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拭剑』·续

炀少习剑器之技。辄二年,登堂入室。复三年,得窥天道,臻至化境。十步之内,生杀予夺,尽在一念。观炀所用剑,修二尺,色墨,铭曰:“竞星”。是时,比州兵部员外郎柳丹召令一方,演武于龙脊堂。会炀居比州,闻,负剑而往。踏八门九宫之位,步十方之法,长铗断空而斩月。。奈何踵有旧疾,力竭而终,夺探花之位。环顾萧然无一字,独与辛乐相吊。炀之极重辛乐,盖籍此乎。

龙脊堂论道校武,久矣。尝三月初,柳公欲重振比州尚剑之风,召炀行四人论道于此。彼日炀剑技未成,然炀年少轻狂,仗剑横行,力克顽敌,凯旋而还。会梨园子车献曲,州人俱往。龙脊堂前几可罗雀,纵炀得温酒,只黯然独归。

炀极崇剑,时,无人解。徒令炀对烛扶剑,与剑神交。

『拭剑』·祖鸦传

祖鸦,号天一先生,任侠不羁。性嗜剑,通相剑,他人之剑尽可为所御。然未得霜刃堪合契,故无剑。昔时比州群雄并起,独鸦单剑笑傲。常玄衣往乎龙脊堂,试炼后辈,指点众人。每战至酣处,必得裸衣而快。炀之初至比州也,蒙鸦不弃,形影提点,倾囊相授,得跻身上九,一窥天道。辄期年,鸦将往游乎西陵,炀酬酒而饯,以壮其行。

岁余,比州兵部令重兴龙脊旧业。炀夜书具以相白。鸦闻,肃然:“吾生乎尚剑之世,条、翔、皓首三公厚爱,有吾今日。比州尚剑之风,安得沦灭哉?!嗜剑之情,可见一斑。”

三日,鸦白衣快马而还。带剑,剑赤,铭曰:“恶法”。

『拭剑』·辛乐传

辛乐,己巳年生人,桃源人氏。性温婉近人,质洁平朴,解人意,晓人情。居金阳时,与炀神会,书信相通。后炀徙比州,辛乐独往乎陇南,不绝往来。未久,止呼辛乐曰“夬”。炀素去礼远众,常偏执激愤。盖习六灵暗识,至察明断耳。每炀戾意亟重,忽忽如狂,夬数言辄解。

某日,炀颓然失度,形神落魄,自命“离经易道花间游”。夬闻,当头棒喝,字字入骨,留语而去。炀恍悟,愈重辛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