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两个女人合租,过"灌装"厕所的生活

这个就是我的生活 收藏 4 21046
导读:“合租房”,好象是近年来出现的新名词,就是几个人合租一套房子,好处就是可以节省很多房租,因此合租房者以打工者和学生居多。有些人还专门打出广告征求合租者,以前听到这样的消息并不关心,总感觉这事离自己很遥远,想到最多的也只是他们几个人住在一起是不是很别扭,如果是朋友还可以,可要是陌生人呢?没想到,这事终于被自己不幸遭遇了。   前年春季,因为生意需要,来到了四川达州,考虑可能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就想租套房子,终于在路边的墙上看到一则租房广告,按照广告上提供的电话联系并约见了房主,原来是个女孩子,20多

“合租房”,好象是近年来出现的新名词,就是几个人合租一套房子,好处就是可以节省很多房租,因此合租房者以打工者和学生居多。有些人还专门打出广告征求合租者,以前听到这样的消息并不关心,总感觉这事离自己很遥远,想到最多的也只是他们几个人住在一起是不是很别扭,如果是朋友还可以,可要是陌生人呢?没想到,这事终于被自己不幸遭遇了。


前年春季,因为生意需要,来到了四川达州,考虑可能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就想租套房子,终于在路边的墙上看到一则租房广告,按照广告上提供的电话联系并约见了房主,原来是个女孩子,20多岁,交谈之后才知道她是重庆人,并不是真正的房东,自己在这里做生意租了这套房子,交了一年房费,现在要搬走了,余下四个月要转租出去,四个月房租只要一千元,到期后可以和房东续约,因为求住心切,加上房子位置不错,二楼三室一厅,就交钱租了下来,接下来就是买家具,电视,生活用品等一并买齐。


四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还有几天就到期的时候真正的房东来了,问我是否继续住下去,如果不住到期就搬出去,他要重新招租,要想继续住下去就必须一次交够一年的房租四千元,而且房租没得商量。


达州这个地方就是这个鬼规矩,租房子多数都是“年租”,也就是必须交一年的房租,中途不住也不退房费,不过可以转租给他人,我就是这样从那小姑娘二手转租来的,之所以那样便宜就是因为她急着走。


房东虽然只有30多岁,可顽固起来超过一个“老古董”,几番讨价还价,他就是不肯落价,看到我流露出要搬家的意思,后来他说出来一个办法,说反正我一个人住不完,干脆就租给我一间,一年两千元,其余两间他再租给别人,不过厨房和卫生间要共用。


想想一年能节省下来两千元,而自己又不是每天都住在这里,况且还是在人家这一亩三分地上,再搬次家也不容易,无奈之下,就和他签定了这个不平等条约,好在只是割地,并没有赔款,还没象李鸿章那样丧权辱国。


正赶上有事要回郑州,就把另外两个房间的东西收拾到自己屋子里,把大门钥匙交给房东便离开了达州,租房子的事情让房东看着办吧。


回到郑州不久又去了贵阳和昆明,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没回达州,另外两间房子租出去没有也从来没过问过,说心里话真不希望他能租出去,可又担心他租不出去又翻回来跟我要另外那两千块钱。


一个多月的阔别,今天终于再次来到了四川,再次回到了我这个达州的“家”。


一下火车就打电话让房东送钥匙过来,房东老婆很快就把钥匙送到了小区门口,并告诉我另外两间房子已经租了出去,住户好象是开快餐店的,白天不在家,晚上才回来。


至于住户是男是女我也没问,接过钥匙就进了小区。走到房门前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一个月的变化可真大,那两间房子的神圣领土已经不在我的管辖之下了。


才下午五点多,知道他们不会在家,便径直打开了房门进入了客厅。放下手里的提包先扫视了一圈,客厅里多了一个鞋架,上面满满的鞋子,地面拖得也比较干净,来到厨房,发现自己原来放在橱柜上面的锅碗瓢盆都被胡乱堆到了一个角落,取而代之的是人家的微波炉,铁锅,电饭锅,菜板菜刀,油盐酱醋等等,柜子下面还有一袋大米。看看自己那些东西,真有些可怜它们,主人不在,竟然遭到驱赶,落到被虐待的地步。


打开卫生间的门,首先看到的是洗脸池上方不锈钢架子上面搭着的胸罩,短裤还有好多袜子,洗脸池下面是一个大塑料盆,里面泡着待洗的衣服,看样子住进来的是一个女人。


另外两个房间的门紧锁着,现在我已经没有进去视察的权利了,一个多月前我还不时的到那两间屋子里溜达溜达,伸伸胳膊踢踢腿,而今天只能望门兴叹了。悻悻的打开自己的房门,一股霉气扑面而来,一个多月没有通风,房间里非常潮湿。


赶紧打开房门窗户,用电扇对着房间很吹了一通。多少天来的劳累奔波,真想躺下睡一会,可床上透出很大一股潮气,只好先出去找了个饭店吃点饭,回来后就坐在床头,打开电视,刚好中央台正在直播“神州六号”的发射新闻很有看头,不知不觉熬到了天黑。


突然,房门那边传来了哗哗啦啦拧动钥匙的声音,我的心一下收紧了,一阵狂跳,急忙从床边站起来奔到自己的房门口,扶着门框,紧盯着房间大门。这时候大门被轻轻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


确切的说,一位三十多岁,还算漂亮的女人。。


她进门猛然看见我,好象被吓了一跳,我赶紧向她打了个招呼表示友好,同时也想缓解一下尴尬的局面。


“你好,你租了那两间房子?”


