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神之抗日 新疆战事 引蛇出洞一

梦幻一生 收藏 3 3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4.html[/size][/URL] 李开云侦探长看过车祸现场后,便下令部属封锁全城各个路口然后带着浓浓的疑惑驱车赶去城防司看守所。 意料之中的,看守所已然重兵把守。李开云往窗外看了看,整整一个排的兵力被布控在看守所的各个火力点。几乎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行驶至大门的汽车。 守卫大门的大兵,很认真的端详着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4.html


李开云侦探长看过车祸现场后,便下令部属封锁全城各个路口然后带着浓浓的疑惑驱车赶去城防司看守所。

意料之中的,看守所已然重兵把守。李开云往窗外看了看,整整一个排的兵力被布控在看守所的各个火力点。几乎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行驶至大门的汽车。

守卫大门的大兵,很认真的端详着李开云递给他的证件,待听得苦笑不得的李开云报出身份后才挥手放行。李开云身旁的徒弟有些不屑的道:“看这大头兵拿着证件瞅半天,我还真以为他能认字不认人了。”

李开云刚一下车,便有一个尉官带着两个卫兵迎了上来。两人也是老熟人随便打过招呼便快步向事发的地点走去。

饶是李开云在战场上见过生死,也被眼前血淋淋的画面惊呆了。地上的十几具尸体或是断了头或是头被砸得稀烂或是手脚被折断成怪异的姿势躺着,地上一大片结了冰的血和脑汁,血惺气浓烈得激鼻。李开云的徒弟一个忍不住,就那么的蹲在地上大吐特吐。李开云免力控制着心慌意乱问着身旁的陈邦国上尉连长:“知道凶手是谁了没有?有多少人?”

陈邦国邹着眉头,显然也有些不适应,他拉了拉李开云:“外面说去。”李开云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陈兴邦点了点头。两人寻了间房子。听完陈邦国的简单描述,李开云拍着隐隐作痛的额头道:“看那杀人的手法干净利落,直接而凶狠,应该不是江湖人所为,倒是和军队杀技极为相似,可是哪怕找遍整个中国军队,也未必能找得到如此狠辣的杀神来。偏偏他们还是汉人,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不相信马匪里边有这么强横的手下。”

陈邦国点点头,认同了李开云的说法。当年在东北的时侯,老兵和鬼子拼刺刀讲究的就是一击至命的打法,以攻对攻,无须防守,有时更是以命博命,讲究的就是血性,狠辣。不如此不足以丧敌胆。而刚刚加入抗日战线的绿林好汉,和日本鬼子拼杀伤亡总是很惨重,究其原因就是花招太多,战场上人与人混战一处,你这边拿到刀耍几个虚招晚一点下手,说不定就被身旁的敌兵一个冷子刺上一刀。“这两个凶手如果为兵,必是兵中之王者。杀人技巧不说,单是那一但为敌便冷血无情残酷的作风,就足以灭敌之势气。”陈邦国从军人的角度下了定语。那么是不是他的势气也被灭了呢?如此杀神谁人与之为敌不为之胆寒?

李开云听出了陈帮国话里的另一层意思,不免也疑惑起来,既然有如此身手为什么会被人捉进监狱?如果不是心甘情愿的进来,凭着如此手段又岂是几个士兵能拦得住的?只怕进监狱也是别有目的的吧?那么这是他们是有意而为还是刚好巧合?他们又是哪一方面的人呢?他们到监狱的目的又是什么?

李开云苦苦的思索着答案。但是喀什鱼龙混杂,明里暗里隐藏着各种各样的势力,再加上英日等帝国主义的渗透,这答案又岂是那么容易解答的?

事实上,哪怕他再聪明绝顶,也断不会想得到所谓的凶手是来自于未来的世界。即便罗列亲口对他说,他也会以为这个人神经出了问题。

陈邦国低声道:“一个星期前警司命我等进山演习,所以昨天并不是我们警备司的人守城,而是6师的一个排在城门值守,越狱的那四大一小五个人就是他们捉进来的,至于是犯了什么事,现在还不清楚。”

李开云精神一震,方想起本该要问的话:“你没有去城防处查一查?”,陈邦国再次叹了口气:“这事真是怪异的很,除了来监狱的这一个班跟那个排长死了,其他守值的也在昨晚中全部死了。

什么!李开云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叫起来。

嘘!陈邦国拉开门看了看外边守卫的士兵,见众人都拿眼望来,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见众人散远了才关起门来。这才对李开云低声道:“别声张!这事知道的人不多。”

李开云深吸了一口气才免力平静下来。也怪不得他今天如此激动。任谁听到如此大的人命案,也会大惊小叫的。

“你没看我只带了一个排来么?今天凌晨,刘总本是叫我来这的,后来又来了命令,我就转去处理城防的事,当时6师的团长,城防司令和几个机要参谋都在那呢。”

“都是怎么死的?”

