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三卷 北美之火 第二十章 新奥尔巴尼(5)

赤色风铃 收藏 2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从头顶传来的涡轮喷气式发动机的巨大轰鸣声就像是死神降临时的啸叫,随着飞机与地面的距离的缩短而不断增强。李南柯的耳膜已经感到了一阵尖锐的刺痛,仿佛有数以百计的微小虫子钻到了中耳道里,但他却对此毫不在意,只是睁大了眼睛瞪着那个俯冲下来的黑影。他无法想象出自己被这个以数百千米时速冲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从头顶传来的涡轮喷气式发动机的巨大轰鸣声就像是死神降临时的啸叫,随着飞机与地面的距离的缩短而不断增强。李南柯的耳膜已经感到了一阵尖锐的刺痛,仿佛有数以百计的微小虫子钻到了中耳道里,但他却对此毫不在意,只是睁大了眼睛瞪着那个俯冲下来的黑影。他无法想象出自己被这个以数百千米时速冲下来的东西撞上会是个什么样子,但他也很清楚,除非发生奇迹,否则他肯定得像这个时代的人常说的那样“踏上征途”了。


——但奇迹确实发生了。


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就在那架飞机眼看着即将和呆立在地面上的李南柯“亲密接触”时,它的飞行员似乎又恢复了对它的控制,这架飞机像一只俯冲掠食的金雕般,在离地仅仅十几米的高度向左侧绕了个180度的急转弯,接着竟然成功拉起、垂直爬升上了高空,开始在新奥尔巴尼的上空盘旋起来,只留下了李南柯呆呆地站在原地,活像是一个被挂在木架上的稻草人。


“将军在上!小子,我知道你打算证明自己有种,但也犯不着玩命吧?”在茫然中,李南柯听到的——或者说,他能清晰地听到的第一句话是卡德上尉急促的喊声,“你难道不知道……”


“那个图案……”李南柯的脑子里现在一片混乱,就像是有人用一柄斧头在里面砸了个遍,将他的所有逻辑思维能力都搅成了一堆混乱的片段。他一时间甚至没法理解卡德上尉的话,“机翼下面的……”他下意识地低声咕哝着,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


“嘿,老兄,快走啊!”就在他发愣的当儿,老鼠和哲学家从树林里折返了回来,从一处缺口跑回了训练营的围墙里(这个缺口本来被沙袋堵了起来,不过前两天又被扒开了),他们一左一右拽住了李南柯的双臂,像拖伤员似地将他往树林里拖去,“快到掩体里去!那混蛋随时可能回来投弹!”


现在,训练营内已经基本上看不到什么人影了,只剩下卡德上尉和两个做杂务的雇工还在围墙内——他们正努力将一只相当沉重的木箱从训练营内搬出来。李南柯不知道那里面装了什么,但他估计,那一定是某些重要的东西。但令他吃惊的是,他们还没走出围墙,卡德上尉就突然停下了脚步,并伸手指向那架正在低空中盘旋的飞机,朝着那两个雇工说了些什么,另外两人立即将箱子放了下来,开始抬头朝着空中张望起来,仿佛空中飞着的并不是一架随时可能朝着他们丢下炸弹的轰炸机,而是别的什么有趣的东西。


“嘿,小子!我还真不知道你认识联盟空军侦察机部队的图标!”卡德上尉朝着那些逃进树林的新兵们挥手喊道,“出来吧,蠢货们!这不过是架改装成侦察机的B-30!不会炸烂你们的屁股的。”


“我?”当惊魂未定的新兵们纷纷离开树林里的防空掩体时,李南柯仍然呆站在原地。他花了好几秒钟整理一团乱麻似的思路,才算是理出了个头绪来:在刚才那个千钧一发的时刻,他确实注意到了那家飞机机翼下喷涂的图案:与卡德上尉几分钟前展示的图标完全一样的、带有抽象双翼的金色眼睛。看来,那应该就是侦察机部队的标志了。李南柯摇了摇头,不管这是架什么飞机,它刚才差点把我砸扁倒是真的。


“这架侦察机一定是出了机械故障,所以才飞到了这里。这一带可没什么值得侦察的东西,”卡德上尉望着在低空中盘旋的飞机,向李南柯问道,“将军在上,幸好这玩意没栽在训练营里。小子,你是怎么知道那架飞机不会坠毁的?”


