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冤情

我是侍者 收藏 0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姑爷,云萝郡主有事求见。”翠儿从门外走进来道。 “哈,云萝郡主真是越来越懂礼貌了,以前上课时从来不通报的,直接用脚开门,看来我的教导还是很有成效啊。唔,翠儿最近也是越来越丰满了,过来姑爷给你检查身体啊。”项阳色咪咪的看着翠儿高耸的胸脯道。 “呸,姑爷正是越来越没正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姑爷,云萝郡主有事求见。”翠儿从门外走进来道。

“哈,云萝郡主真是越来越懂礼貌了,以前上课时从来不通报的,直接用脚开门,看来我的教导还是很有成效啊。唔,翠儿最近也是越来越丰满了,过来姑爷给你检查身体啊。”项阳色咪咪的看着翠儿高耸的胸脯道。

“呸,姑爷正是越来越没正经了,小姐你也不好好管管。”翠儿红着脸啐道。

李诗茵一把拉过项阳嗔道:“翠儿别听姑爷胡说八道,快请云萝妹妹进来。”

赵云萝从门外进来,身后居然躲躲闪闪的跟着兰蔻姑娘,云萝上前见礼道:“见过诗茵姐姐,翠儿姑娘好,见过王爷。”

项阳边上笑道:“瞧瞧,瞧瞧,云萝妹妹先问诗茵好才想到我,连翠儿也在我前面,敢情我是个没人疼的。”

诗茵在边上掐了项阳一下笑道:“夫君一个大男人还好意思象小女子一般捏酸吃醋,云萝妹妹,别理他,来,我们坐下说话。”

赵云萝拉着诗茵的手笑道:“诗茵姐姐,今儿个可不是我要来找王爷,兰蔻姑娘哭求了我半响,说是非得见着王爷,这才带他过来。啧啧,真看不出来,王爷看起来一本正经,原来也是个风流人物,是不是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情?兰蔻儿,王爷就在眼前,还不上前一诉衷肠。”

这赵云萝真真是一张利嘴,兰蔻看到嬉皮笑脸的诸葛王爷,忽然泪珠儿就滚落下来,真是雨打梨花,楚楚可怜。

“啧啧,多可怜。天机哥哥一定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坏事,寇儿姑娘,放心好了,要是王爷敢对你始乱终弃,我云萝一定为你主持公道。”赵云萝拍拍胸脯道,气得项阳牙根痒痒,老子始乱都没开始呢,咋就终弃了。

兰蔻闻言赶紧擦干眼泪道:“郡主,王爷很好,是寇儿有事求王爷。”

兰蔻一说完,走到项阳身前,便拜倒在地向项阳连连磕头哭泣道:“王爷,我兰家世代忠孝,礼仪传家,我父亲兰敬铭更是一心为大宋殚精竭虑。可却惨遭横祸,全族被杀的被杀,发配的发配。连我那年幼的弟弟也丧命刑场,母亲在狱中忧伤而死,寇儿因是女儿身,才逃过一劫,可也被卖作官妓,若不是王爷搭救,几日后寇儿便要卖身为妓,从此万劫不复。寇儿本想这几日了却了性命,赤条条的来,干干净净的走,莫给兰家蒙羞。苍天有眼,今日得见王爷与陛下,若能为我兰家昭雪,我兰蔻愿从此为奴为婢,伺候王爷与夫人。”

兰蔻已经泣不成声,磕头不止。项阳赶紧把兰蔻扶起来道:“寇儿姑娘,快快请起,若真有冤屈,本王定会为你做主,只是本王奇怪,为什么你不去求陛下,反来求助本王?”

兰蔻哭得更厉害了:“回王爷,只因那贼子位高权重,又是皇亲国戚,陛下,他或许未必听得小女子冤情,寇儿也是不得已才求助王爷。世人均传,王爷乃上天下凡的辅佐星,想必能明察秋毫,不畏权贵。”

项阳轻轻扶起兰蔻,感觉罗衫下那柔弱无骨的肌肤,秀丽无双而又楚楚动人的面容,这个略显青涩的美貌少女,过个一年半载,必定又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目光透过那粉嫩的脖子,已经能看到隆起的雪白山丘。

赵云萝在边上大声咳嗽,目光灼灼的看着项阳。项阳尴尬的收回乱瞟的目光,兰蔻低头仿佛也发现了自己的衣领过大,姿态不雅,春色微露。想起王爷那火热的目光,面色瞬间红了起来。

项阳赶紧收起一脸馋相,神色威严的正声说道:“若是朝中真有小人,皇亲国戚又如何,陛下的亲弟弟咱也给拉下马。那个谁,云萝郡主,说不定牵扯到你们家亲戚,你还是回避一下的好。”

