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 上篇 热血征途 第三十七章 草木皆兵(一)

龙之传奇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size][/URL] 侦察班沿途的情报一点点汇报回来,让后面跟进的一连开始感觉到上级配发的军事地图有很大纰漏。 地图的错误不仅让侦察班感到愤怒,也让连长黄秋生感到窝火无奈。 越南与中国山水相连,早在革命时期两党两军就有密切往来,直至抗美援越中国成了越南的大后方,大批军援物资和各路兵种更是源源不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


侦察班沿途的情报一点点汇报回来,让后面跟进的一连开始感觉到上级配发的军事地图有很大纰漏。

地图的错误不仅让侦察班感到愤怒,也让连长黄秋生感到窝火无奈。

越南与中国山水相连,早在革命时期两党两军就有密切往来,直至抗美援越中国成了越南的大后方,大批军援物资和各路兵种更是源源不断地开进越南国内。但令人长叹的是,即便有几十年的密切交往,中方甚至都没有利用这种难得的历史机会去绘制一套详细完整的越南军事地图以备他日之需。或许,这就是所谓泱泱大国的博大胸怀。

但历史总是有讽刺性的,在倾举国之力慷慨相助之后,这个昔日的同志加兄弟便掉转枪口,开始不自量力地挑战龙的忍耐程度。丘吉尔说得对,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个老牌殖民大国,在涉及大国博弈及国家利益方面看得比谁都透彻。

历史的教训不能遗忘,遗忘就意味着背叛,意味着再次惨痛的教训。

行进中连指紧急通知,各排班凡过一处,只要是地图没有的,例如涵洞、隧道、村庄、山头、工事、桥梁等等,都要在地图上另外标写出来。

连长黄秋生很清楚,这是自卫反击,不是收复失地,有进攻就会有撤退,如果错误不修正,不仅挺进时会遭受不必要的损失,而且将来撤退也是要吃大亏的。侦察班已经为地图的错误付出了代价,一连绝对不能再重蹈覆辙。

在一连先遣班带领救护小组抵达314区域的时候,徐建雄已经停止了呼吸。被狂射的机枪子弹连续击中,如果没有即时抢救,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生还奇迹的。

侦察班将战友交付给民工担架队,随即对左前方一百五十米处的可疑山头展开抵近侦察。

这是个隐蔽火力点,火力猛,突然性强,威胁很大。尤其是在我方主力部队推进过后还这么明目张胆地拦阻射击,更加不同寻常,必须尽快拔掉,为一连以及后面的战场打扫队和后勤运输队清除死亡障碍。

侦察班散开运动,悄悄接近目标,发现这只不过是座孤立的小山包,海拔不高,目测高度仅为七十多米。抬头观察,整个山头覆盖在蓬勃的热带植被之中,密不透风的灌木藤蔓互相交织,在东南亚丰沛的阳光雨水下长得旺盛茂密,满眼苍翠。山顶处有块巨大开裂的石灰岩裸露体,岩石边生长着一株高大的阔叶乔木,枝叶伸张,宛若头顶上的一顶皇冠。

四下侦察,山脚下没有攀登的小路,山坡上也没有敌人活动的动静。

罗玉刚眼尖,发现旁边有一处踩踏上山的豁口,两边缠绕的藤蔓被扯开,油绿宽大的叶子被撕裂,扒开茅草,石头苔藓上有鞋底踩出的纹痕,遂立即向班长做出一个发现目标的手语。

唐国伟看过,指指山头,向滕林做个手掌推进的动作。

滕林领会,悄悄潜入灌木丛中向山顶摸去。这位来自贵州大山区的农家子弟,不愧绰号猴子,个子精瘦却极其擅长攀登越脊,向上窜去时动如脱兔却安静如初,山坡上几乎看不到有枝摇叶摆的动静。转眼功夫滕林已经跃上山顶的大岩石,端枪蹲姿四下搜索,解放帽的红五星在绿叶缝中一闪一现。

唐班长大手一挥,侦察班如猛虎上山,兵分两路左右包抄,迅速向山顶汇合。

山上没有发现敌人的影子,但在接近山头的东南突出部有块平缓的坡面,植被被铲光,堆起四条厚实沙包,围成半弧形。站在坡面向下俯瞰,透过枝枝蔓蔓交织掩盖的热带植被,竟然能清楚地看见涵洞口前面的一大片开阔草地。但由下往上瞭望,一片郁郁葱葱,根本无法察觉什么。显然,敌人在这里构筑火力点,不仅可以观察捕捉目标,还能观察射击效果,具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优越地理条件。

地面有很多黄灿灿的子弹壳和七零八落的子弹铁盒。唐国伟捡起弹壳,感觉手指有些微温,嗅嗅还能闻到一股仍未散尽的硝烟火药味,立刻判断道:“是班用轻机枪子弹,刚刚射击完毕。”

李向阳狠狠踹了一脚沙包,牙齿咬得“咯吱”响:“妈巴个逼,又让这些兔崽子溜了!”