李南柯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呃……这……”他本想要说自己刚才只是被吓呆了,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实话实说实在太过丢脸,于是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打算另编一个理由,但一时间却又什么也想不出来。幸好,卡德上尉和其他人的注意力很快就都集中到了那架飞机上,没有继续追问这个让他难堪的问题。


也许是发现了这架B-30并非是前来空袭的,四周刺耳的防空警报渐渐停了下来,但散布在各处的防空阵地仍在朝这架出了故障的侦察机不断开火,星星点点的小口径高射炮弹爆炸的烟幕与高射机枪曳光弹留下的痕迹布满了铅灰色云层的天空,火箭弹和“铆钉”便携式防空导弹也时不时地在空中拉出一道道绳索般的尾迹。虽然侦察机驾驶员竭力试图躲过地面火力,不过出了故障的引擎却限制了他爬升或是机动的空间。有那么一会儿,李南柯以为这架飞机似乎会在哈德孙河河面上迫降,但还没等它接近河岸,就与一道腾空而起的灰色烟柱撞了个正着,凌空炸成了一团混合着橙色与灰色的火焰,机身碎块纷纷扬扬地从空中四散落下,活像是礼花炸开后四散的火星。


“该死,真该死,”哲学家仰头望着那个不断翻滚、扩散的火球,用力咽了口口水,那神情活像是一个在感恩节前夜突然得知明天的火鸡大餐取消的小孩,“将军在上多好的飞机啊。反正它肯定也飞不远,只能在河面上迫降。这些家伙为什么非要浪费一枚便携式防空导弹呢?”


“看看,这就是国民警卫军成员的典范,”在他身后,一个绰号叫“卡巴刀”的矮个子用不无尖刻的语气评论道,“班长同志,您可得向哲学家好好学习学习,我敢保证,他刚才脑子里想着的一定是那架侦察机的飞行员身上的装备能在基地市场上卖多少钱。”


对于这一不大客气的评论,哲学家倒也理直气壮地点了点头:“那是当然。我们现在可是在为他妈的人类文明的伟大复兴而服役,难道就不能弄点合法的战利品?不然……”他在说话的同时,双眼还死死地盯着那些从空中坠落的飞机残片,一副不死心的样子。


“集合,混蛋们!”最后结束这次不太愉快的插曲的是卡德上尉的集合口令,“集合!这次你们表现得真他妈糟糕,看来我得让你们在面对真正的空袭之前学会什么叫秩序!”他和其他教官们一边喊着,一边踢着那些行动实在太慢的家伙的屁股,把他们赶回了棚屋,“我保证,你们每个人都会为今天的表现后悔的。”


好吧,不管怎么说,至少我今天算是过了一关。在重新回到棚屋里1座位上时,李南柯的心中突然翻腾起了一阵令他感到压抑之极的失落和迷惘。但明天呢?以后的十五个月呢?即使我能活过这十五个月,以后我又能做些什么?他不停地询问着自己,思索着这些问题。但最后,他还是不得不承认了一个令人沮丧的现实。


——他不知道。



2172年2月8日下午14:00,本州岛南端,新横须贺海军基地。


在“哈里发欧麦尔”号两栖登陆舰阿拉伯风格装饰的宽敞的舰桥指挥室中,披着陆军毛呢大衣的罗翔正烦躁地踱着步子,一次又一次从地上铺着的那张绣满金色《古兰经》经文的深绿色地毯的一头走到另一头,不断神经质地将随着舰体摇晃而晃到他眼前的织金窗帘掀到一边。这艘阿拉伯军舰装潢得过于华丽(当然,也很容易在被击中后引发火灾)的指挥室让他感到非常不舒服,就像是一个吃惯素食的人突然面对一大堆油腻似的,但这并不是他现在急躁与担忧情绪的主要来源。