“哦,你好,原来你住这啊?我就租了一间,那一间是别人租的。”她边说着也对我笑了笑。


“啊?这房东真可恶,这么小的一套房子竟然租给了三家!”嘴上没说什么,心理却骂起房东来。


“那家你也认识?”我随后问到。


“原来不认识,不过现在已经熟悉了,也是个女的,单身。


这女人边说话边把手中提着的蔬菜放到了厨房案板上,返回来进了她的房间,也许是出于礼貌,或者是表示对我的信任,她进去后并没有把门关严,而是半开着,然后就是门后边哗哗啦啦换衣服的声音和趿拉趿拉换鞋子的声音。


那个房间以前对我来说实在太平常了,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只是无聊的时候才进去学着李连杰在电影上的样子比划几下拳脚,今天突然感觉到里面变得神秘起来,可又不敢正眼往里看,怕人家发现了再怀疑我有什么邪念,于是利用转身回房间的时候用眼角偷偷向里面瞟了一眼,屋子里面很整洁,有两张床,橘黄色的床单上面好象还坐着一个大布熊。吸了一下屋子里面传出来那淡淡的香水味,心想,躺在那张床上一定很温馨惬意,或许还很浪漫。


回到自己的房间,马上感觉比人家可是寒碜多了,皱巴巴的床单上除了一条绿军被和一个枕头以外,再就是刚刚脱下的上衣西服,还有刚刚打开的提包,东西散落得满床都是。


一会儿工夫,她换完了衣服,先拿起拖布把客厅拖了一遍,这让我感觉脸上很是发烫,心里非常懊恼,自己怎么就没想到抢在人家前面先拖一下?好象屋子都是被我弄脏的。


拖完了地,她便开始里里外外的忙活着做饭和收拾厨房,可以看出来,她经过我房间门口的时候,脖子也是特别僵硬,好象故意把脸扭向另一面不往我屋子里面看,不知道她会不会也象我一样偷偷的往里瞧瞧,这个时候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不知道她对我什么感觉,会不会偷偷看我,她对我第一印象咋样?如果刚一见面就能够吸引她,这才说明自己很有魅力嘛。”


看着她在忙活,我的心跳开始加快,心里盘算着该如何面对她:“怎么办?我要不要对她客气点,或者多看她几眼,让她有点自信心,不行!她会觉得我这人很轻浮;要不我就清高一点,对她表示出不屑一顾?也不好!这样她兴许会很失望,觉得她自己一点魅力都没有。唉!做男人难,做好男人更难啊!算了,我还是以静制动吧,看她是怎么表现的。”


她的一番劳动,让我感觉客厅厨房好象都是人家的地盘了,自己的空间已经被压缩到只剩下一个卧室了,不敢再出去踩脏了刚拖的地面,只要憋在屋子里面,怕她看到屋子里面凌乱的样子,就在她忙着煮饭的时候,我十分小心的把门关上,生怕关门的声音被她听到,再伤了她的自尊心,然后轻轻回到了床头坐下,继续看着电视节目。


平时我很少自己在家做饭吃,偶尔做饭也是煮几个鸡蛋或者煮点稀粥什么的,基本都是在外面吃,晚上回来都是躺在床上看电视,从来不记得以前还有喜欢去客厅的习惯,可今天总有些坐不住,老想去客厅转转又不好意思,倒不是想去看她,只是人都有这个毛病,越是不能去的地方或者不便去的地方越是忍不住想去。


最糟糕的是刚才在饭店吃饭时候喝下的那几杯茶水,在肠胃里循环一圈之后,一点没有留在我体内住宿的意思,急着回归大自然,可卫生间离厨房只有一米远,而且只隔了一道玻璃门,里面解手的声音在厨房可以听的真真切切,她在那里做饭,自己怎么好意思进去?还是先忍忍吧,等她做完了饭再进去,真后悔没在她回来之前先去趟卫生间。


好不容易听到那女人忙活完了,刚准备过去,另外一个房间的女人又回来了,这回轮到她开始做饭炒菜。我的天妈呀!只好再等一会了。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悄悄打开门探头看看,后回来的女人做好了饭,回到房间享受美味去了,可第一个女人又在卫生间门口洗衣服。


真要命了,看来她一时还洗不完,外面又没公共厕所,这时候我已经被急得团团转,终于忍无可忍了,突然发现墙角有个喝过的空矿泉水瓶子,象遇到救星一样赶紧抓起来躲在门后进行了“灌装”。