杨少平感到很失望,握紧枪杆沉重地呼出长长鼻息。战友徐建雄中弹后痛苦挣扎的表情,让他恨不得马上投入战斗,亲手击毙几个可恶的偷袭者来发泄压抑不住的愤懑。

工事里面还有个岩石溶洞,大小可容纳数人。洞内有些昏暗,用军用手电照射,里面空空洞洞别无一物。很明显,这是个结构简单的洞穴性暗堡。

李向阳冲杨少平和张国富一摆脸:“跟我来。”随即入洞搜寻。

刚踏进洞口,扑鼻而来一股粪臭味。杨少平还没瞧清楚,耳畔就响起李向阳一声吆喝:“小心地雷!”

杨少平大惊,抬起的右脚急忙迈开,刚落地,突然觉得脚底下软乎乎的。低头一看,妈的,竟然踩在一坨屎上!

杨少平惊魂未定道:“老哥,地雷在哪?”

李向阳哼了声道:“废话,不就在你脚下吗?”

杨少平有些恼火,又哭笑不得。这个老兵,真他妈兵油子刺头,到这个时候还不忘捉弄一把。

尽管阵地已经被敌人放弃,侦察班仍不敢大意,继续搜山,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看来,敌人确实撤走了,而且是匆忙撤退,有可能是敌人按既定计划撤退,也有可能是侦察班的逼近打草惊蛇了。

唐班长启动884电台向一连做了敌情汇报,连指呼叫指示,继续侦察前进,沿途既要查看地图,也要警惕突发敌情,而且强调道,一定要小心敌后越军的运动伏击战。

所谓运动伏击战,是越南小股武装在后方对付中国部队推进的一种游击作战方式。越军排、班级小分队边侦察,边运动,边下达任务,快打快溜。它比狙击手规模大,杀伤力强,甚至可以打一场小围歼战,对中方连级以下部队的推进很有威胁性。在侦察班归建之前,一连就连续几次碰到过此类交火,尽管兵员损失不大,但明显影响了穿插速度。

根据侦察班的汇报,黄秋生连长判断他们有可能遭遇了越兵惯用的运动伏击战。

天色渐渐昏黄,又一个黑夜即将来临。根据营部指示,一连务必在下午六时二十分前抵达487区域的一个无名小高地驻防待命。

一连加快行军速度,很快就进入河滩水草地带,这里是抵达宿营地前必经的地段。

放眼望去,长长河滩上黄白色的芦苇穗迎风摇曳,时茂时疏的水草甸子簇簇丛丛,晚风吹过一片“哗哗“响,仿佛埋伏着千军万马。

草甸上偶尔见到一两具泡得肿胀的尸体横陈荒野,尸体肤色已经发紫发黑,显然不是当天牺牲的。从三点红的军装上看,似乎是我方尚未被战场打扫队或是民工担架队收殓的战士,再联想到一路接二连三的偷袭,部队的行军气氛顿时紧张了许多。

“啪——”一声枪响划破水草地的沉闷,石破天惊。

走在前头的一班长钱钧停了下来,打开枪保险紧张问道:“谁开枪?”

话音未落,有人喊道:“有敌人!”

身后的战士立刻搂火,喷射的火焰和咆哮的射击立刻激荡了宁静的河滩,钱钧稍稍迟疑,也顾不上侦察请示,迅速朝前方可疑的芦苇丛猛烈开火。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在这个全民皆兵步步陷阱的敌对国度,没有战士不明白火力压制的重要性。

一串射击带动一片,一班带动二班,前方带动后方,步枪,冲锋枪,班用轻机枪,强大而又密集的步兵火力向四面八方喷射而去,喷红的枪口在模糊的暮霭中如烟火般灿烂耀眼。

直到指导员胡书怀和副连长康世红匆匆赶过来了解突发战况,“战斗”才停歇下来。

激烈的枪声也传进了侦察班战士的耳膜,在距离两公里外侦察开路的侦察兵蓦然大惊,立刻停下来辨听战场方向。

罗玉刚聆听片刻,紧张道:“班长,是我们连的,一连和敌人打起来了!”

李向阳皱起眉头道:“打?打个毬!一连和谁打?!”

李向阳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兵,判断反应尤其迅速。一连转为团预备队后,前后左右均为四八七团一、二梯队的兄弟部队,一连处于团战区的后方位置,兼有侦察班在前武装侦察,一路并没有发现大股敌人出没的迹象,怎么可能发生连排级规模的攻防战?

杨少平脱口道:“班长,会不会是民兵偷袭?”

唐国伟目光炯炯盯视身后的方向,努力判断道:“不可能,民兵偷袭哪有这么激烈的?难道又是小越南打运动伏击战……”

张海洲将56式冲锋枪扛在肩膀上,蛮有信心道:“老哥,这一片都是河滩,一眼看到头,几个小越南敢跟咱连硬碰硬打伏击,我看他们死定了!”

李向阳听着越来越激烈的枪声,脸色却越来越难看:“操,这打哪门子战?我怎么感觉都在瞎鸡巴打,一团乱糟的!”

滕林按耐不住了:“班头,还等什么?赶紧撤回去支援吧!”

唐国伟见步话机没有什么动静,语气坚决道:“现在敌情不明,不能擅自行动,有任务的话连指会下达命令的!”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