在他面前,在那层满是盐垢的钢化玻璃之外,远方深黑色的海面上低低地压着一层几乎与海水一样黑的云层,让海天之间的空间显得格外狭小压抑,如同一个巨大的、没有出口的黑色牢笼。几束微弱的天光从乌云缝隙间透下来,被巨大的涌浪折射得支离破碎。一排又一排的巨浪如同呈散兵线冲锋的步兵团,接二连三地砸在横须贺港口外狭长的双层防波堤上,接着被撞成一团淡白色的碎末。但前一波的浪头带上防波堤的海水还没流光,下一波浪头又冲了上来,似乎一刻不冲破这道由水泥和石块构成的、阻挡它们冲上陆地的防线,它们就一刻不会停歇。


见鬼的北太平洋风暴!真他妈的该死!罗翔从鼻孔里用力呼出了一口气,愤怒而又无奈地想道。


一个星期了!自从“哈里发欧麦尔”号遭遇从北极南下的高压气团、驶入横须贺避风开始,已经整整一个星期过去了。在半个月前,罗翔和他的“黎明之子”部队的全体成员们在新旅顺基地登上了这艘革命军事委员会从阿拉伯海军借调的大型登陆舰时,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可以在一个月后到达美洲西海岸。但是,一大片由东西伯利亚南下的强冷空气让他们的计划变成了泡影,而更糟糕的是,由于是在执行绝密任务,无论是罗翔,还是其他的“黎明之子”部队成员都被严禁离舰。由于只能呆在狭小的舱室里无所事事,大多数人都像一群被装进玻璃瓶的的非洲野蜂般变得越来越暴躁不安。罗翔估计,如果继续让这种危险情绪积累下去,其中的某些家伙就算炸掉军舰都不是不可能的。


当然,他也曾经与“哈里发欧麦尔”的舰长阿布.塔希尔.卡尔迈勒.基尔库克上校交涉过,询问他是否能在8级海况时尝试出港,但卡尔迈勒上校却坚持认为,他不能为了他们的“莫名其妙的任务”而让阿拉伯海军吨位最大的军舰处于危险之中——即使革命军事委员会为了借用这艘军舰已经向阿拉伯军队提供了一个营的“昆吾”B型主战坦克。除非海况降到6级以下,否则他宁愿游过太平洋,也不会命令军舰出港。罗翔也曾经联络过雅鲁泽尔斯基大将,希望他能派遣一艘“天赋人权”级重巡洋舰或是“青要”级航空巡洋舰来接走他们,但同样毫无用处——联盟海军所有排水量超过1000吨的舰船都已经投入了向失去白令陆桥的美洲驻军的给养运送行动中,甚至连勘测船和医院船都已经全部派上去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必须租用阿拉伯海军的军舰的原因。


“将军在上!这他妈的风暴还要持续几天?”当罗翔在指挥室里转了不止第几百圈之后,坐在指挥室一侧的沙发上的那个人终于说话了,“如果我们再不快一点,也许等到这艘破船爬到美洲海岸时,迎接我们的就是叛乱分子的岸防炮了!”


“温暖,别激动,我想美洲西海岸还不至于那么快就完蛋,”罗翔朝着对方看了一眼,目光正对上了那双血红色的、充满了病态的狂热情绪的眼睛,这让他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共和国卫队在新西雅图基地有整整两个机械化步兵团,还有至少一个团的巡道兵和……”


“那座基地里聚集了多少寄生虫和我没有关系!我们是去宰掉那些四条腿的外星怪胎的,而不是和叛乱分子交战!在这些外星畸形儿对党和国家的事业造成实质性的损害之前,我们必须彻底消除威胁!”罗翔皱起了眉头,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对方尖细的声音中带着的急躁与狂热——这个代号“温暖”的女人也是令他担心的不确定因素之一。由于遗传的白化病基因,她的皮肤呈现出病态的惨白色,双眼则由于缺乏色素而透着令人生畏的血红,看上去活像是一个从坟墓里钻出来的怨灵。与“黎明之子”的大多数成员不同,这个曾经是共和国卫队“汉莫拉比”师师属机械化侦察连指挥官的女人至少在军队内部已经是“小有名气”了。不过她的名气并不主要来自她在埃塞俄比亚保护国和东南非洲行政区的反游击作战中的战绩,而是源于她酷爱收集一些特殊的战利品——诸如晒干的人耳朵、手掌或是喉骨——以及喜欢以“防止泄密”为名,将作战区域内每一个不是友军的人统统干掉的癖好。他一点也不怀疑,她正打算在北美也这么干上一票。


