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奶”是个有中国特色的难题

正反三俗呢,谈二奶有风险。


当然大家都很聪明,基本上从批评教育的角度出发,显露出一个道德滑坡的社会难得一见的正义和菩萨心肠。


大家如此关心二奶,甚至超过对失学儿童的关心,主要是这个现象真实甚至普遍存在,且成为社会痼疾。


鉴于不少人在说三俗、演三俗的时候,有些年轻女子自甘堕落,并推动二奶队伍从社会闲杂女青年向女大学生蔓延,华南师范大学最近发出严厉警告:“发现当三陪、当二奶、当二爷、搞*的将开除学籍”。结果关心二奶捎带脚关心关心女大学生的人士很有意见,一阵吵吵后,学校出来辩解:谁说开除了,最严重不过留校察看。


其实学校出台此规定是大公无私的。您想啊,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怀着对社会的美好憧憬,顽强拼搏,上了大学,毕业时由于拼爹失利加性别歧视,主动不给学校添麻烦,想着找个先富的权贵给人家当二奶,也是自主择业的新途径,学校连这点都阻拦,体现了中国教育培养市场需要的人才不行,但充当道德急先锋还是称职的。


没人认为二奶符合主流社会价值标准,但治理起来却不容易——至少比犯法的天上人间小姐要难办。


二奶和小姐相同点是都卖,但不同点是二奶在特定时间段只卖给一个人,有一定专属性,不少还日久生情,对大奶构成严重威胁,但结合历史经验,一旦试图僭越,往往代价沉重,有的还被贪官借鉴恐怖分子袭击美国世贸中心的模式当街实施爆破,场面很震撼。


由于道德是目前社会的短板,谴责好多年也不见二奶绝迹,反而有壮大趋势,但从法治层面又是空白,于是成了有中国特色的难题。


正常情况下,穷人是包不起二奶的。曾有新闻说,有年轻农民工进城后为城市建设流血流汗后,没钱讨老婆,又遭遇生理需求,只好哥几个一起凑钱找小姐,结果现在扫黄风暴席卷全国,估计暂时需要靠顽强的毅力外加看A片自己解决问题了。


暴发户们就要潇洒很多,一般不仅有老婆,甚至还有孩子,加上全民的信仰缺失、价值迷失,一饱暖就思淫欲,不幸的是新社会又废除了纳妾等封建陋习,频繁离婚经济成本又太高,去天上人间最近却又关门了,幸好还有二奶。据说,在深圳等地,都出现了二奶村,不少二奶的老爷还来自宝岛台湾,靠二奶竟形成了对祖国永远的牵挂,为统一大业意外作出了贡献。


更有追求的二奶盯上的是权力。据中纪委发布的数据,凡贪官九成以上都有二奶甚至嫖娼行为。真是自古权钱色不分家。当然贪官们有时对付二奶的能力,远远不如其拍上司马屁、抓上访户和违法拆迁、制造虚假政绩的水平,不少竟遭二奶网上举报,结果身败名裂——还有向党保证娶二奶的,食言后二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也有个别贪官包二奶或泡妞后迷恋写日记被公开的——这个习惯不好,要改。不过都意外地为反腐倡廉事业提供了崭新途径。


现在知道治理二奶的难度大了吧——首先都在潜伏中,还无法可依,而且包的人不是权贵就是大款。现在让官员公开个人房产都不容易,何况二奶乎?也就是说,打掉为农民工等普通群众服务的街边小发廊并牵着小姐游街不难,要深挖潜伏在广大人民群众中的权贵二奶就不容乐观。


尽管困难,也并非无解。关键还要靠社会制度的改良。


比如按公平正义的原则,给被逼当二奶的人创造更多靠不卖身能实现阶层上升的通道,使她们有更多机会触摸尊严和幸福。


对于热衷包二奶的富人则要通过积极引导,拓宽社会公益的民间通道,尽力将其兴趣从花姑娘转移到扶危济困上。至于好色的官员嘛——只有严打,辅之以全民对权力的监督机制的健全。


从长远看,有赖于深受社会拥戴的反三俗等道德文化建设落到实处,真正推动国家价值观能沿着人性和崇高的方向生长。


一个先富先贵阶层热爱包二奶的民族显然是没有希望的——尽管目前是少数,但毕竟在频现,让人无比忧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