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勇于靠近:铭记近距离作战

步兵上尉 收藏 0 19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家都在关注美军远距离非对称作战的时候,近战似乎成了落后的方式,让我们看看美国人自己是怎么说的吧

在其关于陆军改革富有洞察力的研究成果中,安德鲁•克里潘尼维奇正确地将矛头对准在了陆军对未来的眼光的批评上。一方面,改革的领导者们号召组建一支能够“先敌发现、先敌判读、先敌行动、决战致胜”的战斗力量,其所暗示的内容在于与敌人进行远距离上的战斗;而在另一方面,陆军为斯瑞克战斗旅所制定的计划重点却在于步兵下车展开攻击。克里潘尼维奇在这里准确地把握住了陆军这样一种左右为难的复杂心态,即既割舍不下其以往具有的近战能力,也不愿意放弃其将来可能具备的远程精确作战的能力。无论是在陆军内部还是在陆军以外,远程精确作战都有许多的支持者在摇旗呐喊。陆军是否会因此而三心二意?未来的武装力量是更需要的是远程作战还是近距离作战?抑或希望两者兼得?

本文的目的在于解释这样一个看法,即为何对于未来陆军最具眼光的观点就是近距离作战将做为陆战的核心内容重新成为焦点。我们从陆地、空中及海上与敌人进行远程作战的能力是一个强大的工具,将继续成为在占据优势前提下作战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我们也要警惕错误的、无用的理论,即认为远程作战能够取代近距离作战的决定性地位。事实上,如果陆军拜倒在远程作战的石榴裙下,那么陆军将吞下自身边缘的苦果并且还将损害到未来联合作战力量一项至关重要的能力。

战争源于对立双方的碰撞。战斗中的激烈交锋使得战争被认为是双方思想上辩证对立的恒定表现。军队为之集结和疏散,攻击与防守,机动与设防,毁灭与建立。现代化的联合战争还带来了另外一个看似应该一分为二的问题——既需要远程精确作战也需要近距离作战。这两种战争的表现形式是互补的——它们当中的一种作战方式的使用将使另外一种作战方式得到巩固。事实上,当其中一种作战方式发挥到极致的时候就会产生对另外一种作战方式的需要。当敌人的军队——无论是一支装甲集团还是一帮武装分子——聚集起来对抗一支美国陆军部队时,他们都将使自己处于极易遭受来自陆地、空中或者海上的远程精确攻击直至完全被摧毁的境地。上述火力能够产生最大破坏效果的时刻,就是在敌军汇集到一栋建筑内、沿公路行进或者是正在为一次进攻进行集结的时候。

当美国联合作战力量向这些目标实施有效火力打击的时候又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呢?摆在首位的结果就是由攻击的巨大威力导致的死亡与毁灭。位于其后的结果就是敌人将疏散开来以减少上述火力的威胁。通常这种疏散都是联合作战指挥官想要达成的一种效果。如果作为指挥官能够迫使敌人疏散其作战力量,那么他们在战场上的威胁就要小的多。但是这同样也是一种有副作用的效果:疏散开来的敌人将更加难以成为日后远程打击的作战对象。一支疏散到城市或者其它封闭地形下,以及可能与非战斗人群混杂在一起的敌军,是非常难以发现和进攻的。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近距离作战。远程火力迫使敌军进行疏散和隐藏,也因此而导致他们在由地面部队发起的强大攻击面前更加容易被消灭。一支缺少地面战斗部队从事近距离作战的美国联合作战力量,必须始终准备着并等待敌人形成远程作战的条件,但这种想法是不切实际的。近距离作战的威胁将迫使敌人进入进退两难的境地:要么冒着遭受火力毁灭的风险集结起来战斗,要么冒着被近距离作战个个歼灭的风险疏散开来。这就是战争的阴阳之道。

未来的联合作战力量拥有足够的远程打击火力。空军,海军,陆军还有海军陆战队本来就拥有这一领域内的作战能力,未来的发展只能是让这些军种在精确打击方面变得更加强大。当陆军原有的远程打击火力因为其它联合作战力量的火力得到大大的增加时,对于火力的过度强调将遮掩掉陆军独有的核心功能:主宰近距离作战。

陆军害怕公开对近距离作战的信仰,因为这样显得很落伍,立场错误且不合逻辑。真正的战争——无论是在开放地域抗击敌人的正规军,还是在城市地形下打击非军事力量的暴乱——都依赖于近距离作战,但近距离战斗一直受到一些广为流传的错误传说的困扰。对未来陆军的有益观点必须用已经被军事历史所证明的事实来与这些传说进行斗争。

传说一:近距离作战应该是最后的作战手段,并且相当于是代表战术上的失败。近距离战斗不应该被看成是最后的作战手段,而是现代化联合作战当中一个全面的合作伙伴。它是联合作战力量的近战能力,能迫使敌人集结并因此成为远程火力容易打击的目标。因此,近距离作战不是战术上的失败;它是胜利的一个基本条件——近距离作战的阴,催生出了精确打击的阳。如果我们主动放弃了其中的一个,我们也就将另外一个变得无足轻重、不切实际了。