握着热乎乎的瓶子,心生无限感慨,不知是谁首先发明了“马桶”这个词,不过那是固定的,今天俺秋水文心在情急之下却发明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便携式马瓶”。


终于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算是松下一口气来,把瓶子放在门边,好伺机倒掉。


总算可以安心看电视了,刚刚坐到了床上,就听到房门一阵响动,接着就是几个人的喧闹声,悄悄开个门缝看看,原来第一个女人的房间里一共住了三个女人和一个男孩子,她先回来做饭,另外两人和孩子这时候回来吃饭了。看着这么多女人在客厅里来回乱转,我一下子变得害羞起来,躲在自己的屋子里面更不敢出去,只好继续闷头看电视。


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电视上白岩松等几个人不停的讲述着神六的发射过程,有些重复,加上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颠簸,渐渐产生了困意,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是睡觉前必须先去趟卫生间,否则睡不着。于是轻轻打开一道门逢想观察一下卫生间周围的情况。糟了!有个人在里面洗澡,接着就是她们几个人轮换着沐浴,这下可害惨了我了,瓶子资源已经没有了,只好耐着性子等她们沐浴结束。


好不容易等到了半夜12点多,把耳朵贴在门逢仔细听了听,客厅里好象没什么动静了,从她们的房间里分别传出来电视和音响的声音,这才轻轻打开门,看看客厅里已经确实空无一人,于是蹑手蹑脚,小心翼翼揣着我的“袖珍马瓶”,心里不停的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你们可千万别出来。”象做贼一样遛进了卫生间。到里面恨不能马上解决了赶快出来,就怕她们当中某个人突然出来再碰上,回来的时候仍然是提心吊胆,高抬腿,轻落足,生怕她们突然一开门看见我鬼鬼祟祟的样子,似乎她们都是房子的主人,而我是白住了她们的房子一样。回到房间,关门的时候更是小心的要命,先把门锁拧得缩了回去,合上门后再慢慢放开,那门锁“咔”的一声弹了出来,竟令我这个大男人心惊肉跳。


躺在床上,越想越后悔,为了省下那两千块钱,自己竟落到了这般田地,回想原来自己住在这里的那时候是多么幸福啊!想穿短裤穿短裤,想光膀子光膀子,睡觉开着门,想什么姿势就什么姿势,卫生间随便我用。这回可好,每次出去都要穿戴整齐,睡觉还得关上门,连卫生间都是人家有优先权。再说当初图省那几个钱干吗呀?这回可好,肯定不会省钱,水、电、天然气费三家均摊,光那几个女人今晚洗澡的水,差不多就顶上我用一年了,我的天呀!我这不是成了冤大头了?


早上一睁眼,厨房里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锅勺碰撞声,她们又开始做饭炒菜了,这时候突然有了一种温馨感,闻着飘来的一缕缕香味,感觉有点象家的味道了,虽然她们做饭不是给我吃,可毕竟一早上厨房里就有了许多生机,就好象在家里自己的妻子在厨房里忙活着做饭一样,看来合租房子也不错嘛!起码不象原来那么寂寞了。


天大亮,估计她们都该出门了,我才起床来到卫生间洗脸刷牙,这时候那个小男孩子跑到卫生间门口,有四五岁那样,看样子他是想解手,我赶紧给他让出卫生间,因为是男孩,我也不必回避,站在门旁继续刷牙,男孩抬头眯缝着眼睛看了看我,眼神里好象充满了不信任,然后又回头看看他妈妈,再看看我,再看看他妈妈,一脸的疑窦似乎在心里问她的妈妈:“这个男人是谁?”我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心说:“我又没干坏事,你看我干吗?”


最后,这小男孩很不友好的从我身后绕过来,甚至还有些敌意,虽然我没回头,但是能感觉到他在背后瞪我。


哎!敌意就敌意吧,咱是大人,不和那小孩子一般见识,可让我无法忍受的是,他完全不遵守解手规则,竟然站在卫生间门口,左手扶着门框,右手掏出他的原装武器,对着卫生间就是一阵“机枪扫射”。


当时气得我一腔热血直往脑门子上撞,这要是我儿子,非给他一顿拳脚伺侯不可。心里直骂那女人:“小孩儿这样撒尿你都不管管?真没素质!”


完事后,这小孩儿象凯旋的将军一样,吹着口哨,边走边提着裤子,回头看了我一眼,跟着那几个女人出了房门。


听着走廊里她们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一阵咬牙切齿之后,操起她们的暖水壶,对着那小孩“轰炸”过的地方就是一顿猛浇,门上地下冲了个干净,才算出了这口恶气,可是,紧接着那升腾的热气里就裹着一股尿臊味扑面而来,赶紧憋住一口气跑出了卫生间。


放下水壶越想越不是滋味,我堂堂的秋水文心,竟成了这小娃崽子的义务保洁员,哎!这遭罪的日子还不知道要过多久呢。


临出门的时候,终于下定决心,再另找套房子,离开这个憋气的地方,以后打死我也不和别人合租房子了。


2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