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两个皇帝铸就了明代中期以后的颓废淫靡风气?

2野劲旅 收藏 0 733
导读:因为天下是“朕的”,“朕”也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家天下”,“朕天下”,这是中国百姓的悲哀。 正德与嘉靖,无疑是引导晚明颓风的两个皇帝。明代社会到了万历时期,已全面颓败。《明史卷十五·孝宗》:“明有天下,传世十六,太祖、成祖而外,可称者仁宗、宣宗、孝宗而已。”是说明朝十六位皇帝中只有这几位可以肯定。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对世人把《金瓶梅》谓之“淫书”有这样一段阐释:“而在当时,实亦时尚。成化时,方士李孜僧继晓已献房中术骤贵,至嘉靖间陶仲文以进红铅等幸于世宗,官至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少傅少保礼部尚书恭诚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因为天下是“朕的”,“朕”也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家天下”,“朕天下”,这是中国百姓的悲哀。


正德与嘉靖,无疑是引导晚明颓风的两个皇帝。明代社会到了万历时期,已全面颓败。《明史卷十五·孝宗》:“明有天下,传世十六,太祖、成祖而外,可称者仁宗、宣宗、孝宗而已。”是说明朝十六位皇帝中只有这几位可以肯定。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对世人把《金瓶梅》谓之“淫书”有这样一段阐释:“而在当时,实亦时尚。成化时,方士李孜僧继晓已献房中术骤贵,至嘉靖间陶仲文以进红铅等幸于世宗,官至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少傅少保礼部尚书恭诚伯。于是颓风渐及士流,都御史盛端明布政使参议顾可学皆以进士起家,而俱借‘秋石方’至大位。瞬息显荣,世俗所企羡,侥幸者多竭智力以求奇方,世间乃渐不以纵谈闺帏方药之事为耻。风气既变,并及文林,故自方士进用以来,方药盛,妖心兴,而小说,多神魔之谈,且每述床第之事也。”可见晚明的颓风就是从这里来的。


朱厚照是晚明嘉靖之前弘治之后的正德皇帝。这个皇帝特别喜欢玩乐,把朝政交与奸臣刘瑾,一心在玩上。在华西门外筑起一片宏大的宫殿叫“豹房”,挑选天下珍禽异兽和美女值于豹房中,纵情声色。锦衣卫都督同知于永,见朱厚照玩腻了宫中美女,就献媚说西域女子特别有姿色,皮肤白嫩,比汉族妇女胜百倍。朱厚照听了,马上让于永去办。于永不负使命,果然办到了一批绝色西域女子。朱厚照见后大喜,把她们收在豹房暗室中。朱厚照迷恋声色近于一种天性,天天召教坊司的乐工到跟前演奏,还不满足,下令礼部移文各布政司,精选全国各地通艺的人进京待召,优伶进京的人数每天数以百计。舞女乐工歌舞笙乐,朱厚照赞叹之余跃跃欲试进入角色,昼习夜练,废寝忘食,果然学有所成,也能引吭高歌。朱厚照在声色上的耗费,达到了朝野震惊的地步。短短几年,不断扩建豹房,花掉白银多达二十四万两。正德九年修复乾清宫,向全国加赋银子一百万两。起用军校力士十多万人。朱厚照对女人的兴趣越来越大,凡向他进献美女者,都得到厚赏。延绥总兵官马昂,本来犯罪罢官,他的妹妹有姿色,但已嫁人怀孕,马昂从夫家夺回,献给朱厚照,朱厚照大喜,不但给马昂复了官,还赐给豪宅、蟒衣。朱厚照豹房中醉生梦死,豹房外也不耽搁。又相继修建了太素殿、凝翠殿、昭和殿、光霁殿、崇智殿等等。还扩建了南海子船坞。这些工程皆极尽豪华气派,把弘治皇帝传到他手里的库银积蓄全部挥霍殆尽。于是向全国加税。加税还不能抵出,工部大臣便向朱厚照奏请卖官,朱厚照一口答应。政府卖官就像菜市场卖菜一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无论什么人,拿钱便可做官,以至出现文官有目不识丁者、武官有不能发一矢的荒唐现象。各地官员趁机为朝廷效力,不择手段增加皇室收入,打着皇帝的旗号,向老百姓敲诈勒索,既可升官又可中饱私囊。民不聊生。


