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0.html


萨谬尔继续说:文化民族主义者在为非洲文化迷住的情况下,认为只有黑人的文化和艺术才能引起革命。卡仑加认为:黑人艺术能引起变革。这种信念有两种后果。首先,它容许一些人消极地倒退到黑色中去,把政治斗争变成一种玄学之争;其次,醉心于非洲的文化和艺术,将导致整个黑人文化概念的曲解和庸俗化。黑人文化已经成为必须佩带的标记,而不是应共有的经验。非洲的长袍、装饰、衣服和草鞋不仅成为讲究穿着的黑人激进分子的标准装备,甚至也成为倾向非洲风、能接受新事物的中产阶级的标准行装。在节制生育上,文化民族主义激烈主张节制生育就是等于灭绝种族。他们称,节制生育不过是白人控制非白人人口的办法,也是消灭黑人的方法。黑人团结党声明,号召黑人妇女不要使用避孕药丸。主张;我们生小孩,就是以创建国家的形式帮助革命。黑人妇女有段时间毫无怨言地支持黑人民族主义的大男子主义。她们推理说,白人统治,使黑人男人被阉割了400年,现在男人正在恢复他们的丈夫气;但也引起一些贫困黑人妇女的愤怒,这些妇女当然反对种族灭绝性的强制节育,但她们认为,如果妇女还是担任佣工和孩子生育工厂的角色,那么谈什么民族解放都是没什么意义的。她们懂得的,而在某种意义上男子不懂得的是,意义深远和具有进步性的种族解放,需要使该种族最受压迫的成员得到解放。从她们的角度看,黑人妇女,特别是贫穷的黑人妇女,才是美国社会阶层的最底层。她们忍受着双重压迫:社会压迫,因为她们是黑人;男人的压迫,因为她们是妇女。

“你瞧,我们的革命解放是多么的困难…… “Even my wife had joined the revolution!”萨谬尔说的是老婆跑掉的事,他自嘲地笑了,哈哈!听的人和说的人全都笑起来了。 “You gave too much seeds”有人猥亵地说了一句,又是哄堂大笑。 周围已聚集了不少的听众,酋长保罗也挤在中间笑,但黑人只有萨谬尔一家;但这并没有什么关系,贫民窟并不是白人统治区。我没有笑。好象在探讨中国问题! 想起旧中国在族权、夫权、神权、父权四条绳索下挣扎的中国妇女,想起那些被缠了小脚的中国老太太,想起我们含辛茹苦的母亲,我笑不出来。在穷人居住的地方没有种族歧视,但是,在穷人中间,还有更苦的人,那就是我们的母亲——全世界的母亲……全人类的母亲……母亲!


哈罗德‧克鲁斯在帮助形成土着非洲裔美国人激进主义中是关键人物之一。他不是从黑人艺术和黑人文化的任何神秘魅力中得出民族主义结论,而是主张在任何可行的激进纲领中把文化、政治、经济小心谨慎地结合起来。他认为,美国的社会现实并不像马克思主义所述那样完全基于阶级的划分,而主要是基于种族集团的划分。美国是这样一些集团的混合画,它们各自争夺权力并企图控制对方。教科书上说美国是个大熔炉,显然不真实;相反,美国的现实是建立在互相竞争、大体上没有同化的种族集团之上的;从而,美国的阶级斗争从属于种族集团斗争。据克鲁斯估计,有两个种族集团对黑人有特别利害关系,它们合起来统治着非洲裔美国黑人生活的一切方面。作为美国最有势力的种族集团的白人盎格鲁-萨克逊族新教徒,他们控制着黑人经济生活和政治生活的一切方面,也篡夺了黑人文化,使黑人文化商业化,以满足赚钱的利益;另一方面,黑人对这种剥削的反抗是受到犹太人小心培育的。总的说,正是共产党的犹太人和白人老左派,及近年来年轻犹太民权主义者,拟定和形成了黑人抗议活动,而这个领导更多的是从犹太种族集团而不是从黑人解放运动的客观需要为根据的。一头猫嘴里衔了一条鱼奔过去了。据克鲁斯说,黑人是处于美国种族集团冲突失败者一方,因为他们没有认识到这种冲突的性质及舞台就是文化战线。文化战线具有决定意义,因为冲突正是在这方面公开表现出来的。有人可能会说美国各族人民的经济和政治是一致的,可这种托辞在文化上就明显是虚假的。克鲁斯说:美国是个对自己真实情况说假话的国家。它是一个由少数民族统治着许多少数民族的国家,这个少数民族的思想和行动就是这个国家,是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