赵云萝鼓着腮帮子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来道:“想得美,我得看着,防止你假公济私,说不定嘴里说得好听,暗地里只是贪图寇儿姑娘的美貌。”

兰蔻有些害羞的低头道:“郡主取笑了,寇儿的蒲柳之姿,如何能与郡主媲美。便是王爷的夫人和丫鬟,都胜过寇儿百倍。”

一番话说得众女子眉开眼笑,直夸寇儿懂事,看来世间女子对于自己的容貌都是很在意的。

赵云萝一拍胸脯道:“放心,寇儿妹妹,若是真有冤屈,云萝替你求皇帝哥哥去,男人呐,别看嘴里说得好听,其实不知道心里想什么呢。”

赵云萝不怀好意的暼着项阳,项阳心里骂道,老子正想着怎么把你剥光了吃掉呢。项阳凝目回望过去,死死盯着赵云萝高耸的胸脯,目光象要透过衣衫看穿里面那高耸的雪峰。终于,赵云萝受不了项阳那直勾勾色眯眯的目光,双手环抱胸前,面色微红背过背过脸去。

项阳一挥手道:“寇儿姑娘,你且说来。究竟有何冤屈?”

兰蔻抹了抹鬓角的泪水,开始说道:“事情要从三个月前说起,我父亲兰敬铭乃四品御史,平日里好微服出巡,以便体察民情官情。就在三个月前,城中忽然出现许多乔装打扮的契丹人士,借助做善事之名,暗地里开始传扬一种黑暗圣教。”

项阳猛得惊站起来道:“你再说一遍,什么教?”

兰蔻被吓了一跳紧张道:“回王爷,我父亲说是黑暗圣教。”

项阳脸上如挂了霜一般,神色严肃:“你说下去。”

赵云萝本想责问项阳干嘛这么大声,可看到项阳的脸色不善,只得憋住。

兰蔻继续说道:“许多百姓见那些传教士许多神异之处,开始纷纷入教。有了百姓的掩护,那些契丹人的活动越来越频繁,慢慢的,开始有一些官员也加入其中。我父亲本想通知开封府,可圣教的发展超乎想象,几乎只要去听过传教的,第二天便会成为其信徒,便是开封府的众多官员,也有入教的。我父亲开始感觉事情不妙,为了弄清黑暗圣教的秘密,我父亲假装入教。据我父亲说,听那些传教士讲述教义的时候,会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仿佛他们说的教义要深入到自己的灵魂深处,还生不出一丝质疑。我父亲感觉不对,便使劲掐自己以痛楚保持清醒。后来我父亲一直去,每次都用针把自己扎得鲜血淋漓的回来。”

说道这里,兰蔻的泪水又流了下来呜咽道:“再到后来,父亲必须带着匕首去才能使自己保持清醒,我母亲每次看到父亲满身伤痕的回来,都要哭晕过去,哀求父亲不要再去。可父亲却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埋头苦写奏折。终于有一天,父亲混入了黑暗圣教的高层,还拿回了信徒的名册,有很多高官甚至是皇亲国戚都在其中。回来之后,便以火漆密封奏折,直送御史台。谁知第二天,大理寺卿高士林带兵包围我兰家,栽赃陷害我父亲里通辽国,意图谋反,陛下一怒之下,判我兰家男子全部斩首,女子发配卖官。我兰家忠心为国,想不到却得来如此下场,求王爷为小女子做主,还忠臣义士一个公道。”

说完,蔻儿又跪下来向项阳磕头哭泣。既然兰蔻能够说出黑暗圣教,看来此事不假。如此佳人,家中惨遭变故,自身又身陷火坑,还能如此忠孝,项阳心中大怜,恨不得搂入怀中好好爱抚,便急忙将兰寇搀扶起来郑重的说道:“寇儿姑娘,你乃忠良之后,本王当不得你的大礼。那教徒名册现在何处,有没有对外人说过?此事关乎大宋国运。”

兰蔻站起身来想了想道:“回王爷,那教徒名册现还藏在天香楼。父亲大人为了以防万一,除了奏折里夹的一份,还誊录了一份交给寇儿,还说将来若遇不幸,大宋能为我兰家平冤者,唯诸葛王爷尔。”

项阳仍紧紧抓住兰蔻的柔胰道:“寇儿姑娘,你且宽心。既然你入了我诸葛天机的门,那这件事情本王定会给你一个交代。那个谁,云萝妹妹,高士林是你们家谁啊?”

