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打靶比赛

dbszyk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三十八章 打靶比赛 一千多斤野猪肉和八匹马肉三个师的人吃,分到每个人碗里也就没有几块。在分野猪肉时,因为五龙寨连队被红十一师收编为一个营,多少与红胜苏维埃独立营有些亲戚关系,他们就要求要一条公猪肉,说吃了有劲。结果煮好后一吃,满口的骚臭味。陈再道师长就骂领野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三十八章 打靶比赛


一千多斤野猪肉和八匹马肉三个师的人吃,分到每个人碗里也就没有几块。在分野猪肉时,因为五龙寨连队被红十一师收编为一个营,多少与红胜苏维埃独立营有些亲戚关系,他们就要求要一条公猪肉,说吃了有劲。结果煮好后一吃,满口的骚臭味。陈再道师长就骂领野猪肉的:只准奸人做,不准奸人富。

这次反攻,虽然王陵基不在,可红军攻到宣汉县的胡家时,敌参谋长果断指挥,调动人马迅速将红军撕开的缺口堵上了。激战一夜一天,敌人阵地毫无松动。看来反攻时机未到,徐总指挥便命令部队全部撤回到原来阵地。

敌人没有了主官,看来能过个清闲年了。独立营没有阵地可守,倒成了机动部队。大年初一,张占荣正准备带大家又去打猎时,保卫局又来人,要他和钟家安去一趟。

张占荣知道是胡德云放跑张邦本的事。这回,估计钟家安的问题要严重些。在去保卫局的路上,张占荣就想,要是哪次打仗,能和李锡之在一起就好了,他一定能想个方子把他弄死。

被先审的是钟家安。在审张占荣时,李锡之开口就问:“你为什么要安排一个投诚人员去押送张邦本?”

“胡德云虽是投诚人员,可他作战一直很勇敢,鬼晓得他要叛变。”

“你应该估计到这一点。”李锡之说,“最低来说,你犯了用人不当的错误。”

“这一点我承认。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因为我的失误,我的救命恩人程尚银牺牲了。”

李锡之也沉默了。见张占荣流下泪来,李锡之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你还缺少革命斗争的经验,作为一个红军指挥员,以后做任何事情,都得周密考虑才行。你回去吧!好好想想,多总结经验教训。”

“李局长,你还是关我两天吧,我心里会好受些。”

“回去吧,我哪会无缘无故地关你呢!”

在回去的路上,张占荣对李锡之的态度一下又转变了。看来,他不是故意在给自己为难,原来被关禁闭,看来真的是自己做错了。

放跑张邦本,看来很严重的事情,就这么算了。钟家安也只是被问了一些情况,就同张占荣一起被放了。刚回到驻地,红胜县苏维埃的慰问团就到了。在舞龙船的队伍中,张占荣看到了周英兰。她脸上涂得红红的,扮着观音,摇着纸船,拖声嗲气地唱着《十修洛阳桥》。战士们个个大声喊着好,可张占荣的心情却怎么也好不起来。看了一阵,他就回到了自己的临时茅草棚中。

周英兰还是钟家安带着才找到张占荣的。独立营就驻扎在一片山梁上,这里没有住户,全是森林,战士们御寒,就只得自己搭建窝棚。当得知程尚银牺牲的消息,周英兰也哭了。在天官寨山洞里,如果没有程尚银兄弟的接济,他们不知会过成啥样;被民团追赶,如果没有程尚银冒死相救,他们也许早不在人世了。一想起这,他们哭得更加伤心了。

独立营来了个女家属,一入夜,那些寂寞难耐的战士就悄悄地摸向营长的窝棚听响动。可听了半夜,他们说的还是程尚银的事。第二天,张占荣组织打猎时,才发现很多战士打不起精神。一问大家怎么回事,大家笑了,可就是没人说。最后还是钟家安说,是周英兰来影响的。张占荣骂了句:没出息!就带领大家出发了。

年前的反击战没有成功,一是条件还没成熟,二是部队战斗素质还很差。趁过年的战斗空隙,红军进行了大练兵活动。全军在皇城寨举行的打靶比赛中,前线首长竟没安排独立营参加,这让大家很不服气。

“我们不就是地方部队吗?可打郝耀庭时,正规军没见把他围住?”有的战士这样嚷嚷。

“就是嘛!我们虽是地方部队,可在罗文打刘邦俊时,只用石头就打得敌人狼狈逃窜,他们行吗?”

“没有我们挖战壕,修木城,他们的沟子(屁股)都要现在外头。”有人调皮地说。

一句俏皮话把大家的不满情绪笑得烟消云散了。张占荣抓住机会说:“正规军不让我们参加,我们自己练。我们不打死靶子,还是去打野猪。”

“打个捶子,”钟家安不满地说,“打来也给他们分,老实我们就是打猎的,就比正规部队低人一等?不去。”

“对,不去,凭啥不让我们参加比赛?”周英兰也说。

“都反了你们啦!”张占荣一看势头不对,有干部们跟着起哄,大家就不会听话。“老子叫打野猪就打野猪,哪个狗日的不去,老子就把他关起来。”

战士们都不吭声了。周英兰却犟起来:“你凶啥子凶?我又不是你的兵,你爱哪去哪去,我就是要去参加比赛。”说完她就走了。

打靶比赛都是各部队选的标兵。红四军、九军、三十军、三十三军都集中在此,比赛正进行着,周英兰要进比赛场,却遭到警卫的阻拦。

“凭啥打靶比赛只准你们正规部队参加,我们苏维埃的部队就不是红军部队?”

“没有安排你们,就不能参加。”警卫说。

“徐总指挥办事不公平。我要找徐总指挥辩理。”周英兰故意提高声音,大声嚷嚷。

听见这边吵闹,徐向前走了过来,问:“谁说我办事不公?”

“你办事就是不公。”周英兰得理不饶人:“我问你,苏维埃的独立营是不是红军?”

“是呀!”

“这是不是红军打靶比赛?”

“是!”

“那些红军部队都能参加,为什么独立营不能参加?”

“能参加呀!”

“那为什么不通知?”

“对不起,可能是忘了。”

“总指挥,这就是你不对了。你轻描淡写地说忘了,可你知道多伤独立营战士们的心吗?他们又只好去打野猪了,好像他们不是能打仗的红军,倒像专门为红军改善生活的打猎队。”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是我忽略了。”徐总指挥真诚地说:“你是张占荣的爱人吧,你代我向他赔礼道歉。”

“张占荣同意,让我代表独立营参加比赛。”

“你,能行?”

“你又官僚了。告诉你,自从参加红军,我一共打死过九个敌人。”

“呵,还是个女英雄。去吧,去参加比赛。”

一听说红胜县苏维埃独立营派了个女战士参加比赛,大家热烈地鼓掌。这掌声中,多数是喝倒彩看笑话的。各部队每个连以上部门都派选手参加,三百步的步枪、两百步的机枪、一百步的手枪比赛,已经有许多选手被淘汰下来当了观众。周英兰最拿手的是步枪,十发子弹下来,她就打了九十四环,引得赛场一片喝彩,掌声雷动。直到机枪手枪比赛下来,周英兰竟以二百六十八环的总成绩得了个第三名,让得第四名的红四军王宏坤军长气得大骂参赛队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