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黄老人黯然离开东莞 扫黄暴露身份断生计(图)

大家都来说说看 收藏 76 42147
导读: [img]http://img9.itiexue.net/1229/12296361.jpg[/img] 王秀勇画的东莞石碣镇“扫黄地图” [img]http://img10.itiexue.net/1229/12296362.jpg[/img] 王秀勇画的东莞石碣镇“扫黄地图” [img]http://img11.itiexue.net/1229/12296363.jpg[/img] 黯然离去。 本月24日平安夜那晚,东莞扫黄老人王秀勇走了。本已身无分文的他,怀揣着


扫黄老人黯然离开东莞 扫黄暴露身份断生计(图)


王秀勇画的东莞石碣镇“扫黄地图”


扫黄老人黯然离开东莞 扫黄暴露身份断生计(图)


王秀勇画的东莞石碣镇“扫黄地图”


扫黄老人黯然离开东莞 扫黄暴露身份断生计(图)


黯然离去。


本月24日平安夜那晚,东莞扫黄老人王秀勇走了。本已身无分文的他,怀揣着东莞警方救助的8000元,带着遗憾,踏上了回山东老家的火车。临走前,老人说:东莞是个有爱心的城市,是我的第二故乡,如果不是被逼无奈,他将会继续留在东莞。


在东莞14年,王秀勇本只是位默默无闻的街头艺人,靠表演“万能脚”而维持生计。在今年席卷东莞的“扫黄禁赌”风暴中,老人因绘制“扫黄打虎”图协助警方扫黄禁赌而一举成名,王秀勇也因此遭到恐吓威胁……


徒步数镇,侨装暗访


今年5月,东莞警方掀起扫黄禁赌风暴。卖艺残疾老人王秀勇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徒步暗访,靠残缺的手掌完成了东坑镇、大朗镇两张“扫黄地图”,并交给警方。东莞警方通过王秀勇的这些“扫黄地图”连续出击,查封了不少涉黄发廊。


当时有人质疑老人的动机,老人表示:“当初我压根没想那么多。因为我原来住的东坑镇的出租楼下就是涉黄发廊,到了晚上,我没办法好好休息,所以我就想着举报涉黄,于是才有了第一张扫黄地图。”


其间,石排镇党委书记通过媒体,公开邀请王秀勇前去石排镇“扫黄打虎”。于是,老人又连续走访了东莞的石碣镇、常平镇、石排镇、东城区、万江区。每每出门暗访,老人只身一人奔波于不同的镇街,凌晨四五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归来。涉黄涉赌之处,老人就在小本子上写上“虎”或“淫”的记号。老人又画了三张“扫黄地图”。


“我常从拾荒者和收破烂人员的线索入手,再进一步查证核实。”为了保护自身安全,老人在暗访时特地准备了两件外套,两顶帽子,方便乔装。“首先确定了疑似涉黄地点后,我会谎称剪头发,进入发廊后先找营业执照。一般有营业执照都比较正规。有时我还会叫她们带我上楼看,看完后我就说没有带钱。有时也听她们和嫖客的对话。”


屡遭恐吓,四次搬家


老人画“扫黄打虎”图,经受了鲜为人知的辛酸苦楚:多次被电话恐吓,被迫搬离出租屋,被报复者打掉了四颗牙齿……


第一次接到恐吓电话是在东坑镇,警方根据王秀勇提供的线索端了一个赌档。王秀勇回忆起那天早上5时,天刚亮,一个陌生的电话突然将他吵醒,一个恶狠狠的男子在电话中说:“你个老东西,你找死啊!”王秀勇就吓了一大跳,手机摔在了地上,再也打不通了。


这下,原先东坑的出租屋不能住了。出名后的王秀勇过上颠沛流离的日子,房东多次驱赶,他先后搬了四个地方,每次都只能暂为落脚。


有一次,东坑镇政府安排他住进了出租房,政府相关人员还送上了一台内存东坑公安分局副局长号码的新手机。然而王秀勇只在安置房里睡了一晚就继续了他的流浪生活。“安排我住的房间周围都是警察宿舍,我打电话或者出门都有人会来关心,我不习惯这样的生活,感觉很麻烦大家。”除此之外,王秀勇还觉得,住着政府提供的房子,会让人以为自己是以画“扫黄地图”来要挟政府给自己好处。


断了生计,决定回家


老人最后一次出现在媒体上是今年7月,举报万江小享有涉黄场所。12月9日,一则关于流浪儿的新闻让老人又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线中,12岁的广西少年小钊在东莞流浪了4天了,终日风餐露宿,不过幸好他遇到了好心人,而这个好心人正是王秀勇,而当时的他甚至连自己都难以养活。


原来,不画“扫黄打虎”的这五个月里,老人的生活变得日渐拮据起来,随着身份的暴露,也断了他街头卖艺的唯一生计。捡捡垃圾,卖卖废品,回到家里吃不上饭,白天煮一锅面,晚上再煮一锅,放点菜叶,这就是老人的一天。


12月22日,东莞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行动大队约见了王秀勇,按照广东省举报违法犯罪奖励的有关办法,给予了他举报黄赌毒的奖金1800元。因王秀勇生活困难,治安巡警支队民警还捐款6200元,怀揣着这8千块,老人决定买张车票就回山东老家。


羊城晚报记者 摄影报道 (发自东莞)


对话


“其实我并不想离开东莞”


在王秀勇回山东老家的当天,12月24日,羊城晚报记者约见了这位老人。


谈及在东莞卖艺为生到画图协助警方打击“黄赌”的整个生活转变,老人不禁黯然神伤:“曾经的我靠卖艺为生,生活尚且过得安逸。而如今协助警方扫黄扫赌,却过着颠沛流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生活,现在还被逼无奈回家。”


“当初我的电话只有警方才知道,为何我举报黄赌事件后就屡次收到恐吓电话?”王秀勇说,“当然,我自己也太张扬,举报的策略和技巧也不好。扫黄地图和我的个人信息随后也被媒体报道,甚至弄得妇孺皆知。”


“东莞是个有爱心的城市,东莞是我的第二故乡。”谈及将要离开东莞时王秀勇说,他曾经去过好多省份卖艺,但是相比起来,东莞是个爱心人士比较多的地方。在没画扫黄地图之前,他在东莞街头卖艺,经常会有很多人给予他帮助。“其实我并不想离开东莞。”


说到今后的打算,王秀勇说,老家还有80多岁患病的母亲和残疾哥哥需要照顾,希望回去能办个低保五保,维持生活。


12月24日下午,王秀勇来到东莞东火车站,蹒跚地走上东莞东候车厅的阶梯,不禁黯然落泪。下午5时许,王秀勇买上几盒方便面,一瓶矿泉水,提着一个沉重的包裹,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18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