陈邦国再次放低声量:“检验使验过的,全都是毒死的,有的倒在岗位上,有的死在床上。监狱里出了这档子事,司令部打电报到城防处,几次没有人接听,派人一查才发现的。开云兄,这事刘司令是严令不得外泄的。”

李开云听得内幕,心里震惊不已,自然也知道这是万万不能传出去的,听得陈邦国如此吩咐,便严肃的点点头道:“老弟请放心,我这人你一向都是了解的。”

陈邦国放心的问道:“这事处处都透着蹊跷,你说城防里的下毒者会不会就是越狱的这几个人?”

李开云摇摇头想了想沉声道:“这事绝没有这么简单。我问你,这几个人越狱是什么时侯?”

“听目睹整个过程的犯人言,大约是在凌晨一点左右。”

“那么城防的晚饭是什么时侯?”

“都在7时许开饭。”

李开云想了想:“走,回去看看。”

“你怀疑有人在他们的晚饭上下毒?”陈邦国有些惊讶。

“看看再说吧。”

两个人随后再次进入血案现场,李云开蹲在一具尸体身旁,手上不知什么时侯多了一枚银针。银针刺入尸体的脖子,陈邦国立马明白了李开云的意图,他有些紧张的看着缓缓拉出的银针,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银针出体后,没有任何的变化。李陈两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些许茫然。李开云不死心,把所有的尸体试了一遍,银针没有任何变化。

“没有中毒!”李云开收起银针。随后陈邦国又带着李开云到当时关押罗列等人的号房里看了一遍,李开云不顾号房里的恶臭,仔仔细细的来回搜索也没寻出任何的蛛丝马迹。李云开看了看四周空洞的号房,有点丧气的从怀里掏出一支哈德门香烟,扔给陈邦国一支。

李开云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在肺里酝酿了一阵,才被徐徐的吐出。烟雾笼罩下的李云开似乎是找到了解脱,一脸的陶醉。

陈邦国看着李开云。等待着。作为刘司令的心腹,他知道的官场内幕远比李开云要多的多,他的心中其实早有了想法。但这只是想法而已,没有证据之前,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把猜测说出口。

“你说,杀死这些人的动机是什么?”李开云问道。

陈邦国摇摇头。他知道李开云指的不是越狱这档子事,而是毒杀城防守兵的目的是什么。这个,只怕现在谁都不知道。

李开云道:“是什么理由让他们深夜来见白天送进来的这些人呢?从关进来到再一次来见人,中间相隔不过是几个时辰而已,如果是为了审问,大可以等到今天。或者说,唯一可以说的过去的是,6师的这个排长来这里一定是为了要把这些人或者是其中的某一个人带走,于是乎才有了反抗。这里边一定隐藏了不可告人的秘密。”

“给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是如此。”陈邦国赞许的附合着。

李开云接着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这个幕后推手会是谁呢?”

两人选择了沉默。

李开云默默的抽完烟,然后就那么闷头走出了号房。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去找这个迷案的突破口。

陈邦国追上他,忍不住道:“咱们兄弟一场,东北战场上你救过我一命,我向来也不把你当外人的。这次的水深!死的可都是麻木提的人,这事要是往督办那一传,有些人官职不保不说,有没命还得另谈。兄弟我可不想你被卷进去。”

陈邦国的话里很明白,两边都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惹得起的。闹不好,随时都会在大街上被人搞掉。

李开云眼里带着暖意,朝着陈邦国笑了笑,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这事我有分寸的。”便转身朝外边走去了。

李开云一走,陈邦国看着地上的死尸,想了想,对手下吩咐一声:“把这些人都好生埋了吧。”

李开云坐在汔车上,看似闭目养神,其实脑子一刻也没有停下来。汽车半小时后驶进疏勒县公安局大门。车一停,李开云便对身旁脸色苍白的徒弟吩咐:“马上把人给我叫下来。”

当徒弟的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问道:“做什么?”,李开云淡然一笑:“我们要弄一出好戏叫打草惊蛇,又名引蛇出洞,快去。”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