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独唱团》成《绝唱团》 据称未受相关部门压力

扶纪林 收藏 0 118
导读: [img]http://img5.itiexue.net/1229/12298265.jpg[/img] 独唱团 [img]http://img6.itiexue.net/1229/12298266.jpg[/img] 韩寒 12月27日零点,《独唱团》执行主编马一木在微博上放了一瓶酒的照片,并配文称,“这瓶酒本来是韩寒拿来准备给《独2》上市庆功的,现在要封存几年了。《独唱团》团队宣布解散。我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我坚信我们会重新回来。”此言一出,即在网络




韩寒《独唱团》成《绝唱团》 据称未受相关部门压力

独唱团






韩寒《独唱团》成《绝唱团》 据称未受相关部门压力


韩寒




12月27日零点,《独唱团》执行主编马一木在微博上放了一瓶酒的照片,并配文称,“这瓶酒本来是韩寒拿来准备给《独2》上市庆功的,现在要封存几年了。《独唱团》团队宣布解散。我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我坚信我们会重新回来。”此言一出,即在网络上引起热议,无数网友猜测、质疑《独唱团》停刊的真正缘由。



1'39''视频:韩寒文章尖锐难出版 《独唱团》成绝唱团

12月28日,韩寒在他自己的博客上发表题为“后会有期”的文章,证实了马一木的说法,他表示由于自身能力不够,使得供职于杂志的工作人员和喜欢杂志的读者都把青春耗费在无尽的等待中,所以“经过慎重地考虑,决定无限期地冰封《独唱团》。”


文/本报驻上海记者 巩一璇 图/来自网络


今年7月,《独唱团》第一期正式在全国发售,这本从创刊至今都备受关注和争议的杂志终于面世,以高于国内行业标准10到40倍的薪酬攒来的作者资源果然没让人失望。蔡康永、罗永浩、彭浩翔、林少华、石康等知名人士都在作者列表里。该杂志一经推出,带着“韩少”明星光环的《独唱团》一下就卖断了货,书摊、报纸零售点都没有了存货,首印的50万本书在两天内全部售光,且在当当网和卓越网的图书销售榜单上长时间排在第一位。


时隔半年,再度传出《独唱团》转到北京磨铁图书有限公司名下,现已获得杂志刊号,第二期将于2010年1月上市,但就在2011年即将到来之际,《独唱团》突然宣布解散。


《独唱团》主编:杂志停刊非常突然


该刊执行主编马一木前日正与记者聊天,他向记者表示,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也感到很突然。


“不久前还在进行招兵买马事宜,面试了几个美女。前两天晚上大家一起吃饭,一边聊下一期的内容,一边聊美女,什么前兆都没有。到9点多的时候,韩老师突然特别凝重地说他要宣布一件事,就是我们要解散了。”


马一木接着说:“我们只好跟那个新进的员工说,对不起,你要来的公司倒闭了。”


停刊原因:“韩老板”太大方了


至于停刊的具体原因,马一木说他们也不是特别清楚,估计有大家猜测的外界压力,也有公司的资金周转问题,还有韩寒的个人问题。


“第一期的时候,本来封面都印好了,但韩老师说他对那个封面不满意,要求全部回厂重做,那么一下就用掉了80万。”加上杂志没有广告收入,无法定期出版,所以在资金方面也颇有压力。


除此之外,马一木还笑言,“韩老师也是要养家育女的人,压力大啊。不过他承诺我们说会让我们过个好年,过年前都会一直给我们发工资,之前给大家配置的ipad也送给我们了。”


在谈及团队解散后大家的去向时,马一木和编辑蔡蕾都表示,他们不着急找下家,先休息一阵,缓解一下在杂志社工作期间“坐过山车般的刺激感”,他们说:“我们会再回来的,但就不知来日何时了。”


事实上,对团队的“善后”事宜,“韩老板”比马一木所预想的还要大方,他在博客里说,《独唱团》的团队原地解散后,“留一人处理善后,公司将继续全薪供养团队所有员工半年,作为大家另寻工作的准备”,“已高报酬选中的稿件以及还未刊登的稿件,《独唱团》则将支付1000元一篇的退稿费用,若作者接受一字一元的稿费价格,编辑部将负责推荐给其他优秀文艺杂志”。


而最近跟《独唱团》接洽成功的磨铁图书总裁沈浩波昨天关机谢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只在自己的微博上留言一句 “太难了”,后又更新补充道:“是的,《独唱团》不会再有。我曾试图斟字酌句地为此事找到最合法的解释,不带任何情绪和指向。但最终,韩寒依然选择了用自己的方式,虽然他把博客的账号密码都给了我,表示任我删改,但我只能选择尊重他所写下的每一个字。非常抱歉。也许只是因为我在商业上的无能,导致这样的结果。”


韩寒:相关部门未施加压力


从《独唱团》7月上市至今,就一直被笼罩在一片《独唱团》是否会成为“绝唱团”的质疑声中,这个高调且“叛逆”的文艺杂志没有广告收入,所有资金靠韩寒个人出资养活。马一木说,“我们团队里有很多人对韩老师的能力深信不疑,认为他可以搞定所有事情。”


至于停刊的原因,韩寒说并不是大家所猜测的那样是由新闻出版单位或宣传单位施加压力,“但可能中国相关部门相关人太多,所以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位朋友,我在明处,你在暗处,山不穷水不尽,柳不暗花不明,若能知晓,恰能相逢,我不记恨,但请告诉我,这是怎么了。”


韩寒在博客上还提醒广大读者,现在市面上有很多打着《独唱团》旗号的盗版读物,请大家谨慎购买。最后他说,“因为此事既无关死亡,也无关永别,而冬至花败,春暖花开,都是生活常态,所以并无需惋惜。后会有期。”


《独唱团》成员说“绝唱”


蔡康永:作为帮《独唱团》杂志写稿的人,我很高兴有参加哦。请不要道歉啦,我们只管写东西,比你们轻松多了。有机会再合力做东西吧。


彭浩翔:为《独唱团》结束而默哀一天,微博停写一天。


高晓松:刚接到他们电话,《独唱团》确实二不了了。也好,不该二的时候就坚决不二!韩少约我写的那篇稿子说是还要给稿费,我说不用了,我在自己博客登了算……他们说希望我收到稿费再登,还算《独唱团》的稿。好同志,有始有终!秋意浓,度寒冬,各位,来日方长。


周云蓬:他那个第二本不是一直没出么,所以这事儿也不算意外。常理之中。


林少华:在这个文化环境趋于宽容和理性的大背景下,《独唱团》的停刊还是挺让人意外的,毕竟我们现在平庸无奇的文学领域里需要更多元化的声音,我觉得停刊没什么必要。


路金波:我参与了一点《独唱团》编务工作。这是一本普通的文艺杂志,小小的杂志停刊,在这宏伟时代里不值一提。有趣的是,那些被销毁的杂志含冤而死,因为所有人都在问所有人:谁承担责任?没有答案,世界的无理,使人无力。但愿一个有理的世界给人尊严,一个有爱的世界使人幸福。


马一木:也许我比你们伤心,也许你们比我伤心,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他们总让我们伤心呢?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相信未来。我从来是讨厌这个世界的,但偏偏只有这个世界有好吃的五花肉炒饭。从今天开始,快乐靠自己分泌。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