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之血 第一卷 战争 第五章

海猎潜 收藏 15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size][/URL] 卫兵全身颤抖着,登时有种想哭的欲望,他努力的截止着,但眼泪还是扑簌的落了下来,滴在面前的赵刚的绿色军装上,这个老大哥已再不能说话了,也再不能和他吵架了,他的心开始扭曲,用颤抖着的手抚上赵刚圆睁的眼睛。战争是残酷的,有战争就一定有死亡,做为一个军人就是在生死边缘上的冒险者。 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


卫兵全身颤抖着,登时有种想哭的欲望,他努力的截止着,但眼泪还是扑簌的落了下来,滴在面前的赵刚的绿色军装上,这个老大哥已再不能说话了,也再不能和他吵架了,他的心开始扭曲,用颤抖着的手抚上赵刚圆睁的眼睛。战争是残酷的,有战争就一定有死亡,做为一个军人就是在生死边缘上的冒险者。

这一场战争不只已死去多少人,卫兵已失去了一个班长,这时好象又失去了一个哥哥般的伤心,他的眼泪模糊了视线,将赵刚粗壮的身体抱起,只觉他的拳头握的很紧,用手使劲的扳开,用手擦干了泪水,只见赵刚的手中是一颗手榴弹。

卫兵的心又扭曲了起来,这是颗光荣弹,上级给每一个战士一颗手榴弹,做最后的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准备,每一个自杀的战士都是光荣的,因为他们是为了国家的而死。卫兵将那颗手榴弹紧紧抓在手中,心道该死的时候我一定不会犹豫的,老大哥你等着我,也许我会很快的来看你,到时候我们还吵架,我还要和你单挑。。。。。。。.

夜更深了……

已到午夜时分,月光渐渐惨淡起来,丛林里黑漆漆的,卫兵自灌木丛中钻了出来,向丛林内快速挪去,他每走过一株参天大树就环视周围一圈,以防恐怖份子暗中偷袭,他有种预感恐怖份子的狙击手已开始出动了,自己在下一关卡很可能不只跟恐怖份子打交道,还要跟神出鬼没的狙击手。狙击手的厉害,在进入丛林之前他就已经知道,甚至有种崇拜的心理,他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能成为一名出色的狙击手。现在他又从树林里闪到灌木丛内,交换的潜隐前进不易被敌人发现,同时也是防御的好办法,但他心中现在所想的却是出击。

出击,与恐怖份子正面交战,他知道第二道路卡就在前面,这将是锻炼他成为狙击手的最好时段,他掌握的狙击手知识只是基本规则,但真正的实战经验只有跟狙击手交手才能磨练出来,他期盼着狙击手快些出现,他内定的目标不是恐怖份子,而是狙击手,越可怕越好,如果这一次出击遇不到狙击手,将是一场遗憾,因为他已做好了全心准备,只等着狙击手出现将他杀死或者他杀死狙击手。

趁着夜色,卫兵前进的更快了,已经超出了五百米的范围,那个光头恐怖份子临死前的叫喊明明是五百米外的一条河,暗道就在那条河的附近,但那条河在哪里?卫兵四处寻找着,此时他已在二道关的范围内,他警惕着观察着四周,泥土依然很干燥,不像有河流存在的样子,但既然那光头恐怖份子说在附近那就一定在附近,因为垂死的人说的话大多是真的。

卫兵又走了几十米,在丛林各个方向转悠着,这一带竟没有恐怖份子巡逻,他突然想起了那个白衣女鬼的故事,心下好笑,这世上哪有什么鬼,这些人也太迷信了,他曾在部队的时候听战友讲起过朝鲜、老挝、泰国的鬼怪故事,无非都是些什么蜥蜴和蛇妖,但女鬼在这里还是第一次听到,尤其是女鬼,以前倒听说过丛林之神的故事。

故事是关于“凶咒”的,说一群美国人在美越战争之前来到了的原始丛林,研究起的丛林传说,传说中的丛林之神叫做“阿玛”,谁侵犯丛林都会受到诅咒,那群美国人偏偏在一天夜里放火烧了丛林的大片地方,还杀了一些土著人,那些土著人就请求丛林之神降下诅咒,反被诅咒的人都会被丛林内的一种虫子噬咬,然后会突然身体变异,狂性大发,变成吸血鬼或者僵尸,要不就突然全身腐烂而死,总之是一种很可怕的诅咒,结果当天晚上进入丛林的大多数美国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了,死相跟传说中的一样,七窍流血,鼻孔钻出一些长长的颜色可怕的虫子。

卫兵想到这里,不禁一笑,心道当才我也在丛林内放了一把火,杀了那么多的恐怖份子,丛林之神为什么不诅咒我?

