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双英传 九一八 第十四节 不留俘虏

ls1030 收藏 23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size][/URL] 警察不是军人,他们手中除了步枪和手枪之外,连手榴弹都没有!眼睁睁看着日军坦克向着被打得千疮百孔的城门碾压过去,公安局长眼巴巴瞅着身上挂满手雷,手中还提着掷弹筒的邱良军。 邱良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摸出三枚手雷,用布条把手雷捆在一起。等到日军坦克冲到城楼下面的时候,他把三枚手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


警察不是军人,他们手中除了步枪和手枪之外,连手榴弹都没有!眼睁睁看着日军坦克向着被打得千疮百孔的城门碾压过去,公安局长眼巴巴瞅着身上挂满手雷,手中还提着掷弹筒的邱良军。

邱良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摸出三枚手雷,用布条把手雷捆在一起。等到日军坦克冲到城楼下面的时候,他把三枚手雷往城砖上用力一磕,旋即探出头,把引信已经触发的手雷向已经冲到城门口的日军89式坦克用力掷去。

手雷打了个旋,不偏不倚,刚刚从侧面滚入到日军坦克履带中。

丑陋的89式坦克车底骤然迸溅出一团橙黄色的火球,碾压地面的履带戛然停止,断成两截拉在地面,浓黑翻红的烈焰随即从发动机盖板上喷涌而起直冲上城楼。

投出手雷的邱良军迅速一缩头,密集的弹雨瓢泼上城头,紧紧擦着他的头皮呼啸而过。人刚刚缩回到女墙之后,长串子弹就降低了高度“噼里啪啦”全部打在城砖上。

看到日军坦克被炸毁,城头的中国警察发出一阵欢呼声。

“好兄弟!干得漂亮!”局长爬了过来,轻轻拍了拍邱良军的肩膀。

城头的警察们随即从女墙的射击孔后面射出步枪,“乒乒乓乓”放了一排枪。

只可惜这些警察们的枪法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一排枪过去,城下的日军士兵就没倒下几个。不过刚刚从起火的坦克中逃出来的四名日军坦克手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距离实在太近,一排枪弹击中他们的后背,除了一名坦克手连滚带爬的逃了回去之外,其余的三人全部被打成马蜂窝倒在起火的坦克边上。

不过警察们没有高兴多久,城下的日军大正三年式重机枪又一次发出咆哮声,从城下泼洒上来的弹雨密集横扫在城头,城砖上连续迸溅出红黄火星,向四处飞溅开。

日军原本以为,守在城头的不过是一些没有多少战斗力的警察,只要他们一打枪,坦克向城门一冲,上面那些中国警察就会老老实实的举手投降。哪知道刚一交锋,就被人炸毁一辆坦克,还被打死六人。

恼羞成怒的日军指挥官于是下令发起猛攻。

城头这些中国警察又曾何时见识过如此绵密的火力?他们平时不过是抓一下小偷,吓唬一下地痞流氓。平日里连步枪都很少开,又哪里见识过如此凶残的敌人。这些警察吓得纷纷趴在城砖后面,连头都不敢抬,又谈何反击。

事情并未如此结束,数名日军掷弹筒兵蹲下,以手扶住掷弹筒,抓起榴弹就塞进弹膛中。

令人心悸的裂帛般尖啸声中,一大排榴弹从天而下。城头再次响起滚雷般的爆炸声,无数碎片箭簇一样飞溅四射而出。不少警察被锋利的破皮击中,浑身喷出血雾不甘心的倒在城头。

日军的野炮和山炮也开火轰击,城楼顿时火光冲天。屋梁上碗口粗的木梁在爆炸声中纷纷断裂,碎木片和木屑随着喷涌翻滚的火球四处横飞。

在日军的火炮、重机枪和掷弹筒肆虐下,城头警察死伤无数。

“局长!挡不住了!快撤吧!”嘴巴上还没有长出胡子的小警察哭喊着央求他们的局长。

“不能撤!黄处长有令!抵抗到底决不弃守驻地!”局长吼道。

轰鸣的爆炸声掩盖住一声枪响,一名日军掷弹筒手钢盔上喷出一道血箭,仰面向后躺下。

邱良军打出一颗子弹,把一名日军送回了日本,便爬到局长边上:“局长,撤退吧!您说的没有错!留下这条命,日后多杀鬼子!现在犯不着和他们死磕啊!”

“撤?往哪里撤?我们一退,恐怕整个沈阳都要丢了!”局长从青色石砖上拾起满是弹孔的帽子,拍打了几下又戴在头上。

“走!我们先去商埠地北市场的三分局!那边肯定有鬼子的内应已经包围他们了!我们去救他们去!”

