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49.html


5月1日,杨晓坤与格兰夫同时在一艘在表面上挂着太阳旗的40型驱逐舰甲板上,观赏撤退沿途的海上风光,过了一会儿,绿林特遣队和部分友军领头的军官们向在缅甸参战的基层士兵发布了内部报告。

这其中称赞华军在缅甸战场上的陆海空三军部队密切配合,与英国和缅甸的盟友配合得当,重创法西斯日军第15军。虽然缅甸最后不免落入邪恶的日本鬼子之手,但盟军各部已是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来延缓日本人的入侵,也让中国军队在国际战场扬威浩荡,日寇在最后时期必将彻底崩溃。

当然,这些话语基本上都是说给自己人听的,如果是传到杜聿明的耳朵里那肯定会老大不高兴。因为那些国民党远征军并没有想过要从密支那直接打开通路回国,反而执意要走荒无人烟而且气候恶劣的黑三角野人山,害得国军的基层官兵不得不摧毁他们心爱的各种重武器,进山就等于是进了地狱。

而杜聿明的这一错误决定,也让原本留守在密支那的第508步兵团白白阻击了三五天左右的时间,虽然他们在战斗中干掉了大约400多个鬼子,但却并没有因此得到远征军高层应有的足够重视。

随着5月7日远征军第5装甲军最终集体决定穿越野人山的消息传来,第508团团长发现坚守密支那已无意义,最后被迫归建胡德明的第282旅撤回西双版纳。5月8日早上,密支那被日军第56师所攻占。

不过杨晓坤现在已经完成了在缅甸战场上协助盟军打击日军的任务,因而迅速乘船赶回华北双龙联合军所在的伯东基地与渤海的龙王基地,准备重新在敌后对付日军。

5月10日,杨晓坤刚刚回到龙王基地,一打开指挥部的中控台,就听到了双龙联合军司令官刘群与他哥哥杨晓同的抱怨“你小子跑哪去了啊,咱们都两个月也没见你回复过,现在基地已经出现了大麻烦,你要是想帮忙也行,如果不想帮忙那就算了。”

负责管理龙王基地的留守部队长官钟明与炮兵部队长官杭生告诉杨晓坤和马特凯恩等人“当你们几个老大出国到缅甸作战以后,这里三天两头都会传来那边的急切信号,而且最近小鬼子还加大了扫荡的力度,伯东守军虽然目前还在坚持,但还不清楚这样下去到底还能撑多久。这是我们所比较担心的问题,不过现在你们既然回来了,那就帮忙处理下吧,反正我们两个已经被这刺耳的警告声给搅得失眠多梦,呵呵。”

杨晓坤对钟明和杭生说“真是辛苦你们了,他们那边的事情我马上就去处理,你们也要注意别伤了身体。”

钟明笑着说“放心吧老杨,我们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也早就习惯了。而且现在每天除了监视指挥部和训练部队以外,还经常会跟他们一块做些运动项目,这也就是所谓的劳逸结合。”

杨晓坤更新了电子报纸显示的信息,发现伯东双龙联合军部队目前所面临的形势的确是非常严重。日军大约有8个混成旅将近5万余人的兵力,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同时展开拉网式的三光扫荡作战,给华军部队带来了很大的压迫。联合军的精锐部队建立起了环形防线,采取机动灵活、攻防兼备的战术,与部分八路军共同阻击日军的进攻。

双龙联合军的装甲部队经过两个月的不断活动之后,虽然配合步兵与游击队的战士们干掉了不少的日军步兵和车辆,但也到了几乎要山穷水尽的地步。直至目前为止共有18辆捷克LT-38系列与15辆苏制BT-7坦克,还有部分德制SKZ系列装甲车在反扫荡的战斗中被日军的炮火和空袭摧毁。联合军的直属航空部队装备有12架德制亨克尔He111与15架波兰麋鹿PLZ37轰炸机, 27架Me109E战斗机。他们在伯东基地的防空作战中表现出色,独立击落了38架日机,并成功地对敌人进行过50次小规模空袭。经过两个月的消耗,现在他们尚能继续升空作战的飞机总共只剩下8架轰炸机与9架战斗机,而且后备在养鸡场的航空炸弹和油料也基本用光。

