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北冥有鱼

谁是黑色的眼 收藏 16 1363
导读: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摘自庄子《逍遥游》

[size=14]北冥有鱼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摘自庄子《逍遥游》

一、初见北冥

“叮铃铃”,110响起!

“出警,出警,黄河大学西门打架咧”

接警员大喊小叫的把刚刚睡熟的值班民警骚扰起来。

“MY GOD!已经二十个了,真他X什么的背啊!还让不让人活了?”民警欧阳桂嘴里一边嘟囔着国骂,一边麻利的一跃而起,毕竟打架还是要快一点去,要不然出了大事就不好玩了,到时被群众投诉出警迟缓,酿成严重后果,责任可轻不了啊!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欧阳桂和另一名值班民警驾驶警车,风驰电掣般的向黄河大学西门驶去。

“啊!救命啊!”

“妈妈的,东西给我,不然你他妈的别想活了”

“别动,警察……”,话未说完,只见现场一个凶徒抬手就是一枪,正中警车轮胎,车胎一瘪,车头一歪,撞进了路边的花坛。

“奶奶的,这么凶“欧阳桂不仅大骂,想不到一个打架的现场竟然动起枪来了。此时另一名驾车民警已经撞的头破血流,当场晕倒不省人事。看来要自力更生了这次。欧阳手握笨重的五四手枪,一骨碌顺着花坛朝现场移动。偷眼一看,两个黑衣人正对着地上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子拳打脚踢,其中一个还从女子手里在夺东西,但是该女子死死的抓住就是不松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旁边还有一辆女式摩托车翻到在地,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摩托车旁边,似乎发生了碰撞。还有一个黑衣人手持一把沙漠之鹰手枪,紧紧盯着撞入花坛的警车,缓慢的往前走着。

“啪啪“两枪,一枪打中持枪男子的手腕,一枪打中其小腿,欧阳桂紧接着一个“就地十八滚”翻到其脚下,用手一抄,将掉在地上的沙漠之鹰拿在手中。

“混蛋,别动,在警察面前还这么嚣张,不想混了吧?”欧阳桂双手举枪对着两名黑衣人坏坏的笑着说。

满以为稳操胜券的欧阳没有想到,两个黑衣人竟然无视其存在,反手将该女子脖子一掐,纠起来该女挡在二人身前。

“放下枪,小子,不然,我掐死他,你可吃不了兜着走”一黑衣男恶狠狠的说。

某办法,为了人质的安全,明知道放下枪是死路一条,欧阳还是乖乖的把枪给扔在了地上。

另一个黑衣人闪电般的窜至欧阳面前,当胸一脚将其蹬翻在地,然后没头没脑的一阵乱跺,黑衣人明显受过专门的训练,身手好的吓人,不几下,欧阳桂就被跺的口鼻窜血,几欲昏迷。

“你们这帮坏蛋,魔鬼,我连警察都打,我死也不把鲲鹏令给你们”女子突然疯狂的挣扎起来,力气大的惊人,黑衣人一时大意,竟然被其挣脱。

女子猛的窜至欧阳桂身边一头将殴打欧阳的黑衣人撞倒,另一个黑衣人顿时被女子的疯狂举动惊的呆住了,竟然忘记了出手阻拦。只见白衣女子双手托起手中一个白色的小鸟状的东西,嘴里念念有词,欧阳桂恍惚间好像听见“北冥有鱼,……化而为鸟……”什么的。接着,白衣女子扬手向天空一抛,只见拿个白色的小鸟似的东西就,扶摇升空,越来越大,周身发出匹练般的光华,直把黑色的夜空照的恍若白昼一般。

“啾,啾,啾”三声长啸过后,那个小鸟竟然变成了有波音747那么大,不,比波音747还要大好几倍,大嘴一张,好似太空黑洞一般,深不可测,双翼一展,将低下的奔驰轿车给搧的一溜儿滚的飞出百米开外。忽然,大鸟巨抓一伸,抓住白衣女子和欧阳桂,挥动双翼,冲天而去,瞬息之间,就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之中。

欧阳桂迷迷糊糊中只感到浑身暖洋洋的非常舒服,方才所遭受的疼痛竟是丝毫也察觉不到了。大惊之下,欧阳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所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哇好舒服啊!比我们那里的空气清新的不是一点半点,而是很多很多点啊!自己所躺的好像是山顶的一片草地,周边白云浮动,似乎伸手可及,不由令人想起“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绝妙诗句。极目远眺,远远的天地相交汇成一线,不时有一些不知名的大鸟在眼前飞来晃去。咿?那个会变化的大鸟呢?白衣女人也不见了。

“小桂子,你醒了,欢迎你的到来!”

