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锋所指 第二章 铸剑 (18)

蓝刺0371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3.html[/size][/URL] 来基地已经快四个月了,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过了三个月了,终于可以在高强度的训练中喘口气了。心情自然就烦躁起来。各种经历过的事情一起涌来。晚上结束训练后,我和巫师,猴子三个人坐在综合训练场的双杠上。晃荡着双腿望着璀璨的夜空。各种感觉一起涌来。 “老大,你说胖子跟我老婆会是那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3.html


来基地已经快四个月了,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过了三个月了,终于可以在高强度的训练中喘口气了。心情自然就烦躁起来。各种经历过的事情一起涌来。晚上结束训练后,我和巫师,猴子三个人坐在综合训练场的双杠上。晃荡着双腿望着璀璨的夜空。各种感觉一起涌来。

“老大,你说胖子跟我老婆会是那些星星里的哪两颗?”猴子仰着头看了好一会星空。终于脖子酸了。低下头揉了揉眼睛问我。

“不知道。那么多星星我哪知道是哪个。哎,巫师,想啥呢?”我随口答了句。转身拍了拍低着头沉思的巫师的肩膀。

“没想啥,就是有点想家了。出来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我爸妈怎么样了。这都过了一年了。”巫师幽幽的说道。

“一年?这不是才过了四个月吗?”猴子奇怪的问道。

“笨,我们来的时候11月了,现在早就是2048年了。”巫师转过身敲了敲猴子的脑袋。

“哎,对呀。那群该死的,过年了也没什么表示。”我恍然大悟道。

“你想让这群该死的有什么表示呀?”清脆的嗓音响起。我们三个吓了一大跳。低下头一看。原来是通讯教官百灵鸟。

“哎呀,神仙姐姐。来抱抱。”我赶忙跳下双杠,张开双臂想要拥抱下这个全基地第一美女。顺便感受一下丰满的胸部带来的刺激。没想到早被识破了。百灵鸟巧妙的躲过了我的拥抱。重重的在我屁股上踢了一脚。

“小鬼头,年纪轻轻鬼点子不少。还想占教官便宜?要不要我告诉你们基础教官。再给你们加强下基础?”

猴子正想狂笑的嘴顿时180度的大转弯:“哎,神仙姐姐。您老人家太漂亮了,谁不想一亲芳泽呀。别说我们了,我们教官见了您也是两眼呆滞呆若木鸡呀。这不能怪老大,男人嘛!”

“男人怎么了?你敢说我老?还怪我太漂亮了?”通讯教官百灵鸟手叉着腰毫无风度的指着猴子说道。

“啊不不不。”猴子急的两只猴爪乱晃。

正在这时候,师父的声音如天籁般响起:“百灵,你过来一下。”

还想继续发飙的通讯教官无奈的转过身答应了一声。跺跺脚指着猴子说:“我记住你了。”临走的时候又拧着我的耳朵转了大半圈。痛得我龇牙咧嘴。

再度跳上双杠的时候。猴子一脸谄媚的凑了过来:“老大,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我一头雾水。

“妞呀,装什么糊涂。”猴子一把拍在我肩膀上,指了指通讯教官远去的背影。

“我靠,要上你上,我没兴趣,更没那个胆。”我拍掉猴子搭在我肩膀上的手。继续望着璀璨的夜空发呆。

睡眠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即便是这短暂的时间。也总要被可恶的紧急集合哨,紧急状况指示灯甚至是催泪瓦斯,巨大的枪声再次压缩。我们异常恼怒,却又无可奈何。自从有次趁着短剑教官不注意背后偷袭被揍了之后。我就明白我们之间的巨大差距。

例行性的跑完了全装10公里越野之后。我们又站到了熟悉的综合训练场内。不同的是,今天训练场上被扑上了一层小石子。低姿匍匐网下面被浇上了水,而且还混合烂菜叶等等。发出一阵难闻的气味。我偷偷的吐了吐舌头:娘的,今天不好过了。

果然,站在前面的短剑教官开口了: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行进。其它的我不多说。慢步搜索前进和快步搜索前进没什么好练的。我们着重要练的,是匍匐。”

我不由得心里暗暗发虚。他娘的,果然没好事,前几天没小石子和烂菜汤的时候不练,非得整起来练其它的,什么警戒持枪,战斗持枪。什么行进间射击,行进间侧卧倒射击,行进间后卧倒射击。今天铺上小石子倒上烂菜汤了。就开始练匍匐了。

“匍匐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爬到地上就行了。匍匐分几种姿势。低姿匍匐和高姿匍匐。看师范。”说着马上趴在地上,侧身右手拿着枪,左臂撑在地上,双脚一蹬一蹬的飞快的朝前爬去。

“看见没有?这就是高姿匍匐。有人称之为‘猴子跃进’。这个动作用于通过植被比较茂密。草丛比较高。能提供较好隐蔽性的地区。动作要领是强手持枪,弱手臂部撑地。身体较低的平行于地面,依靠两腿的蹬力快速前进。同时撑地的弱手不能离开地面。要在地面上快速向前滑动。这个主要是为了限制你们身体的高度。”说完换了一种姿势。

