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征战 正文 第三十章报复

寒光在此 收藏 14 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0.html



有了坦克的掩护,步兵又开始向前推进,一营这时没有办法,日军的装甲车虽然装甲薄,但也不是机枪和迫击炮能打得了的,随着日军越来越近,吴大胡子的眼睛发红的大喊:“爆破手,给我上。”


话落,忠勇无双的中国军队立即从战墙里跃出几个身影,腋下夹着捆在一起的集束手榴弹,在那个年代,国军由于没有反坦克炮也没有反坦克手雷,就这土办法也是在松沪战场上用鲜血换来的经验。可是后面日军怎么可能看着坦克被炸,6个士兵还没有冲出多远,就中弹倒下了。这时,吴大胡子顾不了那么多,如果不炸毁日军的坦克,阵地是守不住的,便指挥战士们继续上。


连接着派出了二十多个战士,终于,两辆战车被炸起火,剩下的一辆害怕了,一个劲的往后倒挡……


中国士兵用不要命的打法,终于吓住了坦克兵,失去坦克的掩护,进攻的日军大队再次被阻击,浅水二十大佐慑于中国军队的顽强阻击,只能放弃这次进攻,留下了近二百具尸体,大队鬼子被迫后撤。


可日本人虽退了,阵地上还是一丝欢呼的声音也没有。就这一波接火,全营五百三十人就只剩下不足二百人,整整阵亡了三百多人,谁 人还能欢呼得起来?


看着剩下的官兵,吴大胡子一阵子心酸。他知道日军接下来还会再发动一次进攻的,那个时候,这二百号兄弟别想着有人会活着,但他无可奈何,团长即没有给他派援兵也没有通知他撤退,吴大胡子明白这是自己最后一战了,全团有多少人他清楚,一营是最全的五百多人,二营、三营更是人数不足,援兵几乎不抱有希望。


望着远处日军,吴大胡子有些奇怪,按照与日军做战经验,日本人是不会给中国军队喘息的机会,往往是冲锋的日军一被打退,跟过来必定是铺天盖地的炮弹,所以他像以前一样,日军一退立即命令隐蔽,可是这次炮弹没有再打过来,抬头看看天,现在还早点,按时间日军在天黑前还有时间发动一次进攻。


其实日军不是不想再次进攻,而是因为日军内部出了问题。


浅水二十的狂傲激怒了旅团长酒井隆少将,对于浅水二十大佐的进攻方式,酒井并不看好,酒井隆用兵向来谨慎,讲究脚踏实地,攻击前他一定会先进行试探进攻,找到火力点用炮兵摧毁,再发动进攻,可是浅水这家伙贪功心切,轻视中国支那军队,妄图一次投入一个大队,一鼓突破阵地……


这样的战术,胜了自然跟酒井没什么事,败了的话,酒井却不能容忍了,再他看来,对面支那军的顽强,实属一支劲旅。


就在浅水大佐准备退回来再来一次攻击,请求炮火准备的时候,酒井隆少将已是勃然大怒,对浅水二十的器重也变成了怒火,立即给浅水二十两个大嘴巴,也就这两个嘴巴子,把浅水大佐请求炮火的打算打了回去。


等到酒井发完火,才给浅水一个机会,组织再次进攻,这就是日军为什么没有再次进攻的原因。吴大胡子哪里知道这一切,还在暗暗奇怪呢。


不长时间后,战场上空传来了炮弹的尖啸声,随后75 122、107、150各种重炮的炮弹药在一营的阵地上再次掀起一道道泥火柱!


这一次,浅水大佐明显吸取了教训,再不敢轻敌冒进,光炮击时间就持续了一刻钟。在这样的炮击下,一营阵地再也找不到一段像样的战壕。炮击一停,日军又是一个大队,在五辆战车的掩护下向一营阵地冲过来,由于反坦克壕已被填平,日军战车便毫无阻挡地杀向一营阵地。


吴大胡子好不容易才从泥土里爬出来,嘴里、耳朵里全是血,这是被炮弹爆炸震的。当吴大胡子擦擦眼睛看清左右的情况时,心沉入了谷底,阵地上到处是残碎的尸体和炸毁的武器,活着的人一个没看见,他焦急用沙哑的声音大喊:“一营的,还有谁活着?”