“谁?”

欧阳桂扭头一看,一个古装男子身子悬浮在空中,气定神闲的看着欧阳桂,啊!上帝啊!不是在做梦吧?拿手掐了一下大腿,哎呀!妈呀!好疼,不是做梦呀!

“大,大侠,大仙,您是那位啊?我这是在哪儿啊?”

“我叫北冥。”

“北冥?奇怪的名字,怎么会叫这个名字呢?我怎么来到这里了呀?不会是玄幻小说里写的穿越吧?”

“你是被机关鸟穿越时空带来的,需要你执行特殊的使命”

“什么,使命,不会吧,刚英雄救美被扁了一顿,还执行特殊使命,有危险没有啊?”欧阳小心翼翼的问道。

二、梦蝶庄生

“噢,噢,哈哈吼”一阵欢呼从北冥山下的大海里传来。小警察欧阳桂一扫出警被殴的惨象,得意地骑在一条大鱼的背上在汪洋大海之中“披荆斩棘”,追波逐浪,似乎小日子过的很安逸哦!但见那条大鱼,体长比成年的虎鲸还要大上几倍,浑身长满了鳞片,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闪光,刺人双目,偶而发力,从体侧展出两只巨翅,稍一挥动,便离海而起,飞跃向前数百米,然后突的收起双翅,“噗通”一声巨响落入海水之中。每当大鱼出入海水之际,骑在其背上的欧阳桂就会发出一声很爽的欢呼声,大呼小叫的,甚是热闹,给平静的海面带来了阵阵的喧嚣。

自从和北冥见过面后,欧阳桂就奉北冥之命在此骑着大鱼和波浪天天亲密接触,据北冥所讲这叫特殊训练,虽然欧阳桂是警校的散打冠军,但是以北冥的眼光看来,他的身体简直不是一般的弱,所以必须要在海水之中进行海浪拍击训练,增强其体质,满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才能传授其更为高深的控制自然的超级能力。为了成为无比强大的超人,欧阳桂是咬牙坚持,虽然海浪拍身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刚开始第一次骑鱼入海,那生猛的下落,几乎震的他要把内脏都吐出来了,连吐了几大口鲜血,但是经过北冥那双神奇之手的拍打按摩,总算勉强恢复过来了。不几日,效果马上不一样,由难受到适应,再到很爽,现在他已经能够自由自在的在海浪之中任意出没了,不但没有丝毫的不适,反而每经冲浪一次,气力、精神便长一分,现在你就是让他代赵子龙到长坂坡杀个七进七出都完全没有问题,而且保证比赵子龙玩的更潇洒。

“小桂子,现在你的身体已经被我用‘拔苗助长’神功和海潮冲击道法给彻底的改造了,恭喜你已经拥有了钢铁之躯,可以接受仙法筑基了,从今天开始你得开始修炼——八荒六奇梦蝶无极功了。”北冥双腿盘坐在海面之上,对着骑在大鱼背上的欧阳桂缓缓的说。

“乖乖,听着挺厉害的啊!谁教我啊?”欧阳桂激动的问。

“他来教你”话刚说完,北冥抬手对空中一招,二人上空出现一个黑色的人眼状漩涡,须臾之间,漩涡之内冒出一人,道袍飘带,鹤峰轩氅,仪态潇洒,飘飘若仙,一身山野自然的清新气息,闻不到丝毫的喧嚣之气。

喔,来了个老道,真由意思啊,小桂子嘟囔道。

“无量寿佛,贫道南华子稽首了”老道站在空中施礼。

“小桂子,说南华子,你可能不知道,不知道你听说过‘庄生晓梦迷蝴蝶’这句唐诗吗?”北冥见欧阳桂一脸迷惑的表情,就启发他。

“你,你,你是庄子?”欧阳桂吃惊的说。

“贫道已不用俗名数千年了,几乎都要淡忘了。”南华子面无表情的说。

北冥山山顶,庄子和欧阳桂面对面打坐,鼻观口,口问心,五心朝天,双手结成莲花印状,无拘无束的吸收着北冥空间内充足的灵气。

庄子一摆手中拂尘,搭于欧阳头顶百会穴处,助其消化逍遥丹的神力。逍遥丹是庄子独家秘制的修仙灵药,服一颗即能相当于修道之人苦修三百六十年,为了在二十七日之内提升欧阳桂的功力,庄子不惜耗费其耗时三千年炼制的三颗逍遥丹之一,并拼得浪费其三百年的功力助其消化丹药,以便其能早日练成梦蝶无极功。

