头呆了足足一整天,就是算上打尖吃饭游山玩水,也该回来了,天一黑,孤军在外,四周全是契丹游骑,处境之危险可不是说笑的。


良久,安审琦对诸将道:“皇甫太师久经战阵,精于行军,也算是个有心计的人,现在却一点消息都没传回来,我估计他是遇到了意外,很可能是像在戚城那样被北虏包围了,得赶快想法,天就要黑了!“


诸将议论纷纷,都以为有理,正要回营禀报,突然对岸驰过来一骑,马上军士披头散发,混身是血,大叫道:“皇甫太师被围榆林店村,契丹人马足有数万!“


众将慌忙将那军士接下,带回宫中,急禀张从恩。


天平节度使张从恩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茶,斜眼看了看名义上的北面行营最高长官,正恭恭敬敬地坐在一旁的侍卫亲军都虞候李守贞,拉长了声音道:“李招讨,你以为如何啊?“


李守贞陪笑道:“这个,末将不敢当,咱们这里以张节帅资历最高,末将唯节帅马首是瞻!“


诸将对望一眼,都是眉头深锁,李守贞这人能力是有,但惯于逢迎拍马,见风使舵,张从恩这人根本就是个无赖,靠攀着裙带往上爬,带兵打仗不在行,装腔作势倒是一流,要不是碍着那层关系,谁会鸟他啊?


药元福张张嘴,欲言又止,但想想自已刚刚新进,又是那人亲自提拨的,就这么让张从恩难堪,不太好吧?摇摇头,闷闷地把嘴里的话又咽下去了。


诸将中以安审琦威望最高,见无人敢出面,想想皇甫遇生死未卜,只得硬着头皮上前道:“张节帅,皇甫太师,慕容将军二人早上出发,天快黑了还未回来,必为敌骑所围,若不急救,则为北虏擒矣!恳请节帅立即允准发兵救援,安某愿率本部马军为前锋!”


张从恩看了他一眼,撇撇嘴道:“那报信骑兵的话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全信,就算是真的契丹兵蜂拥而至,本节帅将所有兵将倾巢而出,还未必挡得住,安节帅一支孤军,又顶得甚么用呢?“言下之意,就算出兵,也只是安审琦自已去,别人的兵不会跟去,他也叫不动。


安审琦仰天长叹一声,道:“成败命也,若不济,与之俱死,假令失此二将,何面目以见天子!安某将引孤军北渡救太师,大家同僚一场,求个心安罢了!”说完,向张从恩拱拱手,头也不回,大步奔出帐外。


眼见张从恩大权独揽却不管大事,推卸责任,见死不救,众将都是大为不满。药元福再也忍不住,大声道:“侍卫亲军左厢马军都指挥使药元福,请以本部军马北渡救太师!”


张从恩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药都指挥,你是皇上跟前的红人,本帅管不了你,不过,皇上把兵马交给你,可要小心看好啊!”


药元福道:“皇上交兵马给末将,是要末将带去杀敌报国,不是保自家性命的!”也不顾张从恩脸色骤变,大步奔出营帐。


张从恩将茶碗重重地磕在案上,连声道:“反了,反了!这些个边鄙末将,全然不知规矩,气。。。。。。。气死老夫了!”


李守贞连忙站起,劝道:“老大人且消消气,您是谁啊?我朝元老,皇亲国戚,何必与这些粗人一般见识呢?!”


张从恩叹口气道:“他们这是公然看不起本帅,哼,要在往日,老夫。。。。。。。唉,我那可怜的儿啊。。。。。。”


安审琦点齐了部下二千马军,正要出发,正好药元福自告奋勇愿意带部下一万马军一同前往,那可真是人强马壮了,不禁大喜过望,连称药公高义。当下以安审琦以行军总管,药元福为副,一万二千骑兵一齐渡过安阳水浮桥,士气如虹,浩浩荡荡地北上去救援皇甫太师。


太阳已经贴在西边的地平线上了,契丹军肆无忌惮地点起了火把,阵前人马奔腾,准备进攻,完全不把村中的晋军放在眼里,因为晋军的箭矢早已用光了,两个冲锋下来,只剩下不过一千出头,再加把劲,就能全歼,还能捉两个大将。


往脸上抹一把被血水染红的汗水,皇甫遇提起又湿又滑的铁棒,嘿嘿笑道:“够本啦,杀了十个契丹人!这把老骨头,早在戚城时就该丢啦,可那时有皇上在,老天收不了老夫,现在皇上远在开封,远水救不了近火,来不及罗!“


死到临头还有心思说笑,慕容彦超一脸的敬佩,道:“太师豪气万丈,勇烈过人,昆仑能与太师共赴黄泉,何幸之如!“


慕容彦超长得五大三粗,皮肤黝黑,满脸麻子,因为曾冒姓阎,人送外号“阎昆仑”,意即像昆仑奴那样的丑陋,慕容彦超不以为忤,反以为荣,人前人后都自称“昆仑“。


皇甫遇见他说得爽气,便盯住那又黑又凹凸不平的丑脸看了一会,哈哈大笑,从地上抓了一把土,朝天一撒,喝道:“刚走的弟兄们英灵不远,别走太快,且等一等,老夫马上就来!”


正说话间,地面上开始微微震动起来,这是数万只马蹄在同时踏动地面,晋军最后的时刻就要来临了,皇甫遇目视正瘸着一条腿紧紧跟随的杜知敏,喝道:“你可看好了,不要让老夫沦为笑柄!”杜知敏道:“太师放心,小人一直跟随便是!”


