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是__”、“我爷爷以前说__”的考证

“我爸爸是__”、“我爷爷以前说__”的考证


侯宝林先生以前有个段子,说,有个到处跑龙套的,有次跑《白马坡》,该演文丑,可他忘了自己演的是谁了。于是:

关羽:来将通名!

文丑:(憋了半天,确实想不起来)你不认得我?

关羽:(靠这哪跟哪啊)正是!将你的姓名,慢慢报将上来!

文丑:(又憋半天)你看我是谁?

关羽:(合着想不起来了)我看你是大将文丑!

文丑:(如释重负)你认得我?这还罢了!



《动物世界》里许多例子说,动物们狭路相逢,为了恐吓对方,常发出恐怖嗥叫,或是膨胀自己体魄,以示咱很威武。人类这方面功能一般,而且文明社会,你还摆兽人那套,很容易被当返祖关进马戏团,怎么办呢?古龙小说里的剑客都自带杀气,冷冷一瞥就吓得对手屁滚尿流;《水浒》里大家气质差一点,就只能靠容貌,比如身长八尺腰大十围铜筋铁骨吓得人一趔趄“好一条汉子”。

末了,最有效的是报名字。



报名字,其实就是报一下名字里隐藏的历史。比如,关羽经典的“汝比颜良文丑如何”,就是恐吓;比如孙猴子报一声名字,如果对面是“啊,难道是五百年前的弼马温?”那说明这厮是天庭内部人士,起码是消息灵通之辈;如果压根没听过,那就是化外散仙。《笑傲江湖》里莫大先生这级别的,根本懒得自报名字,挥一剑斩了茶杯,自然有人在旁边“那就是莫大先生”,然后,大家啧啧啧啧。越牛掰的人越不需要一长串姓名。古龙小说通例,名字越威风、过去越辉煌、打过多少个寨主杀过多少个掌门的,出场转一圈就被秒杀了。真水无香,真好汉不用长介绍。那些设擂台的土鳖武人,肯定两边要挂“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之类对联,那就等而下之了。



自报姓名当然也有害处。埃及人以前相信,给一个人捏了雕像,这雕像就和人有了挂靠关系(有点像扎草人);知道了一个人的姓名,就能朝他念符咒。孙猴子遇到金角银角二位大王,人家提个葫芦喊:“孙行者!行者孙!者行孙!”孙猴子只要一应声就会被葫芦收了。所以报名字其实是很危险的。我觉得,葫芦这个构思说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如果名字吓不倒别人,就很危险了。



外国人报名字,很容易让你知道家谱。阿拉伯那儿人的名字,后面会带父称和祖称。一个人名字出来,连爸爸带爷爷,三代家谱你都清楚了。所以阿拉伯人名字大多似曾相识。古罗马的名字里,家族名、老爹名一连串的也挂着。希腊人也常带着父名。俄罗斯人的中间名也常带老爹。西班牙语姓氏里通常连父带母一起挂着。


我国就没那么方便了。

以前,姓氏还是很分贵贱的。春秋时吧,比如你是楚国人,你一张嘴,兄弟我是斗氏的,对方立马改颜相向,因为知道斗氏是贵族;你在晋国,一张嘴,咱是姬氏,那你也牛掰。但是后来各种姓氏汪洋泛滥,就没啥用途了。刘备是刘氏天子之姓,还是要织席贩履。名字里不挂爸爸,多累啊。


偏巧,华夏惯例,除了史传里会说“某,字某,父某某某,某地人也”,基本谈不到父亲。比如,你说苏迈,没人搭茬;如果他是俄罗斯人,他就可以叫迈·轼诺维奇·苏。大家就知道他的爸爸是苏轼了。诸葛尚如果是阿拉伯人,能把诸葛瞻、诸葛亮这老爸爷爷的名字一起挂上,威风八面,可惜也没机会。



评话里一般报父名,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尊敬自己的祖先。比如吧,《薛刚反唐》系列前后几本里,薛刚上阵:我父,两辽王薛丁山;我祖,平辽王薛仁贵。那时薛刚自己名震天下了,所以也没有大忽悠的成分。另一种是拉大旗,比如某无名将佐败家玩意出场:我爹是XXX兵马大元帅,手握多少万人马,天子钦赐金牌,如何如何……这就比较犯怂。后一种通常是恶少流。比如,“姑娘你给我笑一个?小爷我是XXXX的公子,跟了我去,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穿金的戴银的……”


前一种不提了,主要说后一种。


前头说过,报名字一般起个恐吓、震慑作用。如果自己的名字吓不到人,那就动老爹和爷爷的名字。但这招不太爷们。我们小时候,孩子们打架,谁如果回去告家长是要遭鄙视的。哪怕头被磕伤,回去也要说是自己碰伤的。出了事要动用家长的,有个好例子,就是高太尉家的高衙内了。





希腊人以前习惯是报老爹名字的,比如史诗里,“捷足的阿喀琉斯,佩琉斯之子”,“啸傲的墨涅拉俄斯,阿特柔斯之子”。但也就是个习惯,而且不会涉到太远。比如,帕特罗克洛斯跟赫克托耳打架前,大可以说“老子是阿喀琉斯的亲戚,你们谁敢动老子,他一定会把那家伙杀掉,把特洛伊城踩平了!”(后来的确如此)但他没有这么做。欧阳克每次把妹或做恶,都是仗着自己武功不错人又白净,也不会每次抓个民女就举着“咱叔是西毒”。连李大嘴个厨子都知道“咱姑父是娄县令!——低调低调……”



打不过喊爹,是怂事;预料打不过于是提前喊爹,是更进一步的怂。而如果这招居然有效,只能说明那爹确实跟召唤兽似的,随叫随到的来护着,端的是得罪不得也。这种故事,参考周星星《九品芝麻官》,叫做纵子枉法,在古代一向不太受欢迎。春秋时节,卫国大夫石腊大义灭亲,那是士大夫的节操:爹是爹,儿子是儿子,凡事抬不过一个理字。

在报爹名字有效的时代,权力是可以世袭的,而且是没有什么限制可言的——就是说,在权力范围内,“理”这个字是无效的。就跟贾府似的,世世代代在袭着焦大当年和老太爷以命拼下来的那点基业。



所以,我私下觉得,我国现在的姓氏体系挺好的。如果不刻意张扬,你压根不知道别人的爸爸是谁。但对于爸爸党、爷爷党、叔叔党们来说,这样很不方便,所以改革我国姓氏体系可以极大的更改他们的命运。从此可以省掉“我爷爷当年说”、“我爸爸是XXX”、“我叔叔是XXX”的口号,直接自报姓名,就能把显赫家世砸出来吓人。比如可以这么起名字:


自己名·爸爸的官衔及名字·爷爷的官衔及名字·姓。这样就又保险,又妥帖。比如:


“施主,感业寺是公共场所,请不要在这里野外露出……”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的名字叫治·文武大圣广孝皇帝世民·神尧大圣大光孝皇帝渊·李!我女朋友是媚娘·礼部尚书士彠·武!你少他妈觉得我就是在啃我爷爷的腐肉,我虽然没啥出息但我有背景我够硬我还能世袭了这些权力!你别以为有啥公正我爹把我大伯和小叔在玄武门干掉了现在有谁知道真相么?要收拾你还不跟捏死个臭虫似的快别螳臂当车!一边去一边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