局长将信将疑的看着邱良军,从对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种领头人的自信,让他感觉到一种不可抗拒的气势。对方如炬的目光,使得他不知不觉一口答应下来:“好!一切听你的安排!”

“撤!”局长转头挥了下手。

在局长带领下,幸存的警察带着伤员和阵亡的伙伴撤离城头。邱良军走在最后负担起断后的任务。

日本人也没有把大量炮弹白白浪费在他们认为不堪一击的警察身上,一名少佐军官拔出指挥刀向已经满目疮痍的小西边门城楼一指:“杀嘎嘎!”

日军士兵猫着腰向前移动了几步,发现没有抵抗,没人开枪,更没有人从城头投下手榴弹。于是有人大胆的试探几下,发现还是没有抵抗,便有人走上前去,打开了被坦克炮打得千疮百孔的城门。

城门开了,里面空无一人,没有遭遇抵抗者,只看到大街上一大群警察的背影正在远去。

“追上去!杀光那些胆小的支那人!”日军军曹见状拔出指挥刀向前一指。

成群结队的日本兵刚刚涌入城门内,就听到“嗖”一声飞行物体破空而至的声音。

“有榴弹!快卧倒!”涌入门洞内的日军纷纷趴下,后面的日本兵不知道情况却冲上来,慌乱的人群撞成一团。

就在此刻一枚掷弹筒射出的榴弹准确落在门洞内,扎堆的日军人群中登时腾起一团橙红色的火球,四十八瓣破片在狭窄的空间内横飞,切割到柔软的人体中,倏然飞溅起阵阵血花。

由于日军毫无防备拥挤成一团,邱良军射出的这一枚榴弹一下就收割了十多名日军的生命。

邱良军并没有恋战,打出榴弹后手脚麻利的背起掷弹筒,提起步枪就跟随着撤退的警察向第三分局方向撤退。

发现对手居然有一名对他们威胁极大的掷弹筒手,日军也不敢太放肆的放开手脚追赶,却是迅速散开阵型,一边打枪边追赶。

“嗖嗖嗖”灼热的子弹不断从撤退的警察背后呼啸而来,打在大街上腾起阵阵尘土。

不时有不幸的警察中弹,发出惨叫声倒下。后面的日本兵追赶上来,明晃晃的刺刀狠狠刺向受伤警察的胸膛,带血的刺刀拔出,鲜血染红了沈阳的街头。

肆虐的日本兵并不是可以任意施展暴行而不受到任何惩罚,撤退中的邱良军不时向后面射出子弹,每一声枪声响起,都有一名日本兵一头栽倒在街头。

邱良军一枪撂倒一名日军士兵,提起枪一拐弯闪入街角中,他嘴里骂了句:“狗日的小鬼子!来吧!你爷爷的子弹多得是!”

日本人追赶过来,刚刚追过街角拐弯处,一个平端着歪把子机枪的家伙被套在邱良军的准星中。“八勾”一声凄厉的枪声,这倒了血霉的家伙眉心多出一个透明的血窟窿。

未等到日本人明白过来,一名手持指挥刀的家伙像木桩一样重重一头栽倒在街头。

“支那神枪手!”连续被人用一支步枪打死了十多人,日本人这才明白过来对面的警察中居然还夹杂着一名神枪手。

狙击手的价值在于让敌人心惊胆颤,而不是在于打死多少敌人。邱良军凭借着一支手动式步枪,让日本人不敢放肆追赶撤退的警察,保障了绝大多数人的安全。

就在此时,距离第一分局最近的商埠地北市场的沈阳市第三公安分局正遭到日军先头部队的一个小队围攻。日本人并不多,他们先剪断电话线,并准备警察局发起攻击。

警察局内有中国警察走出警察局制止日军,被日军开枪射杀。里面的警察被迫开枪还击。双方经过一番交火,警察毕竟不是日本正规军的对手,遭到损失之后只好退入大院内固守。

而外面的日军先头部队人数不多,他们也没有贸然发起攻击,只是封死了大院门口,等待增援的大队日军赶到再进攻。

临近第三分局外围的时候,邱良军让公安局长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你们这里等着不要动!我先去把小鬼子的警戒哨干掉!然后你们等我命令再突然袭击!”