“还有一种,是贴地匍匐,这是低姿匍匐的一种。动作要领是:两腿分开,脚内侧转向贴地,大腿内侧贴地,膝盖向两边伸展。双臂弯曲交叉。枪放在双臂上,注意瞄准镜一定要朝内,也就是朝向身体一侧避免碰撞。行进时和平常爬行一样,但是一定要注意不能抬起屁股。你的大屁股对敌人有着难以抗拒的诱惑力。屁股中弹有时候比四肢中弹还要难受。上身依靠肩膀来移动身体。这个姿势用于通过植被较低,或者空旷的地区。移动速度适中,视野不太好。但是你不能频繁抬起脑袋观察情况。明白了吗?”

转过头来问了我们一句,看到我们三个点了点头。短剑教官又再次换了种姿势。

“这是最为缓慢的姿势,有人称之为‘蜗牛’。这个姿势要求全身贴地,包括你的那张大饼脸。只依靠脚尖和肩膀的晃动来移动身体。这种姿势需要有极好的伪装作为掩护,是一种渗透常用的姿势。除了前方,你几乎看不到任何方向的情况。而且这种姿势极为消耗体力。”

转过身来看了我们一眼,发现我们在认真听。短剑教官又变换了一种姿势,翻身躺在地面上。

“这种姿势不太常用。但是难保不用。要领是全身贴地,依靠肩膀的快速晃动来前进。动作时除了两边的情况,很难观察到前方和后方的情况。这个姿势一般用于通过敌方的铁丝网等。也是个极为消耗体力的活计。而且这种姿势背着背包不能使用。所以看你们的发挥了。”

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短剑教官再次扫了我们一眼:“都看明白了吗?”

“明白了。”我们三个人赶忙喊道。

“好,你们自己练习。”说完短剑教官便一溜烟的跑回帐篷里。

“妈的,叫我们自己练,他自己跑回帐篷里舒服。”猴子愤愤不平。

“快练吧你,一会又该挨整了。”巫师谨慎的说了句,便一个卧倒高姿匍匐蹿出去老远。

“妈的,练。”我一咬牙也卧倒下去,不过我选择了比较舒服的贴地匍匐。

我们三个正在训练场上狼奔犬突的时候。突然看见短剑教官和通讯教官百灵鸟,渗透教官蓝狐每人抱着一块大石板走了过去。通讯教官百灵鸟嬉笑着的目光在我身上来回扫荡。我不由得一阵恶寒。

“他妈的,这时候抱着大石板,还刚好是三块。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我心里暗暗想到。偷眼看了下猴子和巫师。他们两个也停下来傻傻的望着三个教官怀里的大石板。

“老大,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巫师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块逼近的大石板说道。

“嗯,同感,同感。”我回了一句。猴子还来不及发表意见。慢慢走着的通讯教官百灵鸟突然加速,一溜小跑着到了我的跟前。

“哎呀,怎么累成这样呀,心疼死人家了。”说着从怀里掏出手帕,在其他几个人欲杀人的目光中温柔的擦掉我脸上的汗水。

“教,教官,没事,我不累。”我结结巴巴的说道。他妈的,这小妞明摆着就是给我找茬的。她这么一特殊对待,教官还不得整死我。妈的,不就拥抱未遂吗。犯得着这么整人吗。我不由得在心里狠狠的给了自己两个大耳刮子:你说你,没事就去调戏小护士呀,干嘛要对教官下手。这下好了,赔了夫人又折兵。

“哎呀,不累呀,哇塞,你真好厉害哦。那来,把这块石板背上。”爹声爹气的语气配上那可爱的表情。绝对的秒杀全球宅男。可惜我却丝毫激动不起来。因为随着那天使般的嗓音之后的。便是90多斤的大石板重重的压在后背上。我靠,我终于知道,原来天使体重90斤。我心里恶狠狠的想着。抬起头狠狠的朝着丰满的胸部剜了一眼。不看白不看,看了还想看。

猴子和巫师看见落在我身上的石板之后脸色一变。立刻加快速度朝前爬去。却被两双43号半的大脚丫子拦住了去路。

“你看看你们,几百米我就能看见你们可爱的大屁股晃来晃去。看来是这个屁股太大碍事。所以我打算找个东西把它压平一些。来,背上。”短剑教官嬉皮笑脸的一脚踩在拼命朝前爬的猴子肩膀上,将那块大石板重重的压在猴子瘦弱的肩膀上。相比之下巫师就幸福的多了。忠厚老实的渗透教官蓝狐只是告诉他背上石板,负重有利于低姿的培养,然后将石板轻轻的放在巫师的背上。

“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愤愤地想,抬起头又在笑的灿烂的通讯教官百灵鸟丰满的胸部上狠狠的扫了两眼。这才托着块沉重的大石板吭哧吭哧的朝前爬去。

“注意动作要领,保持低姿,加快速度。”短剑教官手里拿着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扩音器吼道。

“他妈的,加个屁,有本事你来试试。累死老子了。”我一边吭哧吭哧的朝前爬一边恨恨的骂道。突然,我感觉已经被压的喘不过气的身上又多了一份重量。而且绝对的要比那90斤分量更足。我直接被压到地面上爬都爬不动了。脸被紧紧的挤压在地面上。

“我靠。难不成是又加压了?”我心里一惊:“亲娘哎,那90斤差点让人连老命都送了,再加90斤不是连魂都压飞了?”