罗翔扭过头去,尽量不去看那双血红色的眼睛——那总是让他联想起那些隐藏在阴暗角落里、伺机择人而噬的野兽的眼睛。“少校同志,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我必须重申一遍:党和国家这次交给我们的任务是‘调查’而不是‘消灭’那些疑似外星生物。至少我个人认为,如果能通过和平交往从他们那里获取先进技术,对于党和国家的事业将是极为有利的。”他刻意强调了“党和国家的”这个定语——罗翔知道,这个女人对“党的事业”的狂热以及对其它一切事物那近乎偏执的仇恨是同样著名的,如果想让她相信某件事是有意义或是正确的,那么你必须强调那对“党和国家”有利。


“假如我们把那些家伙的腿一条条地剁下来,然后塞进他们的嘴里,我想他们会更愿意交出他们的技术——假如他们有嘴的话。”在说这话时,“温暖”的语气可一点也不能让人感到温暖,“我不相信我们能和任何外星人和平交往,将军同志。这些家伙不远万里来到地球,极有可能是企图破坏我们伟大的复兴社会主义事业。只要这些外星渣滓不被彻底铲除,党的事业就没有任何安全可言。”


“我认为,这个问题可以等到我们确认出现在美洲的确实是外星人时再说,,”罗翔明智地选择了转移话题,“根据堪察加保护国的气象站的预报,这片高压气团最多再过三天就会减弱了,到时候我们就能继续向美洲前进了。虽然在横须贺耽搁了十来天,但如果我们的行动够快的话,还是来得及按原计划在三月底在落基山区建立秘密营地的。然后……”


“将军同志,我想我们的计划大概要有些变动了,”一个低沉的声音打断了他。接着,指挥室的舱门被推开了,“从北美新圣苏玛丽基地发来的重要消息。”那个代号“豺狼”的光头作战参谋将公文包放在了铺着华丽的阿拉伯风格织锦桌布、摆着精美的茶具(不过罗翔从没用过)的雕花红木桌子上。


罗翔狐疑地盯着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文件:“新圣苏玛丽?那里又关我们什么事?这次行动的目标区域可是落基山区。”


“不再是了。”就在两人说话间,几张照片的复印件已经被“豺狼”摆在了桌面上。这些照片明显是在非机上拍摄的,质量非常糟糕,对于那些没有学习过判读这类照片的方法的人而言,这张纸上印着的不过是一堆混乱的墨渍。不过,罗翔却能够看出一些个中奥秘来,“这是……飞行器?大气层内专用的飞行器?”在将眼睛凑到桌面上仔细端详了好一阵之后,罗翔迟疑地问道。


“豺狼”嘶哑地笑了几声,也不知是赞许还是苦笑。他扶了扶自己的圆框眼镜:“正是,将军同志,这是我们的空军第79联队的一个‘杜宇’战斗轰炸机双机编队在两天前于密歇根湖以西拍摄到的,当时,这架有着怪异的菱形机翼和更加诡异的三角形进气口——当然,这只是飞行员的猜测——的淡蓝色飞行器正在以1.8马赫速度向西南方飞去。我们的飞行员试图打开加力追击,但没能成功。他们宣称,这架飞行器似乎是以巡航速度飞行的。”


“超音速巡航!”罗翔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噢,该死的,情况看来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多了,“也许这其实是一架战前生产的美军无人战斗机呢?”他反问道。就在不久前,共和国卫队“尼布甲尼撒”师在死亡谷的勘探队就因为在挖掘中意外激活了地下美军基地的防御系统,结果遭到了如同野蜂般成群冒出的无人战斗机的袭击,那支倒霉的勘探队连同赶去支援的一个战斗轰炸机中队几乎伤亡殆尽。


“这个可能性曾经被考虑过,但已经被基本排除了。”“豺狼”摇了摇头,“第一,我们的旧美军档案中没有任何哪怕是概念机型的外型与这种飞行器一致。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的人在落基山附近的发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