10日晚上,施瓦茨召集他的德国侦察排的志愿士兵们说道“现在你们又要有活干了,这次可能是要与共产党的武装一起行动,所以你们必须要彻底抛弃意识形态上的隔阂。”

这群来自北非战区的德国士兵们一听这话,顿时面面相觑,都以为排长是被共产党给“赤化”了的人。施瓦茨接着耐心地解释说“现在的中国为了全面对抗日本法西斯军队的野蛮入侵行动,国共两党早就已经合作了。他们都有着几乎相同的奋斗目标,所以你们不必有什么思想顾虑。”德国士兵听排长讲得头头是道,对此也就不再有什么反对意见。

杨晓坤告诉马特凯恩“先期的空中打击行动还是交给你来负责,总之一句话,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把那群狗日的小鬼子给炸成糨糊。”

5月11日,日军2个旅和伪军的4个团占领了伯东以北的东田车站,另有两个团占领了平阳村,双龙联合军的北部防线被迫向后收缩8公里。西部村庄防线附近的战斗比北部更为激烈,由李克定上校指挥的联合军青龙集群新9团主力,在其炮兵营的德制150毫米SIG33步兵榴弹炮、105毫米FH18榴弹炮、苏制76.2毫米野炮和双管37毫米防空炮,以及部分缴获的日式火炮支援下,接连打退了日伪军一个旅的十几次正面突击。

东部滨海防区是吴松的龙王战斗群,他们面临着来自海州方向日军2个混成旅和伪军的直接威胁。不过由于该部的兵力部署相对比较集中,再加上装甲部队的部分英制十字军坦克和通用载具,按理说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5月12日,杨晓坤带着他的突击部队300多人,搭乘格兰夫的驱逐舰从龙王基地来到吴松战斗群控制的滨海据点。马特凯恩的航空兵同时对海州、连云港和东海县等地及其周边地区的日军进行猛烈打击,炸死日军800余人。

此时吴松的滨海据点附近已经堆满了被打死的日伪军和战斗群士兵的尸体,再加上相对偏热的天气,双方阵地的四周弥漫着腐尸的恶臭。战斗群的官兵们不得不同时头戴M35钢盔和M30防毒面具,继续拼命与那些日本人对战。

工厂区的这种战场情况,让从北非远道而来的德国侦察排士兵也感到难以忍受,有的人甚至直接呕吐胆汁。虽然他们在利比亚的沙漠也曾见到大量的尸体被遗弃,但除了苏联战场以外,还从来就没有在非洲发生过类似于中国和苏联战场的如此残酷的景象。一个手持汤普森冲锋枪的德国士兵说“这里简直就是吞噬士兵的炽热大锅。”

突击部队的几个军官们不约而同地想要找战斗群长官吴松的麻烦,吴松本人此时几乎已经沾满了灰尘,他向杨晓坤介绍说“现在鬼子的进攻异常猛烈,他们一波接着一波冲过来,我军阵地上的轻重机枪和火炮已经竭尽全力,正希望能得到增援。至于收尸的问题,因为战况实在过分激烈,所以根本就来不及。”

杨晓坤摆摆手说“收尸队的问题可以先放放,我现在已经给你们带来了新的机枪,是专门拿鬼子来做鱼子酱的,到时候你们就用不着老是收尸了。”

“把喷火器拿出来,放水把这里给清理干净。”杨晓坤对身后的几个乌尔班NPC命令道,他们手中的德制FL41喷火器很快就喷出带有发光微粒的特种霜,将遗留在工厂区内外的大部分日军与华军士兵的尸体全部清空,华军官兵们的视野和态度也变得更好一些。

日军两个团的扫荡部队,在5月13日再次突击华军在滨海据点的阵地,这次华军战斗群已经换上了杨晓坤秘密提供的MG34A2通用机枪。

该枪以颇为疯狂的射速猛打进行集团万岁冲锋的日本兵,使他们连个完整的遗体都得不到后送处理(日本皇军的老规矩是士兵在战死后必须要抢回尸体,即使带不回来也要留下可以用来辨明身份的东西或者切割部分肢体带回靖国神社),而且被MG34A2与MG42毁灭者直接打死的人比以前华军装备的MG34与布伦MK1\ZB26捷克式机枪干掉的还多。