朱厚照沉迷声色不能自拔,荒废朝政,在群臣们的苦谏之下,才不得不偶尔视朝。有时文武百官从天明等到天黑,却又传旨免朝。大臣们苦苦等了一天。正德十年元旦,按祖制进行庆贺大典,朱厚照按例要接受百官朝贺。这日百官以及外国使臣四更时就齐集宫门外等候,直等到下午,朱厚照才起床,庆典拖到深夜才结束。百官饥渴一天,一听散朝,一个个夺路而奔,造成踏蹋事故,将军赵郎被踏死在禁门之中。


正德十二年始,已不再满足于在宫中玩乐的朱厚照,在昵臣江彬的鼓动下,动了出游塞外的念头。他担心朝中大臣阻拦,在没有仪卫扈从、伴驾大臣、护辇将军陪同的情况下,与江彬一行悄悄出京。在守关将军的阻止和京中追赶而来的大臣的苦谏下只得返回。没过几天,又乘夜色秘密出京。昵臣江彬早已在塞上为朱厚照修好了“行宫”,把出游中掠来的妇女纳在里面。朱厚照大喜。在“行宫”纵乐还不尽意,又夜人民宅,抢劫妇女,扰乱百姓。随行军士做饭没有柴草,就拆老百姓的房子烧饭,老百姓如闹贼荒,苦不堪言。朱厚照自己淫乐无度,还随行装饰大车数十辆,上载和尚与妇女数百,令他们互相打斗,以此取乐。正德十三年三月,朱厚照借太皇太后将下葬的机会,再次出巡。沿途掠夺妇女数十车。经过之处,老百姓纷纷逃亡。时隔一年,朱厚照以北寇犯边为由,再次出游塞外。大队人马西渡黄河至陕西榆林,再至绥德,东渡黄河到太原,路上所见妇女,只要有姿色的,无论官妻民妇,已婚未婚,通通掠来。太原晋王府乐工杨腾的妻子刘氏有姿色,被朱厚照看中,占为己有,临走车载而归。


归后不到一个月,又下诏南巡。大臣们极力反对,朱厚照将阻拦他的大臣下狱,对一百四十多位反对他南巡的大臣当廷杖刑。这时恰逢江南朱宸濠叛乱,朱厚照得理由“平叛”,十万军队浩浩荡荡出京南巡。刚到涿州,南方平乱捷报送到,朱厚照看罢捷报,掖起来秘而不宣,继续南下。大军到达扬州,到处掠夺妇女,一时间老百姓惶恐不安,家有闺女的赶紧婚配。掠夺来的妇女被关在尼姑庵,有钱的赎出,穷人家的大多自杀,余下的送入“大将军府”受用。朱厚照在江南尽兴畅游,返回途中,一路捕鱼射雁,行到清江浦,学渔夫捕鱼捉虾,撒网时不慎落水,受惊着凉,一病不起。于正德十六年死于豹房。终年31岁。


朱厚照没有子嗣。由同宗兄弟朱厚熄继位,即嘉靖皇帝。大明朝曾出现过“宫变”,宫女杀皇帝事件,就出在嘉靖皇帝身上。嘉靖皇帝迷信僧道,吃药、纵欲。嘉靖三年,召江西道士邵元节进宫。邵元节自称有长生不老之术,与皇帝交谈,大受宠信,封其为“至一真人”,为他在城中建立了真人府。邵元节将宫中原设的斋醮,重新整理,斋醮仪式上,需要写给“天神”的奏章表文多为骈丽体,因用朱笔写在青藤纸上,所以称“青词”。嘉靖皇帝把能否写好青词作为衡量文臣才能的标准,因此朝中文臣把撰写青词视为争宠进身之梯。邵元节病死,又一方士陶仲文进宫。陶仲文称用少女初潮时的经血制作“元性纯红丹”,服后可以长生不老。嘉靖皇帝信以为真,传谕各地官员挑选三百多名童女人宫,准备制药原料。陶仲文因献药方得宠,官至少保、礼部尚书,又兼少傅,食一品俸禄,后又加封为少师。陶仲文的子孙、徒弟都升官。