关于丛林之神的传说有人说是真的,有人说只不过是这些人为吓外面的敌人所设,是真是假卫兵只当是笑话,现在他独自在深夜的丛林里,脑中也想着那女鬼,但却丝毫不害怕,正想着,只听有细碎的脚步声走了过来,仔细一听,有人在低声私语,他赶紧躲在一株树下,树下刚好有一株草种植物遮掩住了他的身体。

只见不一会三个恐怖份子向这边走来,卫兵看得清楚正是巡逻兵,他握紧手中的步枪,思筹着怎么来个以一杀三。只听一个恐怖份子低声道:“中国侦察兵已进入丛林,我方已捉了三个俘虏,其中一个被折磨死了,另两个一个是女的,一个是个年轻男子,那男子挺硬的,据他自己供认名字叫做张勇,那个女的。。。。。。”

卫兵听到这里暗暗新惊,心道原来张勇已被恐怖份子俘虏,那这三个人至少要留下一个做盘问,继续倾听,那个恐怖份子又道:“那个女的经受不住严刑拷打终于供出来了,中国的侦察兵进入丛林的有一百多个人呢,先前的那一百多个侦察兵不也被我们俘虏了吗,哼,上面已在十道关卡每一道设了一个狙击高手,我们二道关的狙击手就是大名鼎鼎的血鹰,你知道他一次性能杀多少敌人吗?最高一次的记录是606人,那还是在上次的时候。。。。。。”

卫兵心忖:“原来恐怖份子已将山上狙击站的狙击手都调动下来了,分散在十道关上,不知这十道关包括不包括山上,如果包括那么我方侦察兵面临的将是和敌人一百多个狙击手对敌,不过这一百多个狙击手不会就只派下十个人驻守十道关吧?”

继续听那恐怖份子道:“十道关除了我们二道关的血鹰,还有十几个狙击手都受他差遣,其他关卡也都派了一名像血鹰那么厉害的超级狙击手,每人都管理着十几个狙击队员,你懂不懂狙击手?”那个恐怖份子问其他两人,另两个恐怖份子直摇头,那个恐怖份子得意的道:“其实狙击手最厉害的不是单打独斗,而是配合,一个狙击手躲在暗处,另一个狙击手在另一处暗夹保护,据说血鹰的狙击队曾经到过老挝,那时候可是所向披靡啊。。。。。。”

卫兵心中已有数,知道敌人有多么厉害,对一个狙击手来说非常重要,现在他至少知道山上狙击站的一百多个狙击手都派在了十道关,每关都有一个超级狙击手把关,在对付这人之前你要每关都先杀死十几个狙击队员,这么周密的关卡防备,显然敌方上面对丛林极度重视起来,先前说那一百多个侦察兵都被俘虏,那么他们关在哪里呢?赵前进等又关在哪里?

他心忖:“要想更详细的知道丛林内的秘密,只有抓住一个恐怖份子做俘!

深夜四更,丛林里布上灰蒙蒙的颜色,被腐植层覆盖的土地上渐渐湿润了起来,脚开始往下陷,一个恐怖份子走在前面,慢慢移动着,他身后是一个轻装打扮的卫兵,那恐怖份子正走着,突然身子又往下陷了起来,卫兵骇然一惊,正要上前拉住前面的恐怖份子,但那人半个身子已陷入腐植层内。

“糟糕!是沼泽地!” 卫兵惊叫道,前面的恐怖份子上半个身子也开始下沉,腐植层淹没了他的胸口,又将他的脖子覆盖下去,接着是头部,最后是他高高举起的双手,终于整个人不见在腐植层表面。