该功分为六重,第一重有无之境,第二重无我之境,第三重有蝶有我,第四重无我无蝶,第五重非我非蝶,第六重扑朔迷蝶。当年庄子晓梦迷蝶,醒来之后,分不清我是蝴蝶,还是蝴蝶是我。后人多认为庄子心智迷失,疯了,不少文人墨客写诗撰文极尽嘲笑、挖苦之能事,其实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殊不知老庄乃是在修炼仙法神功,而且已经达到了六重的境界,早已成为陆上飞仙,超越生死轮回,脱离肉体凡胎,随时可以御风而行,升空仙去。

有了逍遥丹的筑基,再加上庄子和北冥不分昼夜地给欧阳桂灌输二人的绝世仙功,短短的三九之期,欧阳桂身上就发生了质的变化,整个身躯隐隐约约透出圣洁的光彩,唇红齿白,面若冠玉,肤若凝脂,给人一种玉树临风,飘带当空的神奇感觉,即使潘安宋玉再世,坚决不能让二人和欧阳照面,否则一见欧阳桂之风采,那二人很有可能当场羞愧而死,非出人命案不可。梦蝶无极功已经突飞猛进至第四重无我我蝶,可以任意变幻天地万物,比孙猴子的七十二变还要高级,离羽化成仙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这几日,小桂子过的十分的舒爽,时而化做飞鱼在大海畅游,时而化作海鸥在天空翱翔,时而化作蝴蝶和庄子斗法练功,在北冥山巅,汪洋大海之间,忽而在东,忽焉在西,纵情领略梦蝶无极功的玄妙之处。在学会化蝶之后竟然有移山填海之能,蝶翅一扇,千尺巨浪直击碧空,声势吓人,再扇,万仞之山平地而起,翻滚着飞向天际,不知所踪。小警察欧阳桂化蝶当空飞舞之时,心里乐开了花,本来以为英雄救美不成反遭痛扁,倒霉透了。谁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因祸得福的遇上了北冥仙人,还得南华真人传授仙家妙术,一举脱离六道轮回,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完成了常人几百年才能修成的仙缘,不由人生真是变幻无常,就像卡夫卡名著《变形记》里所描写的那样,谁也不知道明天自己会不会变成虫子。


三、南北对决

这几日,北冥一直愁云满面,闷闷不乐,庄子早已经功成身退,教会欧阳梦蝶大法就回其南华洞修行去了,欧阳桂几次询问北冥缘由,北冥总是皱眉不语,嘴里喃喃的说:他该来了,又是生灵涂炭,读书人一声长叹了。

那一日,风和日丽,天朗气清,北冥换了一身崭新的白色战袍,白色的神龟战甲。挥手招来一条大鱼,其名曰鲲,伸手在其嘴角一按,鲲腹部张开一个门户,欧阳桂吃惊的嘴都合不上了,原来这个传说中的鲲竟然是一个类似于潜水艇的机械物。

“小桂子,你躲在鲲里,待会儿我和南冥要大打一场,以你的功力估计会承受不了,鲲可以保护你不受伤害,另外你拿着这个物事,等我们打完了,如果我败了,你就把他放在我的口中,切记,切记。”北冥边说边递给欧阳桂一个白玉一般白,仿佛阴阳鱼样子的东西,但是只有白色的一半。

走进鲲的肚子,里边是一个小型的控制室,刚一进入,面前出项一面巨大的铜镜,镜面上出来一个卡通状的小白鱼儿,和手里拿的这个一模一样,在屏幕上蹦蹦跳跳的和欧阳打招呼,“嘿,小桂子,你好,我叫小白,欢迎你来到鲲,下面我将陪你观看一场绝世之战。”

“南冥是谁啊?为什么要和北冥仙人打架啊?”

“哈哈,他们不得不打啊!其实他们本来是一体,合而为一就是阴阳鱼,分则北冥为白鱼,南冥为黑鱼。分别代表天地间的阴阳两极啊!”小白随口答道。

“具体怎么回事,我都让弄糊涂了?”欧阳睁着迷茫的大眼睛问道。

“说来话长了,相传混沌之前,宇宙就是一个阴阳鱼,不知道哪一天,阴阳鱼内部力量蓄满,发生了裂变现象,遂化为阴阳两极,阴气聚集而成南冥,阳气聚集而成北冥,继而二气交替纠缠产生了天地万物,造就了神仙鬼怪,出现了人类,发展出文明,才形成了后来缤纷多彩的大千世界。