慕容彦超看了看自已那张铁胎大弓,始终舍不得销毁,只得将它挂在光秃秃的树丫上,惋惜道:“不知道哪个天杀的会拿到我的好宝贝!它可射死了两名千夫长呢!”


一名军士叫道:“大家快看,契丹人在后退!”


众人极目望去,只见有如星河一般的契丹军火把正在散成星星点点,一条火龙正在离村子渐行渐远,契丹人万马奔腾,却不是在进攻村子,而是在退军!


远处渐渐传来人喊马嘶,契丹军火把更形散乱,已经开始有人不听军令擅自打马离开了,喊杀声越来越近,村子东端的火把突然像是星火坠落一样纷纷倒灭,契丹军阵大乱,人马竞相奔逃,有识得契丹语的军士说契丹人在大叫“晋军来了!”


慕容彦超与皇甫遇对望一眼,都是又惊又喜。


率领本部二千骑兵为合后,安审琦看着药元福率四千骑兵为前锋,另两支各三千骑兵张为左右翼,在武备生李处耘,何继筠,李汉超,李汉琼等数十人的率领下不过几个回合,就将充作契丹军外围的万余幽州军骑兵打得落花流水,正如猛虎追羊,雄鹰逐兔,完全是随心所欲压着打,虽说幽州军作为汉人仆从军士气不高,主帅赵延照也才能平庸, 但万余人摆在哪里气势也自不同凡响,药元福排兵布阵精妙老到,武备生初生牛犊不畏虎,这一万精骑经过开封整军是纪律严明,战力超群,主帅指处,无一人不应命,锋刃当前,无一人敢后退,张驰有序,如臂使指,比之一般藩镇的骑兵军阵强的不是一点半点,假以时日,不要说契丹人,就是扫平天下,也未尝不可!


安审琦一边赞叹,一边严令部下紧紧跟随,不多时,前军一阵欢呼,都大叫道:“救出太师了!”火光之中,大批骑兵簇拥着慕容彦超与皇甫遇前来,安审琦连忙迎上,高声道:“太师安然无恙,真乃我军之大幸!“


皇甫遇马上见礼道:“老夫还以为要埋骨荒原了,不想居然还能逃出生天,安节帅仗义,没齿不忘!“


慕容彦超道:“昆仑自谓带兵甚好,与安节帅一比,那可真是天差地远了!“


安审琦左望右望,药元福都没出现,心知他是要把这大人情送给自已,暗暗感激,连忙道:“两位休如此说,此战主力,乃是新任侍卫亲军左厢马军都指挥使药元福部下一万军马冲锋在前,安某惭愧,只是附个骥尾罢了!“


慕容彦超惊道:“安节帅说的可是深州药公吗?闻名不如一见,当真治兵有方,所向披靡!“


皇甫遇摆摆手笑道:“这老夫却略知一二,药公固然勇武绝伦,他手下那一万精骑,不但经过开封整军,原来就是侍卫亲军的底子,还全由武备学校生员充任军官,战力强劲,别处等闲兵马,望尘莫及,后生大是可畏啊!“


正说着,一员小将飞马奔来,道:“卑职李处耘,奉药都指挥使之命,率左军护送太师回营!“

慕容彦超见那小将身材雄健,蜂腰猿臂,双目莹光湛然,顾盼之间,神采飞扬,当真是一表人才,不由脱口道:“好一员小将军!“


皇甫遇笑道:“这位小将军正是从武备学校毕业,皇上这学校啊,不声不响地办了起来,到现在才发现,真是英才辈出啊!“


李处耘微微一笑道:“太师过奖了!卑职前面领路!“


安审琦连忙问道:“敢问小将军,药公现在何处?”


“都指挥使令中军变为后军,自率后军为大队断后!”


“战在前,退在后,真大将之才啊!”安审琦情不自禁赞叹不已。


大营中张从恩率众将迎候死里逃生的慕容彦超与皇甫遇,置酒压惊。


酒过三巡,张从恩道:“咱们大军迎击契丹人已经有近半月了,据游骑所侦,契丹大汗耶律德光已经到了邯郸,发全国兵马,共有近二十万,相形之下,我军不但兵力太少,而且李节帅带来的粮食也吃得差不多了,安节帅出战之后,本帅专门使人清点粮草,不过就挨个十天了,朝廷只知道一个劲地催咱们进击,孰不知咱们这点兵马,怎么能跟多一倍的契丹人打仗呢?!现在兵荒马乱,粮食奇缺,军士逃亡很多,倘若有奸妄之徒潜往北方向耶律德光透露我军的虚实,耶律德光必然尽发大军前来围攻咱们,小小的安阳水和相州城,根本没有存粮和坚城天险可供据守,到时我军可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悔之晚矣!以本帅愚见,不如咱们各镇引大军退往黎阳,一来可以得到军粮,二来可与张彦泽合兵一处,以壮声势,三来可依南面黄河天险,足以据敌,诸君以为老夫之计如何啊?“


只不过打了个小仗,就要退军,将相州平白地让给契丹人,诸将面面相觑,又惊又怒,一时竟无人说话。


李守贞看一看众将,道:“张节帅所言俱是实情,虽然我军不畏契丹势大,但粮乃军中之胆,趁咱们现在手里还有粮,军心士气尚在,一定要早做万全的打算,犹豫不绝,最是大害!“


诸将听他语气,竟然是附和张从恩了,主将都如此怯战,那以拥兵为权柄的节镇自然不会舍生忘死地拼光老本为所谓的朝廷出力,再加上所有粮草都由李守贞和石赞部控制供应,一旦敢于不听命行事,粮草随时会断,思量再三,大部节镇都是沉默不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