卫兵不敢往前走了,他已察觉到自己脚下也有种悬浮的感觉,前面的腐植层还有几十米,再往前走肯定下场跟恐怖份子一样,他缓缓退了出来,蹲下身子用手在一处泥土上捏摸着,泥土里含有水分,这说明那条河就在附近,可暗道应该在河的哪里呢?一般的人是不可能在河旁挖地道的,因为可能会挖进河床,把河水灌进来,唯一的可能就是河的一百米之外,而且暗道不会顺着河挖,而是逆着河挖,挖暗道的目的是为了在敌人无法察觉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目的地,所以暗道有可能是顺着丛林往山上的路,也就是顺着关卡一直挖下去,只要找到那条河,观察下地形,就能知道第二道关卡会设在什么地方。

刚才那个恐怖份子供出张勇和一个女的被关在二道关,而二道关也是一个土丘,在丛林里找土丘十分容易,不容易的是那道关卡是否被丛林植物遮掩,他向北方向直走出近百米,脚下的泥土仍是湿润的,但这里已经没有腐植层了,而是丰沃的土地,卫兵延着湿润的泥土一直走下去,前面隐隐有白光泛出,显然是月光照在河面的反光。

卫兵大喜正要快步走上前去,突然发现一个白影子向一株树后闪去,他心里狐疑起来,缓缓走上前去,手中的突击步枪指向那边的树木,那个白影又一闪,躲到又一株树后面,卫兵认定是个恐怖份子的侦察兵装扮的白衣人,突击步枪对准那边的树木砰的就是一枪,那“白影子”显然是受惊了,向灌木丛内移去。

恍惚中,卫兵望到了那白影子的一头乌黑的长发,白影子一躲进灌木丛就立刻没了动静。卫兵心头一悸,突然想到传闻中那个白衣女鬼,难道是她?不可能,这世上根本不可能有鬼,当才她躲的那么匆忙很显然是害怕,这么说她是人装的,但她为什么要装鬼吓人呢?难道是恐怖份子的特务?不会的,传闻是恐怖份子搞出来的,她吓唬的目标是恐怖份子,她为什么这么做呢?她是恐怖份子还是中国人?

刚才那头乌黑的长发证明她是个亚洲黄种人,但她闪避的速度又证明她身份与众不同,可能是受过什么训练,难道是女兵?外军中女兵参战的有很多,甚至比男兵更能用到用场。

卫兵缓缓走向灌木丛,他刚才看到那白影子的时候不像是拿着武器,所以他并不担心她会突然对他袭击,他知道她一定不会躲在一个方位,而是在灌木丛深处缓缓行动,但她身穿的白衣服与灰蒙蒙的夜色相对,却极易被人发现,他钻进灌木丛,突然闻到一股香味,一股女人身上的幽香,因为在灌木丛中蹲的久了丛林内浑浊的空气加上腐植层的恶臭形成的那种气味令人时刻难以忍受,因此那股幽香的气味成了丛林内特殊的空气,他循着空气向前摸去,脚下突然觉得湿拉拉的,低头一看,鞋子已经湿了,脚下踩着一片清水,他大喜知道灌木丛外就是那条河,他快步追了上去,那股幽香的气味越来越浓,果然前面猛的出现那条白影子,只一闪又不见了。

卫兵心道这“女鬼”的躲避身法倒像是狙击术,他继续追上去,在灌木丛内左拐又转,那股幽香气息始终牵引着他,他行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而那股香气又越来越近,仿佛就在身前,他猛的向前一扑,豁然看到一条白裙子,他单手一抓,同时抬头,不料那裙子一飘,他只看到裙内黑漆漆的一片,那裙子突然扯烂,接着听到扑通一声,再接着是游水的声音。

卫兵猛然站起,发现手中托着半条白裙子,而自己已在灌木丛外,外面就是一条河,河水泛着白光,河面弯弯曲曲的直向外延伸,河水远处一缕黑头发微微露出在水面,他在思考是不是还要追上去,心中已认定那“女鬼”是一个女人装扮的,只可惜没有看到她的脸。

卫兵心道那个暗道应该就在这边附近,只要在周围百米处寻找一定可以找得到,他沿着河边前进,突然前面一个人影一晃,接着是一声枪响,一声惨叫传了过来。卫兵一惊急忙向灌木丛内跃入,透过密丛只见一个解放军战士倒在草丛中,身上血迹一片,已经中弹身亡,他骇然大惊,想起那个恐怖份子俘虏所说的恐怖份子的狙击手已经出动,在丛林的各个角落狙击中国潜入丛林的侦察兵,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在暗中与狙击手作对,保护我方侦察兵。他想先找到敌人的暗道,封锁敌人的去路,自己可以先占领敌人的暗道,引侦察兵进入与敌人进行游击战术,这暗道是通往丛林深处以及敌方根据地的通道,对我方来说是个直插入敌人心腹的好地方。

