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金花之恋

[原创]金花之恋

阿正

今天是情人节,拉开窗帘我看见,那株金达莱开了满满一盆……

四季里,唯有冬天是一夜之间说来就来的,当天空落下第一片雪花时,发丝被第一阵凉风吹起时,加上第一件薄衫时,端起第一杯热茶时,遥望第一眼远方时,突然想起了我的第一个初恋的女友——春红。

我是在大连打工时认识了那个叫春红的鲜族女孩,年龄比我略小一二岁,准确地说她是车间的会计。她是个人见人爱的鲜族女孩,因为她的朴素与靓丽,当时有很多男孩子都愿主动接近她,都很喜欢她。她爱说爱笑,她长发飘飘,她好像天生喜欢笑,那张粉白的脸上总是洋溢着一种淳美善良的笑容,那笑容有时灿烂得如同桃花一样鲜艳,那淳美灿烂的笑容至今还镶嵌在我的记忆之中,啊,那些个笑的美丽已经是十多年的事情了……

她的家乡是在北方的大山深处的另一个天地里,一个和我家乡一样古香古色的小县城。在那个遥远的异乡里,虽然她是我们车间里的一个会计,可我们之间并未觉得有什么地位和等级上的差别,我能感觉出来,我们的目光,随时随地都在注视着对方,只要有她在,或者只要有我在,我们彼此之间就能感觉到相互的目光在捕捉着对方的身影和感觉。她给我的那种清新甜美和放心放松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她和别的同样出身背景的人不一样,她让我对她产生一种暗暗特殊的思恋。

车间安装机器时,我额头不小心被碰得鲜血直流,在纷乱的人群中,她竟然跑过来用她的丝手帕紧紧地摁住了我的伤口,我虽然很痛,但是她的突然到来和真诚的举动,更加证明了我们彼此之间的那种心有灵犀的感觉,那是她的手第一次触及我的皮肤,我很希望她继续摁住我的伤口,可她,却偏偏地停住了。

她经常在厂长和主任面前提到我的名字,建议领导多多发挥我的工作能力和作用,为企业承担更艰巨更光荣的任务。因此,企业领导不断地为我改换工种,不断地来考验我的能力和素质……我们经常在车间、餐厅、宿舍见面,一样的工作服,穿在她的身上就显得格外端庄大方,显得格外纯朴的美。每次见面她总是微笑看着我的眼睛说:“今天很累吗,又拿第一了吧?”在一种爱慕的融合下,我的心灵更加自然地靠近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会变得那么曼妙那么美丽呢?

初恋的喜悦,强烈地冲击着我的心灵。在一次舞会上,两颗饥渴的燃烧的心灵终于零距离地拥在了一起。她说她长这么大连吻还不曾有过,我说我也是一样,长这么大也没尝过吻的滋味。她说,我听别人说过,吻,是需要勇气的。我说,我明白你的意思。那一次,我们终于大胆地勇敢地吻了……我的心在胸腔里不规律的跳动着,我同时也感觉到她的心跳也很强烈,我把她紧紧地拥在怀里,她把她的心放在我的胸怀里……两颗年轻的心在剧烈地跳跃着,飞翔着,那一夜,我的梦里都是洁白的窗帘,都是绵薄的蝉翼……

有一次,企业的食堂做饭的师傅突然家里有事,百十个工人无法就餐的问题,在春红的推荐和建议下,交给我来料理,她跟领导说过,阿正当过兵,素质高,这个任务交给他肯定没问题。因为是她的推荐和建议,我以百分之百的热情,把食堂经营料理的五彩缤纷。我特意精心泡制的各种小咸菜把人们吃得赞不绝口。我给春红争了脸,我给春红添了光。我与春红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微妙而美丽了。

爱着的时光,总是过得太急太快……

我们各自开始背起行囊返回了自己的家乡,美丽的爱情在对各自信仰的坚持与现实的无奈中,突然碎裂,她回到了她出生长大的那座大山里,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那个大平原里。分手时,她拉着我的手,慢慢地分开我的手指头,放入一棵幼苗,春红说这是朝鲜名花金达莱……

从此,两人天各一方,只靠鸿雁传书……她的照片不断出现在我的影集里,我的照片也在不断地更新,淡淡的月光在水面上轻轻的闪烁,粉色的金达莱开了一朵又一朵……

生活就是这样,你越是期待,越会让你的希望变得虚无缥缈。

我喜欢喝酒,但酒量不大,我能控制自己的感情,也是这种控制的能力,让我远离了她,连一声招呼也未打,我默默地走出了她的那个圈子……

我当时活得很迷失,经常走投无路,有一次我专程坐了三天的火车去到她的那座城市,当我从火车下来的紧紧相拥时,我们都情不自禁地流泪了,她很开心,那些逝去的美丽年华,所有的努力和忍耐在这一刻,都得到了补偿。她拉着我的手,去一家潮州面馆,她说,第一次来我家的客人都要去吃潮州面,潮州面辣的我热汗直流狼狈不堪,她一边帮我擦汗,一边咯咯地笑着……爱不是金钱地位,不是荣耀容颜,不是外在的表象和刻意的迎合,是常相守,是常相望。是风中的一件衣,雨中的一把伞,是淳朴中的一碗面……

她的家人热情接待了我,只要我高声叫一声她的名字,只要我说我……她都会心有灵犀。可是,我的梦,她的梦,就在一张窗户纸隔着,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我们之间的那层心有灵犀的窗户纸怎么就没有一个人主动地将它击破呢,如果击破了,我可能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就这样遗憾地中止了……

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那个男孩现在成了教师,随便提到她的名字时,我一下觉得,这名字,怎么像一根没有尽头的怪刺扎进我的内脏里……

我当年不曾知道哪一天是她的生日,只是在情人节的时候想起过她。

我一生都不会忘记,我爱过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