说完,邱良军便一个人先从日本人的背后摸了过去。

悄悄走出没有多远,邱良军就发现日军三挺歪把子机枪都布置在屋顶,即能居高临下封死大院内警察的出路,机枪的副射手还“兼职”充当警戒哨的任务,以免有人从后面偷袭他们。而日本人爬上屋顶所用的楼梯是在他们步兵那一边,任何人都很难爬上屋顶去袭击他们。

日军的布置可谓是十分科学合理,只可惜他们碰到的是邱良军,而不是当年的中国士兵。

邱良军避开日本人的视野,悄悄向布置位置最高的一挺机枪靠近。来到墙角下,他就像是壁虎一样无声无息爬上屋顶。等到人上去之后,屋顶的两名日军士兵还不知道侧面有人上来。

还没等这两名日军士兵反应过来,已经出现在敌人侧面的邱良军右手一拳打在日军副射手太阳穴上的同时,左手的刺刀就已经割断了日军机枪手的咽喉。

消灭了日军机枪手,邱良军从日军士兵的尸体上搜走子弹、手雷和银元,临走时把日本人的机枪也提起来带走。接着,他又如法炮制,敲掉了另外两挺机枪。

不一会儿工夫,在路口等待的警察局长看到邱良军抱着三挺轻机枪回来,连忙迎上去:“兄弟,你哪来的那么多机枪?”

“我刚刚干掉六个鬼子!三挺机枪都成为我的战利品!”邱良军回答道。

歪把子轻机枪虽然是一种很差劲的轻机枪,可是对于火力很弱的警察而言,多了三挺轻机枪,那简直是从地下到天上的转变!听了邱良军所言,警察局长禁不住翘起大拇指:“兄弟厉害!”

局长现在已经是对邱良军佩服得五体投地,刚才一路过来,邱良军凭借一支步枪就不知道消灭了多少个鬼子。现在居然无声无息又缴获了三挺机枪!不过现在不是邱良军骄傲的时候,他必须要尽快救人,以免日军增援部队赶到那就晚了。

“局长,你让你的弟兄听我的命令,日本人的警戒哨被我除掉了,我们现在从敌人背后摸过去,等到靠近,突然一排枪,肯定能把他们打得晕头转向!”

局长点了点头:“好!俺听你的!就这样干!”

日本人忽然听到身后响起一阵嘈杂声,他们还以为是自己的援军到了。日军小队长扭头一看,只见他们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几十名中国警察。

“开火!”第一分局长一声令下。

五十多支步枪和三挺轻机枪同时发话,距离近,日本人又没有防备,第一排枪就把这个小队的日军撂倒一半。

剩下的日军士兵匆匆忙忙转头想要组织反击,可是邱良军手里那挺机枪却是紧紧的盯住他们不放。手指勾下扳机,歪把子轻机枪射出一条火舌。

红色的弹痕犹如死神的镰刀,扫到哪里,那里的日军士兵就被无情的收割。

更何况还有五十多名警察助战,这些警察枪法再差,如此近的距离也不至于打不准,辽十三年式步枪一声接一声不断射击,加上几名警官手中的盒子炮,剩下那一半日军士兵几乎没机会做出反应,就被接连打成了筛子。

几个反应快的日军士兵开了枪,子弹射穿了好几名正在向敌人猛烈开火的警察。中弹的警察纷纷倒下。

没死的日军迅速寻求隐蔽,此时邱良军把打完子弹的机枪往地上一放,右手已经摸出手雷。

“轰”一枚手雷打着旋飞入四处散开的日军人群中炸开,几个来不及躲闪的日军士兵当即血肉横飞。

邱良军从背上取下步枪,一枪一个点射那些已经散开隐蔽的日军士兵,每一颗子弹都能把一个日本兵送回日本去找天照大神报道。

被日军压制在大院内的第三分局警察发现外面的敌人遭到袭击,局长大吼一声:“弟兄们!我们杀出去!”

日军再“英勇善战”,也无法应对腹背受敌的局面,更何况还有一个战神一样的邱良军在帮助中国警察射杀他们。不到十分钟时间,残余的日军士兵就四处逃散,只留下二十多具尸体和十多名躺在血泊中挣扎的伤兵。

第三分局内获救的公安局长带着警察走了出来,同第一分局的警察会合。

获救的警察激动得同那些赶来救援的兄弟们拥抱在一起,这时候没有人注意到邱良军正在用刺刀把倒在地上的日军伤兵一个个全部弄死。

第一分局长转过头来,正欲向第三分局长介绍那位英雄的时候,却猛然发现邱良军正在用刺刀割断一名日军伤兵的咽喉。局长连忙上前阻止:“这位兄弟!他们是伤兵,现在已经是俘虏了,你不能杀他们。”

邱良军指着地上的日军尸体说:“这位警察大哥,记住了!他们没有资格享受俘虏待遇!他们都是战犯!刚才我们在撤退的时候,你的弟兄倒在街头,难道你没有看到他们是怎么对待你的弟兄的?”说完,邱良军走向最后一名日军伤兵,一刺刀结果了那个家伙的性命。

局长无言以对,刚才撤退途中,受伤倒在街头的警察全部被日本人用刺刀活活挑死。想到死去的弟兄们,警察局长觉得眼中一阵酸涩,忍不住用手背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