如果我们从敌人的角度设身处地地来考虑这个问题,就会很容易看清这一点。如果我是一名对抗美军联合作战力量的武装分子,我会很乐意看到我的敌人打过来的都是远程火力。我完全可以对赢得最后的胜利抱有希望。如果敌人没有能力将我从藏身之处驱赶出来,那么躲避联合火力的打击就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如果联合作战力量在我的活动区域里有一支强大的战斗部队,那么,我要么对他们的存在视而不见,要么就要暴露我的部队来对抗他们,而这样一来就会让我自己再次处于容易受到火力打击的不利境地。

传说二:近距离作战太血腥了。更为重要的是,这种说法引申出了这样一种说法,即近距离作战就是代表着让我们自己的军队去承担极大的风险。而事实是,尽管任何形式的战斗都是危险的,并且近距离作战总是会需要一种特殊的勇气,但它还是可以被看成是要比远程火力更不血腥,比后方更不危险。在第一次海湾战争期间,导致美军联合作战力量单次最大伤亡的是一枚导弹对远在后方的一座兵营的攻击。与之对比,我们最新得到的近距离作战经验是美军部队以极少的伤亡一边倒地横扫了伊拉克人的战斗部队。事实已经证明了在伊拉克,临时爆炸装置可能要比一场激烈的战斗更加致命。最后的结论是,在明天的战争舞台上,近距离作战不再会比其它的交战形式更能够导致美军官兵的大量伤亡。

近距离作战给指挥官带来了使合成军队实现力量倍增的最好机会。在近距离作战过程中——并且只有在近距离作战当中——联合作战力量的指挥官才能够让敌人按联合作战预案成为被数以百计的武器同时攻击的目标,只有这样的攻击才能够让他们尽快完蛋、士气崩溃。只有近距离作战才能够产生出这样的崩溃效果,并且这也使得近距离作战一直以来成为战争中最具决定性的作战形式。而这也正是我们所要讲到的第三个传说。

传说三:近距离作战是一种不具有决定性地位的作战形式。这句话应该反过来说才是正确的。近距离作战是唯一一种能够导致投降的战争形式。敌人的军队或者是武装分子无法向远程火力投降;他们躲避它、蔑视它。近距离作战则带给敌人近在眼前并且是无法逃避的死亡威胁,它也直接地对每名个人和每个集体的士气产生冲击。在过去几千年的时间里,每一场涉及到近距离作战的战斗实质上都是以其中一方或者是另一方的(偶而也有双方同时的)士气低落或者是崩溃而结束。真正的战斗并不需要杀尽最后一名敌人。一般说来,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敌军会在出现士气崩溃之前被真正消灭。这样的崩溃会催生撤退、溃逃以及常见的投降,产生一个最具决定性的结果。

人们不是生活在30,000英尺的高空。他们也不是生活在海里。他们生活在城市、乡村还有农场里。美国陆军的核心能力是将作战力量投送到人们的生活空间当中。空军和海军在将联合作战力量投送到战场并且用压倒性的火力支配战斗方面做的很出色。但是,他们并不能将具有有辨别能力的合成战斗部队投送到人们生活的环境中执行任务、发挥作用。只有地面部队的单位能够巡视街道,占领建筑,进行停火谈判,隔离交战各方,抓捕战犯,为饱受惊吓的人提供援助,与部族长老一起握手,并且在必要时,杀死试图躲在他妻子身后的武装分子。

当一枚炸弹或者是导弹落在地球上时,其产生的爆炸将向我们的对手释放出巨大的瞬间动能。但在爆炸产生的一秒钟之后,弹药带来的动能和势能就会归零。当一支步兵巡逻队出现在城镇的广场上时,其所具有的势能则将一直保持为一支需要认真对待的力量。在其占据地区的政治、经济以及当地社会环境方面,它具有即时性和持续性的效果。它是一种看得见、可以发出问候、提供帮助、进行沟通或者带来毁灭的人类存在。它是人类身上的战斗力量。没有哪一种导弹,火箭或者是炸弹能够模仿这一效果或者是降低它的实际意义。

