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白纸[蓝剑军团]

009cn 收藏 16 405
导读:有的时候简单和淳朴是会被污染的,当白纸被染成黑色的时候,一定会比其它颜色的纸染的更黑。 当一个对花花世界没有免疫力的人,遇到一点点的诱惑的时候,就会手足无措,不知道是远离还是靠近,在无知和欲望的召唤下去尝试。 开始的一点甜头就像第一次吸毒一样的美好,于是,就会像吸毒一样的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人的变化真的会很快,快到没有人呢能够看明白。更多的时候,不是我们想变,而是被迫或者因势利导。 正如,绝顶漂亮的女生没有一个在读书和工作上有拔尖的作为,原因不是她们傻和懒,而是因为追求者太多了,不管你是会拒绝还是

有的时候简单和淳朴是会被污染的,当白纸被染成黑色的时候,一定会比其它颜色的纸染的更黑。

当一个对花花世界没有免疫力的人,遇到一点点的诱惑的时候,就会手足无措,不知道是远离还是靠近,在无知和欲望的召唤下去尝试。

开始的一点甜头就像第一次吸毒一样的美好,于是,就会像吸毒一样的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人的变化真的会很快,快到没有人呢能够看明白。更多的时候,不是我们想变,而是被迫或者因势利导。

正如,绝顶漂亮的女生没有一个在读书和工作上有拔尖的作为,原因不是她们傻和懒,而是因为追求者太多了,不管你是会拒绝还是懂拒绝,能拒绝还是什么也好,起码每一次的骚扰都是亢长而费脑筋的,更不要说不懂的拒绝和不能拒绝的了。

小丽是被自己的男友带来北京的,男友小龙比自己就大一岁,还未成年就在北京打拼,小龙给人的感觉是个很清馨的男孩,很有礼貌,衣着整洁,说话的声音很温柔。在笑的时候也就是眯着大眼睛,呲一下牙。

这一年,小丽19岁,小龙20岁。

小龙开始的时候是在一个写字楼当保安的,后来因为一个物业公司的老总的青睐,到那个老总管理下的一个高级公寓当了一名内务保安,由原来的“军装”变成了西服。

小龙的脾气很好,按照老总的话讲:这孩子就是读书少了点,以他的性格和做事的态度,很合适干服务行业。

小龙当保安的时候是最突出的一个,跟楼上所有的业主关系都很融洽,主要是小龙在帮别人拿东西的时候表现的总是很乐意,几年下来,有好几个业主为他写了表扬信,还有个当记者的业主帮小龙写了第三年的个人总结。

老总当然很高兴了,说明自己的眼光没有错,于是在第四个年头刚开始的时候,小龙被调到客服部当了一个值班助理,虽然不懂英文,没有专门的物业管理资质,但是小龙很努力,一年来干的总体还算不错。

小龙的老家在山东一个农业大县,这个县的农特产在全国都有名,在镇上,小龙家里的条件还算是不错的,因为家里还有个正在读高中的弟弟,所以生活上有些紧,也许是很小就出来了,其他的人不和他掺和,所以小龙一不抽烟二不喝酒,更不要说赌博和玩花花了。

小丽家里是真的很苦,小丽3个姐妹外加一个宝贝弟弟,她排行老三。家里自然是什么都向着弟弟的了,家里本来就不富裕,小丽和两个姐姐都是初中毕业就出来工作。

小丽出来后跟着一个叔伯的姑姑,在一个幼儿园里当助教,一个月才900块钱。

小丽给人的感觉是很清秀,说话什么的很有档次,和她初中毕业的文凭很不相称,在幼儿园里当助教的时候,很讨小孩子的喜欢。

这年国庆,小龙放假回家乡,于是认识了小丽,在家乡人的眼里,只有小丽和小龙最般配了,都是没什么文化,干的却是需要点文化的工作,长的都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

于是小龙和小丽开始恋爱了,小龙在家的几天里,小龙骑着姐姐给他买的摩托车天天走上十来分钟去接小丽,在家乡广袤的农田里,在娟秀的小河旁,在熙熙攘攘的济南街头,两个人的身影一天比天挨得近。

