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南京国民政府(汪伪)的空军概述。

国军P-40战机 收藏 0 2980
导读:[size=20][B]虽说由形式上来看汪政权三军齐备,但与拥兵数十余万颇具规模的陆军相比,海空军只能说是聊备一格,而空军更只能算是摆设,虽有空军之名但规模还远不如无空军之名的满军航空队,1940年「航空署」成立之初连一架飞机也没有,全署编制包括官兵与文职人员和雇员总共才112人,只能做一些纸上谈兵的宣传工作和整理国军撤退时来不及带走鸡零狗碎的残余物资。这个单位由汪精卫之妻陈璧君的弟弟陈昌祖主持,陈是留德的航空工程学人,就任署长之后便开始大张旗鼓四处招募人马,这些人多是来自北洋时期南苑、保定、沈阳及广东等地

虽说由形式上来看汪政权三军齐备,但与拥兵数十余万颇具规模的陆军相比,海空军只能说是聊备一格,而空军更只能算是摆设,虽有空军之名但规模还远不如无空军之名的满军航空队,1940年「航空署」成立之初连一架飞机也没有,全署编制包括官兵与文职人员和雇员总共才112人,只能做一些纸上谈兵的宣传工作和整理国军撤退时来不及带走鸡零狗碎的残余物资。这个单位由汪精卫之妻陈璧君的弟弟陈昌祖主持,陈是留德的航空工程学人,就任署长之后便开始大张旗鼓四处招募人马,这些人多是来自北洋时期南苑、保定、沈阳及广东等地航空学校的毕业生,也有部分是受欺蒙的沦陷区青年和来自香港的技术人员。直到1941年5月在汪的一在交涉之后,才从日军那里获得三架九五式教练机,以此为基础而于次年在常州陈渡桥机场设立「中央空军学校」,由航空署长陈昌祖兼任校长,该校先后共培训过60名飞行员,学生来源则是招募自南京、北京、广州等地,另外也有从陆军教导团和海军学校选拔而来。翌年9、10月又从日本海军支那舰队那里取得约20余架九三式、九五式、九九式教练机,始得以扩编「空军教导总队」,队长是刘中坛。日军之所以在太平洋战争如火如荼之际还愿意培植汪伪空军,除了以华制华的政治考量之外,用汪精卫的话来说就是要汪政权「有力量分担保卫东亚的责任」。只不过日军所给的均属于教练机并无作战功能,充其量只能用于战场侦察或反游击等低强度任务。而且拿人手软,日本人提供资源之外,还派遣了指导官严密控制,空军教导总队名为空军部队其实并无自主权只是侵华日军的航空分队。而汪政权空军亦尚无与国府空军或美军陆军航空队一较长短的能耐,因此航校第一期的毕业生也就留下来继续训练。汪政权空军另外还组建一个有3架飞机的「国民政府行政专机班」辖有一个36人的机务连和一个200多名官兵的警卫营,操作的飞机则是日军移交的立川一式双发高等练习机,主要的任务是所谓的「要人输送」。汪政权空军从成立到结束其人员始终摇摆不定,无法坚定效忠汪政府。


由于不少人都是往来于国府、汪政权和中共之间,屡有叛逃事件发生。例如1941年9月国府空军第一大队的张惕勤、汤厚涟与梁文华等三人驾驶苏制SB-Ⅱ轰炸机投靠汪政府,张惕勤立刻成了航空署科长,而这架SB-Ⅱ轰炸机也被认为有情报价值给日军送回本土进行研究。最大规模的叛离则是1942年5月常州警卫营200多名官兵集体投靠新四军,次年春又有汤厚涟、梁文华、曾照德等教官投共。1944年2月又有汪伪航校教员郭志纬、刘炳球与溥皓璋以及3名机务人员驾驶95式教练机意图向国府投诚,但是却因为撞山意外殉职的事件。由此可看出汪政权空军脆弱的本质。汪精卫虽颇为醉心壮大空军,但事情发展却与其心愿背道而驰,汪政权空军之后每况愈下,不要说扩充反而越缩越小;1942年10月汪政权军事委员会进行改组,陈昌祖被免职,改由东北空军出生的姚锡九担任航空署署长,不过在经历了所谓复兴空军三年计画的失败之后,航空署还是难逃被裁减缩编的命运。1943年10月汪政权军委会再度改组时将航空署缩编成空军司改隶总务厅,另外在参谋本部设置空军参谋次长,由姚锡九任参谋次长,陈及胜担任司长。1945年1月撤销空军参谋次长,又降编为空军科。汪政权空军一再缩编此一结局,显示了汪政权企图建立空军的梦想全然破灭。到了日本投降后的8月20日,惧怕受到国府处份的周致和以及黄哲夫、赵乃强、管序东、黄文星以及沉时愧等人驾驶建国号专机由杨州机场起飞飞往延安投共,成为了中共八路军的第一架飞机;两天后,伪空军人员何健生、吉翔以及陈静山等人由杨州北门前往杨家庙投奔新四军,紧接着伪空军人员白景丰率领家属与两名副官抵达莲花唐的新四军根据地投共。9月之后残余的汪政权空军人员及飞机、器材被国军空军第一司令部接收,准备投入内战,汪伪空军至此全部结束。然而大批汪伪空军人员投共,在某种程度上也协助了解放军空军的发展,对于日后的国府而言是颇为不利的。


本文内容于 2010/12/28 19:51:40 被国军P-40战机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