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牛四大钉子户

253087927 收藏 0 1310
导读:史上最牛四大钉子户 拆迁,是任何一个社会城市建设中的棘手问题,古今中外,概莫例外。早在中国的北魏时期,有关拆迁的“先买权”制度即已出现,并在唐宋时上升为法律。但历史上因为皇权专制、相关法律不健全等因素,拆迁过程中的产权买卖并非公开、公平与合理,所以,才出现了本文介绍的史上最牛四大钉子户 抗旨不遵的少林寺 大唐武德五年(623年)五月,皇帝李渊下了诏,责令拆毁少林寺,解散众僧。少林寺在十三立功僧的率领下,以少林寺虽居伪郑之地,却曾助大唐攻下轘(huán)州并曾劫救秦王为由,

史上最牛四大钉子户


拆迁,是任何一个社会城市建设中的棘手问题,古今中外,概莫例外。早在中国的北魏时期,有关拆迁的“先买权”制度即已出现,并在唐宋时上升为法律。但历史上因为皇权专制、相关法律不健全等因素,拆迁过程中的产权买卖并非公开、公平与合理,所以,才出现了本文介绍的史上最牛四大钉子户


抗旨不遵的少林寺


大唐武德五年(623年)五月,皇帝李渊下了诏,责令拆毁少林寺,解散众僧。少林寺在十三立功僧的率领下,以少林寺虽居伪郑之地,却曾助大唐攻下轘(huán)州并曾劫救秦王为由,硬是抗旨不遵。


因为,就在一年前,也就是武德四年,少林寺刚刚为大唐平定夏国和郑国的战事立下大功,并被秦王李世民亲书嘉奖并赐寺田四千亩,少林寺慧玚、昙宗、志坚等十三立功僧被晋封为将军僧。


而当时的秦王李世民正被太子一党挤兑,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在1500年前的帝王绝对专制时代,大唐皇帝亲自下诏,寺院和众僧竟敢不听从,不拆迁,不离寺,堪称史上最牛的钉子户。


李渊颁布诏书拆毁少林寺的最主要理由是,希望从前王世充所据的“伪郑”之地民心向化,要“永固福田,正本澄源,宜从沙汰诸僧、尼、道士、女寇等”,这其实就是向少林寺下达了“强制拆迁令”。


接到诏书后,全寺上下数百僧人俱不肯服从。上座善护把少林寺僧劫救秦王并助唐军擒拿郑王、攻克轘州之事拟表后,命慧玚、昙宗二人前往觐见秦王,并请代为诣阙进表,恳乞留置少林寺。


少林寺的努力,终于使唐高祖李渊不得不承认少林寺助唐之功,也终于默许“留置”,但是秦王赐予少林寺的四千亩寺田却被收走。这样,就使得数百修行的和尚们断了炊,没有了最基本的生活来源。


尽管如此,当年以十三棍僧为首的少林寺僧人仍旧团结一心,坚持不懈,不肯妥协。四年以后,发生了玄武门之变,太子李建成被秦王射死,李渊禅位,少林寺的后台大老板——秦王李世民,终于当上了大唐国的第一把手,少林寺才又被重新赐地四千亩。李世民登基后还封昙宗和尚为大将军,并特别允许少林寺和尚练僧兵,开杀戒,吃酒肉。寺内有一块《唐太宗赐少林寺主教碑》,记述了这一段历史。


胡雪岩奈何不了剃头铺


杭州城的东南角有座占地十余亩的豪宅,这座豪宅的最早主人,就是清朝的全国首富胡雪岩。胡雪岩当年因为协助左宗棠兴办洋务受到嘉奖,朝廷封其布政使衔,赐红顶戴,紫禁城骑马,赏穿黄马褂。胡雪岩在建造这栋豪宅府第时,大宅西北角有一家剃头铺,怎么也不肯迁移,成了钉子户。胡首富愿意给剃头铺老板比市价多几倍的银子作为搬迁的赔偿,但是剃头铺就是不肯搬走。结果,胡雪岩一直到临终都没有动得了剃头铺。


当年的胡雪岩也算牛人,但穷当当的剃头铺更牛!全国的首富照样奈何不了小小的剃头铺。


“周顺房”嵌在蒋家大院


蒋介石当上“中华民国”总统以后,想把位于浙江奉化武陵镇老家的旧房子拆掉扩建一下,于是要让周围的邻居拆迁,好给蒋家腾出地盘。邻居们得知蒋家扩建房子的事后,都纷纷让出自己的宅基地,可是隔壁卖千层饼的周顺房的主人却不愿意腾出自己家的地盘。


原来,周顺房的主人与蒋介石是儿时的小伙伴,并且和蒋介石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并不把他看成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大人物。周顺房的主人接到拆迁通知后,曾放出风凉话说:“瑞元(瑞元是蒋介石的小名)当皇帝了,他让我搬,我不得不搬……”并执意要让蒋介石亲自来说。蒋介石听后叹曰:“迁不迁由他去吧。”这个周顺房,因而被戏称为民国最大的钉子户。


今天我们到蒋氏故居,会看到蒋家面临剡溪的大院右侧,有一个“周顺房千层饼店”,嵌在蒋家大院的一角,显得有些“另类”。


和皇帝打官司的德国磨坊主


1866 年 10 月 13 日 ,刚刚打赢对奥地利的“七周战争”,把 500 万人口和 64 万平方公里土地划入普鲁士版图的威廉一世,在大批臣属的前呼后拥之下临幸他在波茨坦的一座行宫。然而,行宫前的一座破旧磨坊却让他大为扫兴,他想拆除,但磨坊并不属于王室;他想赎买,奈何磨坊主死活不卖。暴怒的国王强令拆除,但被磨坊主起诉至法庭。


本来平民告国王已经是破天荒头一遭,但审理案件的三位法官毅然一致裁定:被告人因擅用王权,侵犯原告人由宪法规定的财产权利,触犯了《帝国宪法》第 79 条第 6 款;责成被告人威廉一世,在原址立即重建一座同样大小的磨坊,并赔偿原告人 150 马克。


那时,欧洲已经有了完全独立的法院。法律规定,包括皇帝在内的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被告。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这一次威廉一世不但真的坐在了被告席上,而且还输掉了官司。法庭最后判皇帝败诉,必须在原地按照原样重建磨坊,另外还得赔偿磨坊主人的经济损失。对于法院的判决,威廉一世只得表示顺从和执行,重建了磨坊。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威廉一世和磨坊主人都相继离开人世。由于经营不得法,磨坊主的后代面临破产的厄运。在无可奈何之际,他给威廉二世写了一封信,表示愿意把磨坊转卖给皇帝。


读到这封信,威廉二世感慨万分。他觉得这座磨坊与众不同,是历史的见证。它代表了司法独立和公正的形象,必须作为一座丰碑永远保留下来。威廉二世亲自写信,对小磨坊主好言相劝,希望他能够像当年他父亲爱护自己的生命那样爱护自己的磨坊,代代相传,信末的落款是“你的邻居威廉”。威廉二世还赠送了小磨坊主几千马克,以帮助他还清所欠的债务。


小磨坊主收到信和钱后,非常感动。他表示要铭记往事,再也不把这座磨坊卖掉。直到现在,这座象征司法独立和裁判公正的古老磨房还屹立在波茨坦的土地上。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