两个人都说普通话,都很爱干净,都爱笑,文凭一般,相貌相配,从第一天起,两个人就不愿意分开了。

元旦的时候小龙又回去了一次,每天一个电话若干短信明显不能满足两个人的热情,反而徒增了思恋。

这次再见面,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化学反应,火热的相思让他们一见面就粘在了一起,小丽的第一次给了小龙,小龙又何尝不是呢。

在来北京的前一天傍晚,小龙送给小丽一个淡紫色的信。小丽很甜蜜的打开来,发现里面是一张白纸,当时就傻了。小龙笑着说:“这张白纸就代表了我们,我们现在什么也没有,连文凭都没有,就像一张白纸一样的,未来是什么又我们自己做主,还有就是,我们现在的关系就像一张白纸,上面画的是价值不菲的画还是一文不值的涂鸦,就要看我们怎么去画我们的关系和未来了。”

小丽听了,眼睛都湿润了,莫名的点了点头,把这封装着白纸的信封收了起来。

在公司的总结大会上,老总亲口讲了小龙的一个故事:由于家乡的一条路的一个路段常年没有路灯,导致多次发生事故,小龙个人出资5000元钱,安装了几个路灯。说完,老总拿出了小龙当地政府写的一封感谢信,收信人是物业公司,落款的地方时某镇人民政府以及一个大红公章。

信里表达了对物业公司的感谢,感谢物业公司培养了一个品德优良的青年。

老总自然是自豪的,小龙也是骄傲的,同事们大多也是钦佩的。

春节过后,小龙就把小丽带来了北京,定下的契约是,这年十一的时候回家订婚,春节的时候结婚。

小丽来的时候,穿着一套女式的西装,直而长的黑发挽出一条马尾辫,清澈的大眼睛十分的友善,见到小龙的同事的时候,还有些羞涩和腼腆。

让人羡慕的是,小丽不仅长的清秀漂亮,个子还很高挑,穿着一双半高跟鞋,和身高一米七四的小龙一般高,身段苗条而匀称。

当时就有同事开玩笑的对小龙说:这个女孩子,你可要盯住了,不然就被人抢走了。小龙听了只是一贯似的轻轻笑了笑

小丽在老总的关怀下,进了小区商铺里的一家高级餐厅当了一名迎宾。

小丽每天上午10点上班,晚上9点半下班,而小龙每天晚上8点半上边,第二天上午8点下班。

两个人上班的时间正好不对,不过两个人还是非常珍惜在一起的时候。每天下了班,小丽就会带上一些吃的到小龙的班上探班,因为晚上值班就一个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两个人还是能干点什么以解相思之苦的。

小丽每天来陪小龙上班,每每都要到凌晨一两点钟才回去休息,让不少人感到羡慕。

这样痛苦又甜蜜的日子过了两个月。

有一回小龙和以前的保安同事一起吃早餐的时候,那个同事半开玩笑的说:小丽开始变了。

小龙还是笑了笑。

不过小丽的变化还是很强烈的来了。

以前从来不化妆的小丽也只是因为迎宾员的工作需要,只是淡淡的打点口红和粉,现在开始画起了眼影盒腮红,颜色越来越艳,还带起了假睫毛,穿雪纺的睡裙。

这点变化来之与一个人,这个人是这家餐厅的领班,长的高大英俊,为人大气,有种小龙没有的英雄味。

领班的干妹妹小红和小丽的关系最好了,两个人一个班,长相身高什么的都很相似,所以一见如故,通过小红和领班认识是在一次班后的宵夜,就这样这个领班经常请小丽和小红宵夜。

又一次,领班单独邀请小丽去宵夜,被小丽拒绝了,那个领班竟然央求小丽,小丽昏了头的答应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小丽也有清醒的时候,没到这个时候,小丽就会疏远那个领班,可是当领班殷勤的给自己带来喜欢吃的巧克力的时候,当快要下班的时候,领班为小丽端来了宵夜的时候。。。。。。小丽感动了一次又一次,终于把小龙抛到了脑后。

