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十 章 螳螂捕蝉竞雌雄 黄雀凌风逐高低 第十章(8)潜龙升天

bjunqing2008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吕信文率领的先头部队走的也是通往金沙镇的小路,他们在黑龙港出发之时,阎康侯的伪军也已经从大路出了金沙镇。 两支人马相向对进,本来是有机会在半路上遭遇的,可是,由于他们的行军速度稍微快了一点,就在阎康侯率领着伪军的大队人马由大路越过“娘娘河”大桥向东转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东面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吕信文率领的先头部队走的也是通往金沙镇的小路,他们在黑龙港出发之时,阎康侯的伪军也已经从大路出了金沙镇。

两支人马相向对进,本来是有机会在半路上遭遇的,可是,由于他们的行军速度稍微快了一点,就在阎康侯率领着伪军的大队人马由大路越过“娘娘河”大桥向东转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东面越过冰封的“娘娘河”,抄着小路直接向着金沙镇的方向穿插了下去,几乎是与阎康侯的大队伪军相对擦肩而过,却没有正面遭遇。否则的话,当夜的这场夜袭战的结果就得要改写了。


在夜空中窜起的三道流星箭是贾相臣、孟光明、董卓然、袁天雄等人发出的。流星箭是江湖武林中人向同门兄弟报警求援的信号,这种流星箭类似于北方元宵节小孩子燃放的“起花”,但是和普通的“起花”相比,流星箭的威力更大。

它是一种向天空中施放的小型焰火的变种,说白了就是一种小火箭,一经燃放能够向空中窜起数十丈高,在夜空中陡然窜起之后可以放射出蓝色的火焰,继而又是惊雷似地一声爆炸,特别令人醒目。

自打在盐山与景元甫等人共同确定了夜袭金沙镇的攻击方案以后,贾相臣一回到金沙镇就联络孟光明、董卓然、袁天雄等人进行了精心的安排。大年三十一入夜,他们就把自己手下武艺纯熟的徒弟都给召集到了一起,各选趁手的家伙做好了应急接应的准备。

接近子夜时分,四十多个武林高手便在贾相臣等人的带领之下悄悄地摸到了南寨门附近,分出一部分人把住了伪军驻扎营房的大门,又分出了二十多人隐伏到了南寨门之下。

这些人都是可以窜房越脊,陆地飞腾的夜行高手,个个身手矫健,落地无声,在这鞭炮声四起喧嚣的热闹的节日氛围之中,他们的行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此时此刻,大部分伪军都聚集在营房里忙着喝酒划拳吃年夜饭,在土围子上负责巡逻的寥寥可数的伪军哨兵也大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土围子的外面,谁也没有察觉到致命的危险正从内部一步一步地向着他们逼近。

在喜庆的节日氛围之中,人们期盼的午夜正时飒然而至;而对于虎视眈眈地隐伏在镇子四周的抗日救国军战士们来讲,则如同熬过了一个世纪。

“发子”的时候一到,镇子里的鞭炮声倏忽间便变得密集了起来,不大一会儿,劈劈啪啪地鞭炮声就连成了一片,又似潜力无尽的山呼海啸一般无尽地延续着,声震云天,经久不息。这让久侯在外的抗日救国军的指战员们都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眼见得接应的时机一到,贾相臣在南寨门下的火光灯影之中把手一招,手持着寒光闪闪的青锋宝剑纵身一跃,一招“潜龙升天”就轻轻地落在了土围子的城头之上。

随着他的人影一闪,袁天雄握着掌中的梅花枪将枪杆在地上一点,借着这一点之力,一招“乳燕钻云”也跟着飞上了城头。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隐伏在南寨门附近的其他武林高手也各展奇技,纷纷追了上来。孟光明手舞着板斧率领着镖局的武师冲进了南寨门的城门洞,直接奔向了紧闭的寨门;董卓然则率领手下的人马把守住了驻守在南寨门下伪军营房的大门口。


在一片鞭炮声中,在寨门两边负责巡逻的十几个伪军巡逻哨兵正徘徊在城头上看夜景,精神上一点防备也没有。待等到贾相臣和袁天雄等人纷纷跃上城头之时,这才发觉大事不妙,一个个慌里慌张地正待要举枪喝问,已经全然来不及了,在一阵刀光剑影闪过之后,伪军哨兵便全都栽到在了城头之上。

寨门附近的动静一乱,立即引起了远处伪军哨兵的警觉,纷纷向着寨门方向打起了枪来,只是这稀疏可数的枪声立即就被淹没在了山呼海啸般的鞭炮声之中,根本就无法引起镇子里伪军的注意。

贾相臣知道自己的主要任务旨在夺门,便与袁天雄一边指挥着手下的弟兄继续向着寨门两边砍杀,又与袁天雄飞身奔到了寨门上的辘轳旁去放吊桥。


阎康侯自打侵占金沙镇以后,为了加强城防,在加高加厚土围子城墙的同时,又逼迫镇里的老百姓在土围子的周围开挖了一圈一丈多宽两人多深的护城壕;在周围的四个寨门上都设了吊桥。

此时,虽然在镇子周围的护城壕里没有水,可是一般的人要是掉了下去也是不容易爬上来的。所以,要接应城外的大部队顺利地向镇子里冲击,仅仅把城门打开是不够的,必须要把吊桥及时地放下来。

正在贾相臣和袁天雄咿咿呀呀地向下面放吊桥的时候,冲进城门洞的孟光明等人已经用板斧把寨门的大铁锁给砸开了。因为在这深更半夜里没有来往的人通行,伪军在黑洞洞的城门洞里一个哨兵也没有放,开启寨门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进行得非常顺利。

