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贫困生自曝靠“贫困补助金”过奢侈生活

小学时候的我以家境贫困为耻,羞于提及自己的家庭状况;初中时候在县城上学的我更是自卑的抬不起头来;到了高中,虽然家里的状况渐渐好起来了,可与城市里的孩子相比,我还是显得那么老土与寒酸——贫困的阴影一直笼罩着我,直到我的大学。是大学,改变了我的价值观,让我第一次觉的贫困其实是一种荣耀,甚至是一种资本,贫困可以让我得到很多,而不是失去。我因之得到的远大于曾因贫困所失去的。


大学报名之前就听说贫困生会有各种补助,于是我费尽心思从辅导员那里得到了一张“贫困生申请表”,后又到县上民政局搞到了一张贫困证明,虽然我家当时的境况足以支付我所考上的那所公立大学的学费与生活费。


以后的事实证明我当时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如今,大学四年已近结束,我以贫困的名义所攫取的利益不仅满足了我脆弱的虚荣,也使我充分享受了大把甩钱的快感。“贫困生”似乎一夜之间成了大学里人人争抢的名号,因为这些钱得来全不费功夫,只需完成一纸“高等学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申请表”的填写。 2000、5000甚至更多,同时完全不用考虑我们到底是不是真的需要这笔钱来弥补学习和生活的不足。


家里每个月都会给我生活费,但是这远远不能满足我的日常花销,不过我却从来都没有担心过,因为每年我都会从学校得到一大笔钱,因为我是贫困生。曾经听大人说几十年前贫下中农是一种荣耀,只有贫下中农这种根正苗红的才能上大学,后来改革开放了,经济发展了,社会也步入正轨了,穷人就没人愿意当了。不过现在好了,至少在大学我很荣幸的成了一名贫困生,以前的那种自卑突然之间消失了,真的要感谢学校呀,当然最感谢的还是每年都照顾我的辅导员,没有他,我无论如何也当不了贫困生的。


很多人看不起我,说我根本不需要这笔钱也能维持正常的生活开销,他们懂什么!现在这个社会干什么不需要钱,而且那种几十块钱的衣服永远没有几百块的好。再说这些钱是学校发给我的,我没偷没抢的,我是贫困生!他们是吃不到葡萄而已,凭什么说我。是,我知道班上还有比我穷的比我更需要这些钱的,不过没办法,我才是辅导员钦定的贫困生,而他们不是,对此也有人给学校反映过。但是没用,哼哼,一群笨蛋,学校要真在意到底谁更穷就不会每年都这么痛快的把这些钱给我了,再说又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自己没本事争取而已。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傻瓜才不要呢,真穷人假穷人,有区别么?




一.我用贫困补助金养老婆


曾经在网上看过一个帖子“贫困生不该有爱情”,或许对于那些真正拮据的人来说,爱情确实是一种奢侈。且不说追女孩子之前的那一系列花销就包括买花、买礼物,还要经常请女孩子吃饭,至于一起逛街游玩那更是在所难免。真正确立恋爱关系之后的爱情生活更需要高额的投入,我想对于那些真正贫困的大学生而言,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体内缺少荷尔蒙分泌,而是他们的口袋里缺少money.


大一的时候,我还比较老实,知道自己所花的钱既非自己劳动所得,也非父母劳动所得,因而也不敢太张扬。但是到了大二,见班上很多人都有女朋友,整天过着甜蜜的生活,甚是嫉妒。我就想,我为何不能有个女朋友呢?追孩子的过程在此就不赘述了,以下就简单说一下我和女朋友的二人世界吧!


大学的生活,众所周知,轻松的程度比养老院的老人们有过之而无不及。课程本来就很少,课余学习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这么空虚无聊的生活,不敢想象没有女朋友的陪伴我该如何度过。我和我的女朋友在同一所学校,几乎每天我们都要一起吃饭,这些最基本的日常开销没什么值得炫耀的。我们真正的刺激生活在于周末,每周末我们都要去市里面最繁华的地方逛街,除了买衣服与各类生活用品,最享受的就是坐在麦当劳或KFC的豪华餐厅里享受西餐了——其实在大学之前,我也吃过面包和鸡肉,但是从来没有尝试把鸡肉夹在面包里吃。除了白天的 “衣食”,晚上的“住”才是最刺激的,这一点我还算比较现实,从来没有住过星级宾馆,每次都选择学校附近的城中村。虽然一晚上也就三四十块钱,但每学期下来,我给房东赞助的钱也得好几百。


现在我才知道,女孩子的虚荣心是多么的难以满足,即使我有额外的来自国家的贫困补助。每学期的预算都要超支,这就是我不得不减少外出的次数——国家也真吝啬,给TM也不多给点,或许我还能再养一个女朋友!




