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缺席,“我爸是李刚”就有市场

botian_08 收藏 0 93
导读:   一名“官二代”在校大学生,被安排进家乡湖南冷水江市财政局工资统发中心上班,享受事业编制。事件披露后,据说“取消聘用资格”,政府已着手调查问责,而谈及未考先录的理由,回应是“工资统发中心急缺人手特事特办”(据12月27日《新京报》)。   按理说当地政府又处理又问责的,应该换来一些支持,但是没有,网友还是“骂”字当先。网友的骂声很集中,一是嘲笑未考先录的理由滑稽,二是质疑调查问责含糊。录取的理由确实滑稽,急缺人手,这不是开玩笑吗?每年那么多应届毕业生嗷嗷待哺,怎么就把一个还没毕业的“官二代”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名“官二代”在校大学生,被安排进家乡湖南冷水江市财政局工资统发中心上班,享受事业编制。事件披露后,据说“取消聘用资格”,政府已着手调查问责,而谈及未考先录的理由,回应是“工资统发中心急缺人手特事特办”(据12月27日《新京报》)。


按理说当地政府又处理又问责的,应该换来一些支持,但是没有,网友还是“骂”字当先。网友的骂声很集中,一是嘲笑未考先录的理由滑稽,二是质疑调查问责含糊。录取的理由确实滑稽,急缺人手,这不是开玩笑吗?每年那么多应届毕业生嗷嗷待哺,怎么就把一个还没毕业的“官二代”给“特办”了?这事儿笑笑也就过去了,毕竟这几年什么稀奇古怪的理由没见过?这个不新鲜。


而“政府已着手调查问责”,却是质疑的焦点,谁来问责?问责谁?如果由当地政府问责,那么这个问责能够问到作出批示的市委书记和市长头上吗?我们需要一个准确的答复,否则我们只能把问责当做息事宁人的手段。其实按照我的经验,如果没有更强有力的力量介入,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网友们除了骂骂人发发牢骚也就别无办法。


因为别无办法,于是在网上炮轰问题官员成了网友的主要发泄手段,于是被诸多学者深恶痛绝的网络暴民产生了,揪住一个公共事件,先甭管真不真实,骂了再说。不久前就有一个骂错了的下岗工人——在复旦学生黄山遇险报警事件中被传“非常有影响力”的“二姨夫”终于现身,以自己“下岗工人”的身份证明,之前对于沪皖两地强力联手救援的种种推断,只是并无依据的猜想。我们当然可以指责网友们无端的“二姨夫猜想”,指责他们的“有罪推定”,但如果我们仅仅停留在指责而看不到“猜想”背后所隐藏的无力感,那么这种猜想只能愈演愈烈。因为网友们知道,“二姨夫”可能委屈,但权力绝不会无辜。


官场上的种种潜规则,就像是一场“权力的走私”。我们知道,走私是否猖獗一般取决于两点,一个是利润够不够大,一个是犯罪成本够不够小。“权力的走私”无疑符合上述两点,于是圈子里的一些人就肆无忌惮地“走私”,而圈外的很多人,一边只能无力地诉诸语言暴力,一边想办法挤进圈子里。


“我爸是李刚”这句今年头号流行语其实只不过是把本来的心照不宣大声地喊了出来而已。当问责和监督迟迟不能到位的时候,你就不能抱怨网友戴上看谁爸都像李刚的有色眼镜,你也无法阻止公权力跨省追捕的嚣张。而如果问责和监督到位了,这些都不存在了。纽约州公职人员廉洁署20日宣布,纽约州州长帕特森因收受五张球票而被处以6.2125万美元罚金,帕特森丑闻曝出后不久就宣布放弃谋求连任。顺便说一句,这几张门票是他为儿子搞的。看到了吗,在强有力的监督面前,你爸是州长都不好使。


牛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