嘉靖皇帝吃了陶仲文的药,得到了极大的乐趣。频频到民间挑选美女,多达数千美女充实后宫。这些宫女除了供他淫乐,还被他奴役。所以发生了宫女杨金英杀皇帝的事件。嘉靖皇帝中年后又喜欢瑞祥。浙闽总督胡宗宪因平倭不利,受到指责,便将在舟山捕获的一只白鹿献给皇帝,皇帝专怒为喜。胡宗献接着又进献两只白龟,还有五颗大灵芝。嘉靖皇帝把这两样东西命名为“玉龟仙芝”,给胡宗献封官赏银。献瑞祥既可得官,百官效仿,督抚大吏争上符瑞,礼官动辄表贺,满朝重臣没人敢言。


嘉靖皇帝服的丹药,内含水银毒性元素,长期服用造成慢性中毒,四肢麻木,脸色死灰,走路摇摇晃晃,说话都困难。陕西方士王金等人炮制了“诸品仙方”、“养老新书”与金


石药一同进献,嘉靖皇帝吃下后鼻孔窜血,不省人事。经太医救治苏醒,从此一卧不起,于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驾崩。


晚明颓风,由这两个皇帝的引领,至万历登峰造极。嘉靖之后的隆庆皇帝在位六年,是个心在后宫的皇帝。大臣石星曾上疏:我看陛下陷入通宵酒宴之中,纵情声色,朝廷大事不过问了,几个太监作威作福,天下如此便不可救药了……结果,石星受到廷杖六十,罢官为民。又嫌徐阶多嘴,打发回家养老。从此无人劝谏。本来身体强壮的隆庆皇帝,短短几年就耗尽了精力,一命呜呼。


隆庆皇帝的下任皇帝便是万历皇帝。不读历史的人,也会听说明朝有个二十多年不视朝的皇帝。其实,明朝二十多年不视朝的皇帝有两个,一个是嘉靖皇帝,再一个就是万历皇帝。万历皇帝自万历十八年至万历四十三年25年没视朝。


万历皇帝20岁亲政,便有了一个庞大的后宫,后宫佳丽数以千计。万历皇帝日夜纵酒作乐,醉生梦死。大臣们有事要奏,却长时间见不到他,很焦急,央求哪怕每月临朝三次四次也好。万历皇帝觉得很可笑,天下是朕的,朕都不急你们急啥?言官雒于仁,任职一年多只见过皇帝三次,看到皇帝耽于声色,便上疏《酒色财气四箴》,希望皇帝省悟。皇帝见疏大怒,欲判雒于仁死罪,在大臣的劝说下,把他削职为民。从此索性把不理朝政公开化,直到万历四十三年发生了“挺击案”他才召见过一次群臣,满朝文武经过二十五年才有幸一瞻龙颜!此后直到死再也没上过朝。大臣见皇帝比宫女见唐玄宗还难!


中国这块土地,历朝历代,都是养官不养民。每每官多为患,十羊九牧。而在万历三十年大明政府却出现了严重缺官现象。两京尚书缺员,侍、郎、科、道缺员,巡抚缺员,布政司、按察司及监、司机构缺员,全国25个府缺知府。中央九卿要员空缺一半,有的衙署竟无一人。连参与上疏的大学士朱赓,任职三年还没见皇帝一面。到万历四十年时,内阁官员只剩一人,六卿只剩一人,全国半数以上的府没有知府。新科文武进士及教职数千人,待命在京无人管。万历四十五年二月,有一天,一大早,长安门外百余人围成圈跪在地上嚎哭,原来是镇抚司所关犯人家属在哭。衙门里没有主事的官,犯人长期得不到判决。国家都荒废到这样的程度,想想民间社会会是怎样的一个情景?


《金瓶梅》的读者,难以理解那个时代怎么颓败到那样的程度,怎么会有西门庆那样的败类!实际上稀松平常。晚明颓风已从庙堂染入整个社会。《金瓶梅》是一部晚明从嘉靖到万历的社会风俗史。西门庆吃胡僧药、纵欲,不过是小巫见大巫。《明史卷二十·神宗》评价万历皇帝:“晏处深宫,纲纪废弛……于是小人好权势利者驰骛追利,与名节之士为仇雠。以致人主蓄疑,贤奸杂用,溃败决裂,不可振救。故论者谓明之亡,实亡于神宗。”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