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的头颅在飞?[影子军团]

欧阳中士 收藏 27 715
导读: 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戴上了红领巾,放学回到家向我炫耀:“我考了全班第二名,这次前10名都有红领巾。”我告诉她,红领巾可不是学习成绩好就能戴。你爸爸我当年戴红领巾的时候,老师告诉我,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染红的。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结果晚饭后我就有机会看到“抛头颅,洒热血”了。在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的村主任钱云会就被“抛头颅,洒热血”了。一辆重型工程车从他身上碾过,钱云会横躺在路中间,脸向下贴着马路,双手手肘弯曲,像举起双手

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戴上了红领巾,放学回到家向我炫耀:“我考了全班第二名,这次前10名都有红领巾。”我告诉她,红领巾可不是学习成绩好就能戴。你爸爸我当年戴红领巾的时候,老师告诉我,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染红的。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结果晚饭后我就有机会看到“抛头颅,洒热血”了。在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的村主任钱云会就被“抛头颅,洒热血”了。一辆重型工程车从他身上碾过,钱云会横躺在路中间,脸向下贴着马路,双手手肘弯曲,像举起双手的姿势,颈部刚好被压在了工程车前轮轮胎下,身首异处。热血染红了现场的土地,惨不忍睹。



钱云会曾经是寨桥村的村民委员会主任,他拥有一个占中国最大多数的身份------农民。既然是农民,职业特征注定了他们谋生的主要手段就是伺候土地。然而,工业化开发建设却占用了他们的谋生的根本------土地。2004年4月3日,浙能乐清电厂征用寨桥村146公顷农业用地,村民没拿到一分钱补偿款。


2005年4月20日,钱云会通过村民选举当上了村主任。他任职20天后,村民找他讨说法,他由此踏上了带领村民上访的长路。


在上访过程中,他先后3次被投入看守所。特别是2010年4月寨桥村换届选举的时候,村里的老少爷们选择了罢选------因为他们的村主任钱云会还关在看守所里。


没有任何官方媒体告诉我钱云会三次被关押的理由。在这个时代,很多事情也不需要理由,公众都明白为了什么,这样的事在宋朝就已经由秦桧发明岳飞父子实践了,这种事情,叫“莫须有”。


钱云会就这样肩负着老少爷们的期望先后三次坐在牢里,他唯一的错误是想给村里老少爷们找条活路,让他们能活的好一点。


我承认我甚至心理阴暗地想到了那个关押在重庆渣滓洞监狱的叫何敬平的先烈------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 / 我们愿 / 愿把这牢底坐穿。


现在我才知道能坐穿牢底的还是幸运的,比牢底坐穿更不幸的是车轮滚滚后的身首异处。


我的祖籍就在山东沂蒙山区,一部反映解放战争的电影叫《车轮滚滚》,是反映解放区群众组成民工踊跃支前的。仅仅一个孟良崮战役,参战的解放军只有19万军队,但支前民工就超过了60万人。陈毅元帅曾经说过,“淮海战役的胜利是解放区乡亲用小车推出来的。”


那些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支前民工主要是农民,支持他们的原动力就在于解放区的土地改革--------他们获得了祖祖辈辈梦寐以求的赖以生存的命根子-------土地。

声势浩大的开发建设使这些农民“被城市”了,有没有人考虑过,这些曾经推着小车推出新中国的农民的生计?失去土地后,他们将如何生存?


我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所以,无论钱云会的动机是什么,能够坐牢三次不改为了群众利益而奋斗的决心,他都可以算得是一个英雄。至少,是个好人。这一点,在钱云会出殡的时候村民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不是难过,是悲愤。


我不知道,钱云会的生命,能不能唤醒哪些因为政绩、利益、GDP麻木了的神经,他飞溅的鲜血和抛出的头颅,能不能为寨桥村失去土地的农村民换回他们应得的补偿。


如果寨桥村村民最后能获得合理的补偿,建议村小学给少先队员发红领巾的时候,给孩子们讲这样一段话:


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烈士鲜血染红的。无数革命先烈象我们的老村长钱云会一样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


我相信,这种感同身受的教育比空洞的口号效果好。


本文内容于 2010/12/29 16:28:09 被欧阳中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欧阳中士 在第1楼的发言:
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戴上了红领巾,放学回到家向我炫耀:“我考了全班第二名,这次前10名都有红领巾。”我告诉她,红领巾可不是学习成绩好就能戴。你爸爸我当年戴红领巾的时候,老师告诉我,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染红的。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结果晚饭后我就有机会看到“抛头颅,洒热血”了。在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的村主任钱云会就被“抛头颅,洒热血”了。一辆重型工程车从他身上碾过,钱云会横躺在路中间,脸向下贴着马路,双手手肘弯曲,像......


[原创]谁的头颅在飞?[影子军团]


 以下是引用赤色风铃 在第2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美军必胜 在第22楼的发言:
有些县镇村基层黑暗程度不是你我能想象的

政府利益团体 村干部 村恶霸组成赤裸裸的黑恶势力

任何敢于违抗他们意志的人 就是死路一条、

我们这也发生过类似事件

赔点钱 不了了之了

你敢告?

活腻味了?

很正常。

无限权力在上层滥用表现为既得利益集团导致社会板结,在下层滥用表现为社会状态黑社会化。

突然有感而发。一天当地的一个政府机构让人给我送了一个红包,意思是不要让某条新闻见报(这里需要声明一点,其实这实在称不上一条负面新闻,只是政府的拆迁补偿让听证会代表很不满而已),当然我知道他们肯定已经在报社打点好了,对我纯粹是意思一下。后来我纠结了一段时间,最终决定不发这条新闻,但也不收他的钱。也许这不能算一种最正确的做法,不过我想至少我可以安慰自己说,我没有发这条新闻是迫于压力而非我自己同流合污,可能游人会认为这很虚伪,但至少做一件错事比做两件错事要好吧。

 以下是引用格洛纳斯 在第2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赤色风铃 在第2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美军必胜 在第22楼的发言:
有些县镇村基层黑暗程度不是你我能想象的

政府利益团体 村干部 村恶霸组成赤裸裸的黑恶势力

任何敢于违抗他们意志的人 就是死路一条、

我们这也发生过类似事件

赔点钱 不了了之了

你敢告?

活腻味了?

很正常。

无限权力在上层滥用表现为既得利益集团导致社会板结,在下层滥用表现为社会状态黑社会化。

突然有感而发。一天当地的一个政府机构让人给我送了一个红包,意思是不要让某条新闻见报(这里需要声明一点,其实这实在称不上一条负面新闻,只是政府的拆迁补偿让听证会代表很不满而已),当然我知道他们肯定已经在报社打点好了,对我纯粹是意思一下。后来我纠结了一段时间,最终决定不发这条新闻,但也不收他的钱。也许这不能算一种最正确的做法,不过我想至少我可以安慰自己说,我没有发这条新闻是迫于压力而非我自己同流合污,可能游人会认为这很虚伪,但至少做一件错事比做两件错事要好吧。

这种事早就司空见惯了。

不过试图掩盖舆论的结果将以破坏公权力的公信为代价,这是传播学的基本常识。话说北京质检机构公信度不如小学生那件事已经够让人欣慰了。

有些县镇村基层黑暗程度不是你我能想象的

政府利益团体 村干部 村恶霸组成赤裸裸的黑恶势力

任何敢于违抗他们意志的人 就是死路一条、

我们这也发生过类似事件

赔点钱 不了了之了

你敢告?

活腻味了?

围观也是声援。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