眼见得偷袭寨门大获成功,贾相臣立即吩咐寨墙下的弟兄放起了三支流星箭。流星箭喷放着蓝色的火焰升腾在漆黑的夜空中,特别耀人眼目,景元甫等人一见,知道贾相臣等人已经在镇中得手,立即指挥着韩德平等人率领着先头部队带头冲了上来,随之催动着大队人马似潮水般直奔南寨门。

穆天佐和穆天佑见到了镇中发出的接应信号以后,也各自指挥着手下的部队分别在东寨门和西寨门外发动了牵制性的进攻。惟有隐伏在北寨门之外的康洪恩和吕信文、曹金海等人谨遵命令一枪不发,静待着镇中战斗的进展变化。


景元甫之所以要做这样的部署安排,主要是考虑到攻城部队与阎康侯的伪军相比,在数量上仅仅是稍占优势。他知道,虽然在贾相臣等人的接应配合之下可以取得出其不意的战术效果,可是在进入金沙镇以后,就不会这么顺利了。

要对县政府、贾家染坊、潘家大柜三个伪军麇集点和驻守四个寨门的伪军进行攻坚作战甚至是巷战,如果把伪军给逼得无路可逃,就可能迫使伪军形成拼死抵抗的作战态势。有鉴于此,他再三权衡以后,把这次的作战方针确定为“歼逐”而不是“歼灭”。

为了实现这一作战目的,经过反复推敲,决定这次夜袭金沙镇首先要给镇中的伪军造成大兵压境之势,从思想上给他们形成巨大的压力,尽力摧毁伪军的抵抗意志;同时又要在北寨门外埋伏人马引而不发,给遭受到猛烈攻击的伪军摆出一种网开一面的架势,好促使他们尽快下决心出逃。

——这样一来,即可以减轻攻击部队的压力,又可以在伪军撤退逃跑的时侯,在其失去阵地掩护的情况之下进行侧击,大量歼灭伪军的有生力量。

韩德平率领先头部队冲进南寨门以后,立即指挥邢玉林所部控制了南寨门,又指挥孙兴国和高歧山各各率领手下的战士分成两路人马,沿着土围子的城墙向东、西两个寨门杀了过去。

他要把这个已经被撕裂的口子再进一步撕大,以保证后续主力部队的顺利进入,并配合攻入镇内的部队和外围做牵制进攻的部队尽快地把这两个寨门拿下来,以接应城外的大队人马进入镇内攻击作战。

景元甫指挥着主力部队冲进南寨门以后,立即兵分五路,一路由贾相臣等人引路杀向了东寨门,一路由孟光明等人引路杀向了西寨门,一路由袁天雄等人引路杀向了镇西南的贾家染坊伪军营地,一路由董卓然等人引路杀向了镇东北的潘家大柜伪军营地。

景元甫则亲率手下的警卫部队直接杀向了县政府大院。初战告捷之后,部队的士气特别高昂,借着镇中绵延不绝越来越热闹的鞭炮声迅速向着各自的攻击目标扑了过去。

邢玉林率领着本部人马控制了南寨门以后,立即分出了一部分战士占领了驻守南寨门伪军营房周围的制高点,又把城头的一挺重机枪和两挺歪把子机枪掉转过来向着营房院内进行猛烈的扫射。

顷刻之间,就把伪军营房的大院内打成了一座热窑,压制得猝不及防的伪军到处乱窜,毫无还手之力。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控制住南寨门的局势,为主力部队向纵深进攻扫清障碍,在这个时候他并不着急发动进攻。

守卫南寨门的伪军连长名叫麻国良,是阎康侯的心腹死士,长得虎背熊腰,一脸的大麻子,匪气十足。贾相臣、袁天雄、孟光明等人偷袭南寨门的时候,他正在和手下的伪军划拳行令喝到热闹轮上,由于他们所住的营房就在南寨门的附近,韩德平率领先头部队抢上南寨门的时候,他就感觉到情况有异,赶快放下酒杯,派出卫兵出外打探情况。

此时,董卓然已经带领手下的人马把住了出入营房的大门口,一听到院子里有人吵嚷着向外冲,立即在外面蓄势以待。等到出来察看情况的伪军一露头,董卓然猛然间将手中的钢刀一挥,一招“立劈华山”从空中斩落,当即就把头先迈出大门口的伪军连肩带背地给斩做了两段。

在后面跟随出来的两个伪军见此情景吓得掉头就往回跑,随即声嘶力竭地大声叫喊了起来:“不好了,不好了,土八路攻进来了!”

麻国良在屋内一听,立即将面前的酒桌一掀,腾身跳了起来,大呼道:“弟兄们,抄家伙,赶快给我向外冲,不能让土八路把我们包了粽子!”

他一边呼喊着,一边扑到了北墙边去抓挂在枪上的驳壳枪。这个时节伪军们都在兴高采烈地喝着酒,谁的武器也没有放在身边,听到麻国良的大声呼喊,立即东窜西跑地炸了营,顿时间乱成了一锅粥。


此时此刻,邢玉林已经指挥着手下的战士在营房周围的制高点上布置好了火力点,伪军一从屋子里冲出来,就成了战士们的活靶子,刹时间就给撩倒一二十个。麻国良一见大势不妙,赶紧抓起电话就给县政府大院的指挥部报警。



——流星箭冲上碧霄,斩关落锁下吊桥!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