可是由于受先天阴气的限制影响,南冥崇尚暴力、征服,主张对他们一手造就的人间界实行铁血统治,而北冥则恰恰与南冥相反,主张清净无为,崇尚自然,倡导让人间界自由发展,制定好规则后,不再过多的干涉。由此就产生了冲突,两位创物主经常爆发大战,每当战事一起,必然影响到人间界,他们打架的时候,人间比会产生相应的浩劫,远古炎黄战蚩尤,商周之际的封神大战,二战时期的东西方神魔争斗,都是二人奋力血拼的产物,给人间界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使得人间的文明水平受到破坏,停滞不前,甚至倒退。后来他们又相继在人间界扶植代理人,南冥的代理人是人间的黑道,北冥的代理人是人间的白道,古今中外,黑白两道,生生死死,争斗不休,永无止息”小白连比划带说的,讲得是吐沫横飞,欧阳桂是听的目瞪口呆,呆若木鸡。心说这回他们一打人间岂不是得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了?

“快看,南冥大人出现了”小白疾呼道。

铜镜之上,一个身着黑色战袍黑色神龙战甲的虬髯男出现在北冥面前,饶是隔着铜镜,欧阳桂都能感受到南冥身上散发出来的嚣张,恐惧,侵略之气,令人观之生畏。他手里拿的是一把黑色的春秋长刀,而北冥则手持一把白色的混沌巨剑。二人面对面的对峙,静若山岳,谁也不敢有丝毫的异动,虽然二人都是不死之躯,但毕竟打在自己身上才叫痛,那滋味可不好受,即便是作为仙人的他们也不愿意去承受这种无法避免的痛苦。

南冥缓缓的举起长刀,口中吐出一句“末日浩劫”,言讫,长刀刀尖幻出一道无形的力量之浪,闪电般的向北冥劈去,北冥迅速撤身,抬巨剑格挡,刀气吃此一挡,气流四散而去,所经之处,无论高山湖海,皆化为漫天黄沙。北冥低啸一声,挽了个剑花,轻呼道“生机勃勃”,剑尖一抖,一根绿色的春藤冲剑而出,直向南冥冲去,眨眼之间春藤就将南冥给围成了春藤茧,绿油油,翠生生的藤条横七竖八的将南冥连人带刀给缠成一记个巨大的绿蛋蛋。少顷,突然有莫名的丝丝黑气自春藤缝隙之间冒出,与此同时,绿蛋蛋开始逐渐的在变大,好像吹气的气球一样,愈来愈大。北冥一见,恐怕南冥会挣脱春藤的束缚,立于云端,双手持剑,运气吸胸,用混沌剑猛的向春藤卷劈去,只听得一声“咔嚓”的震天巨响,春藤卷被劈的纷纷扬扬,化成无数的碎片。再找南冥却是踪迹不见,北冥仙人不慌不忙双手拄混沌巨剑立于半空祥云之中,微闭双目,云起天眼地听之术在碧空之中搜索南冥的气息。突地,一抹黑色的乌云飞速的闪现于北冥的身后,以肉眼难以分辨的速度幻成长刀状直插北冥背部。

欧阳桂看的心脏一紧,险些背过气去。小白好像是见怪不怪了,在一旁解释道:这是南冥大人的‘乌云踏雪’术,可以在北冥仙人周边十里之外躲过其天眼地听之术的搜索。而后发动突然袭击,商周神魔之战那次,北冥仙人就是在这一招上吃了大亏的。眼见得黑云刀的劲流几都已经将北冥背部的给冲的成了一个坑状了的时候,北冥才使了一式‘苏秦背剑’,把宽阔的混沌剑平贴于后背,恰好在黑云刀将欲刺入背部时挡在刀尖之前。‘嘡’黑白相击之处,爆出一团耀眼的光芒,北冥的身形被爆炸之力撞的飞向了西天边际,遥不可望。南冥也某讨到什么便宜,黑云刀突袭受阻,顿时现出南冥本体,强悍的南冥也没能挡住这团耀眼光芒散发出的巨大能量,头下脚上的来了个倒栽葱,一头扎入地下,不知道冲入地下了几千里也,一个人形的地洞黑黝黝的向地心延伸,深度难测。

“哗”南冥疏忽之间就从地底破土冲天而上,不过形象就十分狼狈了,浑身衣衫褴褛,一身黑袍都成了布条条了,威风凛凛的神龙战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胸口烂了一块,露出虬结的钢铁般的黑色肌肉,披头散发,单手倒握春秋刀,模样端的是吓人。

“北冥,你给我出来,哈哈哈哈,想不到,你这个老不死的功力竟然又进步了,这回也别费事了,咱们还是直接使用本源力量对决吧”南冥气呼呼的对着遥远的天际海呼道。

“既然南冥这么痛快,我就舍命陪君子了。”北冥的声音自天际慢悠悠的传来。声到人到,在西方天地相连之处,起先是一个小点儿,不一会儿,越来越清晰,北冥仙人重新回到我们的眼前,看着他好像是慢吞吞的一步一步的迈过来的,但是数万公里的距离,竟然瞬间到了眼前。小白嘿嘿一笑说:“这是北冥仙人的绝技‘云中闲庭信步’,看着很慢,其实用上了穿越时空的仙家妙术,他这一步比孙猴子的跟头都迈的远哪!”