“你刚才说什么?嗯?”正趴在地面上的我突然听见一声询问从头顶上传来:**,那该死的不会自己坐在我背上了吧?

“别瞎想了,我就坐在你背上。既然你不想加速,那我只好给你加重了。快点爬,让我老人家也好好享受一下。高速列车都能跑到小型飞机的速度了。你怎么还这么慢腾腾的?嗯?是不是想晚上加班了?”短剑教官慵懒的声音从我背上传来。我不由得在心里把所有教官的直系女性亲属全部问候了一遍。他妈的,真是没有想不到的,只有做不到的。

背上两百多斤的重量几乎让我就是在往前蹭,我从来没想过原来爬也能这么难受。更恐怖的那个该死的狙击教官猎鹰。匍匐就在训练场上还好吧。小石子的通道也认了,臭水沟里也忍了。居然还说平坦地形上检验不出成绩,战争不需要跑车,需要的是全地形车。结果专门找来些带坡度的,还是大坡度的让我们爬上爬下。上坡还好说,多费些力气罢了。爬下坡就爽歪歪了。全身的血液全部集中在了头部,爬的时间长了就意识模糊,而且较大的坡度根本就稳不住重心。很多时候我们好不容蹭的全身伤口才稳住了身体重心。又在一阵“快快快”的吼声中一个加速滚下坡去。爬坡变成了滚坡。摔的我们三个浑身无力,满身伤痕。

我终于明白了。所谓的基础教官。原来是技术最为全面的一个。虽然不要求每一个都要精通。但是一定要保证每一个都要懂,都要会。都要熟练。他们眼中的基础训练也不是普通步兵新兵训练营的站军姿,走齐步,踢正步,跑5公里什么的那么简单。我们三个的训练科目里,军姿,队列,内务被毫不客气的剔除。直接开始疯狂的跑呀,跳呀,爬呀。我终于开始明白为什么师父老说特种部队的队列和内务是最差的。每天都在练的都是各种战术,杀人技巧。每天都有紧急集合哨响起,有紧急状况指示灯闪烁。从来都是匆匆打上背包就跳上车,跳上直升机出征。队列和内务这种外在形象的问题。和他们也就沾不上边了。

所以除了对不用把一只被子当成钢板把自己当成冲压机床疯狂的压呀,叠呀,整呀有点高兴外。其余的简直是让人苦不堪言。变脸比翻书还快的基础教官对每一个动作的要求到了近乎苛刻的地步,对每一次的时间精确到了毫米之间。尽管他人家不厌其烦的对我们讲。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不过我们还是不以为然。毕竟战争离我们还很遥远。虽然也经历了生死搏杀,但是毕竟是在一起意外当中发生的。而生活中那么意外的意外实在是十分罕见。

令人恼火的是,虽然已经过了过了半年了,丛林里的雨也明显多起来了。虽然我们也整天抱着枪跑来跑去,爬来爬去。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手里的枪还没有放出一粒子弹。这不得不让我们几个汗颜。新兵训练三个月之内必定也能送出去几发子弹。我们虽然比新兵们牛气,枪不离手,连睡觉都要抱着。但是半年了就是没有送出去一发子弹。实在是让人感到英雄气短。

几位特种兵教官也让我们对什么是基础训练印象深刻。原来基础训练也可以这么纷繁复杂。终于,在半年后的某一天。可爱的短剑教官在大雨中站在我们面前大声吼道:“从明天起,你们开始接受实弹射击训练。并在以后的训练里逐步加入从低级到高级的专业技能。攀爬,格斗,驾驶,跳伞,潜水,野外生存,战场医护,侦察,渗透,伪装,爆破,布、排雷,跟踪,审讯,反侦察,反跟踪,反审讯,情报搜集、整理,语言,通讯等各项内容。你们将要能识别并掌握世界上现在还在使用的大部分武器装备的使用……”

后面的话我们三个没敢再听下去。上帝呀,这么多的训练科目是人能掌握的吗?我们还不如自杀算了。我突然觉得,平凡的世界离我们越来越遥远。不过还好,以后的日子里也许不会再有教官心情不好就加练到蛋疼,晚上睡不着就跑来吹紧急集合哨的情况了。

跑步10公里起,拜拜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