杨晓坤和施瓦茨依然用他们的狙击步枪射击,专门对付那些靠前指挥的日军军官,结果一天下来鬼子就有8个尉官和4个校官被爆头击毙。与中国军队并肩作战的还有英德联军,包括从缅甸拉来的英军一个连与反纳粹的德国志愿侦察排,他们的斯登MK2、MP38\40与汤普森冲锋枪同时登台亮相,在华军的侧翼布阵狂扫。

5月15日,杨晓坤给吴松留下了一个12门75毫米PAK40反坦克炮连,还有大批的弹药补给,以便于他继续坚守这块不大不小的据点。随后杨晓坤带人赶往伯东双龙联合军的基地,与刘群杨晓同这两个司令官对部署反扫荡的问题进行商讨,他哥哥认为此番弟弟进入缅甸战场虽然时间过长,但至少也还干掉了不少的鬼子,所以也没有生气。

杨晓同告诉他的弟弟“小鬼子最近的气焰十分嚣张,一连几天打下了咱们在北部防区设置的几个据点,要知道那些地方当年可都是你小子帮忙占领的。可是现在我们的装甲部队和航空兵损失比较严重,差点就要破产了。”

刘群点点头说“是啊,现在就连八路军的根据地也都被日军所分割,很多人都跑到咱们的基地里避难,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杨晓坤说“那好吧,我待会儿去通知那几个朋友,尽快地将补充装备送过来。”两天后,NPC部队便驾驶着大约20架飞机、30辆十字军坦克和45辆英德装甲车以及另外的5万吨轻武器与弹药物资抵达伯东基地,重组了联合军的2个独立装甲营和航空大队,支持联合军的步兵、八路军和游击队继续展开反扫荡作战。

华北日军的武器装备编制,不同于在满洲国的关东军与东南亚的南方军,他们大多数依然还在装备有38式步枪、歪把子机枪或者是95式坦克,而原本划归给华北日军的97式改进型中型坦克大部分被调往南亚战场,从而导致其严重缺乏新式机动作战车辆。不过从日本人的一般角度来说,八路军与双龙联合军在日本皇军的优秀武士面前,哪怕是具有短时间的火力优势,也照样会被很快击败。

5月20日,双龙联合军青龙第231团与炎龙第18团,连同精锐的装甲部队从伯东基地向北发动反击。杨晓坤亲自驾驶他采用林地迷彩的德国4号F2中型坦克打头,直冲被日伪军控制的津浦路沿线地区,用75毫米长管火炮轰炸敌人的砖石碉堡与仓库。双龙联合军与部分八路军在装甲部队的后面行动,经过3天激战重新收复了一些被敌人占领的村庄,歼敌2000余人。

一直跟随着长官杨晓坤的施瓦茨英德联合突击队、绿林特种部队和伞兵分队,在配合联合军与八路军反攻平阳村的战斗中表现得相当出彩,他们用冲锋枪、手榴弹、炸药包和喷火器攻击拼死在房屋里顽抗的鬼子,减少了华军在进攻日伪军阵地时所产生的伤亡,也适当的缩短了战斗结束的时间。

5月23日晚,身穿橄榄绿军服的双龙联合军与身穿灰军装的八路军再度拿下了平阳村,击毙日军500余人,俘虏伪军一个连200余人。

马特凯恩的精锐航空兵部队负责夺取鲁东苏北战区的部分制空权,因此总共派出了48架Me109F战斗机、27架亨克尔He111轰炸机与25架容克Ju52运输机(其中大部分是半自动遥控的机械兵部队),与日军的航空兵部队也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激战。结果击落33架日机,自身损失15架机械兵。

格兰夫的40型驱逐舰与S型鱼雷艇部队,以及阿拉多AR196水上飞机中队,开始重新在渤海湾附近展开巡逻与封锁任务。从5月10日到23日一共击沉日军运输船和巡逻艇25艘,防空自卫击落敌机18架。40型驱逐舰上的双管128毫米舰炮进行远程炮轰50多次,发射了大约500多发炮弹,炸死日军3000余人。

由于伯东双龙联合军的精锐部队战斗力非常强大,再加上其后方又不断遭到华军游击队与特种部队的袭击,日军被迫决定中止对该区域中国军队的扫荡行动,逐步撤回海州、连云港和东海县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