卫兵暗中防着恐怖份子狙击手的突然攻击,他猫着身子在灌木丛深处移动着,突然砰的一声就在他的脚下一个子弹壳翻了上来,他猛的退后,蹲下身子,透过下面的灌木看到一个恐怖份子正匍匐着身子前进,他趴下身子枪口对着那人的脖子猛的扣动扳机,一声枪响……

那人竟然不见了,卫兵骇然的望着,这不可能,刚才那人还在,只一秒中竟不见了,他环视着周围的灌木丛,先前的几个恐怖份子已经走远,他有些心悸,与第一个真正的狙击手战斗,瞬间就死了三名解放军战士,他很难过,敌人的狙击手确实比我方的战士厉害数倍,这些狙击手不除,如果暗杀前线的我军方领导人,那后果不堪设想。

卫兵知道那个狙击手绝不会走远,肯定还在那一片灌木丛内躲着,只是不会在刚才的那一处了,打一枪换一个位置,那人既然敢开口喝退恐怖份子,肯定有了防御的准备,也许那人正在暗中盯着自己瞬时来个致命一枪。

卫兵将身子缩了回去,他想,该换个位置了,他的身体刚一移动,耳根突然绷紧,手指尖一阵疼痛,这种预感又来了,每当遇到真正的危险时这种预感就会提前告诉他,据说优秀的狙击手经过长期的生死训练也能做到遇到危险前的预知能力,但不是所有的狙击手都能做到这一点的,那个草丛中的“杀手”是否也能做到这一点来证明他是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就看他能不能杀死卫兵这个“福星”了。

卫兵的确可以说是福星了,他有着这种罕见的预知能力,还能连续杀死十几个恐怖份子,这在解放军的侦察兵中还是少见的,但他还不是一个优秀的狙击手,要知道一个普通的狙击手可以杀死二十人就算过关了,五十人以上可以算是突出的,优秀的要杀敌一百以上,据说世界第二次大战时德国的优秀狙击手每人都能杀500人,这也许是狙击手的一个很高的界限,但那个恐怖份子不是说那位狙击手代号血鹰的人最高杀敌记录是606人,这么说恐怖份子中的优秀狙击手已经可以和德国相提并论甚至超越之。

卫兵最渴望见到的就是最优秀的狙击手,他有个独特的性格,喜欢从敌人那里学到技术然后打败敌人,也许这也算是他能侥幸不死的原因吧。

这时他的手指尖有一种阵扎的疼痛感觉,接着是条件反射般的,他仿佛听到了子弹向他后脑以每秒二十米的速度飞射过来,他猛的一撤头,一颗子弹从他脸上划过,飞射过去,没入灌木丛中,他的脸被划破了,在流血,他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曾在未进入丛林之前,被敌人的炮弹侵袭,那时的他的脸绷破了,这时旧伤还没有复原,新的热血又流下来了,千钧一发之际,他突然又想到了一颗炮弹向他的视线内飞来,他的瞳孔收缩,一个红色的人影挡在了那颗子弹的前面,那个人将他的身体推向了一边,而他自己却随着炮弹的到来爆炸了,那人就是他的班长!

这一切都只是一瞬间,突然的回忆令卫兵登时热血沸腾,人的情感很奇怪,可以在刹那间害怕,刹那间勇敢,刹那间紧张,刹那间镇定,刹那间无助,刹那间自信,而卫兵的勇敢、镇定、自信都来自为他而死的班长、怀揣妻女照片的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指导员、被恐怖份子杀死的赵刚和刚刚被杀死不久的三个解放军战士,还有被俘虏的好友张勇,他准备成为黄金搭档的人。这一切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鼓动着他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他能感觉到血在沸腾,像百度的开水一样的沸腾,像火山爆发出的岩浆和烈火,像长江黄河之水在翻腾,一道巨浪一道巨浪的鼓舞着他,他的神经里绷破出一个字:杀!

猎潜读者群:7118967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