二.贫困补助金让我成为班里的消费新贵


据说国外定义的中国消费新贵,每年至少消费8000万元才能进入大名单,我看我下辈子都没机会进去了。但是,在我们班乃至整个学校,虽不敢说自己的消费水平是最高的,但我绝对敢保证我的生活水准是最好的。看着那些不是贫困生的人,吃饭连5块钱一份的快餐都舍不得吃的寒酸样我就忍不住想笑。虽然我是贫困生,也正因为我是贫困生,我的生活质量才得以保证。每顿有荤是我的进餐原则,即早上必有鸡蛋,中午必有鸡腿,下午必有一个大肉荤菜。当然正餐之外,零食也是我的一大爱好,奶茶啦,冰淇淋啦,各种流行零食我一概喜欢,我还有另外一个习惯是两天不吃水果睡不着觉……当然,我的底气来自于贫困生身份,因为学校每学期会定期往我的饭卡里打钱,而且花不完还不给退。


此外,像手机、MP3之类的东西,我也是一应俱全,而且我的更新换代速度绝对快于那些非贫困生——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全得益于我的贫困生身份。


其实有时候我也很痛恨我的“有钱”,这样一来养成了我的很多坏毛病。比如,大手大脚的花钱的习惯在成为大学贫困生之前我甚至都不敢想象,而且吃零食吃得我经常胃疼。再比如,电话费也是我花费的一大支出,原因就在于手机的方便促使我变得更加懒散了,有时候一个月我的很大一部分话费居然来自我给楼上楼下一些密友的通话(很小的一件事情哪怕只说一句话,我也懒的上下楼)!




三.贫困生身份让我成为辅导员的心腹


说来也奇怪,在申请贫困生的过程中我与我们辅导员形成了亲密的关系,或许是经常打交道的缘故。大学以前,与班主任搞好关系有益于学习,殊不知大学里和辅导员搞好关系的利益好处简直是无可比拟。无偿得到各种补助奖金只是表面经济利益的一部分,各种隐性荣誉利益才是最根本的。譬如,当班干部,各种评优,入 party优先以及各种有价值信息的最先知晓等等,举不枚举!


当然,与辅导员搞好关系也是一门艺术,除了会拍马之外,更重要的是讲究投入。辅导员毕竟是人,是人他就必有利益需求,至于此方面的微妙之处,我只想点到为止,说白了也就没有神秘感了……




四.国家牛B,学校牛B,同学更牛B


有时候我真想不通,教育部每年投入那么多贫困补助资金到底有多少能起到他们所设想的作用。设立贫困补助申请,却不进行家庭贫困调查与评估,这就意味只要你想得到,不费功夫就可以得到,简直就是垂手可得。学校更是不负责任,国家把这么来之不易的资金交给学校分配,学校竟然把审批权交给一个个近乎白痴的辅导员,任凭他们大笔一挥,国家的资金就被分享了。有些学生也真是傻的可爱,有一次在与我们班一位同学聊天时问他当时为何不申请贫困补助(因为我觉得他平时花钱很小气,可能家境很差),他的回答简直笑得我差点窒息,他居然说当时考虑家境还能够应付,应该把机会溜给那些真正比自己贫困的人。我当时真想说,像你这样迂腐的伪道德君子已经绝迹了!看着那些不是贫困生的人,周末假期忙着找兼职挣钱的狼狈样子,我真想不通那是何苦呢?哪有我坐在网吧上网打游戏看电影自在?简直是脑子养鲸鱼了,国家白给的钱不要,非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找钱呢?


其实想想:我花的是学校发放的补助,学校的补助又来自于国家和上级go-vern-ment的拨款,而国家和go-vern-ment的钱又来自纳税人——花得都不是自己的钱,这或许是我们的共性。纳税人会去较真与追究吗?显然不会,所以与其说他们牛B,还不如说制度牛B!我就是这种牛B制度的即得利益者,吼吼……耶耶……




通过我的描述大家都看到贫困生的好处了吧,那还不赶快去申请,不贫困的也要装贫困,最好能把那些正真的贫困生挤下去,这也是体现一个人能力的时候——要知道不拿白不拿,拿了也白拿!




注:1.上文中“我”仅是第一人称。


2.我的室友“葱头”对此文亦有贡献,特此鸣谢!


(转自中国警察装备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