只有在回去前在小龙的办公室里见到小龙的时候,小丽才会有点愧疚的对小龙十分的体贴。

那天小龙的生日,小丽答应了晚上早点回来的,结果小丽在下班的时候被小红她们给拉到舞厅去了,趁没人的时候,领班把一条白金项链戴在了小丽的脖子上。

这一回,小丽还被怂恿的喝了酒,在酒精的作用下嗨皮的小丽,忘了小龙的等待,连小龙的电话都不接了。

这一夜她睡在了领班的床上。

凌晨3点钟的时候,小丽才匆匆的从快捷酒店回来,在路边的早点店里买了一份热腾腾的水饺,然后笑盈盈的站到了疲倦的小龙的身前。

那一天,小龙生气了,整整三天没有怎么理小丽。

这让本来就愧疚的小丽很痛苦。

她私底下在两个男人之间选择,开始左右摇摆。

那一夜之后,小丽就经常和几个人去酒吧了,不过不到12点小丽就会回来。

这样摇摆的日子过了一个月,夏天到来了,小丽的生日也来了,那天晚上十点半,小龙接到一个业主的电话,说是家里没电了,需要接一下零时电用一晚上。小龙给设备部的值班同事打电话,呼对讲,对方手机没有信号,呼机没有反应。

按照小龙以往的经验,每个整点前30分钟正是值班电工巡视的时候,于是小龙来到了地下室,正要前往第3个配电室的时候,路过小丽上班的餐厅在地下租用的生活区,小龙冷不丁的听到有动静,感觉不对头,以前当保安的习惯让他慢慢的想声音的来源地开始寻摸。

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一男一女站的很近,小龙感到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不由得咳嗽了一声,那对男女马上分开了,小龙手电筒往那边一扫,当时就傻了。

小丽脸红扑扑的,头发有点乱,工作服的外套敞开着,里面的立领白衬衫从西裙里散了出来,扣子被揭开到了胸前。。。。。。

小龙当时没有咆哮,而是白了一眼小丽,然后步履蹒跚的找到了值班电工,完成了工作。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小丽正躲在里间,一见到小龙,马上把小龙抱住了,小龙把她推开,转身要走,小丽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小龙。

不过不到半个月,小丽和那个领班在吃宵夜的时候又被小龙和小龙的同事撞见了,这一会,小龙真的发火了,摔坏了了手机,破天荒的吼了一声:给我打。

那个领班被打成了熊猫。

小丽答应不再和那个领班见面了,并且第二天就辞了职。

小丽待业了两个月,天天早上出去,下午回来,出去的时候总是躲着人,几次被同事撞见,让人一下子还真不认识了。

小丽一般都穿着细高跟的凉鞋,穿黑丝,穿透明装,穿超短裙,V领,胸部不知道塞了什么,很畸形的鼓着,露出时下最流行的沟,脸上涂的看不出年龄,原本20不到的鲜活女生,活生生的被画成了30岁,让人想到的只是一块肉。

熟人见到了无不摇头。

后来小丽自己在三里屯找了个工作,每天都是夜班,这样倒是和小龙的班对上了,可是对北京稍稍有点熟悉的朋友都知道,小丽干的是什么工作。

小丽在那里上班不到一个月,就搬离了小龙的小屋,离开的时候,在小区外的马路上停着一辆白色的丰田,一个中年男人下车来,把小丽迎进了车里,然后扬长而去。

在搬离的时候,小丽带着两个硕大的耳环,脖子上,手指上戴着的都是闪闪发亮,全身散发着一种和年龄不相称的富贵气质。

小龙伤感的收拾着房间,在地上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粉紫色的信封,小龙瘫坐在地上,捡起信封,打开来,在拿出白纸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也一起掉了出来,那是一条白金项链,这条项链在那张白纸上留下了一道灰黑色的压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