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0.html


钱永贵听到大队长生气骂人了,吓得一缩头,立即开始大骂队员。他可清楚在训练上,大队长可比李队长狠多了,这时表现不好将来得有苦头吃。


被分队长一骂,这些铁血队员醒过来,开始有目标射杀。


鸠山郎少佐在第一次枪响的时候,就被齐天龙爆了头。而按训练大纲狙击猎杀时,第一目标是指挥官、第二是机枪手、第三是炮兵其余四号,所以第一轮二十多颗子弹只射死十多个鬼子。这就是因为钱永贵没有对队员们目标分配,才出现了几枪命中同一目标的现象,而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李刚带领的第一分队身上。


现在的日军,别提多窝囊了,他们的长管几乎都被击毙,那些剩下的顿时失了主心骨,就这短短几分钟时间,日军两个中队的士兵剩下不足三分之一,即使日军炮兵和甾重兵的编制不如步兵,但是两个中队也有三百多人,就这几分钟时间,近二百个鬼子的倒在枪下,剩下的日军不再躲藏,向杵春联队长前进的方向逃跑。


杵春在听到第一声枪响的时候,就是一哆嗦,他立即明白了一切,铁血大队没有埋伏日军大队,却袭击自己的炮兵、辎重兵!可恨的是,部队为了加快速度,迫击炮全部折开分驮,而步兵炮也没有时间构筑阵地,另外,那炮弹还在骡马身上驮着呢……


这些情况他都清楚,但自信自己步兵的反映速度应该够用,根本没担心,可是一个步炮脱节,让齐天龙抓住了机会,但是随即他放下心来,因为枪声很稀疏,没有重武器和自动武器的声音,这说明袭击的人数不多,而装备也很差。


之所以敢于下这么一个断论,是在于曹县的日军汇报物资仓库被抢时,因为剩余的都被炸毁烧掉,只是知道被拉走了几马车,数量并不多,所以听到枪声,杵春判断铁血大队并没有得到重武器。


但是他还是派出一个中队的日军返回,接应炮兵和甾重兵,因为这些兵种武器并不多,3中队长片山带着自己的中队向回增援。片山别看是个中队长,只是一个小小的大尉,但是从来都认为自己是将军的材料,因此狂傲得很,杵春非常不喜欢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可是片山的家族很有背景,杵春不想得罪他,所以一有事情就让他去,杵春心底希望这个家伙能为天皇尽忠,可是每次片山都能得胜而归,所以时间不长,不但没死反而从少尉升到了大尉,这让杵春很是郁闷。


这次,是因为自己的疏忽使炮兵和甾重兵陷入险境,杵春这一次倒不希望片山死了,他想利用这个狂傲的家伙把炮兵带回来。


片山不知道杵春不喜欢他,每次有仗打都派他出战,而因为战功让他升得很快,心里充满了对杵春的感激,这次又派他回援炮兵,二话没说,带着自己的中队就向枪声方向杀去。


转过一个山角,片山看到向这边跑来的士兵,大怒,丢下了大炮和物资逃跑,这种懦夫的行为有损大日本皇军的脸面。他要冲上去刀劈了这些胆小的士兵,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从山顶上滚下了一个个大火球,这些火球落到路上不再翻滚,但是燃烧的更加猛烈,一时间大火和浓烟把道路封死,彻底隔断片山和逃回来炮兵之间的联系。


片山只好命令士兵向两侧的山上攻击,虽然山势不高,但是佯攻向上又是没有准备的进攻,结果也就可想而知。


山坡上并没有密集的火力,可是精确的射击不时使向上攻的日军倒下。片山越发怒不可遏,指挥中队里的掷弹筒和重机枪疯狂的向山坡上倾泄着子弹,而山顶上、树林里却什么动静也不再有了。


当日军好不容易冲上山顶时,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树木和荒草,一个人影也没有。此时,山下封路的大火已经烧尽,这是用树枝和麻绳捆成的大球体,淋上了桐油点燃滚下来的。如果用手榴弹完全可以炸开,可是片山着急攻击山上的人,根本没多想,不但山上的人没找到,而且救援炮兵的事也被耽误了。


浓烟散尽,片山一时间几乎说不出话来,一百多具尸体分散在不大一片范围内,很多都不是被枪打死的,从伤口上看是死于刀下,不是被刀刺中胸口就是被割断咽喉,死状及惨。


片山心底升起一股寒意,他第一次感到恐惧,这个铁血大队是哪里来的,和日军有什么仇恨,可是就在片山发呆的时候,前面传来了剧烈爆炸声。


齐天龙在炮兵和杵春大队之间的山上,预备的这些浸油的大球是为了阻击日军追击用的,很多山上都藏有几个,这次就用它阻止了片山对炮兵的救援。


看看前面的路被大火封住,这些炮兵和甾重兵向两侧跑,可是此时的特战队哪里会让日军跑掉,齐天龙眼前的大火让他想起门头村那些百姓,放下枪对特战队员喊道:“这就算是一堂训练课,都去完成。”喊完,拔出匕首冲向日军。


其实用枪更快,可是齐天龙就是要这些日军的三流士兵,来训练出特战队员勇敢而冷酷的一面,他要的是铁血杀手,不是正规军部队,面对日军的步兵队伍,没有这样的机会,面对被打落了胆的辎重兵,正好练手。


三十名队员有的没有放下长枪,而是安上刺刀,更多的是拔出手枪和匕首冲向日军,这时的日军早已没有胆量,长期的训练让他们忘记了投降,而铁血特战队也没有打算要俘虏,凶狠的日军也爆发了无穷的战斗力,对方撞在一起,日军虽然单兵素质不差,可是毕竟手无寸铁,面对这些特战队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又是三两分钟,特战队员以五名负伤的代价,让这一百多个鬼子见了阎王,齐天龙一刻也不停留,赶到日军抛下大炮和甾重的地方,埋伏在近处的铁血队员和特战队员把能带走的尽力带走,不能带走的全部安好炸药,然后撤离。


离开后齐天龙对着一包炸药开了一枪,立即引起了炮弹的殉爆,这也就是片山听到的爆炸声。

在爆炸声响起的时候,齐天龙李刚带着特战队员和一部分铁血队员,拉着骡马带着缴获的物资越过山岗赶往另一个集结地点。


而片山带着自己的中队终于在爆炸停止后,来到了还燃烧着雄雄大火物资前,看到眼前的情景,片山再也没有了那骄狂的心理,心底的恐惧又上升一层。


支那人无论是哪个部队,面对如此多的军资和他们奇缺的大炮和弹药,绝不会无动于衷,可是这个铁血大队却能毫无犹豫的把这些东西炸毁和烧掉,在曹县如此,在这里还是如此,这是多么可怕的队伍多么果决的人物。


当杵春久藏听了片山少佐的报告,一下子坐在地上,一个炮兵中队一个甾重中队,三百多日军士兵无一生还,大炮和物资弹药被炸毁,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嘴里喃喃的说道:“只能撤军了。”


PS:兄弟们,收藏一下给予新文动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