二人似乎已经对对方的战法很熟悉了,来至跟前并不答话,自顾自的忙活起来,北冥招来一朵白云,盘膝坐了上去,南冥干脆将春秋刀抛于脚下,一屁股坐上去。春秋刀借一抛之势变得有磨盘大小,刚好托住南冥庞大的臀部。

南冥盘膝坐好之后,双手在胸前不断翻转,继而由身体两侧缓缓举起,成双手托天之势,随着其双手的托起,似乎和天上建立了什么联系一般,其头上波诡云动,无数团的乌云纠结盘缠在一起,好像在聚集周边的能量。而北冥也单手竖于颌下,另一手平放于膝上,掌心向天。不久,北冥头部上空同样出现了云层的异动,转眼之间,二人上空的云层已经逐渐的汇聚成形,竟然拿是一副太极图的模样,又过了一会儿,北冥头上缓缓的升出了一条白鱼样的灵体,南冥那边头上冒出了一条黑鱼样的灵体。忽然,两个灵体飞速转动扑向对方,在空中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比起原子弹炸后形成的蘑菇云有过之而无不及。

欧阳桂感到周边的气温急剧上升,小白鱼大叫“不好了,得赶快飞起来了,海水都被烤干了”。透过铜镜,欧阳看见鲲正快速的离地飞起,向远处逃逸,躲避这难耐的高温。向下望去,就见方才鲲所停放的海水已经被烤的见了海底陆地。

北冥和南冥所在空间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阴阳鱼,在半空之中高速旋转,黑白两块你来我往,十分的热闹,方圆一千公里的区域海水也干了,高山也塌了,所有的生物无一幸免全部罹难,可谓生灵涂炭。

二人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状态,巨大的阴阳鱼似乎把整个北冥空间的灵气给吸光了,空中不断的有天火从迸裂的天缝之中呼呼喷出,地上沙石四散飞出,一眼望不到底的沟壑随处可见,二人的模样十分狼狈,盔歪甲斜的,南冥的一脸虬髯都被灵体发出的热量给烤焦了,散发出一股的焦糊味,北冥的神龟战甲都已经破碎不堪,仅仅能够遮羞而已,英俊的白面上竟然出现了丝丝的裂痕,看着十分的吓人。

小白鱼嗷嗷大叫:“欧阳,该你出马了,北冥仙人的本体在你手中,他可能快要支持不住了。”

“我该怎么做?”欧阳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焦急的问道,毕竟这两个家伙无论哪一个不在了,那整个宇宙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基础了,最好的结果就是打个势均力敌,最后握手言和。

“你用梦蝶无极功,化做蝴蝶,将北冥仙人的本体投入他头部上空的白鱼之中,就大功告成了。”小白鱼说。

“好吧,正好借机检验一下我的无极功”欧阳自我安慰道。

欧阳默运神功,化做一只巨大的蝴蝶,将白鱼背好,从鲲的嘴里弹射而出,向大阴阳鱼漩涡飞去。

离漩涡还有数百公里,欧阳桂就感受到了那巨大的压力,越往前飞,越难前进,似乎有一面无形的墙在阻挡着前进的空间,如果不是有神功护体,估计光凭发出的高温就把欧阳桂给烤熟了。某法,事既如此,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想到这里,梦蝶无极功全力施为,在周边形成一个透明的灵力罩,奋力抵抗着巨大的阻力。身上的白鱼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产生异动,逐渐,渐渐地就像一块烫手的山芋,烧的欧阳桂直呲牙,眼看快到了,仅仅只差不到壹佰米了,但是在内外高温的夹攻下,欧阳桂这个初踏仙途的小子即使有四重的梦蝶功护体,也实在是受不了。

最后,欧阳桂心一横,挥动翅膀将灼热的白鱼给扔了出去,正好砸中空中白鱼的鱼眼。本来处于颓势的北冥神情一振,白鱼的体积像吹了气一样逐渐变大,隐隐然有超越南冥本体的趋势。[/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