近距离作战能力的倒退相当于是对国家大战略的抛弃。现在没有哪个专家敢断言对于稳定局势和扶持势力行动的持续需要不再是我们未来战略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这样的行动将基本上毫无疑问地会涉及到同时与正规军以及游击队的战斗。如果没有担负起对未来军队近距离作战能力的义务,我们将没有能力继续从事稳定局势和扶持势力的行动。屈从于那些虚幻的、保证能够形成那种在精确打击基础上以一种快速的、一锤定音的作战行动找到并摧毁敌军的指挥中枢、“大杀器”或者是“阿基里斯后脚跟”的作战能力的理论对于真正的战争来说是一种外行的做法。在PowerPoint幻灯片上看巡航导弹铺天盖地打过去的那种战争确实是既快又强大而且还很壮观。但是真正的战争,我们所要面对的敌人要比我们所想象的更加贪婪、更加聪明和更加坚强。他们没有指挥中枢;他们不用“大杀器”;并且我们面前的阿基里斯他的母亲也足够聪明地把他整个人都浸过了冥河水,包括他的后脚跟。要击败这样一个敌人,需要在一场集成战役中使用远程火力和近距离作战两种作战方式持续地进行多兵种联合作战。

我们必须停止那种试图比空军更空军的尝试。对于我们的未来而言,继续将远程火力建设成为一种制式能力是合理并且也是重要的。它们提供了可靠、持续的火力。增强了联合作战力量的精确打击能力。但是,如果陆军变得沉迷于远程火力和精确打击,我们将会在迷失规划的基础上在空军的领域里陷的更深。一套用于投送远程火力的陆军武器系统不可避免地要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能让空军来做这些事情呢?有些时候在这样一个系统后面会有一些不错的理由。比如空军无法无时无刻、全天候、全地形、近距离地提供支援火力。陆军必须依赖火炮和迫击炮来做这些事情。但当我们的重心越来越倾向于非视距内的精确打击时,我们退化到了试图去复制空军已经具有的能力的地步。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重复一定会继续存在,因为稳定局势行动和近距离作战都需要大量的非视距交战能力,这种非视距交战能力无法完全来自空中。但是在考虑到有限的国防预算之后,没有哪个重复的军事功能够在审查当中幸免。陆军的核心能力不是远程打击;而是近距离、面对面地杀伤或者抓获敌人。远程火力能促成近距离作战的胜利,但一定要建设发展能够让陆军在未来立足的近距离作战能力。

美国海军陆战队是我们准备未来战争方面的老伙伴,因为近距离作战同样也是陆战队的职责。和陆军一样,海军陆战队一方面拥有精通最激烈地面战争的长期的、值得引以为豪的历史传统,另一方面也在全世界麻烦最多的各个海外热点地区从事维和任务。没有人会认为我们的陆战队会遗忘其贯穿了我们整个国家历史的、以近距离作战为主的记录。就在陆军继续开发精确打击的潜在技术时,陆战队也在同时进行着现代化,但他们没有回避战争的现实性,也没有回避投身并主宰近距离战斗的需求。

我们必须揭穿国防部圈子里所热衷的远程火力的真正面目:它是一个从来都被真正的战争证明是错误的、无用的并且还是危险的作战理论。在近距离战斗上投入资源不是落伍;而是我们所能做到的最具前瞻性的思考和最前卫的事情。让未来的战士主宰其周围50米内的范围并创造出一种强大的效果,战略家们可以运用它来高度可靠地保卫我们的国家目标。这不是对刺刀见红的浪漫歌颂;它是对未来挑战的一个科学的、冷静的并且实实在在的准备 —— 一种对真实战斗负责的、认真的准备,而不是躲藏在从安全距离上轻松打赢战争的承诺后面。

没有哪个兵种或者是哪个政府部门能够像美国陆军这样为近距离战斗提供资源。近距离作战是未来冲突中属于我们的发挥空间,并且有其积极的条件。我们能够给我们的战士提供在近距离战斗中确保胜利所必须的制度化的专业技巧、战斗经验以及信心。那些企图让一名超级聪明的联合指挥官对正确目标实施打击,并且制造出一种能够从根本上力挽狂澜似的效果的作战理论依赖于期待、伪科学和好运气。扎实培养近距离战斗素质则会锻炼出一支能够在风口浪尖上可靠地、持续地完成其使命联合作战力量。

停止对近距离战斗的检讨吧。停止那些就好象它生来就带着什么错误一样回避它的企图。停止那些为支撑远程作战理论的神话和伪科学买单的做法。面对现实。敢于靠近。

陆军的面包和黄油就是近距离作战。我们是这种凶悍艺术的世界级大师,在任何一个人可以预见到的未来时间里,它都还是冲突的唯一的中心内容。我们当然应该对任何一种技术敞开怀抱,包括精确打击,它可以帮助我们赢得战斗。但是,我们决不能让我们的恐惧占据上风而因此放弃或者是削弱联合作战力量的近距离作战基础。没有近距离的战斗,联合作战力量会遭遇失败或者变得不再强势和不切实际。在具备了一种可以近战歼敌的完全能力之后,未来联合作战的指挥官才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并赢得战斗的胜利。

《陆军》杂志2004年9月,作者:罗伯特•R•里恩哈德

作者简介:美军退役中校罗伯特.R.里恩哈德,一位作家和顾问,曾经发表过许多关于军事战略和陆战的文章和若干本书。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