好半天,沙土浮动,没有阵亡的士兵陆继从土层里爬出来,可是吴大胡子傻眼了,日军的这一顿炮火,全营剩下的人连自己在内,才九个人!再看看不远处的日军坦克,吴大胡子激动的说:“兄弟们,一营就剩下我们几个了,不想再战斗的可以离开,不怕死的留下,我吴大胡子没什么好怕的,就是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为一营兄弟报仇。”


八个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表示,而是转身开始收集子弹和手榴弹。


吴大胡子没有再说话,他很清楚是团长放弃了这一线阵地,不可能再增援,如果向后撤,自己确实是有活下去的机会,可是全营五百多兄弟全没了,他无法活下去……他会做恶梦,如果他活下来,就是对不起那些死去的兄弟们!所以他要报仇,只有那样,他才有脸面去见那些死去的兄弟。


把收集到的手榴弹都捆在腰上,把拉弦结在一起,把剩余的也用绑腿捆在一起,一把中正式和一把轻机枪放在身前,做好这一切,他静静地等着那越来越近的日军坦克和根在后面的步兵。


其他几个人也是一样,照着营长的样子做好了准备,一脸的平静,这些人里没有一个人识字,就连营长吴大胡子也不认得太多,他们没有多少远大理想,只是想吃粮当兵,可是和日军的战斗已经不是简单的当兵,一次次的血战兄弟情、朋友义,让他们明白自己已经被人欺负到家门了!


他们是军人,是中国军人,那就不能躲起来。困为出战前每个人都吃了老乡一个鸡蛋,他们应该对得起那一个鸡蛋,所以他们无怨无悔,营长也吃了一个,连营长都能还债,他们这些大头兵有什么不能还的,这些就是田小小现在想的,想起鸡蛋,田小小的脸上有了个难看的笑容。他今年十九岁了,给他鸡蛋那个姑娘很漂亮,是那样的温柔,田小小很想说:“打完仗,我娶你。”可是他没敢说,怕被人笑话,可是他现在后悔了,如果说了那多好,就算没娶上……他也能无憾而死,可是他真的没说,最后说出嘴的确是:“谢谢你的鸡蛋,有我们在,你这里一定没事。”


田小小知道自己一会儿就会再也见不到她了,但是他不后悔,营长不是说了吗“男子汉说话算数,保护女人才是纯爷们”自己也是真的爷们了,再也不会被其它兄弟笑话自己还是一个没有见过女人的小鸟,不是真的爷们。


时间过的可真慢,那些日军坦克怎么像爬似的,田小小有些急迫,他想让营长看看他是真正的爷们,终于轰轰的坦克上来了,田小小动了动身体,这个地方他不用站起来,坦克就会从他身上压过去,他有枪但是不想开,日军的枪法比他好,他怕一但日军开枪就再没机会炸坦克,那样就不是个爷们了。


坦克向田小小的身上压过去,就在压上他腿的那一刻,他拉响了身上的手榴弹,他看不见也听不见,但他能想像得到,日本鬼子看到那一大坨冒着白烟手榴弹时的惊恐表情,田小小的手榴弹是第一个爆炸的,他真的成了爷们,当之无愧的纯爷们。


五辆坦克在五声巨大爆炸声中变成了五座燃烧的坟墓。战场上还是死一样的沉寂,浅水二十用望远镜观看,一脸惊愕。他不知道是什么武器能如此准确的让五辆战车炸毁,但片刻的失神后,便气极败坏地对身后部队挥舞起了指挥刀,活像他爹妈死了似的大喊:“杀给给!”


随后,日军开始展开全线攻击,整小队整小队的士兵排成密集的散兵线向一营的阵地压过去。


可是,阵地上再也没有响起还击的枪声,迎接他们的,一是片死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