兰蔻的一双嫩手被项阳抓在手里,放着不是,缩回又不是,害羞得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

赵云萝看着项阳那副假正经的面孔就来气,嘟囔着嘴巴没好气道:“高士林是高太后的弟弟,陛下的舅舅。不过我这个舅舅向来谨守外戚之道,官声不错,莫是误会啊。”

项阳还抓住兰蔻的手抚慰道:“寇儿姑娘,本王相信你,肯定是那高士林栽赃陷害。他们赵家一个一个刁钻古怪的很。”

赵云萝气得差点哇哇大叫:“天机哥哥,你好偏心。寇儿妹妹,你放心,若真是我舅舅作奸犯科,一定让皇帝哥哥还你家清白。寇儿妹妹,我陪你一起去取那名册。”

兰蔻吓得赶紧抽出手来摆手道:“郡主乃千金之躯,如何能进那勾栏低贱之所,不可不可。”

赵云萝眼角暼向项阳道:“我云萝也是深明大义的,不象有些人,嘴里说得好听,肚子里还不知道有什么坏水呢。放心好了,有我陪着,没人敢拿你怎么样的。”

项阳鄙视道:“那天香楼乃是男人取乐之所,你一个姑娘家,去天香楼,成何体统,人家门都不让你进。”

赵云萝叉着小蛮腰做双耳茶壶状道:“哼,天香楼有什么稀奇,大不了我装成男人进去,你瞧好了。”

咳咳,赵云萝清了清嗓子:“这位兄弟,嫖妓啊,哈哈,一起啊,我可以带你进去,这里我常来,介绍姑娘给你认识都没问题啊。”

赵云萝沙哑着嗓子,故作豪爽的拍拍项阳的肩膀,项阳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李诗茵和翠儿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兰蔻也破涕为笑,抿着嘴好辛苦。

项阳推开赵云萝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无奈道:“拜托了,云萝妹妹,男人去这等风月场所没有直接说嫖妓的,喝花酒,听曲儿,看歌舞,说嫖妓,多俗。”

赵云萝不好意思的呸了声道:“虚伪。”

项阳嘿嘿的上下打量赵云萝坏笑道:“再说了,就你,怎么扮也不象男人。”

“哼,怎么不象了,我穿上长袍,带上头巾,再拿把扇子这么一摇,风流才子啊。”赵云萝抬头挺胸装作男人走路的样子,颇滑稽可爱。

项阳盯着赵云萝高耸的胸脯坏笑道:“那你胸口那两块软肉怎么办,男人可没这么大的胸肌。”

赵云萝被项阳的目光看得不好意思赶紧转过身去啐道:“下流,诗茵姐姐,你也不管管你夫君。”

李诗茵掩口笑道:“云萝妹妹,谁让你跟我家夫君斗口了,这下知道厉害了吧。”

“哼,大不了我拿布条缠起来,反正我一定要去。”赵云萝气吁吁道。

项阳一脸馋像的转到云萝郡主身前搓着手道:“这主意好啊,需要帮忙么?这个我最拿手了,多长多宽,我来帮你量量。”

赵云萝吓得赶紧躲到李诗茵的身后略带哭腔道:“诗茵姐姐,你看,天机哥哥欺负我。”

李诗茵抚摸这赵云萝的秀发道:“好了好了,夫君,你就别再逗他了。云萝妹妹,你若真的想去,我帮你打扮打扮。”

翠儿在旁边抚掌赞道:“好啊好啊,翠儿也想去。”

李诗茵啪的一下拍在翠儿后脑勺笑骂道:“小蹄子,那哪是我们女孩子家去的地方,夫君他们是去办正事,别捣乱。”

翠儿嘟囔着嘴不满道:“小姐偏心。”

项阳转过脸来盯着翠儿鼓鼓的胸脯一脸坏笑道:“翠儿想去啊,好啊,姑爷来帮你缠胸好不好。”

翠儿红着脸把项阳往外推道:“去去,人家女孩子换衣服,姑爷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可以帮你们参考参考啊,女扮男装,我有经验哦,喂,别关门啊。”项阳还在喋喋不休,啪的一声,后面的门已经关上。

项阳耳朵贴在门框上,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换衣服声及几个女子的惊呼声,哇,姐姐,你这里好大哦。

项阳听了欲火焚身,心痒难耐,左右看了看,从怀里掏出那个多功能PDA,顶端的伸缩金属软管从门缝里伸了进去,象条蛇一般立了起开,摄像头开启,项阳对着PDA的液晶屏滴答滴答流着口水。

啧啧,那一对倒扣的玉碗,晶莹白皙,纤滑的细腰,盈盈一握,诱人的倒三角,芳草萋萋,真是惹火尤物啊,一定要想办法拐过来。

正在项阳幻想着如何颠倒鸾凤时,身后传来一声大喝:“什么人,鬼鬼祟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